2005年4月1日星期五

吉尔吉斯政变影响中国经济 东突分子恐有机可乘

吉尔吉斯剧变影响中国经济 东突分子恐有机可乘
25日,白俄罗斯爆发反政府示威。

吉尔吉斯剧变影响中国经济 东突分子恐有机可乘
中亚及周边地区位置图

吉尔吉斯剧变影响中国经济 东突分子恐有机可乘
24日,上万名反对派支持者冲击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府。

新闻背景

  3月24日,吉尔吉斯斯坦。政局突然生变,约上万名反对派支持者在首都比什凯克举行示威游行,总统阿卡耶夫出走,反对派控权。

  3月25日,蒙古。超过1000名示威者在首都乌兰巴托示威,要求给予更多民主及调查总统恩赫巴亚尔的贪污行为。

  3月25日,白俄罗斯。反对派在首都明斯克举行示威,要求总统卢卡申科下台。

  连串事件让人不禁要问:吉尔吉斯斯坦“革命”在中亚乃至周边地区是否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引发连锁反应?未来这些国家“变天”是否会更趋暴力和血腥?这些国家“变天”的背后,美俄角力及与该地区关系密切的中国又会受到什么影响?

  “革命”的多米诺骨牌

  今年被称为“中亚选举年”。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就已经先后进行了议会选举,今年2月27日,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也分别举行了议会大选。更多的选举还将陆续举行。

  从目前已经进行的选举来看,人们普遍的一种担心已经“应验”了———吉尔吉斯斯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掀起了一场“黄色黄命”,总统阿卡耶夫出走,反对派控制了国家权力。

  正如此前有关国际问题专家所分析的那样,吉尔吉斯斯坦是中亚各国中最容易发生“革命”的国家,因为它在政治上相对温和,被西方媒体称为“中亚民主的小岛”,总统阿卡耶夫也被称为中亚区内“最开明”的总统,反对派有相对较大的发展空间。另外,根据宪法,现任总统阿卡耶夫将不能参加新的总统选举,下一届总统必将是新人。所有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吉尔吉斯斯坦成了继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之后下一次“天鹅绒革命”最合适的实验场所。

  现在,“实验”看来成功了,但其他国家会紧跟着效仿吗?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3月25日,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爆发反政府游行,示威者高呼“吉尔吉斯示威者的斗争带来胜利”,要求调查总统恩赫巴亚尔的贪污行为。虽然示威者最后和平散去,但他们矢言4月7日再举行示威。而蒙古总统选举将在今年5月举行。

  同一天,白俄罗斯也开始动荡不安。数百名反对派支持者在白俄罗斯总统府附近举行集会,要求总统卢卡申科下台。

  也许是受到乌克兰“橙色革命”和吉尔吉斯斯坦“黄色革命”的“鼓舞”,白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克利莫夫在这次抗议活动中表态强硬,“卢卡申科的确对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发生的事情感到惊恐”,“对于白俄罗斯人来说,变革的时候已经到来”,“我们能够推翻政府”。

 “暴力”的多米诺骨牌

  与此同时,分析家指出,更让人担心的是,吉尔吉斯斯坦“革命”演变的暴潮在区内建立起危险的先例,未来,中亚国家“变天”可能会更趋暴力和血腥。

  吉尔吉斯斯坦“黄色革命”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发生的“不流血革命”最大的不同在于:示威者以木棒、石头和汽油弹袭击阿卡耶夫政权的象征以及掠夺看来与阿卡耶夫家族有商业联系的店铺,这一情况与上述两国的和平示威大有分别。

  一名乌兹别克斯坦人伊拉克莫夫认为,“当乌兹别克有一天出现类似的情况,局面可能会更严重和更血腥”。他的担心不是没有依据,去年,中亚地区人口最多的乌兹别克就发生过伊斯兰极端分子发动的炸弹袭击。

  此外,被视为中亚区内“最开明”的总统阿卡耶夫被撵走,也会迫使中亚其他领导人“引以为鉴”。

  一名西方观察家说:“部分中亚领导人会认为,阿卡耶夫那么开明实在愚蠢,这是可怕的先例。”

  事实上,自乌克兰去年爆发“橙色革命”以来,计划在2006年参加大选的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就已经开始镇压反对派,下令取缔两大反对党之一的“哈萨克民主选择”,5名民主分子一度入狱。另一反对党“明路”的领袖阿比洛夫说:“纳扎尔巴耶夫肯定是感到害怕了。”

 对美俄的考验

  发生在吉尔吉斯斯坦的这场“黄色革命”,对周边大国而言,都是一场考验。

  专家认为,尽管俄罗斯和掌权的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目前均表达了继续发展双边关系的愿望,但此次事件对俄战略利益的冲击仍不容忽视。因为,一旦“多米诺骨牌”接连倒下,最紧张的自然是俄罗斯,因为这些地区曾经都是前苏联的传统势力范围,在这些地区的美俄角力中,如果最终都以山姆大叔获胜而告终的话,本地区势力将重新洗牌,俄罗斯也必将彻底一蹶不振。

  还有一点,吉尔吉斯斯坦这场危机在中亚树立了“以非法律手段解决问题”的危险先例,可能会被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等国的反对派“克隆”。由于这些国家是俄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亚经济共同体的核心成员国,这样的局面也必将会弱化俄推行的战略目标。

  而一向热衷于在该地区发展亲美势力的美国对于此次吉尔吉斯斯坦的“革命”似乎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喜悦,国务卿赖斯仅仅表达了希望吉尔吉斯“成为和平演变的成功例子”,并强调“美国跟俄罗斯在这个前苏联共和国发生的动乱问题上没有利益冲突”。

  美国如此低调,分析人士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吉国的情况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相比有些特殊。

  其一,在吉尔吉斯斯坦这样一个伊斯兰教传统浓厚的国家搞所谓的西方式“民主”,极有可能被宗教极端势力利用,从而引发“伊斯兰革命”。到那时,吉尔吉斯斯坦非但不会出现民主国家,反而会出现一个伊斯兰极端主义政权。

  如果那样,不仅美国希望的“民主”制度不能建立,而且极有可能导致一个恐怖主义“新温床”出现。这一情况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不愿意看到的。

  其二,莫斯科会将吉尔吉斯斯坦剧变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事件联系起来,将之视为西方蓄意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与俄罗斯为敌的又一例证。事实上,俄罗斯强硬派已经在谴责西方不断侵入俄罗斯的势力范围。这将使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进一步复杂化,普京总统身边的鹰派人物将获得更多发言权。

  其三,美国也担心中亚及其周边地区发生动乱,保持中亚地区的稳定不仅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也是在中亚地区建有军事基地、并决心阻止恐怖势力蔓延的美国的利益。

  因此,对美俄两国来说,目前最大的考验是必须全力帮助吉尔吉斯斯坦实现政权平稳过渡,防止暴力扩散。

  对中国的考验

  对于与吉尔吉斯斯坦接壤的中国来说,这次事件同样是个巨大的考验。

  由于俄罗斯对吉尔吉斯的传统影响力已经减弱,美国位置又相对较远,因此,中国近年来积极扩展在吉尔吉斯的影响。近10年来,吉尔吉斯及其他中亚国家一直跟中国保持着传统的官方友谊,中亚五国还是中国能源、矿产等利益的一个新的保障,中国希望在吉尔吉斯兴建更多的高速公路。

  而一旦吉尔吉斯政局乃至整个中亚地区陷入混乱,必定会影响到中国的经济利益,能源的“脖子”将会被“掐断”。

  除此之外,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的新疆接壤,长期以来一直是维吾尔分离分子的传统基地,阿卡耶夫前政府也一直积极支持中国对抗恐怖及维吾尔分离分子,2003年还在首都比什凯克设立了反恐中心,允许中国便衣警察在比什凯克自由执行任务,可以拘捕和引渡华裔怀疑维吾尔分离分子。因此,吉尔吉斯的局势将直接影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如果不尽快恢复国家秩序,这些恐怖力量将有机可乘。”上海社会科学院的一名分析人士这样说。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必须对西方国家在这一地区的政治图谋保持高度警惕。 三石 高飞

 ◆ 中亚风云突变

吉:“黄色革命”

  ·吉尔吉斯斯坦首都局势趋稳 新议会宣誓就职

  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的社会秩序27日趋于稳定。新旧议会争执结果已经明朗,新议会正式启动,54名议员宣誓就职……[全文]

乌兹别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反对派羡慕吉尔吉斯斯坦政局剧变

  在与吉尔吉斯斯坦相邻的乌兹别克斯坦,来自不同阵营的反对派领导人也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对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的变化表示“羡慕”。[全文]

白俄罗斯:“骨牌”连接倒下

  ·白俄罗斯反对派威胁革命 “骨牌”连接倒下(图)

  吉尔吉斯斯坦局势尚未平静,白俄罗斯也开始动荡不安。数百名反对派支持者25日在白俄罗斯总统府附近举行集会,要求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下台。虽然警方很快控制了局势,并于26日对抗议活动展开刑事调查,但反对派领导人威胁要发动一场革命。[全文]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