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0日星期五

上万村庄遭到废弃 俄罗斯农村现在什么样

 

  俄罗斯许多农庄只剩下老人和妇女。图为诺夫哥罗德州一个农庄的养牛场里,一名老年妇女正在照料奶牛。

  从小时候起,记者就从电影银幕上知道了苏联的国营农场和集体农庄,电影中的苏联农民总是热火朝天地工作,一台台大型收割机在广袤的土地上联合作业的场景尤为气势磅礴。苏联解体后,大多数集体农庄也都解体了。十几年过去了,现在的俄罗斯农村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不断消失的村庄”
  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一直是前苏联和俄罗斯经济发展中的主要问题之一。9月中旬,记者前往俄罗斯诺夫哥罗德州进行采访,请俄罗斯友人陪同考察了当地农村的现状。在与当地官员和民众的交流中,“不断消失的村庄”现象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据当地官员介绍,现在村庄被居民废弃的问题已成为俄罗斯农村最严重的问题,许多风景如画的农村现在几乎已经空无一人,还有很多村庄只剩下了一两个老人,他们在孤独中了却余生。
  诺夫哥罗德州所属的沃洛托夫区“小城”村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小城”村在前苏联时期曾经是沃洛托夫区最富裕村庄之一,过去这里有80多户人家,可如今,村子里只剩下今年已77岁的巴甫洛夫娜一个人,其他人全都搬走了,该村随时面临着被除名的危险。看见记者一行,巴甫洛夫娜惊讶地出来打招呼,看样子她很长时间没见到客人了。区里的官员说,老人无亲无故,也无处可去,要不然也像其他人一样去城里了。巴甫洛夫娜向记者抱怨说,有一首老歌,名叫“我的木头村子”,描述木头心肠的人背弃把他们养大的家乡,现在“小城”村正是这个样子。
  俄罗斯最新的人口调查数据表明,在俄罗斯15.5万个村庄中,有1.3万个已经废弃,3.5万个村庄居民人数不到10人。在诺夫哥罗德州,每年就有数十个农村居民点从地图上彻底消失,去年底以来该州不得不将多布罗耶等6个村庄除名,今年还将与别奇诺等5个村庄“告别”。
  谈起农村村庄不断消失的原因,俄罗斯许多学者和官员认为,一方面是由于俄罗斯人口多年来都是负增长,在农村地区人口问题更加严重。另一方面,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对传统的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进行了私有化,严重挫伤了经营管理者和生产者的积极性,大部分国营农场和集体农庄的职工严重流失。由于劳动力不足,大面积的耕地弃耕,农民收入大幅减少,导致更多的人离开农村去城市寻求出路。如此恶性循环,造成农村地区人口越来越少。沃洛托夫区区长尤里·特沃罗戈夫向记者表示,近十几年来,沃洛托夫区已有34个村庄除了名。年轻人就像逃离火灾一样四散而去,现在留下的每一个能劳作的老人都要干活,要想让“不断消失的村庄”进程停下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说到这里,特沃罗戈夫满脸的辛酸和无奈。
  在一些地区,两成农民仅靠土豆面包生活
  与俄罗斯村庄不断消失这个现象伴随而来的,是农村人口贫困的现象日益严重,农村地区的失业率在不断攀升。据统计,目前,农村人口的平均收入要比城市人口的平均收入低40%左右,农业领域劳动力的平均工资每月约为1500卢布(1美元约合30卢布),只相当于俄居民平均最低生活标准的60%。俄罗斯农村失业率也远远高于城市,农村许多地区的失业率在15%以上。在俄罗斯一些农村地区,仅靠土豆、面包等最基本食品维持生活的家庭达到两成以上。在俄罗斯最贫困的乌斯季奥尔达布里亚特自治区,老百姓的平均收入水平仅为莫斯科的1/13。
  特沃罗戈夫对记者说,上世纪90年代以前,当地的主要产业是养奶牛,曾经风光一时。当时,该区曾有130多个农庄,一般每个农庄有职工300人左右,人均耕地800多亩,有四五十名工程师、农艺师,有些农庄还设有农业技术学校。但现在该区只剩下22个农庄,企业倒闭了,医院关闭了,学校也关门了。人们的收入水平更是大幅下降,就连政府公务员的工资也得不到保障。虽然说还有一些人仍在养奶牛或猪,但由于成本越来越高,所以并不赚钱。特沃罗戈夫说,现在一升奶的收购价仅二三十卢布,比以前涨了两三倍,但成本升得更快,几乎涨了十几倍,一升奶的运费就要5卢布,一公顷割草费要600到700卢布,将草晒干并码垛好还要另付工钱。养猪更赔钱,一袋猪饲料要250到300卢布。
  对于“小城”村的孤独老人巴甫洛夫娜来说,生活更加艰难。她对记者说,现在她已经力不从心了,养不了奶牛,根本谈不上喝牛奶。虽然她想养头猪,但一头小猪崽要2000多卢布,万一突然死了怎么办?现在她就靠着自己屋前园后的几块地种种菜维持生计。
  什么导致了俄农业困境
  当地经济学者和官员认为,俄罗斯的农业困境是因为国家对农业和农村发展的支持严重不足导致的。从历史上看,苏联时期政府对农、轻、重的投入比例严重失调,造成俄罗斯农业基础薄弱。1991年俄罗斯对传统的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进行私有化后,俄国家预算用于农业和农村发展支出的比重不断降低,1991年曾占19.8%,1993年降为7.6%,1999年降低到1.5%。尽管普京执政后对农业问题更加重视,但整体经济政策仍是向出口创汇的石油天然气等产业倾斜。特沃罗戈夫认为,农村村庄不断消失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家投入不够,“不断消失的村庄”现象本来是可以通过国家投资予以制止的。
  另外,由于政府对农业投入不足,农业生产资料厂家停产,农业生产手段落后。近几年,俄罗斯许多地区的农业生产单位还使用着20世纪60年代的农作物品种。由于畜牧业滑坡,农家肥缺少肥源,农民又买不起化肥和除草剂,田里的杂草疯长,农作物产量极低。在俄罗斯一些地区,种植西红柿的地里杂草过腰深,矮个子的农民在地里只露个脑袋,每株只结三四个不足鸡蛋大小的西红柿。有的地产量太低,不仅收不回成本,就连种子都收不回来,这样的地块到秋季就将农作物和杂草一起翻到底下做肥料了。
  俄罗斯新农村的希望
  近几年,随着政治局面变得比较稳定,俄罗斯农业呈现某些好转的迹象。特别是普京上台后,对农业更加重视,加大对农业的投入。为了发展农业,俄政府制定了《2010年前农村社会发展专项纲要》,并采取多项措施刺激农业生产:实行统一农业税,减轻农民负担;实行债务重组,减轻农业企业压力;实行预算贴息贷款,向购买良种畜禽、优良种子以及收集和加工生物废料者拨付预算补贴;成立农机租赁公司,解决农机匮乏问题;为保护农民利益,解决卖粮难,俄政府每年拨款60亿卢布保护粮价。
  另外,俄政府还制定了一系列新的政策,把原来的私有化小农业发展道路改为市场经济体制下大农业的发展道路,即恢复和发展农工综合体,实现资本和土地集中,以获取规模经营和现代化管理效益。用普京的话说:“未来属于大的商品生产者。”
  不久前,记者来到距离莫斯科100多公里的谢尔普霍夫,参观当地的一家农庄。一下车,我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圆白菜,真可以说是一望无际。经询问,这片圆白菜地约有两三百公顷,而农庄这样的生产基地还有许多,比如土豆基地、燕麦基地、大麦基地、小麦基地等。我随手拨弄了一下土地,发现土层非常黑,这大概就属于俄罗斯著名的中央黑土带吧。我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俄罗斯真正是地大物博!
  农庄负责人谢尔盖讲述了农庄的发展历程。据他介绍,这所农庄在苏联解体初期也经历了很多的困难,度过了一段艰难的转型期。1992年,俄罗斯政府开始实施激进的“休克疗法”,强令解散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推行西方式的私人农场经营模式。在整个经济环境恶化的背景下,经过反复权衡,农场的全体员工决定采取股份制模式重组农庄,所有人都是持股的股东,选出带头人带领农庄重新踏上艰辛的改革之路。在经过几年摸索之后,农庄开始走上正轨,并设立了奶产品加工厂等好几个农业加工企业和服务企业,向周边地区提供各类农产品。
  在参观回来的路上,俄罗斯友人说,这样效益好的大型农业企业俄罗斯还不是太多,只有300多家。不过,这些掌握了市场经济方法的农村企业正是俄罗斯农业复兴的希望所在。
  虽然在短期内,俄农村将面临很多困难,农业领域投资不足、农业企业亏损、农村人口减少以及畜牧业状况欠佳等都是制约农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但毕竟俄农业资源相当丰富,可耕地面积占到了全世界可耕地面积的8%,很多地区都拥有肥沃的土壤和适宜的耕种气候条件,机械化程度高,农民整体素质也很高。去年俄粮食总产量达到7800万吨,已经实现自给有余。按照俄政府的十年规划,到2010年俄将有可能跻身于世界主要粮食出口国。▲
  《环球时报》 2005年11月07日 第十九版 人民网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