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7日星期日

枪炮与玫瑰的乌托邦《让子弹飞》的迷局解码


   枪炮与玫瑰的乌托邦:《让子弹飞》独家揭秘
        枪炮与玫瑰的乌托邦
       ——《让子弹飞》的迷局解码


引子•喜剧式力量

这是姜文的第一部商业大片。
背景为民国初期,但就像他曾把“文革”变成阳光普照的青春伊甸园一样,这个“民国”其实是一个声色犬马的乌托邦,是一个异想天开的狂野时代。
因此,《让子弹飞》会有属于美国建国神话的“黑帮电影”和“西部片”的象征性,它会在一开场就把观众空降到一个欲望恣意狂欢的无政府世界,然后跟着锦衣白马的姜文和葛优进入一个国产电影中前所未有的冒险家乐园,那里有周润发面带高贵的嘲笑等着他们,一手枪炮,一手玫瑰。
随之引发几次玩命和一场革命。
电影的调子是喜剧的,就像那群抢劫一座座洋楼的混蛋脸上罩着麻将牌面具,他们一面干着刀头舔血的买卖,一面用“六饼”和“幺鸡”互相称兄道弟。看上去这是一群会用慈禧太后的脸盆给妓院里的相好当夜壶的家伙,因此,他们活得很爽,死得也会很脆。
电影还会回答一些值得玩味的问题,比如说什么叫力量,什么叫智慧,什么叫尊严,么叫愚弄,以及什么叫征服。但归根结底,它最后会回答在我们这个娱乐时代被多次扭曲的答案:什么叫英雄。
看上去它足以让我们在今年年底激增一次肾上腺激素。

枪炮与玫瑰的乌托邦:《让子弹飞》独家揭秘
1.故事:三雄倾城之战

电影开场是一个奇景:一个大烟囱冒着蒸汽在山脊树梢之上隆隆前进,随后我们会看见两节“豪华列车”飞驰在山谷中铺设的铁轨上——但它是由八匹雪白的高头大马拖曳着,看着这就像一座“从唐朝穿越到民国”的宫殿似的,而那个冒着蒸汽的烟囱来自车厢里一个巨大的火锅,火锅旁围坐着买官上任的老汤(葛优饰)、他的夫人(刘嘉玲饰),以及一个很快会死掉的师爷。
匪徒首领张牧之率领他的兄弟们在山谷两侧盯着这个漂亮的怪物,他随手放了几枪,接着说了一句:“让子弹飞一会儿”。这句话落地之后,是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大抢劫,那两节火车会奇迹般地带着沸腾的火锅和横飞的子弹飞向天空,最后轰隆一声潜入水底。
老 汤和夫人成了张牧之的阶下囚,为求保命,他谎称自己是那个死掉的师爷。这个谎言让张牧之决定亲自去填补由他造成的县长之缺,他化名清官马邦德去鹅城上任,老汤也只好陪着这个亡命徒做一回真正的师爷。
鹅城真正的主宰者是大名鼎鼎的黄四郎(周润发饰演),此人靠走私军火和向海外贩卖华工起家,在军阀割据的年代里权倾一方,门客云集,且拥有自己的武装卫队。见多识广的黄四郎第一眼看见“马邦德”只觉得来了个草包,他给这位新官点了三把火:他先用杀人不见血的方式让张牧之最好的兄弟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寻死路,然后又让张牧之意识到即使鹅城的阳光也由他来分配,毫不含糊;最后,他邀请张牧之和老汤进入他豪华的庄园赴宴,那是一场真正的鸿门宴。
张牧之这才发现当官一点也不比做强盗来得轻松。而那位心怀鬼胎的“师爷”老汤则在张牧之和黄四郎之间开始周旋,三个人看起来只会有一个人能笑到最后。
原本只想捞些实利的张牧之在屡屡受挫之后索性在城里干起了老本行,他召集兄弟们进城,白天装模作样地当官,晚上专挑富人的洋楼抢劫。两股势力的角力因此逐步升级,双方连番使出美人计、双簧计、空城计等种种诡谲之策,最终演变成鹅城的一场血腥风暴。

枪炮与玫瑰的乌托邦:《让子弹飞》独家揭秘

2.剧本:火车和电影一起腾空

《让子弹飞》剧本改编自马识途短篇小说《盗官记》,它提供了一个集娱乐性和严肃性于一体的荒诞事件:一个土匪冒充县官赴任,对一个豪绅实施复仇。但电影能要的也就这么多。因为小说带着乡野奇谭的风格,还具有那个时代的左翼作家普遍关注的阶级斗争主题。所以姜文的编剧团队一开始就致力于让故事脱缰而去,最终让它走向一部关于英雄成长的史诗。
开场“马拉火车”的创意为影片定下了华丽狂野的基调,或者可以被戏称为“现实魔幻主义”,但不管如何定义,创造一个富有想象力的动作电影,是姜文决定将这个小说搬上银幕的最初动因。
事实上,“马拉火车”这一罕见的场面在北洋年间确有史实可循,这和那个西风渐进、华洋混杂的年代背景相关,姜文再造并升华了这个场景,而当这列马力火车腾空飞起时,他的电影也插上了翅膀。
为了实现这个场面,制片方在北京郊县的崇山峻岭之间开凿了一条蜿蜒10公里的铁路,训练白色八匹纯种马足足两个月时间才使之适应了在铺满碎石的铁轨上奔跑,为了增加速度,剧组又拆卸了一辆货车的外壳,用柴油动力负载两节车厢辅助马力。
和姜文过去的作品一样,《让子弹飞》的剧本“折磨”了很多人,从08年策划开始,到剧本完成长达一年有余,在著名编剧朱苏进完成初稿后,述平(代表作《鬼子来了》)、郭俊力(代表作《投名状》、《十月围城》)、李不空以及年轻编剧危笑和姜文导演本人都参与了剧本创作,前后更改三十余稿。
由于必须为电影找到一个足以与“马拉火车”的开篇相匹敌的结尾,故事的结局设计了十几个方案,除了子弹横飞的暴力美学之外,定稿剧本加入了更多斗智的成分——他们给张牧之和黄四郎的找到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对决方式,这让影片平添了一层悬疑色彩。
在这个故事中,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张牧之、老汤和黄四郎三个角色都有一个“分裂的身份”:张牧之由匪徒分裂为市长,老汤由市长分裂为师爷,而黄四郎这个最高贵的人物则有一个神秘低贱的“影子”。因此三个角色不仅在互相角力中周旋,更在身份的分裂中跟自我周旋。因此,这三个角色的表演要求难度极高,用纸片人马珂的话说:“不请出个人魅力和表演实力都顶尖的三位天皇巨星来演,我担心会糟蹋了这么出色的剧本。”

枪炮与玫瑰的乌托邦:《让子弹飞》独家揭秘

3.选角:姜文给周润发写了一封“劝降书”

当姜文第一次提出他会邀请周润发、葛优与自己共同领衔主演故事中的三巨头时,很多人认为这只是个想法。
但事情后来发展得有点疯狂,这从一个侧面似乎可以证明中国的影视明星们对一部有追求的大电影有多么饥渴——影片中那些的次要角色也是由陈坤、胡军、姜武、廖凡、张默等一群明星出演的,这还不算冯小刚的友情客串和其中有一个酷似刘德华的家伙。女性角色则有刘嘉玲、周韵、苗圃饰演,号称十一罗汉和三枝玫瑰。华语片史上,好像只有不久前的《建国大业》才有同等豪华阵容,但众所周知,那件事其实是一个政治献礼。
在《建国大业》中有惊艳演出的陈坤是主动向姜文请缨加盟的,当时主演班子已经准备就绪,几乎所有有一定分量的角色都已分配,但陈坤毫不掩饰地直言他是基于对姜文的崇敬才来争取一个合作的机会,他认为姜文是一个优秀的演员和一个伟大的导演,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最后,这位英俊小生不惜颠覆自身的偶像气质,出演了周润发身边的一个心狠手辣的反派,表现锐利。
刘嘉玲得到女主角的角色则很偶然。此前,纸片人马珂和姜文考虑的是张曼玉和巩俐。但在2009年的华表奖颁奖典礼上,姜文和刘嘉玲共同担任颁奖嘉宾,两人在后台相见,刘嘉玲提出想到广东的片场来看看。当时由于巩俐和张曼玉都有档期问题,姜文正在重新考虑由谁来饰演片中分量颇重的县长夫人,最后还是姜文的夫人周韵提议,不如就请刘嘉玲来演。经主创讨论后一致赞同,于是原本只是想来探班的刘嘉玲,成了本片的女角色。
周润发对他和姜文、葛优同时出现在一部电影中也表示过怀疑,他说这几乎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事实上,在策划阶段,姜文就已经认定只有这三人才能担负起扮演张牧之、黄四郎和老汤的重任。据编剧述平透露,在剧本创作期,老汤和黄四郎就已经按照葛优和周润发在量身定做。剧本一是发扬了三人的优势,二是给他们创造了突破历史的机会,比如说周润发演的不仅是一个反派,还有一个“山寨”的分身;而葛优的戏份强度和密度极大,同时这还是他的第一部动作电影。
姜文和葛优曾经在十年以前的《秦颂》中有过一次合作,两人私交甚厚,作为一个喜剧表演大师,他同时也有“用一个背影就能让观众流泪”的正剧功底。据说,姜文劝服葛优出演靠的是一个短消息,他把剧本送达葛优之后,用又送去了一个问号,然后很快,他得到了一个妥字。
不过,葛优最早属意的角色却并非老汤,可能觉得这个骗子的角色对他来说驾轻就熟,因此他一度提出想尝试出演充满霸气的反面人物黄四郎,并且说了这样安排的很多好处。姜文几乎被说服了,但是,他最后透露黄四郎另有合适人选——当姜文说到周润发时,葛优点头了。很明显,除了周润发之外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足以让他点这个头。
据周润发称,在好莱坞闯荡期间,他曾看过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他说姜文赋予电影的力量和幽默感让他十分难忘。此后,他们曾在2001年香港金像奖的红地毯上邂逅,两人各自上前握手致意,当时的场面,人们都觉得他们分属两个遥远的世界,周润发自己也承认他从没想到在十年后会有和姜文合作的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一直研习书法的姜文为了表达诚意,先后给葛优和周润发手写了一封毛笔信函,函中字斟句酌。特别是在给周润发的信中,姜文特意模仿了一封古人“劝降”的经典——《与陈伯之书》,开头一字不差:“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绝妙的是,古人这一经典,描述的正是《让子弹飞》的南国外景之色,而姜文对周润发的“劝降”,可能也正是剧中两个枭雄人物先礼后兵的写照。

枪炮与玫瑰的乌托邦:《让子弹飞》独家揭秘

4.造型设计:先还原,再创作

姜文对造型的要求是:既要贴合北洋时期的历史特点,又要超越那个时代,形成丰富的戏剧质感。因而他在造型上参考了大量的黑白老照片和书籍资料,而这段历史恰恰被服装界誉为是“万国服饰博览会”的特殊年代。当时中国南方的濒海地区,政局动荡,意识形态纷乱,海内外商贸交流频繁,大量国外服装进入中国,这决定了当时社会各阶层的服饰趋向十分开放,一方面,长袍马褂的生命力健在,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商人、买办、知识分子和学生开始选择西服;而军阀纷争割据所带来的军服衍变更是丰富多彩,同是北洋军阀的部队,但直系、奉系、皖系、粤系、桂系、川系的装束却五花八门各具特色。这些元素都为张牧之、老汤和黄四郎等角色的扮相设计,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让子弹飞》的演员造型,由香港殿堂级大师张叔平操刀,这不仅是他第一次与内地导演合作,也是他第一次接触北洋军阀时期的造型设计。张叔平的设计思路是一贯的,就是既要尊重历史,又要满足现代审美的造型,正如他本人所说:“做年代戏我永远先还原,完全懂得后再创作。”因此他基本上采用原色和未经加工的料子,要求每一件服装都用纯手工制作,而不是缝车。而针对姜文、葛优和周润发三大主角每场对手戏的强弱对比,他也会适当改变衣服的面料和材质,在保证演员带出他们各自的强大气场。也正是他力主让姜文在片中罕见地穿上了白色西装。
此外,所有主演的发型就没有拘泥于时代局限,如姜武的爆炸狮子头、张默的凌厉竖发和冯小刚的莫西干头,都极具颠覆感。在拍摄现场,导演也会常常提出一些造型上的改动,比如陈坤的整体造型实拍前后就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这种对电影造型师来说是相当疯狂的事,但姜文总是鼓励任何疯狂的想法出现,他的电影美学就包含了疯狂带给人们的陌生感,否则就不成为电影。

枪炮与玫瑰的乌托邦:《让子弹飞》独家揭秘 

5.摄影:需要完全专注才跟得上思路

开拍前,担任本片摄影指导的赵非和姜文达成共识,认为《让子弹飞》的摄影必须符合以下几个前提:它是一部商业片,是一部明星电影,更是一部戏剧性很强的故事电影。这就要求在拍摄处理和美工场景上,对色彩、光线、运镜都有特别苛刻的标准,特别对于光线上的调节变化要求极尽精致。
电影中有大量枪战、巷战和马战的动作场面,要求镜头展现强烈的戏剧张力和紧张气氛,姜文和赵非特别沟通了关于使用留白强化风格的问题,姜文希望光线的明暗对比较大,让恰到好处的黑暗拓展观众的想像空间。
由于姜文对演员的现场表演处理十分自由,因而他要求摄影师不能对场景、人物调度构成任何限制,不能让光线和机位布置让演员在现场有任何走位的顾虑。这给赵非在摄影和对光线的把握上提出了更高的挑战,他对现场的每一寸地方都做了光线上的安排,同时又让每一部分都留下了别有意味的阴影和暗角,让演员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捕捉到他们的表演细节,并被光线所雕刻。
在赵非看来,《让子弹飞》是一部非常难拍的电影,这个作品的风格与所有传统意义上的贺岁大片都不一样,是非常“有意思”的商业片,而且姜文的创意和现场灵感多如牛毛,需要摄影师完全专注才跟得上他的思路。比如,片中有一场重头戏是周润发给姜文和葛优摆鸿门宴,姜文要求三人坐在圆桌上,三足鼎立,由三台机器环绕拍摄,使用环轨实现,但到了现场后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景的尺寸问题,第二是光线,第三是演员与摄影机运动配合的时间,三台运动的摄影机必须在运动中同时、交替对着三位演员,难度前所未有,赵非在改景和更换轨道上大费周章,最终拍出了一场令人窒息的巅峰对决。
  
【更多独家图文报道,请阅览《电影世界》11月号内容】

枪炮与玫瑰的乌托邦:《让子弹飞》独家揭秘 

2010年6月13日星期日

韩寒不过是资本家的走狗

杜建国

【关键词】:资本官府 狼狈之争 独家通吃 有选择的义愤填膺 资本极权主义 富士康的老大哥 独立工会勿反资 杜拉拉跳楼记 资本不急“毛左”急

【关键人物】:韩公民 秦柿油 吴木桶 张最好

一、

今日华夏,由资本与官府“共治”。种种不平,多是二者共同所为,无奈官府目标集中明显,行动笨拙,故容易成为众矢之的。而资本,目标分散隐蔽,行动敏捷,善于诿过于官,嫁祸于官,故能常常逃脱罪责,全身而退。资本如此成就,离不开各种“柿油主义”走狗文痞辩护士的功劳。

“公民”韩寒,不过是资本家新一代走狗中的代表而已。

理由何在?

韩公民自视为、也经常被视为反叛或反抗的化身,那么他反的是谁呢?真正的反抗者,是哪里有不平哪有我,不管是官府还是资本。而韩公民的义愤填膺却是有选择的:第一,他反官府——这有其合理性;第二,但他不反资本;第三,更进一步,资本直接制造的不平,韩公民非但不反,反而要歪曲混淆事实,将资本撇干洗净,把罪责转栽到官府头上,让官府替资本背黑锅。故曰:韩公民,资本家一走狗耳。

证据何在?

证据一,就是韩公民最近关于富士康工人跳楼(有称跳楼者中有先被杀再被抛下楼的,对此暂存疑问)事件的博文《青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iy7s.html

富士康惨剧,是资本家作的孽,朗若白昼。为了一己之私而把工厂当监狱,把工人当奴隶,这是资本家的天性,也是资本家的权力或能力。看不见的手背后其实是资本看得见的手,拥有权力或拥有看得见的手的,不只是官府,还有资本。资本在企业内部是绝对君主,说一不二,工人则只是奴隶,主奴分明。若再有了官府的纵容保护,资本天性将如虎添翼,尽情发挥。当然,“没有”官府保护的,资本本性照样不改,最多稍加收敛。那些“非权力或非权贵”的“现代化”资本主义,尽管不及中华资本恣意妄为,但不管是东洋还是西洋,盎格鲁萨克逊模式还是莱茵模式,工人跳楼的惨剧照样不绝于耳。

2010年4月报道,改制后的法国电信集团(France Télécom)从2008年到2009年,有35名员工自杀,2010年头三个月,又有11人自杀,其中不乏跳楼者。富士康事件发生后,苹果公司的总裁史蒂夫·乔布斯则急忙如此为富士康辩护道:富士康员工的自杀率,其实比美国企业的自杀率低!

哪里有资本,哪里就有跳楼;哪里有资本,哪里就有老大哥(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帮人)。郭台铭,富士康世界的老大哥;乔布斯,苹果公司的老大哥。说句公道话,华夏大地上跳楼绝非富士康的独有特色,早已跨入全球五百强的华为公司,在这方面就当仁不让难分伯仲。华为公司,也有自己的老大哥。只反官府,不反资本,永远不能结束跳楼惨剧。

真正的反抗者,不仅要反“大”权力压迫,还要反“小”权力压迫——资本家奴隶主;不仅要反官府极权主义,还要反资本极权主义;不仅要反官府“大老大哥”,还要反资本“小老大哥”。跳楼分析可概括为如下公式:

1.资本私有制+劳动力市场的看不见的手(隐形强迫)=资本家企业内部看得见的手=资本家的独立王国=工人跳楼;

2.资本家企业内部看得见的手+官府看得见的手=富士康大监狱=工人跳楼。

就跳楼事件而言,官府无直接责任,其与资本之间,可以是助纣为虐,护纣为虐,纵纣为虐,但决不能说是逼纣为虐。若逮住助者护者纵者大张挞伐,却把纣给放了,那就是睁着大眼说瞎话,那就是资本家的走狗。

就连富士康的老大哥也没有诿过于官府(按柿油主义的说法,企业乃资本家的私人领域,如何管理是资本家的消极自由,他人无权干涉。不知郭老大是贡斯当哈耶克伯林的书读得太少了呢,还是自知理亏,跳楼事件后他竟不晓得拿消极自由来做挡箭牌),只是一面忙着“道歉”,一面组织员工签订“不自杀协议”,外加高僧护法与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富士康将员工跳楼诿过于其精神不健全,这只是在照搬法国电信集团的做法)。

就在资本家千夫所指沦为过街鼠之际,韩公民挺身而出,知难硬上,欲为其挽回名誉。其招数手段依旧:误导公众,将公众怒火从资本家身上引开,将责任推到官府身上。《青春》的大多数篇幅,韩公民用来对工人大抛同情之泪,以示自己良心所在。那么惨祸的罪魁祸首是谁呢?谁该为此承担责任呢?对这一关键问题,韩公民在文末对事件进行总结时才表明了态度:韩公民一方面不得不承认,要大幅改善工人的现状,“老板也不会这么干”;但是紧跟着笔锋一转,就为资本家鸣冤叫屈了,“就算老板这么干,也会被政府勒令禁止”(《青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iy7s.html)!

看来,跳楼者蠢到家了,根本不该在工厂里,应该爬政府大楼上去跳;将工厂变成监狱以便于最大程度的榨取工人,不是资本家的本性,而是官府强迫所致;资本家想行善举,官府竟然“勒令禁止”;在官府的淫威下,无辜又可怜的资本被迫将工人逼上了绝路!资本家的走狗,舍韩公民其谁?富士康的老大哥,请那些高僧做法嘛,请那些心理学家分析嘛,还是多培养几个韩公民更有效。

如此嫁祸于官,与无中生有何异?韩公民话音刚落,富士康就给工人涨薪30%,紧接着再次追加,据称涨幅一周内超过了过去十年,而官府竟然没有出来“勒令禁止”,竟然没有跳出来替资本背黑锅。太不给韩公民面子了!

不给韩公民面子的不只是官府,还有美国资本家。不久前,韩公民经《时代周刊》从美国资本家那里领了赏。这次,美国资本家乔布斯与韩公民都跳出来为富士康做辩护。遗憾的是,乔布斯忘了跟韩公民通气,选择了不同的辩护角度,竟揭了美国资本家的老底——美国企业自杀率高于富士康(且不管具体如何)。这可让韩公民现丑了,美国资本家并没有被韩公民所痛恨的“封建特色”“勒令禁止”,可跳楼照样不断,那你韩公民将指中华官府为罪魁祸首就纯属歪曲事实混淆视听了。

两人辩护词概括比较:

乔布斯说,富士康资本家是不好,但美国资本家更不好。

韩禁止说,不是富士康资本家不好,是官府不好。

可见,同为资本家的走狗,其诚实度也是有区别的。韩公民最近自美为“说真话的既得利益者”。既得利益者,一点不假;说真话,就靠不住了。

二、

再说证据二,2009年05月11日韩公民关于杭州“七十码”事件的博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d69e.html

此事件中,暴富阶级大街上飚车撞死人,还不当回事儿,官府则忙着给罪犯做假鉴定(鉴定事件是否属实及其最后结果,杜某至今不清楚,暂且依照韩公民的说法)。韩公民又是义愤填膺地把全部炮火射向官府,但同时,同属暴富飚车阶级的韩公民(与罪犯曾同场竞技)却对杀人行径心平气和轻描淡写,一石二鸟,给罪犯开脱责任,把公众怒火引向官府:

“我认为,这起事故的关键并不是(黑体乃杜某所加)所谓的富家子弟和老百姓等阶级对立面的问题,虽然这个对立面的话题性和煽动性都比较强。这件事情重要的是肇事者和其朋友表现出来的个人素质以及交警部门的奇怪认定,而更重要的是,大部分的年轻人,男孩,都是喜欢速度的”。

与富士康事件相比,此番韩飚车公民用了另外一种手法,没硬把“富家子弟”撞死人说成是官府逼的,而是抓住官府对杀人犯的袒护来转移视线。“富家子弟”撞死人不是“关键”,官府做假鉴定才是关键!杀人的危害不及做假鉴定危害严重。撞死人的,是彰显个性,不必深究;做假鉴定的,则该天诛地灭。小巫大巫轻罪重罪总该有区别吧?心眼儿也忒偏了!

此事件中,资本家子弟撞死了人,但经济损失道义损失都最小化了;官府既替人做假鉴定又替人背黑锅,赔大了;韩公民参与解救阶级兄弟,又出了风头,赚大了。

韩公民两次辩护概括比较:

富士康跳楼,是坏事,但这是官府逼资本家干的。

杭州飚车撞人,资本家干的坏事不是坏事,官府干的才是。

韩公民常常被认为是一个司机兼写字匠,就像出租车司机似的个体劳动者。这可是天大误会。能玩起赛车的,可不是一般人。据称,韩公民“五六个女友,一人一张信用卡;今天买辆跑车,半个月后不喜欢了,折价卖掉……”(《专访韩寒经纪人路金波:投机主义的绅士》http://ent.ifeng.com/idolnews/mainland/detail_2010_02/03/335125_1.shtml)。至少文化娱乐资产阶级的身份地位,韩公民担得起。存在决定意识,利益支配思想,兔死狐悲,物伤其类,韩关键不愧是飚车阶级的一员,为了阶级兄弟不惜颠倒主次,混淆黑白。

不过,说句公道话,韩公民的走狗立场并非坚定不移一以贯之的,至少在谈到女人时,作为小资本家(没准儿杜某小瞧人家了)兼作家兼赛车手的韩公民,就对非作家非赛车手的土鳖大资本家表示了不满:“女人搂着有钱人,有钱人搂着官员,官员搂着老板,老板搂着林志玲”(博文《青春》)。这是对资本的不满还是小资本对大资本的不满,杜某就不敢妄断了。

焦点一经由女人换为飚车,韩公民就又立场鲜明了。与步行阶级的性命相比,飚车阶级彰显“喜欢速度”的个性才是“更重要的”,套用韩公民本人在《高压水枪和冲锋枪》里的说法,在飚车阶级面前,步行阶级不过是“一堆狗”(韩公民崇尚标新立异,瞧不起旧人老调,可以上言论,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撞了白撞”论有区别吗?)。现实中,明明是韩公民所属的飚车阶级,有官府撑腰——用前面韩公民的话来说是互相“搂着”,不仅在赛道上、而且在街道上风驰电掣,把步行阶级看作一堆狗,撞死了,再诿过于官。但是文章里,韩飚车却否认“富家子弟和老百姓等阶级对立面的问题”,硬说自己们与步行阶级一样,都是任官府宰割的一堆狗。如此言行,对官府而言,是不厚道,是背叛;对步行阶级而言,是虚伪,是欺骗。

2009年底黄纪苏在通信中对《高压水枪和冲锋枪》评论道:

“韩寒……没骂开发商,他骂官纯粹是站在商的立场上骂的,中国资产阶级的代言人在这点上都特别不讲‘道德’——他们吃官喝官不谢官。你想想,没有官用高压水龙头外加警棍冲锋枪头前开路,他们哪儿去收获超额利润?韩寒之流能有机会在征地修得的高速上折腾一级方程式?他们早被老百姓按照通钢的模式给收拾了。”一面在官府给他们铺就的赛道上“呼啸而过”,一面大骂官府征地时补偿居民太少。

杜某从不上韩公民的博客,无奈韩是大红人,其文章及相关报道铺天盖地,躲都躲不开,因此杜某对其观点立场也并非一无所知。见微知著,以往凭蛛丝马迹,杜某即可看出各类老新“柿油党公民”麒麟皮下的马脚来,少有走眼。对韩公民,也不例外,富士康事件之前,我已断定其是资本家的走狗。这几天富士康事件闹得正欢,估计韩公民就该故伎重演了,果不其然,一上其博客,就发现其又在移花接木偷天换日了。又依稀记起2009年韩公民关于飚车事件的只言片语,翻出来细看,也是明证。窥一斑而知全豹,俩例子足矣。

三、

行文至此,读者不难看出,韩公民貌为新新人类,不过是新瓶装旧酒,在重复“柿油党”的陈词滥调罢了,而且不比那些网络上的小柿油党党徒扯得出色多少,若非是顶了韩公民的头衔,恐怕留意的人也不会太多。太阳底下罕见新鲜事,资本走狗难寻新花招。

早在1998年“柿油党”刚刚浮出水面不久,陈燕谷就看穿其本质了:无非是玩弄“有选择的义愤填膺”(陈燕谷:《历史的终结与全面民主》)的把戏而已。柿油党曰:中国的问题出在“官家主义”,只有官民矛盾,没有劳资矛盾;不是官资合伙欺负工人,而是资本工人同受官府的气;工人若活得没人样,那不怪资本家,全怪官府,资本家想对工人好,可官府“勒令禁止”。

“柿油主义”的低级版本,只谈官民矛盾,不谈劳资矛盾——好像天下压根就没这回事儿。等到再也不能对资本的暴行工人的惨状视而不见了,就得依靠高级版本了,其代表人物是秦晖(另可参阅拙文《围剿汪晖?——兼论资本家的“柿油党”走狗秦晖与“新左派”走狗韩德强》)。与低级版本不同,秦晖对工人“缺自由少福利”的现状大为不满,但责任与资本家无关,因为“今天中国不仅工农没有结社、谈判的自由,资本在连《产权法》都难产的情况下又有何自由可言”(秦晖:《“中国奇迹”之谜:“左右共赞”背后的共同困惑》)。

资本家连逼着工人跳楼的自由都有了,还不够自由吗?

秦柿油曾将当前的中国比作皮诺切特和苏哈托的统治,这无可非议。不过,皮诺切特苏哈托都是围着资本家转的,怎么一到秦柿油嘴里,中国的资本家在同一类型的统治下就都成了小脚媳妇了呢?资本与官府,明明是潘金莲与西门庆,咋成了喜儿与黄世仁、香菱与呆霸王了呢?“柿油主义”的高级版本绕来绕去,又绕回到初级版本。

因为都缺乏“自由”,秦柿油主张:“资产者与无产者都是民主革命的动力……同样可以成为渐进的民主化的动力”(秦晖、陈宜中:“为自由而限权,为福利而问责”)。秦柿油号召道:

奴隶与奴隶主联合起来,民主掉官府!

白领蓝领跳楼冤魂与富士康华为的老大哥联合起来,民主掉官府!

被撞死的一堆狗与“富家子弟”飚车阶级联合起来,民主掉官府!

秦柿油的理论,基本如此,与韩飚车一路货色。

秦柿油对当前开的另一具体药方是成立独立工会或自主工会。经你秦柿油灌足迷魂汤后再鼓捣出来的工会,还不是重蹈团结工会的覆辙嘛——只反官府不反资本,为资本火中取栗。真正的独立工会,不仅要独立于官府,还要独立于资本。柿油党担心的就是这一点。近期佛山本田的罢工工人提出了组建独立工会的要求,对此华人哈耶克学会的一教授成员在坦言自己的两难心境时,不慎道破了天机:

“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喜的是佛山工人要求成立独立工会,忧的他们要用工会去议价工资。”

工会跟官府对着干,柿油党支持,跟老板对着干就不许了。平日里千呼万唤,等到人家出来了,却又“忧”得肝儿颤——“叶公子高似的”(黄纪苏语)。

与中青代相比,柿油党的老辈们也别具特色。如孙冶方的前批判者吴敬琏(捎带说明,吴敬琏所“首创”的“木桶理论”,以杜某之浅陋,至少早在1923年就已由托洛茨基阐述过了)等辈,现在与韩公民一样,也来凑反权贵资本主义——只反权贵不反资本——的热闹,尽管这权贵资本主义当初就是他们鼓捣出来的:

“吴敬琏几个冒充小处女,花袭人似地问‘这脏东西是哪儿流出来的’,一起把老脸飞红:好可怕好可怕!搞资本主义怎么还权贵呢?市场经济怎么有不好的呢?前进怎么会堕落呢?官商勾结是改革要缴纳的过桥费,这话他们早说过,就是没明说也同意吧,那会儿他们可是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如今两眼盯着中石油中石化,一手牵着失落的小煤窑主和‘民营资产阶级’(其实除了烤白薯、卖豆浆的小老板,民营资产阶级哪个不跟官僚勾肩搭背呢?那些官倒倒大了、如今看着官不耐烦的“民营企业家”就更不用说了),又当起‘理想主义’了。怎么说他们好呢。”(黄纪苏评周瑞金[皇甫平]的《前进中的堕落——权贵资本主义的危机》的通信)

四、

读者们千万不要误会,以为对待官府,资本家及其走狗,个个都是白眼狼。据闻曾兼职假古董贩子张五常,与哈耶克弗里德曼同为朝圣山学会会员和刽子手皮诺切特的朋友,实乃柿油主义的大佬,单是论资排辈,那些1990年代才浮出水面的老中青学舌者根本无法望其项背。张五常心没那么野,婊子牌坊只认一样,对待官府比多数柿油党要厚道得多,或者要诚实得多。张五常直言不讳,捅破了窗户纸:“中国已形成人类历史上最好的制度”(当初,张挟洋自重,整日价高斯长高斯短的,如今,看到中华资本青出于蓝了,这外来的和尚就改崇尚中华传统了)。

资本与官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狼狈为奸主从不分,一个寄生虫一个吸血鬼,一个王八蛋一个龟儿子,一个潘金莲一个西门庆。作为资本家的走狗,张最好们安于“共治”,乐得当狼作狈;韩公民们得寸进尺欲壑难填,企图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挤掉官府,独家通吃;脚踩两只船的,也大有人在。

张最好们说,中国真是好呀,官府帮着我们资本家欺负工人呐!

韩公民们说,中国真是糟呀,官府逼着我们资本家欺负工人呐!

婊子与牌坊,专制与民粹,皆为资本家所需也。

资本或柿油党,对官府是勾结加背叛,对民众是压榨加忽悠。

兵不厌诈,资不厌奸。

从诞生哺育到成长壮大,华夏资本得到了官府无微不至的关怀与呵护,但柿油党对官府却如此不厚道,原因者何?有恃才能无恐。“恃”者为何?劳方逆来顺受一团散沙毫无主见,既可任资本敲骨吸髓,又可任资本驱使去做炮灰与官府叫板。

当然,资本的走狗还不限于以上者。绝大多数“新左”“毛左”,表面上与柿油党们吵得死去活来,其实形左实右,其追求不过是“可持续剥削”(另可参阅拙文《围剿汪晖?——兼论资本家的“柿油党”走狗秦晖与“新左派”走狗韩德强》)罢了。多数“新左”“毛左”削足适履,死守其民族统一阵线阳关道胜过劳资阶级斗争独木桥、反帝优先于反资、曲线反资之类的教条,无视中华资本日渐壮大的事实,反而咬定“中华资本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华资本挨了最后一枪”。前些年拿“民族产业要全军覆没”说事儿,近年来又咋呼“金融战争将亡我中华”,非得把任正非张瑞敏说成是吴荪甫。指望如此泣血死谏,来打动官府与资本进行“左转”。皇帝没有左转,最新的解释是:全赖宰相。

皇帝不急太监急,资本不急“毛左”急。

柿油党奸,新毛左贱。

过去搞“社会主义”,行包办代替,理由是群众是阿斗,靠自己走不好“社会主义”正道。如今,要都野蛮资本主义了,依旧反对奴隶们自己起来反抗,还要替人家包办,还要继续“领导”人家。毛左们咋好意思说出口呢?

五、

好日子总有到头的时候。刚刚过去的五月,就在富士康的工人以血肉之躯控诉资本的时候,其他企业的工人选择了另外的方式——罢工——进行抗争。塞内塞外,江南江北,国企私企,内资外资,制造业服务业,雇用奴隶将反抗的矛头对准了中外资本家奴隶主。尊严的获取,利益的维护,不靠官府恩赐馈赠,不靠资本良心发现,全靠雇用奴隶自己的抗争。尤其是那些被中外资本家赞誉为“全球复苏动力”、被诸多“新左”“毛左”鄙夷为不配工人阶级称号的新工人阶级或农民工阶级,已令各方刮目相看。多年来“毛左”为“扩大内需”不知给官府资本磕了多少头,哪见一星半点。工人罢工一周,胜过“毛左”磕头十年。

形势越来越明朗,资本难以继续躲在官府后面冒充无辜了。如果血汗白领蓝领的独立意识在五月萌发后能够日甚一日茁壮成长,那么多年来看似乐闹非凡的柿油党与官府的口水之争就将日甚一日随之淡出。届时,公民张三李四们,更多地将涌到张最好老贼门下。即使牌坊竖得最高的时候,柿油党公民们也没把话说死,或明或暗早已留下了通往皮诺切特的后路。

资本、官府(不管是资本主义的还是非资本主义的)一起反,由劳动者自己来管理生产配置资源安排生活,是通向自由的唯一道路。二十世纪的历史从反面证明,仅仅反资而不反官,注定失败。

狼狈之争落幕,人兽之战开演。期待中。

六、

文末,提一个建议。

时下,韩公民的博友所拍摄的电影《杜拉拉升职记》正在热映。电影里是升职,现实中是跳楼。风云涌动之际,资本家奴隶主不仅需要鼓舞奴隶“励志奋斗向上”的兴奋剂,更需要让幻想破灭或原本就缺乏幻想的奴隶将怒火发泄到奴隶主之外者身上的迷魂汤。此等大任,绝非那些在影片中唯以频换服饰发型为能事者所堪,强烈建议韩公民拍摄电影:《杜拉拉跳楼记》。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初稿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三日修改

2010年6月6日星期日

可能吧封杀升级 1984BBS遭到攻击 (组图)


可能吧封杀升级 1984BBS遭到攻击 (组图)

2010-05-06
中国新锐博客网站可能吧再次遭到封杀,域名被污染,而另一个信息交流平台1984BBS 则遭到DDOS(分布式阻断服务攻击)攻击.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M0506sy1p1.jpg
图片:“可能吧”网站封杀升级,域名被污染 (记者心语屏幕截图)











星期三,获得德国之声全球博客大奖的中国新锐网站“可能吧”发现,再次无法访问,此前“可能吧”曾经在今年3月23日谷歌搜索引擎退出中国时,因为一篇写谷歌遭遇审查的文章而遭到关闭。此后 “可能吧”将服务器转移到了海外,又再次遭到长城防火墙的封杀,“可能吧”提供一个特殊的加密通道供访问者订阅。星期三GFW对它的封杀再次升级,将这个秘密通道也完全关闭。“可能吧”在标题为“可能吧”再次被墙,域名遭DNS(域名系統)污染”的公告中表示,“今天,‘可能吧’的新IP再次被墙。同时还发现在某些线路,‘可能吧’遭到DNS污染。”

对此,“可能吧”站长阿禅星期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以前封锁‘可能吧’的时候,我是换了IP,然后加了HTTPS,是要抵抗关键字审查,然后又换了一台服务器,可以访问了。这次封杀,以为只要封锁新IP就可以了,但是现在换了IP也没有用了,除非我不用‘可能吧’这个域名,只用新IP给大家,那么DNS污染不了,不用DNS解析。”
M0506sy1p2.jpg
图片:“1984BBS”也受到攻击难以访问 (记者心语屏幕截图)










阿禅表示,“有人问‘可能吧’以后还会不会更新。‘可能吧’有50000多个RSS订阅者,除非他们把Google Reader墙了、把互联网关闭了,否则我找不到不更新的理由。”

除了“可能吧”之外,同一日,由新闻媒体人组成的网络交流社区1984BBS也遭到了大量的DDOS(分布式阻断服务攻击),一度导致无法访问,在哈佛大学报告全球网络审查状况的网站Herdict 上,也出现多次这个网站无法访问的用户报告。1984BBS的取名来自于英国作家奥维尔所写的共产主义的言论控制的小说《1984》,经常邀请网络上的知名人士,例如冉云飞、莫之许等与网友做交流,并举办多场新闻人的交流活动。

其发起者之一“张书记”告诉本台记者,“现在查到的是一个IP不断地向我们攻击,但是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说这个IP来自哪儿,不能排除可能是国外的一些黑客捣乱,纯粹是娱乐。我想,把这个证据收集到足够多的时候再拿出来。”

DNS 全名是 Domain Name System是负责互联网域名解释的服务器,分布在全球各地,可以告诉网络用户某个网络域名和哪一个服务器相关联,而不会走错门。存在恶意的DNS服务就会把域名和服务器IP地址错误关联,让用户不能达到目标网站。DDOS(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s) 就是(分布式阻断服务攻击)则是非常低级的网络攻击手段,主要的原理是用工具向受害网站发出大量的访问单向请求,从而阻塞该网站。

星期三到星期四,也是全球互联网13台根域名服务器一次重大的安全升级,这次叫做DNSSEC(Domain Name System Security Extensions,域名系统安全扩展)的升级计划,将有效地在全球范围内阻止网络中间人的攻击,此前黑客往往可以劫持一些脆弱的网站作为中间人,改变DNS请求,并返回用户一个假地址。这种攻击手段在最近中国的网络审查中被发现,人们在不知不觉中被转到另一个网址。

针对DNS污染问题,网络技术专家克拉苏斯告诉本台记者,“比如以前我访问RFA的网站,我直接看到连接被重置,或者找不到服务器的提示,现在变了,我看到浏览器一直在载入,但是没有结果,始终是一个白色的页面,这给你一种错觉。网民有一个特点,如果你显示一个错误信息,我知道你网站被封掉了,但是总是显示在读取中,可能认为是网络服务因素或者网络变慢。”

虽然这次全球网络基础服务升级不是针对中国政府,但是对中国网络用户和类似“可能吧”这样的网站也是一个极大的帮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2010年6月5日星期六

毛打政敌打蒋不打日军:盼苏日瓜分中国


毛打政敌打蒋不打日军:盼苏日瓜分中国

据《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第七章中记载,1938年4月4日,张国焘逃离延安,不为别的,只为想把毛泽东推下台。

张国焘在中共军队“长征”中与毛会师时,拥有雄兵八万,而毛只有残兵一万。但几个月工夫,毛就成功地破坏了他的军队,抢先联系上苏联,被莫斯科首肯为中共领袖。重逢时,张国焘是灰溜溜地来的,军队也只剩下一半。毛仍不放过他,因为他仍然是书记处书记,他的四万军队仍然是毛的一倍。
毛:“奋斗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滴血”
1936年10月中共军队打到外蒙古边境去接收苏联武器时,毛用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当先锋,要在蒋介石的重重阻兵中杀出一条血路来。失败后,红四方面军的两万一千八百人被隔在黄河彼岸,成为孤军一支。这时莫斯科询问中共可不可能改道去新疆接收武器。
这一路长达一千五百公里,大部份是杳无人烟的沙漠,控制在反共、凶悍无情的穆斯林马家军手里。毛明知前景毫无希望,但他抓住莫斯科的建议,把这支孤军派去。这就是“西路军”。
毛把这支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的孤军在沙漠里调来调去,向他们发出忽而这样、忽而那样的指示,迫使他们打一场又一场的恶战。据指挥员徐向前说:“给他们的任务是‘飘忽不定,变化多端,并大大超出应有限度’。”“西路军”最后实在无法支撑下去,要求返回延安,毛却命令他们“就地坚持”,1937年2月22日更电令他们“奋斗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滴血”。
到3月中旬,张国焘手下的这支劲旅几乎全军覆没。被俘的中共军人遭到杀害。甘肃西部的最后一场血战下来,一千多人被活埋。活埋以前,俘虏们被集中起来照了相。从照片上看,他们还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命运。两千名女战士被强奸,被凌辱后杀害,被卖身为奴。两万多人中二只有四百来人在四月底挣扎到了新疆。苏联飞机运给他们武器、食物和香烟,另外每人一副碗筷。
逃回的“西路军”官兵死在自己人手上
据一个当地支队长称:“当四方面军从甘肃被国民党军队追得无路可走到达我们关中苏区的时候,我们首先很客气地接应他们,又举行欢迎会招待他们,然后缴下他们的武器,就对他们说:‘同志,你们辛苦了,调你们到后方休息去。’再把他们一批批、一批批骗到山沟里,把这些王八龟孙子的四方面军都活埋了。”
该支队长说,活埋的时候,那才好玩呢。开始,我们笑嘻嘻地对他们说:“同志,把坑挖好了,我们要活埋国民党军队了。”他们果真起劲的挖,一锹一锹的挖下去,抹抹脸上的汗珠,还笑着说:“再挖深一点,让这些国民党军队躺在里面舒服些。”我们也笑笑,挖好了,我们把他们一个个推进去,踢进去,起初他们还以为咱们开玩笑呢,等到我们提起铁锹填土的时候,才大声呼叫:“同志,我们不是国民党军队呀!”我们骂:“妈的,管你们是不是国民党军队,老子要你死,你就死……”
……
“西路军”一朝覆没,毛泽东就对在延安的张国焘下手,说“西路军”的失败是“张国焘路线”的结果,在红四方面军干部面前批斗张国焘。毛企图把张国焘赶出政治局,只是因为莫斯科不同意而没有得逞。
张国焘后来的话说:他“受尽了折磨,是毛泽东在后面掌舵”。毛的秘书把他撵出他的住宅,让给毛住;他的警卫员被捕。一次,张国焘看见儿子在学校演戏时被派演“托派”张慕陶,“扮成奇形怪状的汉奸样子……等我走到文艺会场的时候,一群人正在捉弄我的儿子,毛泽东也正在那里凑热闹,奸笑着说张国焘的儿子扮演张慕陶,再适合不过。我恰恰走进去,目击这种情形,就将孩子所戴的假面具撕掉,牵着他离开会场,一面走一面高声申斥说:“野蛮、残忍、禽兽不如。”
1938年春,忍无可忍的张国焘,抓住毛泽东处境不妙的机会,要跟王明等人联起手来倒毛。四月四日,作为陕甘宁边区主席,他离开延安去附近的黄帝陵,跟国民党官员一起祭陵。祭祀完毕,他钻进一辆国民党的汽车,到了西安,随后前往武汉,去找在那里的王明、周恩来、博古。
项英作为中共新四军的负责人就在武汉附近。这是一个天赐良机,书记处中不赞成毛的五个人都不在延安,不在毛的控制之下。张国焘到底跟王明等人说了些什么,至今是中共的秘密。根据延安向莫斯科的报告,张国焘在武汉时“企图分裂党的团结”。可以肯定,张国焘力主马上倒毛。但是他未能说动武汉三人,最可能的原因是,这三人认为莫斯科不会同意。张国焘是走投无路,只能铤而走险。但王明正踌躇满志,察觉不到毛其实只是外表服从。
而张国焘在武汉跟三人谈了一星期不果,他投奔了国民党。
……
1979年张国焘八十二岁时死在加拿大多伦多的一家老人院里,死前一年,他皈依了基督教。张国焘投靠了国民党,毛正好名正言顺马上将他开除出党,并在他的旧部面前把他搞臭。据国民党情报头子戴笠给蒋介石的报告,驻在陕北边上的忠实于张的红四方面军官兵不少对此“极表不满”,他们秘密开会,“讨论应付办法”,结果被“全部包围,随即秘密悉数解决,当时被活埋者计达二百余人。”
经过两个月的考虑,莫斯科在六月份批准开除张国焘。这时,斯大林结束了在共产国际的清洗。毛的黑材料继续存档,十年后斯大林还会来翻阅它们。但眼下,毛泽东被“解放”了。
毛一得知这些消息,立即着手对付他的下一个政敌王明。
不打日本 盼苏日瓜分中国
……
毛著手改变中共的抗战政策。当时日本侵略军后方不仅有中共的队伍,而且也有国民党军队,同中共争夺地盘。中共的政策是避免打国民党。在王明等人离开之前,毛满口赞同这一政策,他作的政治报告称蒋介石为“伟大的领袖”……“拿每一支枪口瞄准日本侵略者”。
王明等人一转背,毛就明确告诉中央全会,蒋介石始终是敌人。中共现在就要准备打倒蒋介石,武装夺取政权,要利用日本侵略大张旗鼓地在敌后发展,必要时坚决打国民党军队。这是毛在抗战中第一次明确宣布蒋介石依然是头号敌人,抗战中可以打内战。
……
据记载:“毛不加掩饰地要求主动挑起全面内战,源于形势的最新发展。苏联正加紧了同日本的谈判,毛的主张等于是同日本合作,对蒋介石两面夹攻。这样一来,蒋很可能垮台,按波兰模式瓜分中国就成了现实。”
当时,苏共无法同日本达成协议,这意味着日本仍然可能掉过头来进攻苏联,斯大林的当务之急仍然是国共合作拖住日本,毛也就不能打全面内战……
1940年夏天毛给莫斯科发了许多电报,不断要求莫斯科帮助他“重创”国民党。新四军不但没有北移,反而于十月初在黄桥歼灭了一万一千国民党部队,击毙两名将领。蒋介石一声不吭,就像对其他同类事件一样。蒋怕事情暴露出来闹大了,引起全面内战。他只在十月十九日再次重申,新四军必须在一个月内北移到规定地区。
毛充耳不闻。他想激怒蒋介石,促蒋采用武力,展开全面内战。他对周恩来说:“这时苏联就会‘出来调整’。蒋介石怕的也就是这个,怕苏联进来同日本瓜分中国。毛给周恩来的电报说: “蒋介石最怕的是内乱,是苏联,故我们可以以这点欺负他。”
……
11月25日,克里姆林宫命令毛:“目前暂时不要动,争取时间,在华中地区军队北移问题上,与蒋介石尽量周旋,讨价还价……绝对关键的是你不要首先挑起军事行动。”同时,莫斯科同意毛一旦被蒋攻击时实行自卫反击:“如果蒋介石进攻你,你必须全力反击。在这种情况下,分裂,内战的责任就都落在蒋介石头上。”
这份命令带给毛的既是失望、也有希望:蒋介石放第一枪,他就可以动。问题是蒋介石坚决不肯开火。中共新四军北移的期限来了又去,蒋介石没有动武。毛得出结论:蒋“大举进军是不可能的”。
于是,毛决心制造一种局势,使蒋介石的手不得不扣动扳机。

(视频:不朽的光荣—— 伟大的中国卫国战争: 1945年8月,蒋中正领导的中华民国政府,历时14年艰苦卓绝浴血抗战,采用白崇禧上将率先提出的抗日持久战战略,终于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中国人民迎来了近代历史上最伟大与荣耀的时刻。)

(视频:1945年10月10日,日军北平投降: 中华民国首任国防部长、抗日持久战最高战略制定者、国军多场重大战役策划部署指挥者白崇禧上将亲临现场监督,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代表中国在日军投降书上签字,北平十万余民众与美、苏、英、法代表观礼,激动高呼“中华民国万岁”、“中国万岁”、“蒋委员长万岁”、“胜利万岁”,声震屋瓦,响彻云霄。)

(视频:《一寸河山一寸血》29 —— 历史的血迹: 抗战期间,国军坚持敌后游击战,毛泽东和中共表面上拥护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抗日,背地里对日军游而不击,破坏抗日,乘民族危难发展壮大中共实力 )

2010年6月4日星期五

2萬人刪除 Facebook戶口 抗議修改私隱政策

 

2萬人刪除 Facebook戶口 抗議修改私隱政策

3萬人告別FB抗議侵私隱
(明報)2010年6月1日 星期二 09:50
社交網站FB至少有3萬多名用戶,周一響應號召集體刪除戶口,抗議網站讓合作伙伴取用他們的個人資料。
根據www.quitfacebookday.com網站,這個全球刪除facebook(FB)戶口行動,共獲得3.3萬個用家表明響應,於在5月31日刪除戶口,以抗議FB未能保障個人私隱。
現時FB共有超過4億用戶。由於FB不會交代有多少用戶刪除了戶口,所以沒有FB方面提供的具體數據。
不過facebook最近實施的新私隱政策,的確使網民大感不滿,美國 有線 新聞網絡(CNN)指,最近FB面臨刪除戶口潮。
CNN指出,近日一個重要的「刪戶潮」證據,就是假如在Google搜尋器中,鍵入「如何」(How to....),Google的智能系統,便會自動顯示其中一個選擇,是「如何刪除Facebook帳戶」,反映近期確有很多人搜尋這方面的資料。
美國IT人拉波特(Leo Laporte)稱,永久刪除facebook戶口的按鈕,確實很難找,因為它隱沒了在網站菜單(menu)的底層部分。
他說,他在維基網站《Wiki-How》搜尋了半天,才找到永久刪除facebook戶口的方法。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601/4/icak.html
抗議修改私隱政策 准合作夥伴取用戶資料
2萬人明刪除 Facebook戶口

2010年05月30日
全球最大社交網站 Facebook修改用戶私隱政策,容許網上合作夥伴取得其用戶個人資料,引來網民極度不滿,發起明日(周一)集體刪除 Facebook戶口,但至今只有 23,825人簽名響應,佔該網站逾 4億用戶不足 0.006%。
Facebook行政總裁朱克伯格上周三宣佈簡化私隱設定程序。路透社
這次爭議源自 Facebook上月推出的「即時個人化」( instant personalization)計劃,容許網上合作夥伴取得用戶個人資料,被批評漠視用戶私隱。用戶若不想分享自己的資料,就要自行更改私隱設定,但設定程序繁複,引起用戶不滿。
用戶即時反彈,覺得被 Facebook出賣。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科尼爾斯( John Conyers)已要求 Facebook提交讓第三者取用用戶個人資料及其私隱政策的詳情。
在各方壓力下, Facebook上周三作出讓步,宣佈推出簡化版私隱設定功能,包括退出「即時個人化」服務。可是,此舉並不能平息外界的批評聲音。兩名加拿大用戶在網上發起「刪除 Facebook戶口日」,呼籲支持者在明日一同刪除 Facebook戶口,向 Facebook施壓,要尊重用戶私隱。
Facebook用戶中,美國戶口佔約 30%。美國一項民調顯示,有 2%被訪者有意支持刪除 Facebook計劃,以此計算,理應有逾 240萬人支持,但在網上承諾會刪除戶口的人數,遠不及此數。
其中 QuitFacebookDay.com網頁兩日內獲 23,825人簽名支持;另一個 LeaveFacebook網頁就要求網友承諾,只要有 10,000個 Facebook用戶刪除戶口,他們都會跟隨,不過至今只有 299人支持。
81%用戶會小心處理私隱
逾二萬人在網上表態將於明日刪除 Facebook戶口。互聯網
但那些選擇仍用 Facebook的人, 81%表示今後會更小心處理私隱; 76%表示不會再上載那麼多個人資料。
Facebook網站每月有多達 5.4億人瀏覽,佔全球網民人數逾 35%。那麼多人不怕私隱外洩仍繼續用 Facebook,是因為它是交友網站一哥, MySpace等其他交友網站,普及程度遠不及 Facebook,而且用戶已在 Facebook建立了龐大交友網,難以輕言不用。
法新社/sfgate.com
私隱任人看 罵老闆被炒
在 Facebook與朋友分享生活點滴,卻因個人私隱全面給人看,結果自招麻煩。有用戶因為留言辱罵老闆而被炒魷魚;也有人因為披露外遊,招惹劫匪爆竊。美國總統奧巴馬( Barack Obama)也叫年輕人上社交網站要小心。
去年英國一位名叫 Lindsay的用戶,在 Facebook用髒話大罵老闆 Brian,總叫她做些無聊工作。但她忘了 Brian已在朋友之列。 Brian看到下屬的真心話,留言說:「你明天不用回來上班了。」美國一對未婚夫婦同樣倒楣,他們事先在 Facebook張揚某晚會外出。回家後發現住所被洗劫,翻看監察影帶,驚覺賊人正是 Facebook的網友。
香港也有一名女網民在 Facebook發表她對上街人士的感受後,被其他互聯網用戶起底,公開她的姓名及聯絡資料。由此可見,社交網站並非可以暢所欲言之地。奧巴馬去年就告誡高中生,若想將來當總統,就不可將自己年少輕狂所犯的錯,上載到交友網站。
《蘋果》資料室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530&sec_id=15335&subsec_id=15339&art_id=14082364
Fb和Twitter使用者破壞自己的私隱權
Fb創辦人被捉到正 否認挪用客户個人私隱
FBI臥底滲MySpace Facebook Twitter 蒐罪證
facebook掀取消帳戶潮
如何:刪除你的Facebook戶口,並調整關鍵的隱私設置

#bn-forum-1-1-3202415878/7773/0/show/2-facebook.html

2010年6月3日星期四

疑製化肥炸彈加漢投案

 

    疑製化肥炸彈加漢投案

    【中新社多倫多十日電】多倫多一名被懷疑可能用化肥製造炸彈者在得知被通緝後,九日晚自行向警方投案。不過,加拿大皇家騎警十日說,因此案仍存在許多疑點而將繼續調查。

    警方主要質疑該男子為何要訛稱自己是當地一名種植工人,並購買了能製成威力強大炸彈的大量化肥。

    警方根據該男子的交代,從多倫多的兩個地方起獲了約一千五百公斤的硝酸銨,從而結束了對神秘嫌疑人為期一周的追捕。

    拉波特警官說,該男子說葡萄牙語,由於語言障礙仍遺留一大堆的問題,如,為甚麼要將硝酸銨化肥放在兩個不同的地點?為何該男子沒有留下真實的身份?

    由於該化肥是受到高度管制,供應商必須記錄客戶信息和購買的理由。但不知為何當時未能登錄該男子的真實信息。

    據加西新聞社十日報道,反恐部隊是在九日才被要求協助追捕該男子的。該男子在五月二十六日就購買了這一危險化肥,但警方直到五月三十一日才得知這一信息。

    該男子購買的這種化肥,硝酸銨含量大約相同於俄克拉荷馬城大爆炸的含量。在一九九五年四月發生的那次大爆炸慘案中,炸死一百六十五人,炸傷四百多人。

疑製化肥炸彈加漢投案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