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9日星期四

英媒:白酒成中国最新的健康恐慌

 

白酒是中国的烈性酒,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而且快速成长为价值几十亿美元的产业,最近引起中国饮食业最新的健康恐慌。但据英国《金融时报》11月23号的报道称,已被承认在中国白酒中普遍含有塑化剂的问题,却没有得到中国官方的重视。

文章引述本周《21世纪经济先驱报》的报道称,一家独立实验室发现,北京一家授权经销商销售的一瓶酒鬼牌白酒里的工业塑化剂超标。这瓶酒鬼牌白酒可不是在黑暗仓库中用廉价的月光蒸馏而成的,这瓶在实验室检验的酒售价438元人民币(合70美元),而制造商是在深圳证交所上市的公司,2010年的年营业额达5亿6千万人民币。那么这家公司最大的股东是谁呢?就是政府。酒鬼酒是国营企业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公司的子公司。

文章说,塑化剂是用于软化塑料的化学物质,而不是用来吃的。11月19号的新闻指出,这瓶酒鬼里含有超过安全标准两倍的二丁基邻苯二甲酸酯(DBP),引发其股票在周五(22号)下跌30%。

在中国白酒业协会的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先驱报》说在中国酒中发现塑化剂是普遍现象之后,投资者们也担心其他行业。中国白酒行业协会并未解释为什么以及如何塑化剂在酒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因此,去年由英国饮料公司迪阿吉奥(Diageo)购进的白酒制造商四川水井坊的股票也在这周下降了6%。

文章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显示中共政府对此事的关注。酒鬼酒的管理层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坚称,他们的酒仍然“可以放心使用”,并且不存在使用这种工业溶剂违反任何安全标准的问题,因为“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我国及其他国家均未制定酒类中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限量标准”。声明中还引用了中国管理食品安全和健康的三大管理部门的全力支持等。

文章还对比说,当去年发现台湾悦氏运动饮料里含有塑化剂时,中国官方的非常有趣的不同作为。当时,大陆官方迅速下架了所有悦氏产品,并通过官方媒体发表了关于饮用运动饮料如何危险的可怕警告。

文章指出,公平的说,悦氏运动饮料里发现的塑化剂是邻苯二甲酸二(2 - 乙基己基)酯(DEHP),而不是在酒鬼中发现的DBP。但是,根据香港政府的食品安全中心的规定,这两种物质都是严格用于工业用途,不能以任何数量添加进食品或饮料。

文章最后讽刺说,中国官方对酒鬼酒的问题缺乏明显的关注的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这种酒的酒精高达52度。如果你喝一定量的白酒就会损害你的肝脏,而过量的塑化剂在你的血液里就成了次要的健康问题。

希望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成容编译报导

(图片说明:52度的酒鬼酒--来源:酒鬼酒官网)

2012年11月21日星期三

《外交学者》:要为北京当局垮台做好准备

 

中国记者魏锦华编译】本文译自Michael Auslin于11月21日(周三)发表在《外交学者》上的文章,原文题目“Planning for China’s ‘Fall’”。Michael Auslin是美国首府华盛顿特区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学者。以下是译文:

越来越多的中国问题观察家已发出警报,中国很多方面都陷入危机。事实上,现在关于中国的任何讨论都前瞻地集中在北京的新领导人面对的日益严峻的挑战和潜在危险上。中国如果出现意想不到的经济崩溃或严重的政治危机,更遑论军事冲突,其影响会如何,这应该成为战略规划的一部分。在不久前,美国政府和中央情报局读前苏联的垮台措手不及。为了防止意外的事情,以下是全世界政府和政策分析家们应该引起注意的一个简短的清单:

1. 领导层分裂和丑闻:薄熙来案的意义不仅仅限于它也许是四十年来最严重的领导层危机,它也透露了中南海内的权斗和喂饱了中国统治者惊人财富的腐败。尽管表面上,新的政治局常委显得很团结,但是政治局内部仍有派系。习近平任内的权力争夺才刚刚开始,如果再出现像被废黜的薄熙来那样的丑闻,就可能分裂领导层,更不用说会造成重大的社会纠纷。如果北京最高领导层出现大的失误,现在还不清楚军方高层将如何应对。只有随着时间推移,才能看清军方是否尊敬习近平,愿意跟随他的领导,但是,军方肯定会期望习近平会保护中国的海外利益,并在国内防止更大的社会动荡。

2. 经济增长放缓:在经济增长了近30年后,中国经济在2012年显著放缓。上个季度,增长跌至7.4%,部分原因是美国和欧洲经济持续疲软。中国经济放缓的发展曲线会在整个劳动力阶层产生涟漪效应,不仅仅是大学生会受到影响,数百万工厂工人和农村的人医药看到收入下降。据报,2010年,中国全国各地发生了180,000起抗议和起义事件,疲弱的经济无疑将给中国的社会和政治体系带来严重压力。中国内部和向亚洲其他国家移民潮可能会增加,造成移民和当地居民的紧张关系,大的城市可能会发生骚乱。众多的人已经对国家领导层失去信心可能会尝试强制的改变。与此同时,中国面临地方债务危机,在大城市房地产市场越来越泡沫化。这两者只要有一个崩溃,就可能对经济增长带来数不清的后果。最后,一胎化政策的恶果开始显现,本世纪中国将面临严重的人口挑战。劳动力萎缩,加上提供基本社会服务的越来越多的压力,在未来数年将拖累经济增长。

3. 无法解决的领土纠纷:领土纠纷时间越长、越与民主主义示威相关,意外事件就越可能引发实际的冲突。虽然很难想象围绕这些岛屿会发生全面战争的爆发,即使是轻微的武装冲突所引发的负面政治和经济后果也足以让人担忧。

4. 正在形成的环境灾难:尽管环境灾难比下滑的经济和丑陋的政治新闻引发的关注要小得多,习近平和北京高层必须要控制住中国迫在眉睫的环境危机。主要饮用水源在急剧下降;中国西北部的干旱威胁,哪怕是温度轻微上升都会成倍增加;主要大城市的空气污染程度到了危害公众健康的程度;食品安全问题不断。面对污染的空气和水,不仅是北京当局会面临公众反弹的风险,最终政府的不作为会让经济增长潜力枯竭,将成为社会严重紧张局势的根源。

5. 墨守陈规:或许最令人关注的是,习近平和政治局常委新班子没有推动改革的记录,看起来也不够国际化。尽管不可能寄希望于共产党把不忠于它和它对中国民众控制的人提拔上高层,但是共产党的确需要把能够有思路和解决方案以解决上述各种问题的人提上来。不幸的是,习近平和新班子可能会在权贵担心保护他们的狭隘利益和普通百姓对腐败和下滑的生活水平愤怒的双重压力之下。作为回应,因为担心政治失控(就像20年前的苏联戈尔巴乔夫那样)新领导层不太可能会采取任何有意义的改革。面对私营企业增长放缓,国企作为经济重心的事实,习近平将如何确保经济持续增长,如何应对百姓对地方政府效率低下和持续镇压的不满?习近平应对中国各种问题的策略是什么,他对中国未来10年或25年的展望是什么?

如果中国的新领导层在未来十年,只是得过且过,那么2022年可能会发生的权力换届将会在更加不稳定的,更没有希望的情况下发生。如果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越来越弱,军中将如何应对?如果经济增长继续放缓,或债务负担增加,未来几年金融危机困扰中国,领导层会不会分裂?对这些问题,西方或亚洲政府应该密切关注,他们应该找出哪些指标对了解中国当前的轨迹是最重要的。鉴于目前关于中国潜在问题的信息足够多,没有理由对中国目前的趋势措手不及或是曲解。由于中国和世界经济一体化的程度、中国军事实力的壮大,如果北京当局出现任何(权力)中断、变弱或崩溃,都将对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

(译文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外交学者》:要为北京当局垮台做好准备 - 看中国 secretchina.com

2012年11月19日星期一

习近平一家的另类闷声发大财

 

分析习近平的另类闷声发大财。习近平是最后一届工农兵大学生,也就是文革后期被推荐上大学的。文革后期邓小平曾经被重新起用,一批老干部正处于被平反之际。有的虽然没有平反但是老干部的人脉已经在起作用了。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被推荐上大学的。按习近平的年龄推算,文革爆发,习近平正处于小学升初中阶段,也就是基本完整读了小学,中学虽然进了,但文革中基本不上文化知识课,停课闹革命。所以第一学历是小学。

习近平工农兵大学生毕业以后,直接进入中央,担任国务院副总理耿飚的秘书,耿飚是军方的,所以习近平就有了军籍。两年以后,习近平直接到河北任正定县(好象就是这个县)县委书记。县委书记是正处级,不归中组部管,可是习近平却从河北的县委书记直接调福建厦门担任市领导,然后福建省、浙江省、上海市领导,每一步都不是因自己的才干。

习近平的兄弟姐妹都在香港、加拿大。只有习近平在国内。习近平的清华博士是在福建任领导期间拿的。习近平的博士学位是法学,博士论文是三农问题,导师是马列专业的。习近平的工农兵大学生在文革后国家只承认是大专学历。习近平的简历没有显示他有硕士学位。习的每一步前进不是因为习的能力,而是他的太子党背景和他自己处处不作为事事没立场不得罪各方、以至于习没有反对派。

彭丽媛是中国第一个民族声乐硕士,但是声乐就是唱歌就是技巧,不是学术,所以这样的硕士早就有人质疑,也许这个学位就是因彭丽媛而建立的,相信现在大部分人对这样的现象不会奇怪。彭丽媛已经由总政文工团团长转任解放军艺术学院任院长,可以说是为今后可能的改革先谋出路。如果下一届政府改革,军方的文艺体育人员就会剥离,市场化谋生,但是军事艺术院校就是从军方剥离也不会是民办院校,教育部肯定接过来,那么还是吃皇粮。

再说习近平的女儿,习的女儿随习在浙江上的高中,又随习到上海,最后随习到北京。三年高中在三地上的,其中北京的时间最长,习在上海7个月,最多也就一学期。2009年高考,习近平的女儿由三所高中中最早的一所高中杭州外国语学校推荐保送进浙江大学外国语学院。习近平的女儿如果学习出色理应由北京的高中推荐保送,由杭州的学校保送说明习近平的女儿学习成绩不符合北京保送的条件,也说明北京还没有人买帐,没人主动拍马屁,如果习近平的女儿成绩稍微象点样拿得出手,还是有人会主动帮忙保送北京的大学的,因为习近平的女儿不过硬,才由杭州外国语学校名不正言不顺的保送进了浙江大学。

习近平的女儿理应由北京的高中保送,难道习近平不懂?一年不到,习近平的女儿便从浙江大学进了哈佛。习近平的兄弟姐妹都在国外办起来应该没有问题。通过薄瓜瓜大家已经知道哈佛这样的名校对于政界高官巨头的子女是网开一面的。

所以,习近平能力不怎么样,但是自己一家都悄悄的安排好了,是另一种闷声发大财。虽然未必直接贪污,但是利用职权给家人安排好的前程,也是一种腐败。尤其是习近平的女儿由浙江的高中保送进浙江大学,就是明显的腐败。彭丽媛任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就是隐性的利用职权给自己家人安排好的前程,将来军队的文艺体育非军事人员剥离的时候,不用市场化谋生。这一切都是不动声色的。'

传习近平独生女假名读哈佛 一群保镖保护 - 纪元

2012年11月15日星期四

高调谈政改,闷声发大财,18大功成身退 温家宝家族拥27亿美金

 

闷声发大财18大功成身退 温家宝家族拥27亿美金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中国总理温家宝的家人在其担任总理期间积累至少27亿美元财富。

就在中共十八大即将于下月召开之际,《纽约时报》网站首页以「中国领导人家族暗拥十亿计财富」为题报道称,该报记者调查了有关公司和监管机构的纪录显示,温家宝的家人,包括他的母亲、太太、儿子、女儿和弟弟,在其出任总理期间变得「极其富有」。

报道称,温家宝家人的投资范围涉及银行、珠宝、旅游景点、电讯公司和基础设施项目,而这些公司资产由海外投资工具或复杂的持股结构持有。

该报指出,单是温家宝90岁母亲名下一项投资,其5年前市值已达1.2亿美元,而一名寡妇如何能累积如此财富,无从知晓,甚至不清楚她自己是否知道名下拥有这些资产。不过,这都发生在其儿子晋身成为中国领导精英层之后,温家宝先在1998年成为副总理,5年后再成为总理。

《纽约时报》又称,温家宝家人的名字被隐藏在有关公司层层的伙伴关系之下,这些关系包括朋友、同事和商业伙伴。中国政府和温家宝的家人都拒绝对有关报道作出回应。

闷声发大财18大功成身退 温家宝家族拥27亿美金

2012年11月13日星期二

李克强成箭靶 谁是幕后?

【2012年11月22日讯】(新纪元周刊301期,记者程静报导)继曝光温家宝家族“巨额财富”后,西方媒体再度攻击几成定局的后任总理李克强,然而经大纪元调查发现,攻击胡、温、习等人贪腐只是周永康、薄熙来“政变”策略部署的一部分。

中共18大前夕,继曝光明年将卸任的中共现任总理温家宝家族“巨额财富”后,西方媒体日前又对准了几成定局的后任总理李克强。美国智库刊文称,李克强的弟弟任职中国国家烟草专卖局,这样的上下级关系有“裙带关系”之嫌。

兄弟任公职 李克强被指“裙带关系”

11月初,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问题观察家李成发表文章说,李克强所在的国务院下辖“一本万利”的中国国家烟草专卖局,而其弟李克明则担任该局副局长。

公开资料显示,李克明为安徽定远人,是李克强兄弟姊妹三人之一。1980年代从安徽省轻工业学校毕业后任职合肥永康食品厂。1982年调入安徽省烟草公司生产技术处后,在烟草行业工作了30年。

李克明历经副处长、处长,直至1994年才正式进入国家烟草专卖局,任职发展计划司副司长、经济运行司司长、发展计划司司长,2003年开始担任国家烟草专卖局副局长,分管经济运行司、人事司、离退休干部办公室、中国烟草机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烟草国际有限公司、中国烟草实业发展中心……,按部就班坐上今天的位置。

而李克强的履历则显示,2003年他在河南任省委书记,直到2007年才正式进入中央,成为中国最高决策层之一,很难说他对李克明担任国家烟草专卖局副局长起到什么作用。

国家烟草专卖局的确是“一本万利”,中国最生财的行业之一,平均每天赚3.2亿,赚钱能力“超过中石油”。李成的文章还提供一份报告,称中国有三亿吸烟者,每年最少120万人死于吸烟及相关疾病。但中国烟草专卖局是中国最大的烟草制造商“中国烟草总公司”的上级主管单位,使得这个单位在中国首都和各地成为一个最有“油水”的单位之一,每年上交巨额税款,成为中国财政的支柱产业之一。

不过所谓“国家专卖”,是指国家对某种产品的生产、购销实行垄断经营和统一管理的一种制度,是国家控制最为严格的商品,跟个人没有关系。在中国实行国家专卖的还有盐、军火等商品。

据了解,李克强家族无人参与商业活动,这在中共高层里是少有的。其本人为人清廉,家室也可说是高层中最为干净的一位。有分析称,李克明是有人刻意“绞尽脑汁”挖掘出来的“丑闻”。所谓“裙带关系”,只要李克明还在政府与公务员队伍里,不论调到哪里都摆脱不了,毕竟这都是总理管辖的区域。

周永康策划不断放料

无独有偶的是,10月26日,《纽约时报》在头版刊登的关于温家宝“家族贪腐事件”的长篇报导迅速成为海内外各大媒体的焦点。然而经大纪元调查发现,攻击胡、温、习等人贪腐只是周永康、薄熙来“政变”策略部署的一部分。

早在几年前,周永康和薄熙来以迫使谷歌退出中国,使百度一家独大为条件,操控“百度搜索”在网际网路上发起抹黑胡锦涛、温家宝及习近平等三人的活动。

自王立军事件爆发后,美国媒体曝出薄熙来和周永康密谋政变,计划整垮习近平的消息。3月前重庆市委书记太子党薄熙来案发,有消息称,周永康、曾庆红就在动用特务系统暗中运作,收集现任常委胡锦涛、习近平、温家宝等人的黑材料,然后召集太子党密会商量对策。

消息称,根据收集、整理的关于习近平、温家宝、贺国强的黑材料,这些太子党商讨对策,如何将这些材料向媒体曝光。这些密会还邀请一些外媒驻华记者参加,其中就有常驻上海、太太是中国人的《纽约时报》写温家宝家族财富新闻的张大卫(David Barboza)。

李与胡、温、习联盟 严惩薄熙来

随着自王立军、薄熙来事件爆发,媒体报导,中共九常委在处理薄熙来问题上,温家宝态度最为坚决,不惜与力挺薄熙来的周永康针锋相对。温是推动司法严惩薄熙来的主要推手。

而将成为习近平搭档的李克强,在常委会上提出,既然决定免去薄熙来的职务,就应该快刀斩乱麻,尽快公布这个决定,以免夜长梦多。其主动表态支持严办薄熙来,有消息称,习近平对此“心存感激”。

随着薄熙来被确定将要严惩,力挺薄熙来的江系铁杆周永康眼看前景不妙,江系分崩瓦解,原江系“军师”、曾在江泽民时代权倾一时的“中南海大管家”曾庆红也开始频频活动。

据悉,各类假新闻都是曾庆红负责主导炮制的,目的是让江派下面的喽啰们以为江泽民依然能控制局面,还能干涉高层各种决策。

《大纪元》获悉,江泽民的大内总管曾庆红制定了“二十字诀”:团结红二代、分化胡温习、智取房峰辉、争取新代表。日落西山的江派人马,试图还想影响中共政局和军队布局,不过,胡锦涛、习近平罕见的提前在18大召开之前,安排好自己的军方布局。军委总参、总政、总后、总装四部同时换人,空军、二炮司令换人,新增补的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许其亮,都是胡习的亲信。◇

2012年11月12日星期一

凿壁偷光 献给十八大期间翻墙网友 图

(网友乖乖作品)

20121111041519133

快乐翻墙

外媒社论︰习近平先生,推倒防火墙!(组图)

外媒社论︰习近平先生,推倒防火墙!(组图)

\

《彭博社》11月8日(周四)就北京十八大期间开始封网断网的情况发表了社论,以下是译文。

本周在北京中国共产党的第18届全国代表大会的会议,新的领导者候选人将就职,但这并没有真正带来了自由表达的金色的曙光。除了打击所有形式的媒体,中国的很有创造性的偏执的安全部队认为乘客携带乒乓球也是一种威胁,因为它们可能会溜出窗户传递颠覆性的讯息。

然而这样异乎寻常的措施有效地突出一个的中心挑战,就是中国未来主席的太子党习近平和他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新同事们所将面临到的︰在中国如何保持对经济增长与公共健康至关重要的信息流通,又没有破坏党的合法性和首要地位。

在中国,互联网使用率的暴增和社交网络的兴起,让当局更难以维持“和谐”社会,套用一个胡锦涛最喜欢的形容词。互联网用户的数量已经从2001年的2000万猛增至5.38亿;中国还拥有约2.74亿的微博账户。为了密切监视他们,并阻挡它不喜欢的信息,北京当局已经建立了一个复杂的技术过滤系统和人工手工审查系统。访问国外网站的路由只经过几个入口/出口点。

具有欺骗性的网络

在中国,存在着层层的正式和非正式的安排,试图创建一个仿真网络的开阔空间。在中国的最流行的微博网站新浪微博,给用户80个点,有很多种理由可被扣除点数;成百上千的员工全年无休的专门删除帖子或使他们的关注者看不到发贴,或关闭账户,或篡改搜索结果。当局也向传统媒体的新闻编辑室和管理办公室里安插了更多的审查人员。

这些和其它镇压措施已引起愤怒(并降低了新闻自由排名),而没有摆平民众对腐败、污染和其它热点问题的不满。根据一些估计,抗议和社会动乱的数量已经增加到每天约500件,比十年前增长近四倍。在污染和食品安全等领域,北京当局意识到社交媒体可以揭露问题和聚焦公众的愤怒来帮助他们做他们该做的工作。

防火墙

尽管如此,那些违反北京忌讳话题的公开讨论或新闻调查- 无论是关于达赖喇嘛、躁动不安的新疆、法轮功或党的领导- 还是会受到迫害。例如,“自由之家”指出,在2011年,短暂的茉莉花革命中(受阿拉伯之春启发的词语,在中国的社交网站和聊天室被迅速封锁),数十名中国的博客作者、活动人士和律师被绑架和监禁。

自从《彭博社》于今年夏天报道新任领导人习近平家族控制3.76亿美元的资产,其网站和《彭博商业周刊》在中国被封锁;数月后,当《纽约时报》发表对温家宝家族报告,相同的命运也降临到它身上。中国记者因超越党的红线而被处罚或监禁;包括《彭博社》在内的外国新闻机构的记者和工作人员受到骚扰和审问。

突破防火墙封锁

中国共产主义和西方新闻或许水火不容,但是中国的领导人在某些时候曾倡导更多获得可靠的信息的渠道。例如,在1980年代初,邓小平正准备经济改革时,他的得意项目是与“大英百科全书”合资来创建参考书籍,这将有助于带领中国人摆脱文化大革命的泥沼。

自那时以来,中国走过了一条很长的路,打印百科全书已经落伍,但随着国家变得更加富裕和发展面临的挑战变得更加复杂,公众获得更广泛的信息来源更是不可或缺的。正如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已经在污染和食品安全上帮忙聚焦,它们还可以帮助遏制金融诈骗,贪污腐败和滥用权力- 所有这些都是中国共产党的既定目标。如果不能广泛使用互联网,中国公司将发现很难攀登价值链或在服务市场中竞争。

国外有人开发了规避中国防火墙的工具。美国国会自2008年以来已拨款约9,500万美元,给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建立代理服务器、网站、应用程序和软件,为的是在中国和其它十几个国家的用户(能上互联网) 。其它团体也参与了,如负责监督自由亚洲电台和其它美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广播理事会。向突破封锁努力中投入更多资金会有帮助,尤其是如果它提供给用户更多的带宽和培训。“自由之家”和“共同组建的开放网络促进会”之类的团体因为曝光审查、过滤和监视,应该得到公众的广泛支持。所有在中国经营的外国媒体机构,应该一起抗议审查,无论审查的对象是谁--这方面过去做的还不够。

推倒防火墙

(网友乖乖作品)

然而,互联网研究员麦康瑞(Rebecca MacKinnon)称中国的“网络独裁”为天才,因为它侧重于满足一般不需要或不想要访问国外网站的用户,并依赖于自我审查以实现其目的。推动中国的企业内部网的变化意味着寻找一种方法来针对百度等国内供应商。要求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如百度,对投资者透露他们的审查制度安排,这样的立法提案会有意义。

当我们为伊朗和叙利亚争论的时候,我们不太热衷于对美国的互联网技术广泛出口管制进行立法,而只是加强如“全球网络促进会”的志愿团体的效用,后者旨在最大限度地提高网络跨度的同时,最小化可能的审查和其它对人权的侵犯。

下个月在迪拜由“国际电讯联盟”举办的会议上,我们对于任何中国本身对互联网治理的“改革”举措提案都持怀疑态度。前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Jon Huntsman)日前预测,习近平和他的同事将不可避免地重新平衡中国的互联网政策,以支持更多的开放。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和谐了,我们希望他的预测是对的。

(译文略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2012年11月9日星期五

太子党曝政治局常委和委员不同警卫级别内幕

 

《瞭望东方》周刊刊登采访原中共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常务副总理纪登奎的长子、历史法律学专家纪坡民的文章。纪坡民在回忆中讲到他父亲在中南海生活享受的特供和警卫级别。

中共的特供待遇
纪坡民说, 当时国家领导人有许多和普通百姓不一样的地方。如“炊事员买菜都去领导人特供的地方买,东西好一点儿,肉比外面稍微便宜些,外面买不到的东西那里能买到,种类丰富一些。”有一次纪坡民的妻子在街上买了山楂糕想回家做汤,炊事员不给做,说街上买的东西不准吃。
在中国高干特供早就是个公开的秘密,整个中共高官特权阶层都享有特供,现在是更加明目张胆而已。民众怒斥:连中共高官的命都比老百姓值钱!

毛泽东享用的烟、酒、书、大米、白面、茶等都是特供的,毛泽东特别喜欢吃长沙东方红渔场的活鱼,就要安排专机每周定期往返北京—长沙,专门为他空运活鱼等。

不久前,《洛杉矶时报》发表文章:《在中国,吃些什么可是大有来头》。文章披露了北京顺义北京海关总署的蔬菜种植基地,里面种的蔬菜异常精细,多名保安在门口执勤,只有特定的车辆才能进入。这里面生产的最干净最安全的食品,是特供给那些权贵阶层专用的。整个中共高官特权阶层从上到下各级官府都有自己的“特供食品供应基地”。

2008年,一位名叫祝咏兰的中共女官员公开宣布,2005年4月,中共国务院就成立了“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为国家94个部委老干部们提供优质、放心的有机食品。”祝咏兰表示:特供食品都是真正的有机食品,蔬菜水果家畜一律在自然环境中生长,不使用化肥、农药、激素、无污染,不使用化学添加剂、防腐剂,不使用基因工程技术。一个环节不达标就不能入选为“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

政治局委员和常委警卫级别不同

纪坡民说:当时“政治局委员家里住一个警卫班,我们家是这种情况;常委和副主席以上的家里是一个警卫排,像小平那时候的家里。”家里的秘书、警卫员、司机、锅炉工、炊事员等也都不需要自家出钱雇,是公家派遣。

据悉,中共安保标准分三级,一级包括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主席、副主席、人大委员长、总理、政协主席、军委主席;警卫要求绝对安全、万无一失。二级警卫包括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副总理、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和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以上人士统称“党和国家领导人”。三级警卫通常对中央委员、省(市)自治区首脑等。

  • 郑义:“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 11/22/12

  • 【史海】毛泽东身边的“特供小组” 11/9/12

  • 祝振强:到底有多少终日公款酗酒寻欢的 10/31/12

  • 茅台称只为人民大会堂等提供特供真酒 10/26/12

  • 【网文】在中国当官享有哪些特权? 9/2/12

  • 张文彦:“特供空气”与“百姓之福”8/13/12

  • 什邡曾为毛泽东及中共高官生产特供雪茄 8/5/12

  • 千挑万选 航天员“特供”食品引发众怒6/16/12

  • 大陆航天员特供 奶牛隔离排药 民6/13/12

  • 告你一个真实的毛泽东:奢华糜烂 2/2/12

  • 中共党官爱豪华车 已成民众愤怒焦点1/10/12

  • 食品安全问题大 特供体制遭人骂10/2/10

  • 龙潇:现代化大跃进“一头牛一天产二十9/29/08

  • 大陆毒奶粉泛滥全球 中南海独享“特供9/22/08

  • 林保华:中共特权阶层的老少分化 3/7/08

  • 贺伟华: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1 6/21/06

  • 郭国汀:人民“公仆”是

  • 太子党曝政治局常委和委员不同警卫级别内幕 - 纪元

    2012年11月7日星期三

    盛宴中的食客 权贵家庭疯狂吸金瓜分中国

     

    盛宴中的食客 权贵家庭疯狂吸金瓜分中国
    [博讯论坛]
    2012-07-11 12:59来源: 看中国
    【看中国记者江南编译报道】据《金融时报》7月10日(周二)报道,毛新宇身着不合身的军装,能看出来这让他不舒服,他讲话很慢,用着几乎孩子似的语句描述他作为毛泽东嫡孙的艰难。
    他说:“因为普通中国人把他们对毛主席的热爱加到了我身上,我在生活中有很大压力。他们真的不想我丢爷爷的脸。”
    毛新宇是统治了占全世界人口1/5的国家将近3个世纪的独裁者的唯一一个幸存的孙子,42岁的他是中国军队历史上最年轻的少将。
    据了解他的人说,尽管他有学习障碍,但他拥有中国顶尖军事和民用机构的高等学历,也是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的副主任,一个重要的闲职。
    据熟悉内情的人说,毛新宇曾公开承认,他的许多成就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的背景,但他没有巨大的个人财富,他也曾批评其他强大的共产党家庭的后代猖獗的腐败现象。他在3月与国家媒体的采访中表示:“看看我们家 - 所有主席的后代,你能找到当官的或做生意的人吗?你连一个也找不到。”
    毛将军对其他太子党含蓄的批评凸显了,党内人士所称的在过去十年变得糟糕得多的现象,今年薄熙来的倒台迫使它成为了瞩目的焦点。在一个仍称之为共产主义,但靠着资本主义得以兴旺的制度下,一群有权势的政治家庭和他们的食客已经非常富有,完全不遵守他们为普通老百姓制定的法规和法律。
    周一,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用几乎不加掩饰的批评口吻,表达了这些忧虑,在谈话中她批评了那些致力于“剥夺公民选择领导人的权利,执政没有问责制,破坏国家经济进步,把财富聚敛到自己那里”的政府。
    自从苏联解体,党的理论家们指出了,腐败寡头和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是快速的政治自由化的危险性之一。但是,随着中国收入不平等几乎比任何经济大国都糟糕,国家财富的大部分都集中在少数几个家庭的手中,现在很多人质疑中国的情况是否真的那么不同。
    杨吉生(Yang Jisheng音译)是一名老党员,官媒记者和作家,他指出:“中国的腐败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严重,我们现在是权力统治的市场经济--每一个商业活动都需要有权势的人帮忙或批准。例如,你爸爸是省长,你的一句话可能意味着政府批准我数亿元(人民币)的房地产交易,那么我给你1亿人民币有什么大不了的?”
    根据公共记录,薄熙来旁系亲属控制了中国上市公司价值远远超过1亿美元的股权,与薄家关系密切的人说他们实际的财富要大得多。
    同时,薄熙来24岁的儿子薄瓜瓜,在包括哈罗公学、牛津和哈佛在内的西方顶尖学府学习,开着昂贵的跑车,据他的朋友们讲,据信他在家庭财产的帮助下仍在美国生活。
    对薄熙来及家人目前没有任何腐败指控,领导人的高级顾问们表示他们相信对薄熙来及其妻子的案件不会纠缠在他们如何聚敛财富上。这主要因为党担心把目光吸引到其他领导人家里积累的财富上,这涉及到大约100个军队和文职高官家庭。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表示:“强大的政治家庭已经控制了中国经济的大部分,因为没有权力制衡,没有独立的司法和媒体,政府控制着一切。法律是共产党控制的,谁控制了党就可以利用法律为所欲为,这些人远远凌驾于法律之上。”
    合法性危机
    高官和其亲属的私人生活、商业交易和财产都被视为是国家机密。互联网和媒体审查制度一直开足马力封锁所有相关信息。
    眼看着公众对党内权贵的关注日益增加,党从2006年到2010年每年都召开新闻发布会,重申要求高官透露他们和亲属的财产。但每次会议都是以党坚持“时机还未成熟”,全面引入此项措施前“必须进行进一步的研究”而结束。
    即使官员不公布财产,薄熙来的倒台也让中国人得以窥见他们的统治者如何自己发了财,大家更清楚地意识到了权贵阶层是如何享有特权。
    对其他政治家庭的活动调查结果显示了与薄熙来家类似的庞大而纠结的交易网络。几乎党的9大政治局常委都有亲属从事商业活动,这些商业活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家的批准和支持。
    和党的领导关系密切的一个著名的中国金融家表示:“在1990年代,大多数最高级领导人,至少还要约束他们的太子党不要太过分,但是现在几乎没有克制,已经失控了。这是对党的合法性最大的考验。”
    黄金关系
    很多太子党受雇于西方银行或其他跨国公司,这些公司认识到了通过亲属与高官建立密切关系所带来的好处。
    一位专门从事中国精英政治的资深外交官表示:“你在中国呆的越久,你越意识到,一切都是由几百个有权势的家庭控制着。你还意识到,最大的外国公司都在试图雇佣中国官员的子女,以便拉上关系做生意。”
    然而,在中国有数十年经营经验的三家跨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告诉“金融时报”,聘请高官亲属担任顾问或作为合资伙伴,是标准的做法,事实上,在很多行业中,是至关重要的。他们说这些太子党通常首选通过香港或加勒比海地区上市的合资企业的股份,因为中国的反腐败调查人员无法发现(这些资产)。
    这些人说,咨询费往往在迪拜或香港这样的地方支付,协议通常印在红色纸上,因为复印或扫描(红色纸)会显示出黑色,不易流传。有时候,这些亲属作为高薪顾问,在谈判进入尾声时被介绍进来,他们的突然出现通常是交易会达成的标志。
    有些人,包括很多太子党他们自己,为官员和其亲属的行为辩护,把猖獗的腐败,裙带关系归于制度,而不是个人。象毛新宇一样,他们认为,他们积累的很多特权和财富是他人强加在他们身上的,希望利用他们的血统优势。
    杨吉生表示:“无论官员的子女是否行为良好,即使是他们坐在家里,人们会来敲你的门,给你钱,公司会给你闲职。你的名字就是获得银行贷款、土地和其他资源的捷径。这是坏的制度造成的,不见得是太子党本身造成的。”
    (译文有删节)

    盛宴中的食客 权贵家庭疯狂吸金瓜分中国

    2012年11月4日星期日

    太子党瓜分中国 江绵恒朱云来开辟新时代(组图)

     

    2012/05/21/20120521104813941.jpg

    BBC中文网消息,在伦敦出版的《国际先驱论坛报》周末版在头版头条和内页续中转载发表了《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披露中共太子党如何利用家族权势和裙带关系掌控国家经济命脉并瓜分国家财富。

    世界日报说,纽约时报该篇报道发表在18日头版头条位置。报道说在中国只要有权就会有钱。并列举了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李鹏和吴邦国等人的儿女作为例子。

    纽约时报引述美国克莱蒙麦肯纳学院政治学教授裴敏欣的话说:“一旦中国经济中出现了有利可图的新领域,比如说私募基金、国有企业、自然资源等等领域,太子党们就会抢先一步、占为己有”。

    英国金融时报《生而为钱的中国太子党们》文章说,很久以来,太子党一直被怀疑利用政治资本获取个人利益。北京政坛内部人士认为,有两个人为这野心勃勃的一代开路,培育出了金钱和权力紧密结合的现代化前景。

    很多外国投资者对前任总理朱镕基的儿子朱云来和前任主席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都很熟悉,他们曾经在一些大型外企中工作过,或者与之合作成立过合资公司。

    随着其父辈在2003年的退位,江绵恒和朱云来的影响力在消退。但是,作为“第三代”技术官僚领袖的孩子,他们为当今太子党的兴起铺平了道路。一位和很多太子党打过交道的人士评价,“这两位确实给了大家这样一种印象:红色家庭治理国家为的是自己的利益。他们的行为给年轻的一代太子党开了绿灯,刺激他们将金条装满自己的口袋,而不管这会给党或领导层的形象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一种分赃:高级领导人亲属在经济繁荣中中饱私囊

    译者网全文翻译了《纽约时报》这篇题为《中国的“太子党”们靠裙带关系致富》的报道。

    报道说在今日中国,如梦工厂这般要通过江绵恒这种中间人才能达成交易几乎是理所当然的。分析家们说这正是中共如何分赃的方式,让高级领导人的亲属在史上最大的经济繁荣中中饱私囊。

    证据显示不只薄熙来,其他现任或前任高层官员的亲属也聚敛了大量财富,他们经常在跟国家密切相关的企业中扮演中心角色,包括金融、能源、国家安全、电信和娱乐行业的企业。许多"太子党"也为跨国公司和热切盼望跟中国做生意的富豪们担任中间人。

    2012/05/21/20120521103524738.jpg
    (江泽民之子江绵恒)

    2012/05/21/20120521103524101.jpg
    (朱镕基之子朱云来)

    这些高层领导家属的收入或许是完全合法的,但是问题是不可能区分他们的合法和不义之财,因为没有对官员及其家属的财产公示。有关利益冲突的法律很弱或者根本不存在。并且有关政治精英涉足商业的消息在新闻媒体上受到严格审查。

    这一分赃系统对中共的合法性提出了根本的挑战。随着国营企业跟所谓"红色贵族"阶层的纠结越来越紧密,分析家们说,这也可能反噬越来越根深蒂固的精英们。他们还指出,为保护这些人的自身利益,国家政策存在被现任或前任领导颠覆的潜在可能。

    一份两年前由维基解密公布的2009年秘密的美国国务院电文援引报告说,中国统治阶层精英已经瓜分了这个国家的经济蛋糕。同时,许多公司公开吹嘘他们跟政治精英的联系带给他们在中国高度管控市场中的竞争优势。

    一名曾经和高管亲属工作过的金融高级主管说:"有太多的方式可以和权贵家族合伙了,只要把他们包括进交易中就行;这完全是合法的。"

    担心公共形象受损,以及公众对官员腐败不断增长的厌恶,中共再三修改其道德守则并收紧财产披露规则。中共2010年要求所有官员报告他们配偶和子女的工作、下落和投资情况,以及他们自己的收入,但是披露报告保密。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倡议则一再被党控制的立法机构束之高阁。

    中共不太可能再迈一大步,因为过去和现任高层官员的家属已经深深嵌入国家的经济结构。在过去二十年里,商业和政治已经如此紧密勾结在一起,中共实际上已经有效地将整个裙带资本主义的生态系统体制化了。

    批评者们说有权有势的既得利益者已经强大到了可以阻碍让多数人获益的改革的程度。比如,在银行和金融机构中的改革就会影响到朱镕基家族的利益。又比如,如果在电力系统开放竞争的话,就可能影响到李鹏的女儿李小琳。(中国电力集团董事长李小琳)

    裴敏欣说:"这是中国面临的最严重的挑战之一。一旦他们想要改革,他们的子女可能会说,'老爸,那么我的生意怎么办?'"

    裙带文化和高层体系中的滋生的特权已经逐渐向下渗透到中国政府的每一层级的官僚中。芝加哥附近的西北大学的中国学者史宗瀚(VictorShih)说:"过了一阵子你就会发现,哇,真的有很多太子党们。有现任领导的孩子、前任领导的孩子、地方干部、中央干部、军队干部、公安干部的孩子们。我们说的是一个数十万人的群体——都想利用他们的关系来挣钱。"

    根据知情人的说法,中国的富豪们一直都不动声色地欢迎高层领导的家人以秘密合作的方式成为中间人,他们让这些当权者的子女或配偶成为地产项目的联合投资人,或者是其他需要政府批准或支持的交易的合作方。

    另外,根据采访银行家和投资顾问得到的消息,中国的当权政治家族经常通过中介在数十家企业中握有秘密股份。最近,政治精英们的子女转向了私募基金这样的金融项目,潜在的收入比起当政府采购合同的中间人,或是在国企中担任高管要丰厚得多。

    学者们认为影视业已经成为太子党们的新游乐场。清华大学的政策发展中心的主任张小劲说:"宣传部特别要求拍摄此类电影,然后他们再批准这类电影。"

    北京科技大学的经济学家赵晓说:"只要哪个行业有钱赚,他们就会出现在哪儿。"

    《纽约时报》提到的中国领导人子女亲属名单及相关事迹

    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上海——好莱坞工作室梦工厂最新、也是最重要的合作伙伴。江绵恒的商业集团还和微软和诺基亚成立了合资公司,并监督电信、半导体和地产项目的国家支持的一系列投资平台。

    吴邦国的女婿冯绍东帮助美林获得了一项高达$220亿的工商银行公开上市交易,是世界上第二大的IPO交易。

    朱镕基之子朱云来(LevinZhu)在1998年进入中国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中金公司,过去十年都是该公司的总裁。

    李鹏的女儿李小琳是中国五大电子旗舰公司之一的中国电力集团的主席和总裁。她的弟弟李小鹏曾经是另一家大型电力公司华能集团的总裁,现在则是一名官员。

    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在澳大利亚的悉尼购买了一幢价值$3200万元的城堡。

    曾培炎的儿子曾之杰(JeffreyZeng)是开信创投的合作人之一,中国开发银行和中信集团这两家国有企业也是该企业的投资人。

    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运营着高达$48亿的中信产业投资基金,是最大的国有基金之一。

    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AlvinJiang)建立了博裕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这家私募基金至少要筹集$10亿。

    曾庆红的弟弟曾庆淮涉足影视业。是爱国影片《建党伟业》的顾问。该片在全国范围放映了近90,000场。政府官员和学校得到命令必须购买团体票。媒体不允许批评该片。它成了去年的票房三甲影片之一。

    看中国 - 太子党瓜分中国 江绵恒朱云来开辟新时代(组图)

    2012年11月3日星期六

    英媒曝黑幕:太子党疯狂敛财瓜分中国

     

    英媒曝黑幕:太子党疯狂敛财瓜分中国

    中国太子党依靠家族权力敛财的现象在过去几十年大大恶化,并且随着薄熙来的倒台被国外媒体聚焦。(Feng Li/Getty Images)

    【2012年07月12日讯】(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太子党依靠家族权力敛财的现象在过去几十年大大恶化,并且随着薄熙来的倒台被国外媒体聚焦。在一个仍然自称是共产党但是实际上却是压榨式的资本主义的制度下,一群大权在握的政治家族和他们的附庸已经聚敛极大的财富,并且无视他们给其他人设定的规则和法律。

    英国《金融时报》星期三(11日)用整版的版面分析评论了中国的权贵阶层是如何利用政治权力和影响力聚敛财富的。

    文章披露,西方公司聘请中共高官亲属做顾问是标准做法。协议通常写在红纸上。谘询费通常在香港和迪拜支付。

    周一,美国国务卿克林顿隐晦的批评北京说:“剥夺公民选举领导人的权利,治理国家无需问责,吞噬国家经济成果并养肥他们自己。”

    自从苏联倒台之后,共产党理论家声称政治自由化将导致腐败寡头和扩大财富不平等。但是随着中国收入不平等现在比任何国家都严重,以及这个国家的财富很大一部份聚集在几个家族手中,成为许多人今天质疑中共的藉口。

    *权力统治下的市场经济造就空前腐败

    “中国的腐败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严重。我们今天有的是权力统治下的市场经济——所有商业活动都需要获得当权者的协助和批准。”一名国家媒体资深记者杨继绳说。“比如说你父亲是省长,你的一句话可能就意味着价值多少亿的房地产交易获得政府的批准。那么我给你一亿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四月份温家宝发表一篇文章,题目是《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抨击共产党内肆虐的腐败现象。

    “共产党把自己既当球员又当裁判,并试图说服人们,在一个极其腐败的体制当中,那些最高领导是清廉和正直的。”一名在中国工作几十年,认识很多太子党的西方前外交官说。“但是那不是事实。腐败一直贯穿到最高层。”

    *中共担忧指控薄熙来贪腐殃及所有高官

    根据公开记录,薄熙来家族掌握着中国上市公司价值超过1亿美元的股份。而熟悉薄家的人说实际财富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薄熙来的倒台似乎跟他妻子谷开来谋杀案密切相关。直到几年前,谷开来还是一名执业律师,她利用她丈夫的职位聚敛财富。薄熙来的正式工资不超过2万美元一年。

    作为一个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薄熙来受益于他父亲,中共元老薄一波。

    同时,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在西方精英学校学习包括哈罗,牛津和哈佛,开着昂贵跑车,据信仍然依靠家族财富的荫蔽生活在美国。

    对薄家还没有任何正式指控。中共领导层的高级顾问说,他们相信针对薄熙来和他妻子的案件不会着重于他们如何聚敛财富上面。这主要是因为共产党担心这会吸引人们关注其他领导人家族的大笔财富,围绕核心大约有100个军队和文职官员的家族。

    *一党专制造就特权阶层 反腐隔靴搔痒

    “在一个没有权力分割,没有司法独立和媒体独立,政府控制一切的环境下,权力政治家族已经控制了中国经济的大部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说:“法律被共产党控制,所以控制了党的人可以利用法律为所欲为。这些人高踞法律之上。”

    高级领导人及其亲属的个人生活,商业交易和财产都被视为高级机密。互联网和媒体审查制度竭尽全力封锁一切相关消息。

    迫于公众不断增加的关注,共产党从2006~2010年每年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计划要求高级干部公开他们的财产。但是每次会议最后,共产党都坚持说“时机尚未成熟”,“需要进一步研究”。

    即使没有官方公开的信息,薄熙来下台已经让中国人窥视到统治者是如何养肥自己并且越来越意识到政治精英们是享有多么多的特权。

    一个针对其他政治家族活动的调查透露出一个巨大而互相纠缠的网络。实际上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每个成员都有亲戚卷入严重依赖政府批准和支持的商业活动。

    *九十年代后太子党经商无所顾忌

    “在90年代,大多数高级领导人至少试图对太子党从商有所节制,但是现在几乎没有任何约束,它已经失控了。”跟共产党领导层关系密切的一名重要的中国金融家说。“这是共产党合法性的最大考验。”

    比如,中共宣传和媒体沙皇,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女儿李彤,在中国国际银行下面运营一家大型投资基金,着重于传媒行业的投资。

    共产党官阶排名第二的吴邦国,有好几个亲戚活跃在投资管理,房地产开发和建设行业。他的女婿冯绍东是中国广东核工业投资的首席执行官,这是一家基金管理公司,2009年由一家巨型国营核电厂建立。他先前是美林投资银行中国分支的头头。他的前同事和竞争者说,他几乎单枪匹马的赢得中国工商银行在香港上市的承保任务,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首次公开募款。

    *中国经济被数百个权力家族控制

    跟冯绍东类似,许多太子党被西方银行或者其他跨国公司聘请,西方公司意识到通过太子党跟高级领导人培养密切关系的好处。

    “你在中国呆得越久,你越意识到任何事情都是被数百个权力家族所控制。”一名精通中国精英政治的资深外交官说,“你也意识到大多数主要外国公司都试图雇用中国官员的子女以便他们可以打开那扇门和经商。”

    许多太子党在中国和西方的顶尖大学受教育,本身也很能干。一些人甚至感到委屈,抱怨他们被歧视,因为他们的权力家族背景,每个人都认定他们所有的成就不是基于他们的才华而是基于他们的裙带关系。

    *西方公司聘请太子党是标准做法

    但是,在中国经营几十年的三个跨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告诉金融时报说,聘请高级官员的亲属做顾问或者请他们做合伙人是一种标准做法,并且实际上,在很多行业至关重要。他们说,这些太子党常常首选通过在香港或者加勒比的控股公司成为合伙人,因为中国反腐调查不能够发现他们。

    这几名首席执行官说,谘询费常常是在迪拜或香港等地支付,协议常常是写在红纸上,因为复印机或扫瞄仪显示出来是黑色,使得他们很难广泛流传。在某些情况下,这些高官亲属在谈判过程最后阶段被介绍给对方,他们的突然出现往往是协议将要达成的迹象。

    这几位首席执行官和其他人说,因为中国经济已经增长,致富的机会多种多样,现在外国公司聘请或接触到最高层官员的亲属的难度大大增加。“这些日子,一家外国银行如果能找到一个副部长的孩子就已经很幸运了。”一家西方银行中国分支的高管说。“大家族想要从事私人股本或者自己经商,因为那才是赚大钱的方式。”

    一些人包括许多太子党自己,为官员和他们亲属的行为辩护,把腐败猖獗,裙带关系归咎于制度而不是个人。他们争论说,许多的特权和财富是那些希望利用他们的血统的人强加给他们的。

    “重要的不是一个官员的儿子行为端不端正,即使你坐在家里,人们也会敲你的门,奉上钱财,提供一份闲职,”杨继绳说,“你的名字就是获得银行贷款,土地和其他资源的捷径。这是坏的制度造成的,不一定是太子党他们自己。”

    大英媒曝黑幕:太子党疯狂敛财瓜分中国

    2012年11月2日星期五

    美媒:中共太子党垄断国家财富(图)

     

    美媒:中共太子党垄断国家财富(图)

    翻 墙:http://tinyurl.com/3e3k442 全文:http://is.gd/1SzG66

    2012/05/16/20120516085058537.jpg
    作为中共元老一波之子,薄熙来是"太子党"成员中比较高调的一位。

    在伦敦出版的《国际先驱论坛报》周末版在头版头条和内页续中转载发表了《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披露中共太子党如何利用家族权势和裙带关系掌控国家经济命脉并瓜分国家财富。

    文章说,美国好莱坞梦工厂电影公司最近与中国签署价值3.3亿美元合约在上海兴建动画制片厂,而中方合作伙伴之一就是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之子江绵恒。

    据称,61岁的江绵恒所在公司已经与微软、诺基亚等企业有合作,其自身业务涵盖电信、半导体、工程建设等领域。

    文章援引分析人士意见认为,这就是中共分享"战利品"的方式——允许最高层领导人的亲属从历史上最大的经济繁荣期中获得财富。

    瓜分国家

    报道还说,在薄熙来丑闻余波未平之际,中国当局极力把他描绘成滥用职权、为家族积累了大量财富的当权者;然而,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共现任和以往其他高官的家人也同样在不同领域掌控着国家的经济命脉,从能源、金融、国家安全,到电信和娱乐等诸多领域。

    报道指出,所谓太子党中的很多人还出面充当热切希望与中国做生意的跨国企业和富豪的中间人角色。

    文章引述美国克莱蒙麦肯纳学院政治学教授裴敏欣分析:"一旦中国经济中出现了有利可图的新领域,比如说私募基金、国有企业、自然资源等等领域,太子党们就会抢先一步、占为己有"。

    几大家族

    报道称,除前任最高领导人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之外,许多前任、现任的国家领导人的家人也均成为垄断一方财源的巨富。

    文章指出,前任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和太太蒋梅以"石油商人"名义在澳大利亚的悉尼购买价值三千多万澳元豪宅一事,早在2010年就被澳大利亚政府曝光,却没有一家中国大陆的媒体敢于报道。

    另外,文章也指出,凭借家族权势搜集财富的不仅仅是江泽民时代的高官。

    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女婿冯绍东曾帮助美林证券赢得安排工商银行上市的合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价值220亿美元等等。

    文章说,这些中共大家族的大部分收入可能完全合法,但是区分合法和不义之财是不可能的,因为高官及其亲属的财富没有对外公开。

    利益冲突

    报道说,利益冲突法律很薄弱或者不存在,同时,中国政治精英的商业行为在官方媒体上被严格审查。

    文章分析,这样被遮掩的分赃制度对中共的合法性构成了根本上的挑战。

    报道说,就在中国的国家事务越来越与这些"红色贵族"交织在一起之际,分析人士指出,存在针对固有精英反弹的危险。

    文章说,分析人士说,国家政策可能被领导人和前领导人改写—这些人中的很多人退休之后仍然发挥影响力以保护自己的利益。

    难以改革

    文章说,中共不太可能会就这种由上至下的以权谋私制度采取更积极的改革措施,因为众多现任和前任高官的家族利益现在已经深深地盘根错节于中国经济之中。

    报道说,"维基解密"网站两年前披露的美国国务院2009年的外交电文显示,统治精英已经瓜分了中国的经济馅饼。

    与此同时,很多企业公开鼓吹与政治精英的关系,从而在高度管治的中国市场给他们带来优势。

    文章说,中国运动品牌公司喜得龙曾经自豪地向潜在投资者透露,他们的股东之一是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

    报道说,由于担心不当的形象和民众对腐败愈加厌恶,中共多次修改其道德守则,并收紧财务公开准则—2010年中共要求所有官员及其配偶和子女的工作情况、所在地和投资情况,但是报告却保密,要求将这些资料公之于众的建议被搁置。

    有删节

    相关文章:

    禁书下载: 美媒:中共太子党垄断国家财富(图)

    2012年11月1日星期四

    太子黨瓜分中國:他們既非常聰明,又非常低調,輕巧攫取巨額財富

     

    太子黨瓜分中國:他們既非常聰明,又非常低調,輕巧攫取巨額財富

    • 作者:劉樂泉
    • 出版社:財大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2年10月31日
    •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1936043781
    • 裝訂:平裝

    • 定價:545 優惠價:9491

    內容簡介

      以溫家寶之子溫雲松為代表的新一代“太子黨”,吸取了上幾代“太子黨”的教訓。他們既無鄧家那麼大的權威,所以也不是什麼錢都去賺。也不會像李鵬家族、江澤民家族那樣去把持某個行業,弄點錢還得偷偷摸摸靠轉移。或著充當國際資本的掮客賺取高額佣金,他們不滿足於像朱雲來那樣拿著金交椅讓別人賺大頭。

      “與時俱進”的溫雲松,引領“太子黨”賺錢方式的轉變,正以一種嶄新的方式鞏固著自身的經濟資本:在中國本土興起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行業裡佔據著主導地位,上市之前進入公司,具有提前知道內情和操縱入股及上市的各種便利條件,通過重組國家資產獲取暴利。

      溫家寶的兒子與江澤民的孫子頗有共同特點:既非常聰明,又非常低調。他們通過私募基金聯手攫取巨額財富,正是實踐江澤民“悶聲發大財”諄諄告誡的活典範。

      相比較之下,並未受到外界重視、但實際上確對未來中國政治經濟發展影響更深遠的現實是:“70後”、“80後”的中共“接班人”隊伍建設正在中組部的主導下,環環相扣的展開——是次選拔入“梯隊”的關鍵詞是:“海歸”和“太子黨”,當然,少不了一些平民子弟在其中充當綠葉做陪襯。

      真正得到迅速提陞的還是新一代的這批“太子黨”:既定的安排是先安排孩子們進入體制內,低調的當個副處長、副局長,鍛煉觀察幾年,就坐直昇機一般昇到省部級,再從中選“王儲”。

    本書特色

    中共著手培植新一代太子黨
    紅色海歸“太子黨”低調入仕
    江澤民和溫家寶後代聯手悶聲發大財
    習近平家族的財富傳聞
    權貴集團內哄
    太子黨挾天下
    中國“官二代”涌進美國名校
      薄瓜瓜和習明澤在哈佛
      薄瓜瓜給薄熙來添亂
      曾慶紅之子曾維在悉尼打起房產官司
      王征是誰?舒同的繼子還是私生子?
      中共紅色家族一樁驚世婚外史
      太子黨狂撈難止  俞正聲丟下爛攤子
      國家的革命貴族——太子黨的興起

    博客來書籍館>太子黨瓜分中國:他們既非常聰明,又非常低調,輕巧攫取巨額財富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