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星期二

最近傳遍中國的驚人照片(慎入)

今年是中共建政65週年,即中華民族淪陷的第65年。中共歷次政治運動造成8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從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四清、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甚至活摘器官……一場又一場血雨腥風的政治運動,中共一直揮舞著屠刀,不停殺人。
自中共建政以來,為了維護私利和統治,撒謊造假,腐敗淫亂,導致中國社會道德急速下滑,各種矛盾激化,群體抗議事件層出不窮,沸騰的民怨猶如烈火乾柴,一觸即發。
目前,中共對整個國家的財富掠奪,已到了瘋狂的地步,每天各地都在上演著血腥鎮壓老百姓、暴力徵地、強拆民宅時間,造成無數百姓以死抗爭、保衛家園,甚至無家可歸。
以下圖片只是冰山一角,亦可見證中共的暴政。
9月17日,近百名上海麗池集團麗曼SPA主題酒店的員工到上海市政府信訪辦要求當局出面解決被老闆拖欠的數月工資,遭到警方暴力驅趕和毆打。

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大陸一級腦殘:香港是谁的?!

鄺志傑哈哈!
在大陸網站上看到的這篇名為『香港是誰的』文章
原諒我很不厚道地笑了起來
香港是谁的?!
一、先看看祖国对香港做了些什么
1、在政治上很讲信用。
严格执行回归时定下的一国两制方针,将香港作为政治特区迄今为止从没有任何动摇和改变,在全国通行的法律,没有一部在香港执行,让其享有标志高度自治的司法终审权、单独立法权、行政自理权。

2、在财政上不用缴税。
作为中国的一部分,香港从来不用向中央政府交一分钱的税,香港人自己赚的钱自己花,用于香港自身的发展,祖国其他地方再穷再苦也不找香港的麻烦,这一点让广东等财税大省相当羡慕。

3、在发展上特殊保护。
为了保护香港在国际经济中的特殊地位和传统优势,中央政府一再压制别的城市,比如上海深水港、自贸区、金融中心、迪士尼等项目的启动,政府犹豫再三,一拖再拖,生怕对香港不利。

4、在贸易上免税通关。
香港的产品进入大陆,273种主要产品实行的都是零关税,这就意味着,大陆巨大市场对香港基本上是敞开的。周边国家和地区经济体,对这样的优厚待遇是垂涎三尺的。

5、在旅游上全民支持。
中央政府一直大力鼓励大陆人到香港去旅游,香港游的旅行团火得不得了,而去香港旅游的最主要项目就是购物,大陆人平时舍不得花的钱,大把大把地丢在香港,帮助发展香港的经济。

6、在经济上甘当后盾。
在中国成为全球最大市场的今天,世界上的主要经济体都很依赖中国,香港自然不例外,甚至在大陆享有投资经营的某些特权,这对香港来说,大陆是其度过经济危机、持续发展的坚强后盾。

7、在民生上优先照顾。
香港地方小,山多平地少,几乎没有农业,主要靠大陆来满足对吃喝的要求。大陆每天将最优质最新鲜的肉、菜、蛋、奶源源不断地送到香港,保证水、电、气的供应,从不吝啬,从不含糊。

8、在国际上高度尊重。
中国在国际上,给予作为地方政府的香港高度尊重、特殊安排,积极支持其以实体身份参与国际事务,比如在各种国际经济联盟、各种国际化的运动会上占有重要席位,可以与中央政府一同参与。


二、再看看香港有些人是怎么对待祖国的

1、喊出宁当英国狗,不做中国人的口号。
在香港,总有些人天生的奴才命,不愿做人只愿做狗,完全是脑袋出了毛病。当主人不好,偏要喜欢去当英国人的走狗,甚至期盼再回到英国殖民时代,这种下贱程度,令人瞠目结舌。

2、部分香港人长期搞港独游行示威。
有些香港人利用中央政府希望香港社会稳定的愿望,长期游行示威,以街头暴力的方式要挟中央政府。甚至公开打出殖民地时期的旗帜,公然喊中国人滚出香港。

3、发动占领中环运动。
部分香港人企图通过长期占领中环要道的方式,达到按照西方标准全民普选的目的,并在民间发起非法公投,竟然允许没有中国国籍、只是取得香港居留权的人参与投票,这是对国际通行准则的蔑视。

4、冲闯驻港部队的军营。
港独组织成员近期竟然公然闯入解放军驻港部队总部,不顾军营哨兵警告,强行闯入军营进行滋扰,高呼口号要求解放军撤出香港。这是香港1997年回归以来首次有团体强闯驻港部队总部示威。

5、公开谩骂大陆游客。
有些香港媒体和公知将陆客称为蝗虫,对大陆游客的个人不文明行为无限扩大。比如某个大陆小孩在街头尿尿,就说大陆人素质低,而贝克汉姆的儿子在香港街头尿尿,就称其可爱,并反思街上的公厕为何如此少。奴才相原形毕露。

6、某些媒体以骂共反中为使命。
在香港的一些报刊杂志上,充满了骂共产党、反中国的文章,挖苦共产党和中央政府、攻击国家领导人、挑拨香港与大陆的关系,无所不用其极,已经并甘愿成为西方势力反华反中的舆论大本营。

7、反对在香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号召和教育国民热爱自己的国家。而在香港,政府提出要在中小学设置建立国家自豪感和中国归属感的新课程,就有市民上街游行公开反对,认为是某种政治阴谋。

8、不同意对基本法23条修正案立法。
23条提出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这是正常国家对自己领土的正常主张,却遭到某些香港人持续多年的公开反对,致使该条款迟迟不能完成细则修订。

作者观点:
应该给香港人好好上一课。正像李嘉诚说得那样,香港是个坏孩子,是被中央政府惯坏了。香港有些人很聪明,他们知道,中央政府最希望通过一国两制的模式,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一是向世界宣示国家信用,二是对台湾进行回归示范。

中央政府为中华复兴、国家统一的这一片真心、苦心,被香港有些人当成了短处把柄,他们深知中央政府很怕香港出现不稳定因素,不愿香港经济社会发展出现不和谐现象,于是他们就专门给祖国制造或威胁制造这样的动乱,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个孩子一哭就有奶,那就坏了。没经验的父母往往就是这样把孩子惯坏了。香港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过去香港人一示威游行,中央政府就让步安慰,这给一些香港人造成了错觉,他们以为什么事情只要这么闹腾都能成功。

为什么我总是表扬习大大呢?就是这个人心中有原则,做事有担当,执政有魄力,在关乎国家核心利益和最高原则的时候,不含糊。这一次的白皮书就很给力。在这里,老吴作为一个民间知识分子,愿意帮中央政府,给香港某些给脸不要脸的人上一课。

第一、香港的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从中英建交那一刻起,就等于英国承认了这样一个法律事实。当年英国拖延香港回归祖国的谈判时,小平同志断然表示,如果谈判不成,中国将以自己的方式和时间表收回香港。英国人才慌了手脚,接受了小平的意见:主权问题是不容谈判的。这就是说,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不是香港的。

第二、香港的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这一点也是不容质疑的。
当年英国人耍花招,搞主权治权分离的把戏,甚至威胁中国,如果由中国来治理香港,那将是一场灾难。对此小平同志的回答很干脆,如果这是一场灾难,那我们就要勇敢地面对这场灾难。最后,中英达成一致,主权和治权均归还中国。

第三、港人治港,是小平同志提出来的,这里面有对香港人的巨大信任和体恤。
过去英国人治理香港,香港人哪有什么政治权利,完全是二等公民的待遇,每任总督任命,香港人哪有插嘴的机会,连屁都不能放,只有排队拜望、巴结交通、万众仰望的权利。祖国现在把香港收回来了,完全交给香港人治理,这是多大的恩赐啊。有些香港人以为这是应该的,错了。

第四、一国两制,是小平同志的伟大构想,也展现了祖国的博大胸怀。
舞照跳、马照跑体现了祖国对香港的尊重和关爱。为了证明祖国比殖民宗主更爱这块土地和人民,大陆不收一份税钱,相反给香港外交特别安排、治理特别授权、贸易超惠政策、经济特别支持、旅游特别照顾……但是一些香港人不思感激,不知道这是父母对失而复得的孩儿的溺爱,反倒以为是当过洋奴后派生的特权

第五、一些香港人没搞明白,一国两制,核心在一国。
如果香港出现分裂、动乱、外部势力插手,两制是可以取消的。香港自治的权力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香港固有的,是中央政府授予的,是全国人大授权的,是基本法规定的,但是在基本法的框架被破坏的情况下,必要的时候,中央政府可以收回某些授权、甚至直接管理。

第六、一些香港人没搞明白,一国两制,必须认同自己的祖国。
一些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甚至宁做英国狗的人,妄想掌控香港,简直是痴人说梦。香港,绝对不可能让港独分子、让反共仇中、让对国家没有认同和忠诚的人来当特首候选人,非中国人绝对不能投票。即便全香港人都推荐某人候选特首,中央政府不同意,此人就得滚蛋,这个道理香港应该懂得。

第七、一些香港人没搞明白,一国两制,必须热爱自己的国家。
大陆对香港善意有加,多方关爱,国内媒体对香港多是积极宣传。但是在香港,骂共产党、骂大陆人、骂祖国成为一种恶劣风气。宣传爱国、爱党立即成为众矢之的。香港绝对不能这样下去,香港不能成为反共基地,仇中土壤,颠覆国家势力的温床。这样闹下去,香港会出事的。香港于情于理于法都没有资格这样做,也不能这样做。如果一些人坚持这样闹,是要付出代价的。

第八、一些香港人没搞明白,小平同志当年坚持一分钱不要,但是要驻军香港。
当时的说法是,这象征着主权的回归。驻军数量很少,香港人很好奇,参观照相,不亦乐乎。但是一些狗奴才没有想到,这正是小平同志的高瞻远瞩,如果香港出现外敌和内乱,我驻港部队可是要亮剑的哟。看到那些搞公投、假民主之名巧取香港的人,我挺好笑,你说,这些狗奴才为什么如此不识时务呢。我的资产,委托你管理,你要搞民主把它变成你的,天下哪有这么操蛋的民主啊?

2014年9月28日星期日

中共偽政權耗費中國人民無數民脂民膏的“孔子學院”被趕出芝加哥大學

Joel Wang 【中共偽政權耗費中國人民無數民脂民膏的“孔子學院”被趕出芝加哥大學】美国时间周四,芝加哥大学在其网站公布了停止继续进行孔子学院续约商谈的声明,该声明称,“自2009年起与中方合作开办的孔子学院对本校的中国研究很有益处,几个月以来,学校与汉办之间一直在进行努力协商,希望能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第二期合作续约,但在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汉办负责人对芝加哥大学的评价与双方平等合作的方式非常不吻合,因此决定中止续约商谈,芝加哥大学将一如既往支持本校师生与中国学生学者及机构的合作,但在学术重要问题上将坚持由本校学者牵头并遵守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芝大108位名教授促停孔子学院的联合呼吁主要基于对“学术自由”的担心。该联署发生在加拿大教师协会和麦克马斯特大学因类似的原因叫停孔子学院之后,签名的教授中包含政治、历史、英语等七个系的系主任,联署要求校方在孔子学院合约于今年9月到期后不再续约,他们提出的主要原因是,芝大孔子学院的教师在聘用、教学以及研究计划资金等方面主要由汉办掌控,而汉办是一个中国政府机构,形同是由外国政府来决定芝大校内的课程,这对一个精英级别的美国高等学府来说,“完全不合理,更不符合学术自由的原则”。如今这“一个电话就能改变芝大做法”的报道,正是当初芝大教授联署所担心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显然芝大校董只剩下叫停孔子学院这一条路了。
这几年随着越来越多的孔子学院落户美国,在推动汉语学习和增进民间交流的同时,也引起了一些争议,其中争议最大的要数汉办的政府背景和孔子学问与美国宪法之间的冲突。在美国学者眼里,孔子学院的政府背景加上孔子学问的君臣父子伦理与美国价值观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冲突,美国人对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表达自由等权利的认同根深蒂固,在教育领域里则具体表现为学术自由,这是一个属于依赖思辨的行当,言论自由被限制的话就等于抹杀了创造力,这也正是很多美国学者所担心的。
孔子学院在美国的另一个争议来自它的运作方式,一方面是不计成本的巨额经费投入,另一方面却是对美国学生免费。汉办从2004年起开始在全球各地建立孔子学院,10年间美国就已有了80多所孔子学院、300多个设在中小学的孔子课堂。而在美国建设孔子学院需要很多钱,根据汉办的官方数据,每所孔子学院建设费用要50万美元,每个孔子课堂6万美元,中外投资原则上各半,但美方主要以硬件投入的形式投资,如孔子学院所需的办公和教学场地、家具和办公设备等,这样算下来中国政府在美国建校方面的投入就高达6000万美元。学院和课堂建成后还需要运营经费,汉办会为每所孔子学院提供5到1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此外还要提供免费教材,支付专职教职工和外派志愿者的工资、福利、交通等的费用,如果再算上给孔子学院所在学校各种专项经费资助的话,据不完全统计这些年孔子学院的投入早已超过5亿美元。相反,孔子学院的课程对美国大、中、小学生来说不仅免费,而且还提供奖学金,组织到中国学习培训、举办演出和中文比赛等。孔子学院的唯一收入来自走出去开办的中文课,但这部分的收入非常有限。这种不计成本的做法招致了一些西方学者的质疑,尤其中国尚有上千万的失学儿童,边远地区的学校没教室、学生没有课本等,相反却对教育发达、生活富裕的美国学生提供高额资助,似乎与孔子的教育理念背道而驰。
这两年,孔子学院的负面新闻也是不断。2010年,被誉为“史上最贵网站”的网络孔子学院进入公众视线,国家汉办中标金额高达3520万元的网站运营费用让所有的人大跌眼镜,而中标公司法人代表的另一个身份又是国家汉办副主任,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中国汉办对孔子学院的控制无所不在,人员、教材不说,每年还像评选优秀党支部那样评选所谓的”先进孔子学院“。 2008年评选出20所”先进孔子学院“。2012年第七届全球孔子学院大会16日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幕。来自108个国家和地区的大学校长、孔子学院代表共2000多人出席开幕式。中国国务委员、孔子学院总部理事会主席刘延东出席并为海外26个先进孔子学院及30名孔子学院先进个人颁奖。其中,美国七所孔子学院入选全球先进孔子学院名单。
在美国,孔子学院一般较受资源不足的学校欢迎,因为借此可以获得免费的中文老师和教材,芝加哥大学是大学校园里有孔子学院的不多名校之一,除芝大外,精英大学中尚有斯坦福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有孔子学院。在芝大决定不再续约孔子学院之前不久,排名不错的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也刚终止了续约孔子学院的计划,这一次芝大的决定,恐会引发连锁反应,使其他机构在处理与孔子学院续约问题时考虑再三,毕竟学术独立是美国大学的灵魂所在。
希望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的学术机构,及时认清中共借”孔子学院“为中共伪政权独裁背书,进行招摇撞骗”大外宣“的目的,把中共伪政权这一耗费大陆老百姓无数民脂民膏的”孔子学院”、“孔子课堂”赶出自己的国家和学术机构,还学术机构一个自由,还学术环境一个清净!

铁血军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在安奉路(今沈丹线)以西,南满路(今长大线)沈阳至大连段以东,两条铁路中间形成一个长三角形的地区,人们通常习惯地将之称为“三角地带”。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三角地带曾活跃着众多的抗日武装,进行了如火如荼的抗日斗争,为此人们又称之为“三角抗区”。在三角抗区众多的抗日队伍中,建立最早、声势最壮的当属邓铁梅领导的东北民众自卫军;而坚持时间最长的、影响最大的则是中国少年铁血军。

目录

1中国少年铁血军的建立
▪ (一)艰苦的幼年时代
▪ (二)历史上的仇恨
▪ (三)建造无形的炮台
2铁血军喋血辽南
3抗日寇屡挫屡战

中国少年铁血军的建立

岫岩县东南部有一乡,名哨子河乡,东隔哨子河与凤城县相望,南以一面山为界与东沟县相连,乡属有一村

名赵家堡子,其赵姓居多,祖先有两说:一说,原伊尔根觉罗氏,正黄旗,1687年来岫驻防,定居大、小虎岭。另有一说,其先人多尔衮,清世祖福临时为摄政王死后被定罪,子孙受牵连,一支先到开原,而后迁入岫岩。距赵家堡子十里地有道岭叫三道虎岭,岭下曾有一座十六间大草房的四合院。这里就是抗日战争时期少年铁血军的发祥地,赵老太太和赵侗将军的故居。

赵老太太14岁时便目睹日本侵犯辽东,23岁又亲历日俄战争,因而她自幼对外国侵略者怀有仇恨心里,于是立志让家乡孩子摘掉文盲的帽子,做一个有知识,有文化,有气节的人,以实现富国强民的理想,免受外国侵略者的欺凌。赵老太太率先在赵氏与洪氏家族中大胆突破,男女平等,不仅供儿子念书,而且把适龄的女儿也送出去读书。并于1929年开始筹办小学,动员相邻让孩子读书识字,为国培育栋梁之材。即使在日寇侵占家乡期间亦坚持办学,收集国文教材,抵制日本奴化教育。

于毅夫先生(曾任黑龙江省主席、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等职)在“赵洪文国传”有准确的记载:这是写的“游击队的母亲”赵老太太的小传,根据我们知道的史料,她自己本身在十四岁时遭遇过甲午战争,二十四岁遭遇日俄战争,七年前又遭遇了沈阳事变,由于累积下来的对于日蔻的仇恨,使这位老太太很快地走入民族革命的战场,成了义勇军的交通,军火输送者,以及游击队的组织者。

(一)艰苦的幼年时代

赵洪文国五十八岁,是满洲镶黄旗人。西历1881年,即前清光绪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戌时生于奉天省岫岩县杨拉寨洪卜,家里很穷,父亲是个贫农,生儿女很多,赵老太太一共有兄弟五人,妹妹两人,因为父亲穷,生活困难,所以小时候的生活差不多是陷于饥饿的状态。赵老太太生长的地带,是一个山水交错的地方,岫岩山区布满了崇山峻岭,茂林丛树,环绕着杨拉寨,冬夏不结冰的沟河在那潺潺的流着,山景颇为美丽,因为山水多,就没有耕田的地方了,那时妇女儿童的工作多半年是到山上拣橡子,用一斗橡子来换一斗豆子,放山蚕,一千蚕茧换两吊五百钱,当时市时价是十吊至十二吊钱,折合纹银壹两,一滴血一滴汗赚来的钱,因维持家庭生活,赵老太太的幼年时代,差不多就全是消磨在拣橡子、放蚕、作女红的工作上的。

(二)历史上的仇恨

西历1894年,既光绪二十年,新兴的日本帝国主义者在占领了台湾以后,又在朝鲜燃烧起来侵略的战火,当时因为清朝庭的腐败和处置的失败,使我们一开战,就陷于不利的地位,若干溃兵败将,道台总兵都从岫岩县境溃退下来!若干日本军队都闯入农村,恣意骚乱!这是赵老太太第一次见到了日本军队,也是第一次开始痛恨了日本军队。1898年即光绪二十五年,赵老太太那时十九岁,出阁嫁给三道虎岭的赵玉堂先生为妻,一个破落的家庭,没有房子,没有土地,同样地穷困,同样的劳苦,但是她相信只要大家能齐心努力,就一定会使这个破落的家庭复兴的!经过六年的努力,赵氏的小家庭,稍微有点起色了,可是无情的炮火,又在辽东半岛上响起来了,1904年(既光绪三十年)日俄两个帝国主义强盗在辽东半岛上的厮杀,毁灭了我们的田园庐墓,伤害了我们无数良善黎民百姓,这种创伤,在赵老太太的心田划上了不磨灭的刻恨的!

(三)建造无形的炮台

从1905年日俄清战争到1931年沈阳事变,这二十五年中间,赵老太太的生活就消磨在岫岩县家乡僻壤中。她一共生了八个女儿,四个男儿,赵侗就是他的第三个儿子,在处理家事时,她主张大家努力学好过日子,但她对于钱财绝不吝惜。她主张舍善周济穷人,夏天把小米舍给比他们还没有办法的农民,冬天再随他便来归还,等家庭稍微小康些,按着一般富人的习惯,是要修炮台以防兵匪的,但她却主张拿钱周济穷人,她认为这种无形的炮台是比有形的炮台还有用,因此她在三道虎岭左近造下很好地群众基础,以后苗可秀和赵侗之得在岫岩一带建有很好的根据地,能够在哪儿长期的活动,也未始不是接踵了这一基础的。根据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的经验,她知道了战争的残酷性,在乡间她力劝女子不要缠足,无论男女都要读书,自己的女儿不缠足,男女都送入学校,这样对于她的两个儿子后来做义勇军的活动是有很大影响的……

“九一八”事变时,赵老太太的儿子赵侗正在沈阳东北大学读书,耳闻目睹日军浩劫,于是,由惊愕转为义愤,毅然踏上北宁线列车,去北平寻找救国之路。 1931年9月,赵侗到达北京后,与在北平江西会馆的东北流亡学生,苗可秀、张德厚、王中九、张兆麟、高鹏、赵世光等一百余名,以夜晚之青天白月为国旗,举行学生军成立典礼,参加整治训练班,为建立反帝联盟,开展收复失地运动积蓄力量,学习军事政事。1931年12月,赵侗与部分东北同学军成员参加“东北民众赴南京请愿团”,经津浦路南下到南京,面对党派斗争激烈,无视日军猖獗的严峻时势,赵侗深省:欲光复东北,驱逐日军,需依靠民众,躬身力行,自决自救,武装抗敌。于是,发出东北学生应该作为全国青年之先导,奔赴前线,杀敌报国的呼吁,此举得到流亡学生的响应和东北名宿的赞同。

1932年春,赵侗先行实践,与赵伟等,挺险出关,返回东北,在母亲赵老太太的全力支持下,以毁家纾难的决心,不顾日军烧杀的危险,将哨子河三道虎岭作为抗日据点,倾家产开展抗日活动。相继去凤、岫地区师范学校和中小学演讲。鼓舞师生,唤醒民众。并在此基础上,约集刘壮飞、白君实等人,组织学生团、抗日救国会。抗日将领邓铁梅、李子融、刘景文等相继发展为会员。胡愈之(曾任文化部副部长、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代主席等职)创办,金仲华(国际知名记者、国际评论家、宋庆龄的好友、上海市副市长)主编的《世界知识》

·东北通讯,在1936年刊登“民族英雄赵侗”一文中记载了赵侗为抗击日寇,投笔从戎的始末:赵同是辽宁岫岩人,年幼的时候,据说是个很浪漫的青年,人家因为他的面庞白皙,精神活泼,都呼之为“赵大脸”,即漂亮之意。在学校时,师长们更分外的爱护他,助勉他,可是他并不因此骄傲与堕落,却因此更造成他的正确的着实的人生观。九一八”的噩耗到了!他不得不舍弃了他的可爱的学校,挤上了火车——北宁线。他看见了两旁的好地无垠稻穗欲坠,夹杂些鬼奴兵正在一排一排的推上前来;无辜的男女同胞们,好象丧家犬般的不知所止,他心灰了!他意冷了!他感极欲哭了!不久他便愕然的反省着:“今日之为东北,何异于台湾朝鲜哩!”他以后那种坚决的强悍的抗战精神,也就是造基于此啊!到北平的第三天,他便和苗可秀等参加东北学生军。这时他已阴蓄救亡壮志,结纳志士,不久又转入政治训练班,准备做收复失地的运动和反帝的联合阵线他具有一种火热的情绪和冰冷的性格,他尤具辩论天才,颇邀当时救国会的中枢人物王化一,阎玉衡,黄剑秋,郝维周等的赏识。

一九三二年春,他就与苗可秀等纠合志士五十余人,回到东北,目的是先到各部义勇军里去。这时他喊出的口号是:“东北人应当回到东北去,救东北得东北人去下苦功夫,能杀敌战死,不坐之等死。”这是以学生而参加抗战工作的第一人。此时赵老太太虽年近花甲,但爱国激情不减,不仅变卖家产充作抗日经费,还带领全家为义勇军服务,将自己的家作为义勇军的指挥所和交通站。同时赵老太太再次恢复战乱解散的赵家堡子小学,在赵侗的帮助下,坚持教授国语的教材,抵制日本奴化教育,为抗日培养后备力量。帮助赵侗、苗可秀等购买枪支弹药,招募抗日勇士,动员亲属乡邻安排各路义勇军首领会议,刺探日伪情报。

《GUERILLAS By TENG AN-TEN《MOTHER OF THE CHINESE》一文,记录了赵老太太为抗击日寇,毁家纾难前后过程: 1931年,赵老太太已经是四儿子和三女儿的母亲,辛勤的劳作获得好的收成,她的丈夫的逐渐成为了富裕的地主。开始过上了舒适幸福的生活。可是,就在这时奉天爆发九一八事变,日本人沿铁路聚集,很快占领了东北的各大城市和乡镇。1932年,岫岩第三次被日本占领,日本人为了欺骗中国人民,赢得中国民众的好感,在她的家乡召开村民大会,谁出席会议就分给蛋糕、糖果或是现金。日本的演说者滔滔不绝地欺骗民众,说他们的大东亚共荣,他们仁慈和善良的意图。

1932年的2月,赵老太太的儿子赵侗和同学回到家乡,明确无误的告诉她,日本军队要长期霸占满洲, 他们决定招募志愿者,组织部队反抗日本军队。请母亲给予食宿和物资的帮助,并征求她的意见。赵老太太告诉儿子和战友:“我愿意尽其所能,尽其资产,来帮助你们。唯一的条件是, 你必须战斗到把日本人清出我们国家为止。”生死的抉择开始了,他们从附近乡镇的中国军队里借来了十几只来复枪,在远离铁道线地偏僻乡村,7个年轻的男人开始游击队战争。他们依靠家乡的山峦,出其不意地进攻日本军队,获得的战利品用来补给自己的装备。很快的,他们成为这个地区乡下人眼睛里的抗日英雄,一个月的时间, 他们的部队已超过 1,000人。 赵老太太的家是游击队的司令部和给养的主要来源。战斗受伤的战士在赵老太太的家里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不久苗可秀来到岫岩哨子河三道虎岭的赵家,见赵侗阖家抗日,不留后路,已将誓言付诸实践,并在这样短的时间取得如此成绩,感佩之余,留住赵家,以赵家为抗日指挥部,与赵侗一起开创三角抗日区,游说于各部义勇军之间,使得辽南义勇军更为精诚团结,坚定抗日。同时赵侗和苗可秀全力协助邓铁梅赞襄军机,擘画策略,整肃部队,严格军纪,身先士卒带队抗敌,

其中有史可查的战役有:民国二十一年九月初,李子融部攻大楼房之敌不下,邓商至于赵侗,决定由赵侗率领迫击炮营,及步兵独立营,前往援助,赵侗令炮兵用大炮将敌人掩蔽体破坏,敌人不守逃去。由此李子融乃与邓合好。(日伪报纸,均有登载)日伪常引诱邓铁梅归抚。民国二十一年九月,苗可秀乃代表邓铁梅赴沈,经数次危险,敌始派官员贺门、藤井、友田、西、白井、刘等六人,随苗下乡点验军队,至凤城四区之刁窝堡我军防地,苗君就地将六日官杀死,自此敌人仇视邓、苗至深不可解。敌人在该地建筑之纪念碑,犹存可考。
民国二十一年九月中旬,李逆寿山率伪军精锐千余众,占据大孤山,攻下黄土坎之我军防地。我军决定乘黑夜反攻,邓任苗君为总指挥,参战部队半系赵侗所亲练之武术队,以大刀为利器,战至次日清早,敌已败退大孤山,敌方阵亡营长一名(李逆之弟)士兵五六十名。我军伤亡十余名,此役我军的获手步枪三十余支,子弹万余粒。据苗君云:此役冲锋杀敌,均武术队也!(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民国二十一年十二月初旬,日伪军即开始对辽南第一次大“讨伐”,分兵八路进攻,日军有多门师团,阪本师团,独立守备队各一部,共计万余众。伪军有中央、鸭江、辽河、沈海个地区部队,共计一万五千众。岫岩城,龙王庙,尖山窑之我军根据地,相继失守。苗可秀率领军校学生百名,行至老刁窝地方,与日军千余名遭遇,激战一日,各自退去。苗君督队有方,以少敌众。日军伤亡六十余名,至今敌人已建筑纪念碑在其山颠。

民国二十一年九月下旬,刘景文部攻打大孤山不下,求援于邓,邓派赵侗率领迫击炮营,步兵独立营,武术队,共计五百人往援。在缸瓦窑与各部队首脑会议,次日拂晓攻击,赵侗身临火线督队,因外部队观望不前,赵侗所率之部队,伤亡极重。此次义勇军参加者,有刘景文部之参谋长张守民及王瑶、张富裕、高靖宇、李双龙、江海涛、任福祥、赵铎五、孙多山、张振山、曹国仕、李大鹏各旅团。李子融部之敖锡山旅,刘同先全部、及赵侗等,共计五千余众。第二次日夜间总攻击亦遭失败,赵侗与任福祥两部伤亡二百余名。各部乃共请邓铁梅为总指挥,以围攻下。(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铁血军喋血辽南

1932年7月,东北大学毕业生苗可秀来到邓部任总参议,辅佐邓铁梅参赞军务。在经过反招抚和反讨伐等一系列斗争后,到1933年初,三角抗区的抗日武装屡屡受挫。此时,苗可秀对三角抗区的斗争形势进行了冷静的分析和认真的思考。鉴于各路义勇军瓦解失败的教训,和对蒋介石政府不抵抗政策的憎恨,对义勇军抗战前途的担忧,都使他萌生了另谋抗日之策,再创抗日新军的想法。为避敌之大力摧毁,实现其“复兴东北,再造中国”的宏图夙愿,他对义勇军的组织形式进行了大胆的改造,力图创建一支“更坚固有力,足以持久的秘密团体”支持公开的义勇军。

1933年3月中旬,苗可秀与赵同、赵伟、刘壮飞、白君实等人在岫岩红旗沟聚会,商定将先前成立的岫岩学生团改为青年劲斗团,将岫岩抗日救国会改为抗日同盟会。青年劲斗团为组织纪律严格化的秘密组织;抗日同盟会则为群众性的抗日组织。在这两个组织之下,成立武装别动队,由苗可秀从邓部学生队中拨出一个分队共20人,交刘壮飞、白君实领导,对外仍用邓部番号。
1934年初,东北民众自卫军开始分散行动。2月1日,苗可秀等人又将劲斗团改为少年铁血团,抗日同盟会改为 ,别动队自成体系组成少年铁血军,从而形成少年团、同心会、铁血军三位一体的新的抗日组织。少年铁血团是秘密的政治组织,其宗旨是:用黑铁赤血之精神,采全民革命之手段,复兴东北,再造中国,力求中国国家社会的独立与平等。少年铁血军是少年团在军事上的组织,是公开的武装,其口号是“爱护老百姓;联合警备军(指伪军);团结义勇军;打倒日本人。”同心会系秘密结社式组织,其目的在于扩大和巩固抗日阵线。这三位一体的抗日组织从体系上来看,也是高度集中的。苗可秀为铁血团总裁、铁血军总司令、同心会会长。

1934年9月,邓铁梅牺牲后,苗可秀痛定思痛,决意支撑三角抗区的抗日局面。他先处决了出卖邓铁梅的叛徒,后又对外公开了少年铁血军的番号。此后,少年铁血军在三角抗区驰骋纵横奋勇杀敌。

《世界知识》·东北通讯,在1936年刊登“民族英雄赵侗”记录了成立 少年铁血军这段历史:

一九三三年夏,他集结各部义勇军的优秀青年,组织“青年劲斗团”,改组为“中国少年铁血军”,以苗可秀为总司令,赵同自任总参谋长,以敌人最注意的辽南三角地带,为根据地,当时他们的口号是:“爱护老百姓,唤醒伪军,团结义勇队,打倒日本人。”士兵以小学毕业者占多数,当时拥有基本部队五百名,平时努力开展活动区,熟悉地理,训练民众,编印书籍,避实攻虚,采游击的战术;必要时则不顾一切的牺牲,与敌人作殊死战。一九三五年一月的赊里沟之役,二月的沟汤之役,即其萦萦大者。一时苗可秀、赵同等的声威大振,颇为敌方所注视。敌方井上中将,阪津大佐,伪方于逆芷山上将,王逆殿忠中将等,先后到三角地带视察,并携来部队七千五百余名,实行大搅乱——大讨伐。这时他们将军队化整为零,分窜山沟小路,秘密活动。三月余不见他们的行动的消息。井上中将等很诧异的对当地百姓说:“他们到哪边去了,难道他们都飞上天去了吗?”
1934年初,少年铁血军拥有基本部队500名,其中大学生占十分之二,师中学生占十分之五,小学生占十分之二,农民占十分之一,被当地百姓称为学生军。宗旨是:“用黑铁赤血之精神,采全民革命之手段,收复东北,振兴中国。”

当时正是铁血军斗志旺盛时期,其中有史可查的战役有:

沙里寨之役:民国二十三年四月,苗可秀、赵同、刘壮飞率领第一二大队在黑夜与敌军相遇于沙里寨,激战两小时,敌军伤亡十余名,我军史少迁大队副阵亡,士兵负伤者三名(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大岔沟之役:民国二十三年五月,苗可秀、赵同、赵伟、刘壮飞、白君实率部一二大队,在凤西之大岔沟,与敌人五百众激战半日,敌人伤亡二十余人,内有中尉连副一名。我军无恙(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任家堡之役:民国二十三年六月,苗可秀、赵同、赵伟、刘壮飞、白君实、盛梅五率领一二三大队,在任家堡子与敌军四百名接触,相战三个小时,敌人伤亡九人,内有少尉一名,我军王青山大队副头部负重伤,阵亡将士二名(日为报纸均有登载)。
吹师傅沟之役:民国二十三年八月某日,苗可秀、赵同、赵伟、刘壮飞、王越、唐广学等干部二十余人,开完会议,晚上宿于吹师傅沟,不幸次日拂晓,被两路敌军千余名包围,吾等因地形熟悉,由伪军方面突围,结果阵亡随从两名,敌人以为苗可秀、赵同,遂认假做真,大施宣传,以后发生冒功事件极大。此役极为危险,百姓神话颇多(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赊里沟之役:民国二十四年一月,苗可秀、赵同、刘壮飞、盛梅五、唐广学率领卫队及一三大队,在赊里沟地方将敌军一百五十余名缴械,敌人中有白俄、朝鲜、日本、中国四种国籍,颇有意味。仅第二日敌人在该地集中者,在二千人以上(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中沟之役:民国二十四年二月,苗可秀、白君实、盛梅五率领卫队及第二三大队,将驻防中沟之敌军三百名击溃逃走,此役敌方伤亡二十余名,我军无恙(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沟汤之役:民国二十四年三月,苗可秀、刘壮飞、白君实率领地一二联队向辽南、海城、盖平、各县游击,行经沟汤地方,与敌军激战一日,当晚遂将一部敌人包围,杀声震天地,火光透云霄,此役日军伤亡一百五十名(内有西泽少佐,长岗指导官等四名)。焚毁战马二百余匹,伪军伤亡一名。我军伤亡班长刘佐范一名,士兵负轻伤者四名,刘壮飞联队长头臂四处受伤,得获敌人机枪两架,马枪六十余支,子弹一万余发。自此敌人大加重视,举重兵“讨伐”(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1934年4月,少年铁血军面临更为严峻的形势,日军更加猖狂,邓铁梅不幸被捕,刘景文被迫离队,赵老太太的16间房屋和全部家产全部被日军烧毁。但赵老太太并未屈服,同年5月奔赴大孤山等地购买印刷机,在自己入股筹办的赵家堡子小学组织学生协助少年铁血军印刷抗日宣传品,然后与儿媳王全一等,潜入凤城、岫岩、庄河、孤山等县城,以少年铁血军的名义张贴散发,一时民气大作,日伪甚为惶恐。
1934年7月,日寇再次突袭赵家堡子,将赵老太太一家六口抓进监牢,株连的赵氏家族和乡亲300多人。赵老太太面对日寇的威逼利诱,始终坚贞不屈,敌人无奈,报请关东军司令部拟秘密执行死刑。临刑前赵老太太在铁血军的配合下机智假释出狱,并解救出株连乡亲。随后赵老太太携年迈丈夫及年幼子女潜往北平,在东北救国会的帮助下,筹集军火,联络抗日义士,支持少年铁血军。

《GUERILLAS By TENG AN-TEN《MOTHER OF THE CHINESE》一文,记载了赵老太太全家被捕的过程:1934年2月5日,这一天永远保存在赵老太太苦难的记忆中。那一天,日本军队搜索她的房子,而后点起了冲天的大火,烧毁了房屋。 赵老太太的家人和长工们30多口人的大家庭被整队的日本军人用带刺刀的枪威逼着。幸运的是,日本人找不出任何反日的证据。赵老太太经历着这场的房子被烧毁的灾难之后,她又在岫岩偏远处开办了一所学校,把孩子们送到那里,在那里秘密地印刷抗日宣传材料,继续呼吁民众反抗侵略者。在7月25日的一天。这些秘密的活动又被汉奸出卖给日本侵略军。500多名日本军人袭击这所学校,逮捕赵老太太和她的丈夫以及他们的3个女儿和年幼的儿子,全部家庭被一辆马车拉着,永久离开了还在进行抗日宣传印刷并且还要继续的工作的地方……

抗日寇屡挫屡战

1935年3月至六月,正是粮食饥慌的季节,铁血军在丛林中与敌人周旋,每天吃不上一顿饭。5月25日晨,铁血军遭受日伪军5000袭击,苗可秀和赵侗兵分两路突围,苗可秀带一部分战士转移途中,被炮弹击伤臀部,当即倒在地上,兴赖王新华背起,绕山坡冲出敌人重围。赵侗得知后前往营救,与赵伟、吴新民、王新华等将苗可秀藏匿在山里中医治,但终为日军捕获,7月25日,在凤城作极有生色,极具民族意识的壮烈牺牲。当时铁血军将士相顾失色,赵侗当即召开紧急会议,慷慨大呼:“我们现在唯有干,唯有拼命的干!准备牺牲!”语极悲壮,将士们纷纷泪下。自此赵侗被推任少年铁血军总司令,赵伟任参谋长,王越任教训处长,刘壮飞,白君实,阎生堂,赵庆吉,曹国仕,分任各方面军指挥,活动更为积极,发展更为威猛。日军井上中将仰天叹曰:“没有了邓铁梅,出现了苗可秀,没有了苗可秀,出现了赵侗,将来赵侗没有了,还会有谁出现呢?

1936年1月25日(民国二十五年一月二十五日),辽南“三角抗区 ”抗日义勇军——“中国少年铁血军”主要领导人30余人,在岫岩县岭沟乡二道沟召开会议 ,宣布成立“辽南临时政府”, 并发出《第一号通令》。《通令》确定:辽南临时政府“为纯正之民众抗日自救之政府”,在驱逐日寇,光复东北之后,“辽南政府即当结束,悉听中央政府之处置”。 辽南临时政府下设总务、财务、外交3个局和6个大行政区,有人口500余万,将凤城、岫岩、庄河、本溪、辽阳、海城、临江、辑安、扶松、长白、通化、桓仁、柳河、清源等市县,划归为行政管理范围。公选赵侗为政府总裁兼铁血军总司令;抗日名将赵伟、王同轩、王凤阁、白君实、阎生堂、曹国士、梁锡福、王越、孙学文、金熙南(朝鲜)、李崇华等为行政区长官,同时兼任六方面军各路总指挥。并与活动在通化、延边一带的朝鲜革命军取得联系,组建“中朝抗日联军”。发布“辽南临时政府通令”、“铁血军告东北民众书”。

赵侗在《辽南临时政府铁血军总司令部通令》慷慨呼吁:“自九一八事变,暴日强占我东北,残杀我同胞,不顾信义,毁坏世界之和平,豺狼成性,灭绝中国之生路,东北人本着自救自决之真意,发扬民族之独立性格,高声一呼,英旗遍张,其声其势,中外同钦,本政府应时顺人,艰苦奋斗,于民国二十五年一月二十五日,毅然建立于辽南,势必驱除暴日,还我河山,集结东北之民意,阻止暴日之奴化,信誓旦旦,大义昭昭……”同时参加少年铁血军的各路义勇军与日寇展开殊死战斗,
其中有史可查战役有:
岔路之役:民国二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早四点钟,赵同率领卫队及第三路军之十一、十三、十四大队,在凤城西岔路岭埋伏,早八点钟有敌人运输汽车六辆驶来,我军一齐射击,激战两小时,将保护汽车的白俄与日本人共二十四人,完全击毙。我军负轻伤者四名。得获轻机关枪两架,手步枪二十余支,子弹五万发。敌人第二天在此地集中者有三千余众,地方有百余家被烧(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老鸟窝之役:民国二十五年一月初,赵同、白君实率领卫队,及第三路军之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大队,趁雪夜在老鸟老鸟窝一带埋伏,早晨八点钟,将北来之日军五百名突袭,日军狼狈之状,令人好笑。后因敌人援兵二千余分路来救,我军遂向北退去,此役敌人伤亡川田大尉以下五十余名,伪军警伤亡三十余名。我方阵亡刘国钧等四名,次日敌军集中该地带五千余众,地方百家长有五名被害(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大王庙之役:民国二十五年一月,赵同、阎生堂、赵庆吉、率领卫队及第一、二、三路军之一、二、三、四、六、七、八、九、十一个大队,在大王庙与敌军八百名,激战一日,敌人伤亡人三十余名,内有少尉一名,我军负轻伤三名(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尖山子之役:民国二十五年一月末,赵同、白君实率领卫队及第三路军之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大队,在尖山沟与敌人五百众激战一小时,此役敌军伤亡二十余名,我军无恙(日伪报纸均有登载)。门楼沟之役:民国二十五年二月,第四路军指挥曹国士率领第十六、十七、十八各大队,向岫西活动,行至门楼沟时,与敌军三百名激战半日,敌人提茂中尉以下十一名阵亡。
白家河沿之役:民国二十五年二月,赵同、赵庆吉、白君实、率领卫队即第二、第三路军之第六、七、八、九、十一、十二、十三大队,在白家河沿,与敌人三千余众激战一日,敌人伤亡四十余名,伪军伤亡五名(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尖山窑之役:民国二十五年二月,赵同、赵伟率领卫队及第三路军之十一、十二、十四大队,由原凤城县向岫岩县活动,行至尖山窑,与敌军开始接触,我军且战且走,至下午四时左右,竟被王家堡子埋伏之敌军迎头痛击,我军地势不佳,当时百福田大队长以下六名阵亡,赵伟、赵恩泽等四人负伤,以后我军化整为零,此时敌人已举行第八次大“讨伐”,兵力在两万以上(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三家子之役:民国二十五年三月初,第三路军之第十一大队长唐官学率领全队在岫南一带活动,在三家子将伪警察一百名包围,敌人已愿缴械,不料敌人援兵来救,我军乃隐退,不幸唐大队长当时阵亡(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虫立虫古 沟之役:民国二十五年三月十二日晚,赵侗、赵伟率领卫队四十余人,在虫立 虫古 沟之黑沟岗,与东边各部义勇军代表会议,一夜降雪三尺,天将拂晓,我军北山瞭望兵鸣枪警告,接着枪声四起,敌人分四路来袭,我军不得不由南路退却,唯赵伟及随从四人,向西路退却,被敌人机关枪射死,此时赵伟上次臂之伤,尚未痊愈,可谓不幸矣(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四方砬子之役:民国二十五年四月,第二路指挥赵庆吉仅率领卫队四十余人,在凤岫交界之四方砬子,被敌人八百众包围,激战半日,日落天黑,我军是退出,敌人伤亡三十余名,我军阵亡关士英参谋长以下十四名。赵指挥肩上负轻伤
温家隈子之役:民国二十五年四月,第三陆军指挥白君实仅率领卫队五十余。在凤西之温家隈子宿营,次日与敌人之搜索部队三百名接触,我军且战且退,后因敌人援队千余名来助,我军弹尽援绝,伤亡刘德士、关兴邦等十七名,此等均系我军起义以来之优秀战士,此次死难,诚可痛也(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丽桥子之役:民国二十五年五月,我军鉴于部队分开之失败,乃集中活动,第一陆军指挥阎生堂,率领第一、二、三、四大队,由宽甸向凤城一带活动,行至安奉路之丽桥子,将驻防之敌军七百余名袭击,后因敌军铁甲车来援,我军乃向西退去,共缴获手枪步枪三十余支,子弹三千余粒(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大堡之役:民国二十五年六月,第一路军之第四大队长王春山率领部队百余名,将驻防凤西大堡之敌军三十余名包围,完全消灭,得获手枪步枪三十余支,轻机关枪一架,子弹一万余粒(日伪报纸均有登载)。
一时间赵侗声威大作,东边到各部义勇军派代表前来表示愿竭诚相从,铁血军由辽南一隅,渐次发展到辽东、热河各地,队伍发展到11个方面军11000勇士。转战辽南20余县,历经大小300余战,坚苦卓绝,深处于敌人的腹地;杀敌4000以上,俘日伪军警2000余名,缴获步枪3000余支,机关枪10余架,子弹数10万发,保存民枪5000余只,迫击炮郑弹筒10余个,轻重机关枪50余架,子弹数10万发,缴获其它军用品甚多。日本关东军于1936年称:“辽南三角地带已长成一块癌病。
1936年3月下旬,赵同入关,白君实、阎生堂、赵庆吉等人成了铁血军新的领导核心。随着日伪当局不断地武力进攻和残酷的集家并屯,使铁血军处境日益艰难。加之领导成员相继牺牲,部队大量减员,铁血军不得不化整为零分散行动。1937年以后,三角抗区的义勇军损失殆尽,只有白君实带领余部利用地洞坚持斗争。1939年1月,少年铁血军最后一任总司令白君实被捕牺牲。
少年铁血军从建立到解体,在整整七年的时间里,它的数以千计的英雄儿女以“黑铁赤血”精神,在枪林弹雨中前赴后继坚持抗日,成为三角抗区坚持斗争时间最长的一支抗日义勇军。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历史上由于不存在对制度进行和平变革的可能,所以一旦制度的压迫超过民众所能容忍的限度,人们只能诉诸暴力来改变现状。然而,冷战后期充分体现"爱 因斯坦研究所"创始人吉恩夏普"非暴力政权更迭理论"的苏东剧变与"颜色革命 ",却改写了这样的历史。
对此,美国一位学者发表文章称,"非暴力政权更迭理论"的重要性已经超越了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这种观点反映出非暴力政权更 迭正逐步获得国际社会主流的认同,这也恰好印证了美国总统布什要全面推进"自由"、"民主" 、"公正"、"人权"等价值观念,加速 "全球民主化"进程的主张。
不久前,缅甸"藏红色革命",再次反映出"非暴力政权更迭"模式。在缅甸的和平革命中,包括闪电式抗议,互联网 上的博客,抗议组织用于联络的手机短信,组织良好的、时散时聚的抗议小队等等行为,与以往由普通工人、学生发起的抗议不同,僧侣的行动禁绝一切政治性口 号,不与当局派出的军警发生正面冲突,还自动在日落之前解散。
这些都致使缅甸军政府处于进退两难的尴尬。这种利用新技术手段实现民主目标,被视为 "后现代政治变革"的时髦名称。今天,非暴力政权更迭,又称"软政变",从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到缅甸的所谓"藏红色革命",再到科索沃谋求独立,充分体 现了资本扩张全球化发展条件下,反映人类共同和平要求和人权价值观世界化的客观趋势。
实际上,美国着名政治家乔治凯南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 为吉恩夏普所着的《让欧洲不可战胜--非暴力威慑与防御的潜力》一书作序指出:"尽管夏普在书中把这种非暴力运动主要设定在了欧洲,但在欧洲之外,这种方 式拥有更大的潜力。"也就是说,当时乔治凯南已预见到了所谓"非暴力更迭政权"模式具有向全世界延伸的必然性。
当今时代,被称之为第四次民 主化浪潮的"颜色革命"与上世纪苏联东欧剧变时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 "一脉相承。所谓"天鹅绒革命",是与暴力革命相对立的一种变革类型,就是借天鹅绒的平和柔滑来比喻和平转移政权的政治主张和演变过程。苏东剧变的基本成 果是普世政治原则和价值观念在原苏联国家落地生根,历史性地转变了这个庞大红色帝国的发展方向,但却没有顺利地使新独立的国家在一夜间被彻底改造。原苏联 时期的国家机器和政治精英绝大部分都保留下来,原有的各种弊端和转型过程中的丑恶现象,包括个人专权、权力寻租、法律虚设等现象都腐蚀着权力机体,官商勾 结、利用私有化侵吞国有资产、逃税漏税等腐败现象甚为普遍。
从理论上讲,这些国家在苏联解体后就已经在宪法层面建立了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和选举制度,军队 也实行了国家化,但是从现实情况来看,仍然处于某一党派或个人长期的威权政治统治之下。有美国学者认为,一些独联体国家使用民主的语言但却在实行他们自己 的 "反自由主义"行径,当权者通过对媒体的控制和对反对派的打压,主宰操纵选举。这些国家在民主的外壳下,大量存在与民主精神格格不入的现象。这就为反对派 通过"非暴力更迭政权"提供了法律依据、革命理由和道义支持。
现在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民主阵营,都重视"人权至上"原则与"价值观外 交"在全球推进民主化进程的作用。如果说,布什政府的第一任期对外政策的关键词是"反恐"的话,那么他的第二任期对外政策则是推进 "自由"和"民主"。布什宣称:"我们获得和平的最佳途径就是把自由扩散到全世界每个角落"。这就是"民主和平论",即民主国家之间不打仗,因为尊重人权 的民主制度是世界和平的根本保证,而不尊重基本人权的国家,是诱发战争的祸源。在全球推进非暴力民主化变革,正是国际社会安全的根本保证,也是全人类共同 利益的需要。
如今,不仅民主国家在全球推进民主化变革承担着义不容辞的责任,全球公民社会,也在世界"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中发挥着特殊的 作用。一些在对抗国家权力的非正义形成的横向联系、跨国的非政府组织如人权组织、文化组织、劳工保护、工会组织等也都成为全球民主化的积极参与者。特别是 国际共和政体协会、自由之家、欧亚基金会、索罗斯基金会,爱因斯坦研究所等等这类非政府组织,完全从人类集体意识出发,积极参与到这一进程中来,不断地为 全球各地持不同政见者提供帮助。
塞尔维亚、津巴布韦、委内瑞拉、缅甸、乌克兰等国的持不同政见者都曾受过该类组织的帮助。据悉,仅爱因斯坦研究所就下设 "人权基金会"、"民主价值基金会"及"宗教自由基金会"等多个子机构都在发挥参与作用。此据美国有关机构统计,从上世纪 90 年代至今,东欧、中亚地区的非政府组织增加了四五倍,目前中亚国家的非政府组织已经超过了1 万个。这些非政府组织都在进行了长期的、大量的"草根性"工作,扶植民主力量的发展和壮大,为迎接普世民主时代的到来提供着全球公民意识和民间组织准备。
眼 下,人权政治全球化正驱动着北约东扩,导致亚洲化北约与全球化北约来势逼近,这些都是人权政治全球化已经到来的现实反映,而并非西方国家仅凭自由意志单方 力量使然。我们也不能认为"颜色革命"是西方一手制造出来的。客观地说,并不是谁想在哪个国家搞" 颜色革命"就可以成功的,而是由于这些国家背弃民主世界化潮流引发的政治危机。正如中国发生"6、4"绝非是西方操纵的一样。若不是社会自身渴望变革,若 不是社会的忍耐已超出极限,美国和欧洲都无法将事态引向自己期望的轨道。这是与资本全球化扩张阶段相适应的民主世界化发展的必然结果。
"颜色革命 "的发生和发展,体现了一些独联体国家内部政治变革的倾向,表达了民众追求进步和民主的良好愿望。而国际舆论普遍关注的是, "颜色革命"是否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是否对那些还没有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构成冲击,甚至包括俄罗斯本身,乃至比邻的中国。政治分析家普遍认 为,"颜色革命"是世界近现代史上的第四次民主革命浪潮。从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的颜色革命,巴勒斯坦、伊拉克、阿富 汗等中东国家的民主转型,到缅甸、马来西亚、巴基斯坦等东南亚和南亚国家乃至中国的民众维权运动,其矛头均指向了制度本身。
所谓前三次 "民主浪潮"是指18 -19 世纪欧美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20 世纪中叶对德国、意大利、日本的"民主改造 "和亚洲、拉美独裁国家的"民主化"进程以及20 世纪90 年代初的苏联东欧剧变,眼下的"颜色革命"已经波及了东南亚和南亚。因而今日中共十分警惕 "颜色革命",重视"软实力"打拚,可谓未雨绸缪。这就注定了一场新的大国的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吸引力争夺战,将在全球化时代的和平与发展主题下,静悄悄 地展开。
本文地立场是:当用暴力违逆民意,维持政治现状的力量,与顺应时代潮流,用和平方式改革现状的力量发生冲突时,人们有义务在道义上站在后者这一边。这是由全人类的共同利益决定的。

2014年9月27日星期六

三頭同盟和高盧戰爭——凱撒(2)

三頭同盟和高盧戰爭

前60年(一說前59年),凱撒被森圖利亞大會選舉為羅馬共和國執政官。凱撒因此成為了最高長官,但是貴族們害怕如果再出現一個與凱撒合作的同僚,凱撒就可以無所顧忌為所欲為。於是許多貴族為他的主要政治對手,元老院精英派代表,加圖的好友,馬爾庫斯·畢布路斯Marcus Calpurnius Bibulus)捐款,使其也當選為執政官。對此加圖曾坦言,在此情形下,賄選有利於國家。因此,凱撒特別地需要組建其政治同盟,而且他找到了其政治對手事先未曾料想到的合作夥伴。
此時,龐培正在元老院爭取安置他的退伍老兵的土地,卻遭到失敗;已經成為羅馬最富有者的克拉蘇Marcus Licinius Crassus),也正在為獲得對抗帕提亞所需的軍隊控制權而犯愁;而執政官凱撒也正好需要龐培的聲望和克拉蘇的金錢。因此,凱撒成功地使兩人言歸於好(龐培和克拉蘇在前70年那次共掌執政官之後結怨)。三人於前60年訂立盟約,目的是使「這個國家的任何一項措施都不得違反他們三人之一的意願」(蘇維托尼烏斯語)。歷史學家將這個聯盟稱為「前三頭同盟」。為了鞏固這一政治聯盟,五十歲的龐培還娶了凱撒年僅14歲的獨女茱莉婭。
三人結盟後,勢力大增。在畢布路斯宣布有不祥徵兆欲終止會議的時候,凱撒竟粗暴地動用武力,將這位同僚趕了出去,而在次日的元老院會議上,竟然無人敢對此提出批評或議論,而此前尚不及此嚴重的事件都會有法令通過。畢布路斯如此失望,以至於作為執政官的第一項政令,便是退出所有政治活動。從此這位凱撒的政敵,只能躲在家中通過信使,向元老院或公民大會發出不祥徵兆,直到任期結束。就這樣,凱撒大權獨攬,「畢布路斯和凱撒執政之年」成了「儒略和凱撒執政之年」。
在完成執政官任期之後,凱撒被授予作為總督管理山南高盧(今阿爾卑斯山南部、義大利北部)、南法高盧((今阿爾卑斯山北部、法國南部)和伊利里亞(今巴爾幹半島亞得里亞海沿岸地區)五年(前58年-前53年)的權力。但是野心勃勃的凱撒似乎並不滿足於這些,幾乎在剛到任的時候,他便發動了高盧戰爭前58年-前49年)。
在統帥軍隊在各地作戰的這9年時間裡,凱撒奪取了整個高盧地區(約相當於今天的法國),並把這個以庇里牛斯山阿爾卑斯山塞文山萊茵河羅納河為界,周長超過3000英里的地區(除了部分同盟者的城市),統統變成了一個行省(高盧行省),後者還被規定每年向他上繳大量的錢財。凱撒以積極靈活的機動與統馭才能證明了他傑出的軍事才能,此外,凱撒還是第一個跨過萊茵河,到對岸(日耳曼尼亞)去進攻日爾曼人,與第一個揮軍進攻不列顛的羅馬人。

內戰[編輯]

高盧戰爭獲得的巨大聲望,讓人在羅馬的龐培感到不安。再加上西元前53年,東征帕提亞的克拉蘇戰敗身亡,三頭政治不穩,元老院順勢拉攏龐培。前49年,元老院向凱撒發出召還命令,命令凱撒回羅馬,凱撒回信表示希望延長高盧總督任期,元老院不但拒絕,還發出元老院最終勸告,表示凱撒如果不立刻回羅馬,將宣布凱撒為國敵。
凱撒帶軍團到國境線盧比孔河。羅馬法律規定,任何指揮官皆不可帶著軍隊渡過盧比孔河,否則就是背叛羅馬。凱撒思索半天之後,講出一句名言,「渡河之後,將是人世間的悲劇;不渡河,則是我自身的毀滅。」於是,他帶著軍團渡過盧比孔河。凱撒的舉動震動龐培以及元老院共和派議員,他們沒想到凱撒竟然如此大膽,急忙帶著家當逃離義大利半島。於是,凱撒兵不血刃地進入羅馬城,要求剩餘的元老院議員選舉他為獨裁官。
接著,他征討西班牙、希臘,在公元前48年法薩盧斯戰役中徹底擊敗龐培,並追擊龐培到埃及。埃及人為了討好凱撒,讓他支持現任國王托勒密十三世,刺殺龐培之後,將龐培的人頭獻給凱撒。然而,凱撒卻宣布埃及王位由托勒密十三世與他的姐姐,後來的埃及豔后,克利奧佩脫拉共享。此舉惹惱埃及人,爆發亞歷山大戰役。凱撒帶領的第六軍團艱苦抵抗埃及軍,再加上援軍到達,徹底擊敗埃及軍,托勒密十三世陣亡,克利奧佩脫拉登上埃及王位。遺憾的是,在會戰期間,凱撒士兵所發射的火箭命中亞歷山大城大圖書館,六十多萬本書毀於一旦。在亞歷山大戰役結束後,凱撒與克利奧佩脫拉進行一次為期兩個月的尼羅河之旅,接著征討破壞與羅馬之間協約的本都王國,勝利之後,他給元老院寫一封信,裡面只有三個字,「VENI VIDI VICI」(我來、我見、我勝)。
前46年,凱撒回羅馬之後,再次召集軍隊,攻打逃至北非與努米底亞王猶巴結成同盟的龐培餘黨,於塔爾索斯會戰中獲得完全勝利。之後,凱撒回到羅馬,進行長達十天的凱旋式。

戰後[編輯]

回到羅馬的凱撒推動各項改革,包括給予北義大利和西西里島人民羅馬公民權、請專家製作儒略曆、建立和平廣場等。在前45年,龐培的兩個兒子逃到西班牙發動叛亂,凱撒再次遠征西班牙,於孟達會戰中擊敗叛軍,龐培長子勞斯陣亡,次子流亡西西里。凱撒回國之後,於前44年宣布成為終身獨裁官。

遇刺[編輯]

凱撒之死
凱撒對著布魯圖斯驚呼:「吾兒,亦有汝焉?!」
西元前44年,為了拯救卡雷會戰中被俘虜的九千名羅馬士兵,凱撒宣布將遠征帕提亞。但是,當時的占卜師說「只有王者才能征服帕提亞」,此舉更加深共和派議員的不安,認為凱撒終將稱王。二月,在一項典禮上,執政官安東尼將花環獻給凱撒,並稱呼凱撒為王。雖然凱撒拒絕,反凱撒一派更為恐懼,於是策劃謀殺凱撒。
參加反對凱撒的陰謀的大約有60多人,為首的是蓋烏斯·卡西烏斯馬可斯·布魯圖斯德基摩斯·布魯圖斯。他們稱自己為解放者(Liberators),這些人在刺殺凱撒前曾和卡西烏斯會面,卡西烏斯告訴他們說如果東窗事發他們就必須要自殺。在西元前44年三月15日,一群元老叫凱撒到元老院去讀一份陳情書,陳情書是元老寫來要求凱撒把權力交回議會。可是這陳情書是假的。當馬克·安東尼從一個叫做卡斯卡的解放者那裡聽到消息,他趕緊到元老院的階梯上要阻擋凱撒。可是這些參與預謀的元老在[{link-en|龐培劇院| Theatre of Pompey}}前先找到了凱撒,把他領到了劇院的東門廊。
凱撒在讀這假的陳情書的時候,卡斯卡把凱撒的外套給脫開然後用刀刺向他脖子。凱撒警覺到卡斯卡,轉過身抓住卡斯卡的手,用拉丁語說:「惡人卡斯卡,汝何為?」被嚇到的卡斯卡轉向其他元老,用希臘語說:「兄弟們,幫我!」(「αδελφ? βο?θει!」)。一下子包含布魯圖斯的所有人都開始刺向凱撒。凱撒想要脫逃,可是因為血流太多眼睛看不見所以摔倒,最後這些人在凱撒倒在地上的時候把凱撒殺害了。根據史學家尤特羅匹斯(Eutropius)的說法,當時有六十多人參與這謀殺。
在莎士比亞的劇作中,凱撒在元老院就座時,陰謀者全都向他圍攏過來。提留斯·辛布爾立即走到凱撒身邊,好像要問什麼,卻乘勢抓住他的托迦雙肩。此時,凱撒的頸部被一個叫卡斯卡的人刺中。凱撒用鐵筆戳進被其抓住的卡斯卡的手臂,卻又被刺傷。當他發現,四面八方都受到匕首的攻擊時,特別是看到馬可斯·布魯圖斯撲向他的時候,他便放棄了抵抗,只對著馬可斯·布魯圖斯用希臘語說了一句:Και συ τ?κνον? (吾兒,亦有汝焉?!),便倒了下去。就這樣,凱撒被刺中23刀(其中僅有一處是致命傷),倒在了龐培的塑像下,以最後一口氣將罩衫覆面(凱薩所任的終生職神祇官所規定的赴死裝扮法)後氣絕身亡。
陰謀者本想把他的屍體投入台伯河但是懾於執政官馬克·安東尼和騎兵長官雷必達而沒有這麼做。
凱撒的遺囑是按照其岳父的要求,在馬克·安東尼的家中啟封宣讀的。這份遺囑是在前一年的9月13日立下的,並一直保存在維斯塔貞女祭司長手裡。在這份遺囑中,凱撒指定自己姐姐的三個孫子為自己的繼承人:給屋大維四分之三的財產,其餘四分之一由魯基烏斯·皮那留斯克文圖斯·佩蒂尤斯分享;為自己可能出世的孩子指定了監護人,其中幾個竟是參與陰謀的兇手;還指定屋大維為自己的家庭成員,將自己的名字傳給他,並規定德基摩斯·布魯圖斯為第二順序繼承人;此外,他還把台伯河的花園留給人民公用,並贈予每個公民300塞斯特爾提烏斯
陰謀刺殺他的人們,幾乎沒有誰在他死後活過3年的。所有人都被判有罪,並以不同方式死於非命:一部分人死於海難,一部分人死於屋大維和其他凱撒部將隨後發動的戰爭,有些用刺殺凱撒的同一把匕首自殺。
凱撒死時58歲,死後被按照法令列入眾神行列,被尊為「神聖的儒略」。2012年10月,西班牙考古學家宣布,於羅馬發現奧古斯都在凱撒遭刺地點樹立的混凝土柱子[1]

影響和評價[編輯]

凱撒是羅馬帝國的奠基者,故被一些歷史學家視為羅馬帝國的無冕之皇,有凱撒大帝之稱。甚至有歷史學家將其視為羅馬帝國的第一位皇帝,以其就任終身獨裁官的日子為羅馬帝國的誕生日。影響所及,有羅馬君主以其名字「凱撒」作為皇帝稱號;其後之德意志帝國俄羅斯帝國君主亦以「凱撒」作為皇帝稱號。

大事記[編輯]

婚姻和子女[編輯]

同時,凱撒還以風流聞名,他一生中與眾多羅馬上層社會的女性交往,西塞羅更曾在私人信件中提到他至少與元老院三分之一議員(兩百人)的妻子有染,其中甚至包括了政敵小加圖的嫂嫂(參加暗殺凱撒的布魯圖斯之母)、龐培及克拉蘇的妻子等大人物的妻女。由於實在太過有名,日後甚至在內戰勝利的凱旋式上發生過凱撒的士兵高喊「市民們,當心了,禿頭的色狼(凱撒中年後開始禿頭)要進城偷你們的老婆了」的口號來挖苦老長官的趣事。

主要著作[編輯]

凱撒與同時代的西塞羅被後世並稱為拉丁文學的兩大文豪 [來源請求],凱撒生前曾留下大量的私人信件與文章,但由於奧古斯都將凱撒神化為神君,因此絕大多數的著作都遭到了銷毀;目前凱撒主要的傳世著作是他親身經歷的戰爭回憶錄,至今仍因高度的文字水平 [來源請求]被西方學校教育作為拉丁語教材。

名句[編輯]

拉丁語Veni, vidi, vici.
英語I came, I saw, I conquered.
中文我至,我見,我征服。

參看[編輯]

參考書目[編輯]

  • [古羅馬] 蘇維托尼烏斯 張竹明等 譯 《羅馬十二帝王傳》 ISBN 7100022029
  • [法] 揚恩·勒博埃克 《凱撒》 ISBN 2130461425
  • [美] 斯塔夫里阿諾斯 吳象嬰 梁赤民 譯《全球通史》 ISBN 7805156573

注釋[編輯]

  1. 凱撒完整名字的拉丁寫法是Gaius Iulius Gaii Filius Gaii Nepos Caesar,該尤斯·儒略·凱撒,該尤斯之子,該尤斯之孫。
  1. ^ 樂羽嘉. 西考古學家 找出凱撒遇刺地點. 法新社. 2012-10-11 [2012-10-11] (中文(台灣)‎).

外部連結[編輯]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