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8日星期六

汕尾村民祭奠死难者 武警再度进驻东洲村

 【 公民维权】 

     广东汕尾血案至今已经两年了。2005年12月6日,当局出动全副武装的武警向徒手请愿的汕尾红海湾东洲坑村村民开枪。事情起因于2002年,当地政府在红海湾经济开发试验区兴建大型发电厂,强行征用村民的大片山地、田地和白沙湖水面,却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给予合理的补偿和安置,致使东洲大约4万多村民无以为生。
  自2004年开始,东洲村民走上依法维权之路,当地政府却动用了种种手段阻挠村民上访和申诉,拘押维权代表,封锁消息和禁止媒体报道,警告和恐吓愿为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村民们只能轮流驻守在汕尾发电厂门外,要求政府妥善解决村民们的补偿和安置问题。2005年12月6日,当局却出动上千名警察和武警进行镇压。武警在试图冲散上千示威者的过程中,释放催泪弹并开枪射击,造成村民死伤。海外媒体指出,这是大陆继“六四”事件以来最严重的流血冲突事件。
  据路透社报道,事发时武警向村民发射约200枚催泪弹,之后开枪射击,至少有10人被打死。2005年12月10日,新华社对外证实在这次事件中武警开枪镇压,承认3名村民中弹身亡,但把血案的主要责任归罪于村民,而把村民被射杀称为处置失当的“误杀”。 因此,维权的13名村民代表被判刑,而下令开枪的政府官员则没有负任何刑事责任。
  2007年12月6日上午,在汕尾血案两周年之际,100多名汕尾村民在“12 • 6血案”现场祭拜死难者。汕尾血案遇难者林余锐及江光革的母亲,在儿子死的地方痛哭,由于伤心过度,林母哭得晕倒,被家人用车送回家。林余锐的弟弟表示,哥哥枉死,家人至今都很难过,每一年的今天,母亲都哭晕倒。江母则哭得高血压发作,被村民扶到旁边休息。
  一位陈先生表示,死者家属准备了花圈、死难者的遗像,还有饼和纸钱等物品,对死者烧香祭拜,现场挂了两条横幅,写着:“贪官不死,人民血本无还,要求中央惩处12 •6血案的凶手……”
  在祭奠现场,村民都非常气愤,有的村民诉说当天发生惨案的经过,有的讲述武警向村民开枪的情形,有的说他当时站在哪个位置,枪怎么打村民,他如何躲过一劫。现场除了村民外,还有10多个官方派出的人在场监视,防止村民拍照摄影将拜祭过程向外发布。
  据了解,汕尾血案死者的家属得到的只有50万元的经济补偿,没有一个公道的说法。一些在事件中受重伤失去劳动能力的人,至今仍在向政府部门索赔。然而,由于至今医院不愿将作为重要证据的病历交给这些镇压事件中的受害者,他们得到的只是基层政府部门随意给的少量生活费。
  血案发生后,当局曾口口声声承诺的土地赔偿款至今不见踪影。东洲坑村民为此继续抗争,维护自己的权益。当地的电厂虽然强行建成了,但配套工程的施工却不断遭到村民的阻挡。在双方拉锯过程中,当局屡屡出动黑社会以及警察,一年多以来已经引发超过6次数千人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在村民的抵抗下,至今红海湾电厂还因最后一个对外输出点塔无法完工而未能投产。
  据截稿时的最新消息,12月11日,汕尾当局派出100多名武警进驻东洲派出所,配合汕尾电厂施工。当晚,警方抓走敲锣鼓的村民林金庚和另一位村民。过程中,警察施放催泪弹,造成一位90岁老人、一位9个月大的婴儿和妇女受伤,经抢救,婴儿才脱离危险。
  冬原

《华夏报》

2007年7月19日星期四

彭湃:壮怀激烈农民王-《青年与社会》

 

彭湃:壮怀激烈农民王

彭湃(1896一1929),乳名天泉,又名汉育,化名孟安,1896年生于广东省海丰县海城镇。1914年秋,考入海丰中学。在中学期间,发动、组织同学成立‘群进会’,积极参加各项爱国活动。1917年留学日本,就读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在那里,他读到河上肇翻译的马列著作,受到启发,曾拜访这位日本的社会主义思想启蒙者。1919年底,在大学加入‘建设者同盟’。盼湃1920年彭湃与人组织‘赤心社’,出版《赤,合》杂志。1921年5月,彭湃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回国后,开始从事农民运动。他参加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社会主义研究社、劳动者同情会。他回海丰县被任命为教育局长,一上任就组织县城学生高举写有‘赤化’的红旗,举行五一劳动节游行。海丰的官绅大感惊骇,县政府马上罢了他的职。彭湃不在乎丢官,难过的是贫苦农民并无反应,认为是‘洋学生’赶热闹。1922年7月,彭湃建立海丰六人农会,4个月后会员增至500余人。1 923年1月,他当选为海丰县总农会会长。6月,兼陆丰县总农会会长。为适应农村革命形势的发展,这些组织旋即改组为广东省农会,他任委员长。1924年4月,他任第一届广东...... (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彭湃:壮怀激烈农民王-《青年与社会》2007年第Z2期-吾喜杂志网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