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6日星期二

城市戰游擊手冊——安那琪暴徒的圣經

 

作者聲稱:image

我愿意将这份工作奉献给两种人,第一,为了缅怀Edson Souto, Marco Antonio Bras de Carvalho, Melson Jose de Almeida ("Escoteiro")以及那么多牺牲于宪兵队,陆海空三军,情报组织的杀人犯手中的英勇斗士和城市游击队员们,他们憎恨这些为实行高压统治的军事独裁者服务的工具。

目录
1 城市游击队的定义
2 城市游击队员的个人品质
3 城市游击队员如何生活
4 城市游击战的技术准备
5 城市游击队的武器
6 射击:城市游击队的天职
7 火力小组
8 城市游击队的后勤
9 城市游击战的战术特征
10 城市游击队的起码优势
11 出其不意
12 地形知识
13 灵活与机动性
14 情报
15 果断性
16 城市游击队的行动要点
17 游击队员的各种天赋和类型
18 突袭
19 作为常规任务的“银行袭击”
20 突击和渗透
21 占领
22 伏击
23 巷战
24 罢工和反抗性怠工
25 武器弹药的遗弃,转移与收缴
26 释放俘虏
27 暗杀
28 绑架
29 破坏活动
30 恐怖主义
31 武装活动的宣传作用
32 心理战
33 如何实施行动
34 一些在战术上的观察结果
35 伤患的治疗
36 游击队的安全
37 城市游击队的七宗罪
38 大众的支持


對于這本書和這個主義,我不做介紹

最近腦子發熱大會的場景源源不絕沖擊著我們忍耐的底線。

唯有撫摸著我的12.6毫米加裝裂谷彈,才對活在這個暴徒和“領袖”的世界,多一些安全感。

左棍們,放心去做吧,我會在屋頂給你們投票的

下載地址:【需用openid或者注冊本站會員】

城市游擊戰手冊——左棍暴徒的圣經-982.83 KB - Version:修正版-Downloaded 192 times

如果你們踏過我的尸體,完成了你們的“革命”

那么下面這本書可要讀熟

為領導服務的藝術-1.83 MB - Version:-Downloaded 165 times

2010年1.24修复链接

城市戰游擊手冊——安那琪暴徒的圣經[下載] | 閩越國

2010年3月6日星期六

穆斯林兄弟會與中國隱憂

 

脫胎於穆斯林兄弟會的伊扎布特在新疆的成員超過兩萬,是中國的隱憂。


在示威浪潮中,埃及總統穆巴拉克下台,六個月後選出新總統。這令很多歡呼民主的中國人興奮不已,但也留下一絲憂慮,萬一穆斯林兄弟會通過選舉上台怎麼辦?
作為目前埃及最大的反對派,穆斯林兄弟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一九二八年,二十二歲的小學教師、蘇非派信徒哈桑·班納那一年在伊斯梅利亞創立。一九三三年,穆斯林兄弟會在開羅建立總部,提出完整政治訴求:擺脫殖民統治、清除西方影響;以《古蘭經》和《聖訓》為基礎復興伊斯蘭教;統一從西班牙到印度尼西亞的伊斯蘭社會,建立「伊斯蘭律法」統治的大帝國。


作為擁有悠久歷史傳統的社會,伊斯蘭世界與中國一樣,面對工業化之後強勢的西方,近代以來同樣都有一個衝擊回應的過程。穆斯林兄弟會並非最早主張復興伊斯蘭教的組織,十八世紀中葉開始,阿拉伯半島便出現了「恢復正教」的「瓦哈比運動」。而經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英國違背承諾拒絕阿拉伯獨立的打擊,阿拉伯社會對西方衝擊的回應變得更加激進。
由於穆斯林兄弟會擁有完整、明確的意識形態,注重關懷底層,從創立開始每個分支機構便建設清真寺、醫院、學校、俱樂部和家庭工業,所以很快便獲得飛速發展,在埃及各地都出現分支組織。這期間,穆斯林兄弟會也被指控參與了眾多暴力事件。


一九四八年,以色列建國,令阿拉伯世界再次感到被西方出賣,堅定反西方的穆斯林兄弟會獲得了更大影響力,理念傳播到了整個阿拉伯世界,但是不久哈桑·班納便遭刺殺。一九五二年埃及「自由軍官組織」發動政變,獲得穆斯林兄弟會大力支持。但由於納賽爾總統拒絕實行「伊斯蘭律法」統治,雙方發生衝突,一九五四年穆斯林兄弟會遭到軍人掌控的新政府鎮壓。
一九六五年,穆斯林兄弟會的精神領袖賽義德·庫特卜又被指控參與刺殺納賽爾,被政府絞死。賽義德·庫特卜的弟弟穆罕默德·庫特卜流亡沙特,在沙特培養了眾多學生,其中包括後來大名鼎鼎的拉登。一九八一年,從穆斯林兄弟會中分離出來的聖戰者組織,刺殺了與以色列簽訂「戴維營協議」的薩達特總統。


七十年代後期開始,眾多大學生和知識分子加入穆斯林兄弟會,他們宣稱堅持「伊斯蘭律法」統治等宗旨不變的情況下,可以放棄暴力手段參與議會政治。一九八四年,穆巴拉克總統出於拉攏和分化的目的,同意穆斯林兄弟會成員以獨立人士身份或其他政黨名義參選國會。雖然此後,穆斯林兄弟會依然經常遭遇逮捕與鎮壓,但在二零零五年獲得了國會百分之二十的議席,創歷史最高,這令穆巴拉克深感震驚,隨後採取措施遏制,禁止穆斯林兄弟會參加二零一零年的選舉。
自從一九五四年開始便處於非法狀態的穆斯林兄弟會,目前在埃及掌控眾多學校、醫院、工廠、銀行、媒體、行業協會以及非政府組織等等,成員來自各個行業、涵蓋各個階層各個年齡段。


一九四八年之後,穆斯林兄弟會在埃及之外的分支機構也獲得迅猛發展。其中一些更加激進的分支不滿於總部的溫和,宣布分離出去。這些分離出去的組織中,包括目前巴勒斯坦的哈馬斯、蘇丹的伊斯蘭民族陣線、中亞的伊扎布特(伊斯蘭解放黨)等等。
而伊扎布特更與中國新疆有密切關係,在蘇聯解體之後進入中亞的伊扎布特,以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三國交界處的費爾幹納盆地為核心,向四周擴展。九十年代後期進入新疆,在新疆維族大學生與南疆青年中有廣泛影響,長期關注中亞局勢、因接受媒體採訪而在去年被新疆當局判刑的維族知識分子海萊特·尼亞孜判斷,伊扎布特在新疆的成員超過兩萬。二零零九年烏魯木齊「七五事件」中,伊扎布特是最主要的參與者。
穆斯林兄弟會雖已宣布放棄暴力手段,但基本的政治訴求未變,依然追求以「伊斯蘭律法」統一伊斯蘭社會。(李永峰)■

亞洲週刊

终结独裁政权的行动战略规划指南


终结独裁政权的行动战略规划指南
本指南的目的是协助那些希望终结独裁政权或其他压迫,而代之以一个自由和公义体制的团体,规划如何发动有效的抗争、如何有效利用现有的资源,以期终结压迫而可以替换为一个持久、自由与公义的体制。这本战略规划指南有一个更专注而小的目的,就是它只想要帮助那些希望从压迫中实现自我解放、建立自由民主体制的人们,研拟一个总体大战略,或者是一个超级的计划。

吉恩•夏普 著, 杰米拉•拉奎伯 编撰
爱因斯坦研究院
蔡丁贵 翻译, 林哲夫 审订, 郭保胜 简体 校
2010年3月
哪个方法可以达到解放?

许多人生活在被视为独裁政权的国家,他们想要以较为民主与自由的政治体制来取代压迫他们的政权。但是,要如何实现这样的目标呢?
在独裁政权与被统治人民之间的冲突中,人民必须决定是否他们只想单纯地想要谴责压迫与对体制表示抗议?或者,他们真的想要终结压迫,并以一个较为自由、民主、公义的体制来取代它?
很多善意人士假设,如果他们足够强烈地指责压迫者,并且抗议的时间足够长,人民期待的改变将以某种方式发生。那样的假设是一种错误。有些人自称是“革命家”,尽管他们凭藉雄辩,可是却怀疑受压迫的人们。这些“革命家”相信这个统治的体制能够永久被驱逐,如果他们的组织以某种方式获得控制国家的机器,然后再用他们自己那一套管理系统,就可打造理论上这个“被解放”人民所期待的社会。
这些议题需要新的思维.
这本战略规划指南有一个更专注而小的目的,就是它只想要帮助那些希望从压迫中实现自我解放、建立自由民主体制的人们,研拟一个总体大战略,或者是一个超级的计划。进一步说,这份文件不仅与面对独裁政权的人们有关系,它对面对各种形式压迫的人民也希望都是有帮助的。
目前,生活在一个独裁政权或其他严厉压迫的人民,对他们要如何才能解放自己,很少有足够的选择:

1. 欲藉经由一个普通的选举而带来一个更民主和自由之政治社会的重大改变,通常是不存在的、是被操纵的,或其结果也将被伪造或被置之不理的。
2.暴力叛乱,包括游击队的战争和恐怖主义,通常会产生摧毁性的镇压、重大伤亡、挫败,甚至,如果行动“成功”,反而有可能导致一个更强大的独裁政权。
3.政变行动通常会失败,或者单纯只是在旧的位置上任命新的个人或集团。
4.逐步改革演变可能需要数十年,也许可能不止一次被中断或倒退。
在仔细思考如何从压迫中得到解放,任何人都不应该假设,存在着一个简单的方法就可以完成。相反的,规划和执行有效的行动以解除压迫总是非常困难的。而且,要实现解放而没有伤亡几乎是不可能的。应该要记得,任何试图使用各种方法来推翻压迫的体制,可能会遇到严重的镇压。
面对极端压迫和可能残酷镇压的现实,时常有个人、抵抗的团体仍然相信只有军事行动可以处理问题。证据显示,在冲突中使用暴力形式,其后果往往是灾难性的。压迫的政权通常拥有良好装备,可以启动极端的暴力镇压。
有时候,希望拥有更大自由的人民对可以自我解放失去信心。他们甚至可能对强大的外国军事干预寄以厚望。这种选项具有致命的缺点:

1.外国政府可能会利用这个独裁政权的问题,作为在这个国家内进行军事干预的藉口,而实际上是企图实现不同、但不是那麽高尚的目标。
2.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外国政府初期也有利他的动机而进行干预,随着冲突的发展,进行干预的政府可能会发现其他更自私自利的目的而发展成为他们的机会。这其中可能包括对经济资源的控制或建立军事基地。
3.一个有足够军事力量、可以在另一个国家移除压迫的体制,通常会有足够的强大能力,日后强迫加上他们自己的目的。即使这些目的不是“被解放”的人们所想要的,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
相反的,一个务实而能自力更生、可以终结独裁政权的力量,不仅是针对现行独裁体制,而且可以排除胜利的成果被干预的力量不当地拿走。
要解放,有什么其他选项吗?
在过去已经发生过对抗独裁政权的自发或临时反应的重要的非暴力斗争,它们产生了不同的结果:有一些是失败的,有一些是成功的,以及一些产生两者兼具的后果。 这些公众抗议、不合作的行动、中断性的干预,有时不仅对压迫的体制造成严重的问题、并且打败了专制统治者。偶而,他们甚至造成了残酷的独裁政权崩溃瓦解 。
有一些非暴力的抗争会有领导魅力的个人参与,例如默罕达斯K甘地。不过,这些不是典型的事例。使用这一技术但大受忽视的历史可以驳斥许多对非暴力抗争的普遍成见和误解。
明智的规划能帮助将伤亡维持在少数。某些方法可能特别挑衅而让示威者很容易成为压迫者部队的目标。相反的,某些其他方法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影响,而不至于增加伤亡。例如,一个计划可能让示威者沿街游行、面向有机关枪武装的军队;另一项计划可能会催促抵抗者离开街头、保持静默,并留在家里一段时间。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