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9日星期二

新疆喀什大规模恐袭 300多人刀枪袭警 共30死70多人被捕

新疆喀什大规模恐袭 300多人刀枪袭警 共30死70多人被捕

2014年7月28 日,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多伙暴徒分别袭击艾力西湖镇政府派出所、公安厅住村工作组等五处,拦截十多辆车打砸烧杀。事发后,近百警力赶往现场处置,途中遭30 多名暴徒持刀枪袭击并驾车冲撞,警方当场击毙多人,暴徒分散逃入附近村庄。村里的三百人被煽动起来,手执刀枪棍棒与警方对抗。 双方经过一轮激战后,事态最终得到控制,警方共击毙暴徒二十余人,抓捕70余人,牺牲六人。 事件发生后,喀什和邻近地区局势非常紧张。当局对莎车县实行全县封锁,不让进出,对外所有通讯渠道均被关闭,县城全城戒严,武警持枪在各个卡口24小时警戒。 邻近喀什的阿克苏地区,局势一样紧张,网友说:库车县城满大街全是拿冲锋枪的警察。 在新疆政法系统工作的网友证实以上事件。 由于事态严重,新疆所有公安机关全部取消休假。 

2014年7月28日星期一

這棟34億的紐約超級豪宅現在正在出售。看到內部才知道為什麼這麼貴!

毛澤東在1972年「放棄對日索取戰爭賠償」,轟動世界

【毛澤東在1972年「放棄對日索取戰爭賠償」,轟動世界】-〔內附黨媒鏈接〕
毛澤東在奪權後,「放棄對日索取戰爭賠償」轟動全球!當時新中國大陸剛加入聯合國不久,中國大陸政府和日本簽署了一份《日中聯合聲明》的協定,放棄索償。
而根據該《聲明》的「第五條」所述的「放棄請求權對象...。」當年遭受日軍暴行的受害中國人「不具有法律上的賠償請求權」。
由於「民間與當權者」的意向未必盡同,內地律師康健過往10多年來一直協助「日軍暴行受害人」爭取賠償。不過,他表示,「所有向日本法庭提出的索償訴訟,大部份都失敗。」
==============================
【唯獨中國沒有索取賠償】
事實上,除了『唯獨最大受害國的中國不獲賠償』之外,當年無論中立國、或未參戰國,甚至幫兇國也得到了日本的戰爭賠償,連帶二戰期間未獨立的外蒙也獲賠償。(1) 中立國:瑞士11億日元,西班牙20億日元,瑞典5億日元,丹麥7億日元。(2) 即使日本的幫兇國,泰國也得到了150億日元的戰爭賠款。(3) 未參戰國也得到了日本的戰爭賠償。(4) 外蒙古也得到了戰爭賠償。二戰時期,外蒙古尚未獨立,仍被國際社會公認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但也獲得了50億日元賠款。
==============================
以示公正,請參閱黨媒的《新華網快訊》: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7-04/27/content_6037387.htm

2014年7月24日星期四

BBC 英媒:中国房市走低引发富人向海外转移资产

中国房地产
中国房价下滑,引发更多富有人群向海外分散资金
英国主要媒体7月21日关注的中国有关话题主要包括:路透社报道了中国大陆眼下因各地房地产市场走低,开始引发富人向海外转移资产的现象;《卫报》评论香港民众与北京当局在普选立场上的对立其实源于"思想理念的时代差"。
路透社发自北京的报道称,在富人移民海外浪潮方兴未艾同时,受最近房地产市场开始走低形势影响,中国一些最富有的人群开始抛出手中中国房产投资,转向投资海外的私募基金、房地产等领域。
房价跌 富人溜?
报道认为,这一趋势显示中国过去五年"火红"的房地产牛市不大可能在短期内再度复苏。
当然,也有投资顾问、证券交易经理和众多分析人士指出,暂时还没有必要因为富人资金外流而担忧。
文章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中国最富有的人群——即所谓"聪明钱"开始投资海外,并非资金全面逃离中国大陆,而主要还是出于分散风险的考量。
中国招商银行私人银行部副总经理王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的确有客户开始减持在中国的房产投资,不过并非大举抛售;王菁认为,除了某人的资金过度集中于房产,否则都会选择出租等办法周转资金。
分析还指出,中国还有数以千万计新兴"中产阶级"还不具备个人海外投资的实力,他们在中国其它投资理财渠道极端匮乏的情况下,仍然会继续选择投资房产。
上海CEBM集团房产投资分析师赵大震也认为,富人在中国还是少数,而多数准备投资房产的人目前都在"观望",一旦出现复苏迹象,很多人会重新进入市场。
尽管有上述比较乐观的分析,来自纽约、悉尼和伦敦房地产业的数据都显示,中国富人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将资金大量外移。
全美房地产经理人协会的统计显示,截止到2014年3月的上一个财政年度,中国投资者占据了在美国购房外国人的16%,比前一年度攀升4%。
记者采访到的一些普通投资者也似乎仍然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前景充满信心:有投资者指出,手里的钱要想保值最后还是要买房,因为银行本身都"负债累累"。
而中国投资者也似乎继续对股市和各类投资基金缺乏最基本的信任。
占中
经历了港英时代民主诉求和八九民运的香港人,民主法制理念已经与北京政府存在代差
港京对立 理念代差
《卫报》发表文章,就多数香港民众与北京中央政府在围绕2017普选问题上的争议与对峙的现象作出分析评论
分析主要认为,北京在1984年签订《中英联合声明》时,期待的是得到一个民众继续像港英殖民政府时代一样不管政治只管赚钱的香港。谁知,在经历1989之后的香港,民主法制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
文章指出,香港民意普遍希望2017能够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与自由的普选,而从北京和香港政府方面的最近发言来看,这也是后者决不会允许发生的事情。
分析认为,随着对立变得更加激烈和升级,中共最终决定动用武力镇压民众抗议也"并非不可能"。
分析也同时指出,如果真的发生暴力镇压,那么对香港和中国的未来发展负面影响不算,对大陆台湾关系、对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都会造成后果严重的影响。 分析因此一方面建议习近平政府应该更智慧地软化立场,而另一方面也建议英国作为《联合声明》签署国和香港前宗主国保持一定的"法律和道德责任"。
分析说,香港在长期作为英国殖民地的时期,的确在没有民主和民选的情况下,形成了一种由殖民当局挑选本土精英并附加高效廉政文官制度而形成的民众重商轻政制度。  而北京在当初争取收回治权时,也希望继续维持类似的模式:就是继续允许香港的"资本主义"继续赚钱,而只要港人"爱国",那么北京也会"尊重"港人的文化与传统。
文章继而指出,然而香港人的民主诉求早已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经历了港英时代的民主诉求、八九民运,以及其后廿多年来在维多利亚公园的年度烛光悼念会,都已经让民主法制的理念在香港人心中根深叶茂。
文章引述末代港督彭定康爵士的话说,除非中国大陆的民主法制理念能开始靠近香港民众的诉求,否则这种理念代差造成的对立就难以消除。
文章最后再次呼吁英国政府应该担负应尽的责任。
(编译:晧宇  责编:董乐)

2014年7月23日星期三

四面树敌 处处开战

《人民日报》日前刊发了由中央党校副教育长、教授韩庆祥的文章,称中国共产党所面临八大“新的伟大斗争”,主要有以下一些形式:争夺资源、货币战争、争夺市场、意识形态斗争、领土争端、反腐败斗争、网络斗争、反民族分裂主义的斗争。斗争对象和形式全面多样,处处可能是斗争的“战场”。
韩副教育长
韩副教育长
全文照刊如下: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项长期的艰巨的历史任务,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这既是对全党同志的郑重提醒,更彰显了我们党实现伟大目标的信念之坚定、努力之顽强。我们要深刻把握“新的伟大斗争”的新形式和新特点,努力赢得斗争的胜利,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奠定坚实基础。
“新的伟大斗争”的时代背景
我们党之所以提出“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主要是基于对我们党现阶段面临的一系列挑战、考验和危险的科学判断。
我们党面临诸多挑战。一些国家打压的挑战:尽管我国一再强调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推动建设和谐世界,但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新兴大国,难免被某些守成大国及有关国家视为“威胁”,这些国家就会防范甚至打压我国;改革发展稳定遇到诸多难题的挑战:面对体制机制弊端、利益固化藩篱的强大阻力,面对经济增长与资源枯竭、环境恶化的尖锐矛盾,面对资源人均占有率偏低且配置不够合理、难以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的突出问题;国外社会思潮对我国意识形态的挑战:西方“宪政民主”“新自由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普世价值”等思潮,通过不同途径不断向我国渗透;民族分裂主义的挑战:主要包括“疆独”“藏独”“台独”等。
我们党面临“四大考验”。长期执政的考验:我们党在长期执政、执政环境日趋复杂、执政基础有所变化的背景下,如何加强和改进自身建设,以巩固党的执政地位;改革开放的考验:如何在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同时,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考验:我们党既要经受住市场经济对党负面影响的考验,又要经受住市场经济所引发的意识形态安全的考验;外部环境的考验:我们党面临的国际大环境和周边环境日趋复杂严峻,包围、遏制、打压、分化、唱衰中国的行径日趋激烈。
我们党面临“四大危险”。精神懈怠危险:有的党员干部缺乏理想信念,缺乏自信,缺乏斗志;能力不足危险:有的党员干部难以胜任所肩负的历史重任,难以应对诸多挑战和“四大考验”;脱离群众危险:有的党员干部高高在上,不愿深入群众,背离了党同人民群众密切联系的优良传统;消极腐败危险:一些领域腐败现象易发多发,严重侵蚀着我们党的肌体。
“新的伟大斗争”的主要形式
综合国际国内形势和环境来看,当前我们党所面临的“新的伟大斗争”主要有以下一些形式。
争夺资源。资源竞争是当今世界各国竞争的重要形式之一。地球上储存的资源相对有限。缺乏资源会严重影响一个国家的发展及竞争力,因而当前许多国家都在围绕资源展开激烈竞争。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一定意义上说就是资源争夺大战。目前,这种战争仍然以不同形式在世界的局部地区进行。
货币战争。美国等西方强国注重金融立国,极力维护本国、本地区货币的世界霸主地位。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一些西方国家打压人民币是不争的事实。研究表明,当前一些西方国家在我国周边不断挑起事端,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刺激货币流向霸权主义国家。
争夺市场。即为世界市场和中国市场而展开争夺。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发展经济必须拥有广阔市场,西方发达国家围绕我国市场展开的争夺从来没有停止过。
意识形态斗争。强权政治和霸权国家试图对我国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它们以“自由、民主、人权”等为招牌,大力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目的就是动摇我们的思想根基,摧毁中国人的自信心和凝聚力。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复杂而尖锐,一些错误思潮暗流涌动,此起彼伏,竞相发声,大肆攻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
领土争端。少数周边国家与我争夺我国固有的领土,一些西方大国趁机介入,挑拨离间甚至公然为其不合理主张撑腰打气。对此,我们必须高度重视,深刻认识到这种围绕国家领土主权斗争的长期性,依法、合情、合理地予以回应。
反腐败斗争。当前,腐败现象在一些领域易发多发,我们党在不断加大反腐败的力度。本届中央领导集体组织开展的反腐败斗争,力度大、手段和方式多、效果显著。与此同时,腐败分子暗中抵触,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将更为激烈。
网络斗争。在网络空间,我们既能看见传播正能量的“天使”,也能看到发泄不满、谩骂他人、传播色情、招摇撞骗、混淆是非、聚众挑事、制造虚假信息、进行网络策反等释放负能量的“魔鬼”。网络世界中的“天使”与“魔鬼”为争夺网民和阵地而展开的斗争日益凸显,现实世界的斗争也会体现到网络世界。
反民族分裂主义的斗争。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经常在我国挑起各种事端,制造民族裂痕,搞民族分裂主义。因此,反对民族分裂主义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新的伟大斗争”的新特点
斗争对象和形式全面多样,处处可能是斗争的“战场”。我们正在进行的“新的伟大斗争”之对象,既有国外的,也有国内的;既有党外的,也有党内的;既有经济、政治的,也有文化、社会的;既有有形的敌对势力,也有无形的挑战、考验、危险。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各领域都有斗争,资源、货币、市场、意识形态、网络等都是斗争的载体。
西方敌对势力对斗争精心策划、处心积虑。西方敌对势力对我斗争,大多以传播西方社会思潮且以文化渗透的方式,把“自由、民主、人权”作为突破口。大致步骤是:第一步,让中国人崇拜西方“标准”;第二步,用西方“标准”裁判中国现实;第三步,使一些人认为西方“月亮”是圆的、中国“月亮”是缺的,对中国现实社会看不惯;最后一步,使一些人对社会主义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和马克思主义产生不满,从而达到动摇中国人理想信念、摧毁中国人自信和分化人心的目的。
国内外敌对势力采取的斗争方式隐蔽巧妙,极具诱惑性和欺骗性。许多斗争是用文明、学术外衣设置政治陷阱,以文明、学术思想掩盖政治意图,让一些人甘愿上钩,不知不觉掉入陷阱。这主要体现在:一是以文化、文明诱惑掩盖政治图谋。西方敌对势力从未放弃西化、分化中国的政治图谋,但感到用赤裸裸的军事和政治手段扼杀、围剿中国不合时宜,转而想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当今时代,世界范围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日趋频繁。西方敌对势力抓住此机会,往往通过各种名目的基金会、社会组织,以考察访问和培训为旗号,培植代理人,进行文化渗透;利用其在经济、政治、文化、科技、军事上的“话语权优势”,诱惑一些中国人尤其是专家学者、领导干部和企业家,使他们对中国的历史、传统、文化、文明、理论、思想失去自信,成为西方文化、思想的俘虏。二是用学术思想遮蔽政治图谋,以学术创新诱惑我国专家学者,使他们掉进西方所设计的政治陷阱。一些西方社会思潮确实提出了具有一定创新性和学术性的思想。但它们常常打着学术创新的旗号,以学术研究、学术交流、学术访问的面具来掩饰其政治意图,容易迷惑我们的一些专家学者,使他们丧失判断力和鉴别力。因此,我们要提高政治敏锐性和政治判断力,彻底揭露和拒斥西方以文化、文明、学术外衣设置的政治陷阱。
综上所述,当前我们面临的“新的伟大斗争”,可谓复杂而严峻。积极应对我们党面临的诸多挑战、“四大考验”和“四大危险”,努力破解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出现的诸多难题,都需要我们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我们应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责任意识、使命意识,进一步培育战略思维、辩证思维、底线思维,准确把握机遇、有效应对挑战、科学破解难题,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持续发展、不断推进。
来源:人民日报

2014年7月21日星期一

超越防火墙: 以10种不同女装装扮逃跑的郭伯雄 - 搞笑组图

超越防火墙: 以10种不同女装装扮逃跑的郭伯雄 - 搞笑组图: 提示 :如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请看前面报道:《 传言四起:“锅”姓军队首长化妆女性出逃被上海海关拦截,级别与不薄相当》



















超越防火墙: 北京民主人士高洪明撰文要求中共重新认识法轮功

超越防火墙: 北京民主人士高洪明撰文要求中共重新认识法轮功:         北京异议人士高洪明在中共镇压法轮功15周年的日子来临之际,发表文章《要求中共重新认识法轮功是信仰不是x教》,为法轮功鸣不平,不畏高压迫害,挑战中共镇压法轮功的邪恶政策。

2014年7月18日星期五

美國制定好了確保朝鮮半島統一的行動計劃

平壤金家王朝覆滅已不可避免 美國制定好了確保朝鮮半島統一的行動計劃 此計劃同樣適于中華光復
圖片說明﹕
韓國軍隊挺進北朝鮮共匪國
匪酋金正恩遭自家丘八兵逮捕
【中華評述2014年7月17日訊】正是因為北朝鮮金匪王朝崩潰已不可挽回﹐中共匪國匪酋習近平近日才匆匆忙忙竄訪韓國﹐指望首爾在統一朝鮮半島時能讓中南海多少分得點好處﹐以阻止“唇亡”必定“齒寒”的厄運。對此﹐美國早就準備下了收編北朝鮮共匪國的計劃﹐屆時絕對不會讓中共匪在平壤邪惡滅亡中討到半點便宜。美國《國家利益》雜志防務顧問、駐首爾美軍計劃人員瑟迪(Priya Sethi)﹐日前撰寫文章披露了這一計劃的細節﹕
部署在朝鮮半島的美軍,為準備應對平壤極權垮台的持續亂局,幫助韓國軍隊穩定局勢,展開人道救援,必定會選擇適當時機出手﹑支持半島統一。南韓擁有50萬人的常備部隊,還能征召數十萬後備軍﹐為了有效應對北朝鮮不穩狀況,美軍已經著手建立駐韓常備軍和後備軍訓練機制,提高兩者平時和戰時的能力。
北朝鮮共匪國崩潰後﹐美國最重要的安全支援任務是﹐協助韓國解除北朝鮮共匪軍的武裝,遣散金匪王朝丘八兵﹐統一整個半島防務。預案之一,壓制北朝鮮共匪軍頭可能操控、鼓勵的派系沖突,策劃的叛亂或抵抗行動。其中﹐可以考慮同投誠的北朝鮮共匪軍和特務部隊丘八頭目的合作。這樣﹐不僅可以消除潛在的叛亂,阻止中共匪的軍事介入﹐而且可以借助遣散匪軍丘八安撫北朝鮮共匪國國奴。
目前﹐美韓聯盟已經為解除北朝鮮共匪軍武裝、教育遣散、重整半島防務﹐制定了一套標準的規章制度,可以及時協調軍事和民事領域的應變行動。美軍將協助新建的安全部隊繳械﹐和韓軍一起保障北朝鮮共匪國政治犯及民族精英的安全;支持韓國政府設立輔導及赦免計劃,鼓勵反正的北朝鮮共匪國科學家、醫生、工程師等專業人士參與遣散丘匪偽八兵和重組國家武裝力量的工作。
美軍將派出聯絡組和合作單位,支持韓軍完成工程及短期基礎設施維修和維穩任務;為韓國的工程單位提供專門技術,支持公路、橋梁、發電廠等基礎設施的日常維修保養。韓國政府重要的初期措施,應包括恢復燃料和電力供應,向人口稠密地區供電等。美國工程單位也會和韓國單位合作,有效地策劃、完成這些初期措施。
韓國軍隊也將即時進行人道援助和緊急救災行動﹐美國將參與並提供顧問報告,支持建立災難救濟發放和危機反應機制;協助韓國政府和私營企業界設立大型飲用水、醫藥品、食物配給儲存設施,建立臨時收容所,以便軍方能立即發放救濟物資。韓國的人道救援組織,也將與軍方和各部門更好地合作,確保救援行動協調同步。美軍會積極幫助韓國人道救援組織,居中協調政府和非政府組織的運作。
國際人道救援機構進入受災難影響的地區及其進行的救援行動﹐美軍都會提供舉足輕重的保護。美軍將立即出動支持人道救援。具有強大空運和空中補給能力的美軍後勤系統,會迅速將大量救援物資送到北朝鮮共匪國受災地區的韓軍哨所﹐以保證及時發放。
對於美軍來說,應付北朝鮮共匪國崩潰的時刻已經到來﹐它可以隨時出動﹐絕對保證朝鮮半島的民主統一。其實﹐美軍這一確保韓國的統一計劃﹐也適用於土崩瓦解的中共匪國。屆時﹐中華民國國軍收復淪陷區﹐同樣可以在美軍保障下迅速完成中華祖國的民主光復。

2014年7月16日星期三

政府強拆警察住宅 將生民變?

唐人2014年07月14日訊】提起「強拆」,人們通常的印象是警察與開發商站在一起,用暴力驅趕、毆打和抓捕那些為自己維權的群眾。好多人都在想,有一天警察成了被強拆的對像,他們會怎麼辦?日前,四川省蘆山縣的警察和法官就遭遇了這樣的情況。 































編輯/宋風後制/肖顏


,如果警方家園被強制拆遷?
四川蘆山有答案

說起有力拆遷,人們會認為,
警察和開發商互相協作,以
猛烈毆打和逮捕那些誰捍衛自己的權利。
但如果警察家園將被強制拆除?
近日,四川蘆山警察和法官遇到了這個情況。
他們會如何行動?
請閱讀下面的報告。

誠如通過“64tianwang.com”,
在僱員的100家誰的工作四川省雅安市
蘆山縣法院大樓或公安局,
將被強制拆除。
這些人誰是國家機器的一部分,
沒有按照他們的上司的搬遷令。
作為普通的人,他 ​​們只是捍衛自己的人權。
他們成立一個監察小組,以保護自己的家園
白天和黑夜。
儘管對抗拆遷,
他們表現出較強的防禦能力。
他們還幫助其他人
的房屋被強制拆除。

他們還聯繫了人權非政府組織的網站“64tianwang.com”
幫助停止拆遷力度。

這些警察和司法人員
也告訴“64tianwang.com”說
,他們希望從獲得支持
的非政府人權組織,
但也擔心被政治陷害了,
他們的工資中扣除,或者甚至是,囚禁
他們害怕他們可能會被控以
“與外國勢力合作”。

黃琦,四川“64tianwang.com”創始人:
“當輪到他們從強制拆遷受苦
,並站在政府的對立面,
他們感到孤獨和無助。
因此,他們希望一個非政府組織
一樣64tianwang可以參與進來。“

黃琦指出,當老百姓的家
被拆,這些當地警察和法院大樓
可以共享利潤。
當時,他們是與那些誰犯拆遷。
當自己的家園即將被拆除,
情況就不同了。他們的利益將會受到損害而
他們需要捍衛自己的權利。

月20日,2013年,7級的強烈地震發生
在雅安市,四川省,
震中位於魯山縣,
作為記錄,數以萬計的家被損壞
的程度不同。

在2013年4月,習近平來到廬山考察的情況。
希所用的口號是“科學重建,規劃長遠
,不損害老百姓的利益“。

李環力,志願者64tiangwang的,據悉,現在魯山
縣委,縣政府只提供3萬美元
到每個家庭進行拆卸。
在“危舊房改造”的名義下,
當地政府沒有談判與業主
有關產權和房子等價更換。

聯環力說,當地政府著手的方式
引起了強烈的抵抗,尤其是那些
誰在政府結構,工作
就像警察局和法院大樓。

聯環力:“現在擁有大約60到70家
由國有派出所人員和36的房屋
被法院人員得到影響。
其中包括警察和法官目前的服務。
他們有很多的連接,並
能收集一兩百人容易,
有些警察和法官已經表示,
他們將用自己的生命捍衛自己的家園。“

聯環力補充說,當地政府出售土地
給開發商0.27十億中國元。
該縣的高級官員在會議上公開表示,
只有強制拆遷才有可能成功。

聯環力:“現在,縣委,縣政府及委員會
將要拆除那些警察家下週一,
這是很難說什麼會引起呢。“

聯環力也了解到,前當地首席法官和
其他5名代表將要抱怨
黨的中央檢查組在7月13日,

黃琦表示,強制拆遷喚醒了
這些法官和警察,
他們敢於站出來和加強力
的非政府組織人權“捍衛者。

黃琦指出,在正在進行的社會改革,
越來越多的中國會醒來,
和非政府人權捍衛
意志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nterview /朱之扇編輯/松風Post-Production/XiaoYan - 查看更多信息:http://www.ntdtv.com/xtr/b5/2014/07/14/a1122777.html#sthash.jIgroyCD.dpuf

他们害怕民主化的示范作用——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天

【丁一夫:他们害怕民主化的示范作用——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天】最近两年,我在藏区接触过一些汉藏干部和普通老百姓,很多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既然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一再声明坚持中间道路方针,放弃独立诉求,只寻求在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之下的民族自治,而境内藏人盼望达赖喇嘛回归,甚至到了有一百三十多人自焚的地步,中国政府为什么不仅拒绝和达赖喇嘛对话,而且摆出那么傲慢恶劣的态度来诬陷污蔑达赖喇嘛,把话说得那么难听,把事情做得那么绝,一副再也不回头的派头,这到底是为什么?
最近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即白皮书,无意中回答了这个问题。
"一国两制"可能长久吗?
九七香港回归,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件大事,一方面是"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很鼓舞国人的民族主义心态,另一方面是中央政府承诺"马照跑,舞照跳",尽量消减港人对共产党统治的疑虑,而实质性的东西就是在中英联合声明基础上的香港基本法。
我和很多期盼中国早日走向民主的朋友,对香港的回归抱着期待,期待香港对中国内地的政治变革提供一种示范。香港的法治,文官制度,分权体系,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开放社会,都是中国走向现代文明和先进社会所最亟需,也是最缺乏的。凡有理智的公正的人都不会否认,香港人生活得比内地人好,不仅是富裕,更有精神上的充足,社会更公正,更有正义,而这和政治制度所提供的自由和民主是分不开的。香港回归后,香港作为中国一部分的存在,让很多似是而非的反对和拒绝中国民主化的理由不攻自破。香港向中国人显示,既然港人能做到,中国内地也应该能做到。自由社会和民主制度就在眼前,不是不能做,而是你想不想做。
但是,也有不少人对香港的前途不看好,不少港人根据以往生活经验,不敢相信共产党,更不愿重新落入共产党统治之下,在九七回归前去了加拿大。更有一些西方政治学者,对"一国两制"抱怀疑态度。他们担心香港变坏的理由也正是我们曾经期待内地会变好的理由:两制下的民主制度会对原来旧制度下的人发生示范作用。他们担心的是,专制集团不会允许民主的示范作用危及他们赖以生存的体制。
从共产党革命纲领的角度看,容忍"一国两制"是幅度很大的变化。"两制"差别之大,"除了军事和外交",就是两个国家的差别。这说明,邓小平这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可以是非常灵活、讲究实用的策略家。但是,这一代人一旦有实力了,发作起来也可以是没有底线的人,或者说他们根本不在乎道德和原则。
对香港回归后的制度安排,邓小平一方面可以灵活到"马照跑,舞照跳",一方面却坚决训斥把这种制度安排和联邦制或邦联制联系起来的说法,他宁可另起炉灶发明一个新说法,即"一国两制"。其中的心态和算计很明白:联邦制或邦联制,或任何别的说法,都是国际上已有的概念,和这些概念相连的有一套现有规则,选用已有的概念,就意味着以后得按已有的规则办,必受制于人。而"一国两制"是他自己发明的,想把话说得漂亮就可以说得漂亮到极点,可日后照什么规则办,也可以随他解释。
于是,回归十七年后的第一个香港白皮书出来解释了,精彩的说法是"两制"必须受制于"一国",香港特区的高度自治,来自于中央政府的授权。那等于是说,香港的自由和民主好,那也是我给你的,我不高兴了就可以收回不给。西方政治学者的担忧终于成为了现实:一个专制政权不会允许其内部有一部分长期实行民主体制,因为民主体制会产生示范效应,这种示范效应长期作用下,会损耗专制政权的合法性。
拒绝达赖喇嘛回归的真正原因
看清了香港的遭遇,就容易理解为什么中共顽固地拒绝和达赖喇嘛对话,绝不愿意让达赖喇嘛回归了。因为达赖喇嘛回归,前提是藏民族实行真正的自治,而达赖喇嘛将给自治的西藏带来民主的政治制度。这种民主制度的示范作用,是中国的政治大佬们真正害怕的。
所以,中国的领导人这些年一方面严密地封锁消息,不让国人了解达赖喇嘛带领流亡藏人半个世纪的民主实践,另一方面死死咬住,说达赖喇嘛回归就要恢复旧西藏的农奴制。其实他们并非不知道,西藏流亡社会的政治体制远比中国内地更开明,更先进。
1959年3月达赖喇嘛流亡印度,12月第一次举行大法会就指出:西藏要不同于以往地成为一个民主政府。 1961年10月10日,西藏流亡政府公布了宪法草案讨论稿;1963年3月10日,达赖喇嘛公布了《西藏民主宪章草案》;1965年西藏人民议会通过决议,收回旧西藏时期原有的所有封爵,也就是废除了西藏传统的贵族和庄园制度,并制定了议会工作章程;1966年5月设立了独立的议会机构,从此开始了民主政府的运作。人民议会于1974年12月公布了议会选举章程。在选举章程和规则方面,流亡藏人经历了很多磨练,内部曾经发生争执,但是最终在达赖喇嘛引导和干预下达成共识。
1990年,西藏流亡政府召开特别扩大会议,达赖喇嘛指示,流亡政府将来的方向是"以民主程序由人民自己担负起责任"。1991年6月,达赖喇嘛正式批准新的流亡藏人宪章。以后用了10年时间完善流亡政府的结构和换届产生方式。2001年首席噶伦改选,西藏历史上第一次通过人民直选产生了首席噶伦桑东仁波切。10年后,2011年,首席噶伦换届改选,选出了一位在流亡中出生成长,在大吉岭的流亡藏人学校开蒙,在哈佛大学深造的法学博士洛桑森格先生担任流亡政府首脑。
就在这个时候,达赖喇嘛宣布政治退休,并作出持续努力将西藏政治世俗化,走向政教分离。同时,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一再重申中间道路,并且通过流亡藏人代表大会等程序获得多数藏人的支持。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一再公开表示,只要藏民族真正得到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的自治,达赖喇嘛就将作为一个佛教僧侣回归西藏,流亡政府将自动解散,西藏的政治制度将由全体藏人通过民主方式来决定。也就是说,未来藏人自治的西藏将是一个民主的西藏。
这个民主的西藏,必定会对整个中国产生无法漠视无法拒绝的示范效应。这是中共真正害怕的。这就是他们拒绝和达赖喇嘛对话,不让达赖喇嘛回归西藏的真正原因。
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4/07/blog-post_9303.html

2014年7月14日星期一

共军内战使用苏援炮弹研究

根据刘鼎传推算,苏援饷械对于中共成功夺取全国政权所起的作用,权重应为九成以上——中共28年革命得以成功,乃是外因为主,二十万吨苏援炮弹奠定了中共四九年政权的基础。
本人于《公班衙军工业战败之始》一文当中说过:
另外,关于“到底是前苏联公班衙军工业的产出,抑或是同盟国公班黎军工业的产出,对于苏军战胜德军起了左右结局作用?”关于这一问题,本人已于自撰《马克思原错:劳动价值知行证非》一书卷二《杜列刘邓江•问真》章之中,对于盟国大量给予苏联的“租借”战争物资的品种、数量、品质、作用作过详细交待,此不多赘。(按:公班衙是英文公司的早期汉译)
但是,由于最近接触到了一份新揭史料,觉得需要补充一组非常、非常重要的新揭数字和推算数字以飨读者,因此命笔写成此文,如下。
吴殿尧于其新书《刘鼎传》中根据所得珍贵档案材料记载:
为了迎接解放战争决战时期的到来,刘鼎(时任中共华北人民政府下属公营企业部主管军工生产的副部长——作者注)组织华北的七万兵工大军加紧军工生产,特别是攻坚炮火弹药的制造。1948-1949年三大战役之前,华北解放区个兵工厂造的各种炮弹,年产量已达几十万发以上。这为大决战提供了重要的军火保障。规模巨大的淮海战役,由华北和东北军工送往前线的弹药约有1,640万吨,远远超过了国民党方面的军火供应。
显而易见,根据上下文来看,1,640万吨弹药应为1,640万发炮弹之误。钢质炮弹尖头十分沉重,当时中国全国的钢年产量不过60万吨而已,“华北和东北军工”何来几百上千万吨钢材制造弹头?全国的铜年产量就更少了,根本不够制造相应数量百分之一的铜材弹壳。即使是在弹药消耗强度历时仅为65天的淮海战役无法望其项背的历时长达33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军队消耗的各种物资也仅为560万吨,其中弹药25万吨(平均每月0.76万吨,三个月的消耗量就超过三大战役的弹药消耗总量二万吨)。美国在朝鲜战争中消耗的各种战争物资乃为2,300万吨,其中弹药330万吨。
三大战役千六百万发炮弹全属苏援
由此可见,淮海战役共方消耗弹药“约有1,640万吨”纯属舛误;“远远超过了国民党方面的军火供应”倒是事实,不过对此人们不禁起疑:为何据有沿海最富之地的国民党的弹药生产能力远远不如共产党?去年作者曾在美国洛杉矶和许家屯先生作过四日长谈。期间,曾经任过中共南京市委书记的许氏告诉作者:生产出了“熊猫”牌电子管收音机的南京无线电厂、生产出了“跃进”牌两吨半轻型车的南京载重车制造厂的底子分别是国民党政府下属的军电、军车修理厂;熊猫牌收音机、跃进牌轻型车都不是模仿苏联的。由此推论,国民党的弹药生产能力没有理由远远不如共产党。
当时华北和东北军工炮弹年产量仅达几十万发而已,供应淮海战役,据国防大学教授徐焰透露,仅为二十多万发。从哪儿冒出了1,640 -20 =1,620万发?如果我们相信淮海战役共方仅仅消耗二十多万发炮弹,假设每门火炮(淮海战役为时65天内的)五十天每天发射炮弹二百发——这是极为平常炮战用量,那么,共方就只有二十门火炮!所以,应是吴殿尧间接给出的数字1,640万发合理,靠谱。不过,如果相信1,640万发全部属于自产,那就是比“大跃进”还要大跃进了。因此这1,620万发炮弹,必然属于由驻满苏军将其原有美国租借予它的美制火炮以及炮弹,以及缴获的日制火炮以及炮弹交予中共之物。不可能还有其他来源。
二十万发炮弹,假设每发均重十公斤,那么总重约为二千吨。徐焰透露三大战役总共消耗弹药二万吨,假设其中淮海战役消耗弹药最多,占50%为一万吨,那么不妨推论:其余八千吨应为轻武弹三千吨(一亿粒,粒重三十克);手榴弹、炸药包五千吨(手榴弹4,500吨合九百万颗,共方参战六十万官兵,每人配发十五颗;炸药包五百吨合五万包,包重十公斤)。
苏援炮弹(撇除轻武弹、手榴弹、炸药包)1,620万发该是如何构成?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公布的一份档案透露:1950年上半年中国移交给北朝的朝鲜裔中国人师第15独立师装备的有:236门火炮(100%),其中132门壕用迫击炮(56%。每发重约五公斤),72门反坦克炮(30%。每发重约七公斤)、32门榴弹炮(14%。每发重约十五公斤)。据此推算,我们便可知道,这1,620万发炮弹的构成应是:迫击炮炮弹907.2万发,重约45,360吨;反坦克炮(应可包括日制山炮)炮弹486万发,重约36,450吨;榴弹炮炮弹226.8万发,重约34,020吨。总共重约115,830吨。也许头两类炮弹没那么多,榴弹炮炮弹没那么少——这里只是提供一条正确的思路而非精确的数字。
淮海战役65天用去炮弹135,830吨,完全有这可能,苏军柏林战役首日炮袭空袭最厉,一天用去98,000吨炮弹和炸弹。淮海战役消耗自产炮弹与苏援炮弹之比为1.2 %:98.8 %。假设淮海战役共方每门火炮每天发射炮弹二百发,总共发射(六十五天中的)五十天,那么,不难推算出来:淮海战场共军拥有三种火炮(主要为美制原先租予苏军火炮以及日制苏军缴获火炮。中共军队自行缴获火炮此时仅以百计)1,358门。据此估计,三大战役消耗苏援炮弹应在20万吨以上。出于可以想象的原因(联想“排除苏共干扰独立自主革命”、“农村包围城市开展武装斗争”、“小米加步枪打败了飞机加大炮”),这些苏援炮弹的来源、品种、规格、数量过去没被纳入正册,纳入正册的只是二万自产炮弹的有关资料,后人惨被误导,真惨!
斯大林才是解放军的运输大队长
但是1,640万发这一数字却被刘鼎或其领导之下的机构本着对于历史负责的良心计入了另册,当时——极有可能——并将“发”字有意改成了“吨”字,以作保密(=以淆视听)。63年后,吴殿尧将它找出来了;65年后,徐泽荣将它查明白了。刘鼎对于中华民族绵绵信史的贡献,远远超过了他对中共革命军工生产的贡献。没有他的这笔暗记、巧记,对于中共党史军史研究,我们势必还会被迫继续“在黑暗中摸索”许许多多年头。
据此看来,原为作者首先提出的“中共苏援火炮轰垮蒋家王朝”一说,完全能够成立。由此又可推算出来,苏援饷械对于中共成功夺取全国政权所起的“左右结局作用”,权重应为九成以上——中共28年革命得以成功,乃是外因为主,内因为辅!斯大林才是解放军的运输大队长,他派往西柏坡的苏共代表原来就是苏联铁道部部长。运送115,830吨炮弹可要八千节车皮,何况还有其他种类弹药。什么时候轮到蒋介石!有道是:十万名科举进士奠定了中国古代各朝的基础,二十万吨苏援炮弹奠定了中共四九年政权的基础。
补充这组数字对于作者《公班衙军工业战败之始》一文有何关联?关联大了去了!只问一句读者便会明白:美国租予苏联战胜德国武器,是美国国营企业研发制造的还是美国民营企业研发制造的?战后,对于美国租借物资,只有行民营的英国分几十年还请,行国营的苏联只还了3%左右就不还了——行民营的国家国富,行国营的国家国贫嘛。行国营军工的国民党政府,则压根儿就没说要还,美国压根儿也没讨要。美国民营军工对于美国本身、欧洲盟国、苏中两国战胜法西斯德意日的贡献,以及对于共产党在大陆战胜国民党的贡献,多么巨大!
彻查刘鼎为掩盖毛误判美军不会参战
1953年7月,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军工功臣刘鼎反而受到撤职查办处分,罪名乃是因他之故,战争启动前夕,全国“兵工减产,延误军机”。直到文革结束,冤案方得平反。考其原因——传主本人及其家属以及传记作者必然万万没有想到,本人认为,应是毛泽东为其韩战爆发之前误信斯大林、金日成所言“美国只会派出日本地面部队而非自身地面部队入朝作战”,寻找替罪羊,挽回自身“伟光正”无瑕疵形象所致——徐焰发现,抗美援朝战争胜利之后,始于1943年的毛泽东“一言堂”就变得不可动摇了。首先,一份题为“关于朝鲜战争(1950-1953)和停战谈判”的苏联档案文件概括了金日成与毛泽东于1950年5月会谈的结果:
在金日成于1950年5月访问北京期间,毛泽东在会谈中强调了他认为美国不会‘为朝鲜这么小一块领土参战’的信念,并声明中国政府将派出一支部队到沈阳地区,以便在南韩将日军投入战斗时提供必要的援助。中国领导人是基于美国部队不会参加朝鲜战争这个事实来考虑的,他们不想派出大批部队入朝帮助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其次,两位俄国外交部官员巴贾诺夫和杰尼索夫同样证实,由于相信北朝领袖关于美国自身部队不会卷入冲突的分析,毛泽东赞成对于朝鲜统一问题采取迅速军事解决,并且坚信不会失手。再次,志愿军38军113师师长江潮曾为志愿军第二次战役的胜利作过决定性贡献,后被尊为民族英雄,这种特殊地位无疑会让他知道更多关于中国在朝军事行动的内幕——在作者对其访谈中,江潮将军感慨系之地对我说:我们的最大失算就在于没有估计到美国会出兵啊!
斯大林确实是玩弄阴谋诡计的高手,竟然骗得毛泽东、金日成一愣一愣的,误信美国只会派出日本地面部队入朝参战。只懂“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论”的中朝两共领袖不谙西方国际关系理论以及实践:此时美国岂会允许刚刚被己战败,曾对自身造成巨创的日本重新武装,“修正”(Revisionist undertaking)二战之后国际体系?中朝两国当时对于日本的情报工作亦属太差(不是还有日共窝里帮忙吗?),美国在日哪有重组日军达到五六个野战师之多啊?没有经过重型武器装备、训练的警察部队能够暂态摇身一变,成为有效野战部队吗?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以为可以依靠只有轻型武器的内务部部队,结果不是落个夫妻双双被国防部部队抓获枪毙?事后看来,事前轻信美国只会派出日本地面部队入朝参战,真是不知从何谈起!
几乎所有国内国外研究韩战学者,过去都不曾意识到此一误信对于中国参战决策的严重误导作用。当然,作者相信,即使估计到了美国地面部队入朝参战,好样儿的中国也会出兵,但是对苏索价就会更高,从而民族牺牲就会更小,亮的就不是同一把剑了!
因为此一误信,1949年末三月以及1950年上半年,中央(而非刘鼎,他哪有那个权力啊)曾经下令全国兵工“关停并转”,以致突然得知韩战爆发美军参战之后,恢复兵工研发制造措手不及。不由刘鼎替罪,还可拿谁替罪?作者认为,还有一个更为深层的政治斗争原因令得刘鼎不可避免身陷囹圄。
据我所知,刘鼎于1930年留苏归来以后进入中央苏区,曾把在苏学得的密码破译技术传授给中央红军情报部门。从此以后,三大红军对于国军前线部队的密码电报,只要截获,就都能够破译,因而有了“共军的资讯化战胜了国军的机械化”一说。可惜,吴殿尧书对于刘鼎对于中共依靠苏援饷械成功夺取全国政权的这一巨大贡献,竟然全然没有着墨。苏联愿意予以共产党密码破译技术转移,美国却不愿意予以国民党密码破译技术转移。不过共产党对于破译日军密码,似乎效率不高。苏联似乎无意向其转移日军密码破译技术,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共军对于日军作战胜算不如对于国军作战胜算之高。毛泽东对于蒋介石“百战百胜”,一大原因乃在于此!毛泽东将刘鼎莫名其妙地以延误军机为名撤职查办,有没藉此灭掉刘鼎此口之意?过了两年,他不是灭成了潘汉年另口了吗?
最后,作者想了半天还是按耐不住要说:这样研究中共党史、军史,才能得出信史,才能治出显学,有些同仁不是白活了吗?
二○一四年六月四日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