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日星期一

“中国梦”不属于屌丝


日本的国际政治刊物《外交官》3月30日刊登自由投稿记者科亨(David Cohen)的文章说,人们总是盼望中国出现青年运动。因为这个国家有一个专制政府;社会极端不平等;性别失衡越来越严重。总之当代中国有许多类似于触发“阿拉伯之春”政治暴动的因素。
自1989年以来,国际媒体有关“下一次天安门”的狼来了预言已经不下数十次。中国问题分析家对有关不满的中国青年的故事已经感到厌倦。但笔者要 说,中国互联网文化中一个最新词语——“屌丝”或曰“失败者”的走红,应当从政治上受到重视。这个词语在那些不想成为天生失败者的人之间流行,对正在强调 “中国梦”而争取政权合法性的习近平,构成重要挑战。
“屌丝”走红不到两年,隐喻一个大学毕业后从事没有出路的工作,无法挣到足够的钱买房买车的青年。房子和车子被广泛视为中国中产阶级生活的基本标志,是青年找女朋友和结婚的首要条件。
但“屌丝”过去一年来成为中国网民几乎通用的身份。仅在笔者的熟人中,现在就有自称的女性屌丝;从事金融工作的屌丝;在中国顶尖大学和海外名牌大学读博士学位的屌丝。这个词语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主流身份意识,屌丝小说也已经成为广受欢迎的类型。
实际上,屌丝的含义已经重要到足够引起网民关注,他们创造了屌丝必须符合的资格。如《人人网》就给使用者“屌丝分数”,并且激辩是否拥有 iPhone就是一个冒牌屌丝。而拥有一个iPhone既强人所难,又是一个有价值的资产,会使大家重新思考有关中国中产阶级物质主义的假设。
使用“屌丝”这个词唯一不变的是,它是另外两个网页词语“高富帅”和“白富美”的反义词。前者指高大英俊富有的男人,后者指白皙美丽富有的女人。但 并没有人自称“高富帅”和“白富美”。这两个反义词对屌丝身份来说很重要。它们暗示过去20多年来的繁荣,差不多都落入一小批出身名门的人手中。
更重要的是,普遍的观感认为,唯有屌丝才接近“真实的中国经历”。长期以来,无依无靠的青年在中国各地比比皆是。而青年人把自己界定为被剥夺选择权 利的人,也有一段时间了。正如大家看到习近平试图以“中国梦”的口号激励全国,大家也应当看到屌丝身份的扩展。这是中国社会的观感,也就是说“中国梦”只 属于其他人,至少只有习近平和中国官方可以定义何为中国梦。中共的好运还没有到头,但是屌丝观念可能使其拥护者更加强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