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4日星期四

中國權貴的死亡遊戲

何頻、黃文廣

一具英國人的屍體被發現在重慶南山麗景度假酒店1650號房裡,這座三星級度假勝地,坐落在鬱鬱蔥蔥的南山,距離市中心約八公里,酒店最吸引人的是其歐洲風格的別墅,站在屋頂陽台上便能將四周的美麗風景一覽無遺,如此豪華套房最受一擲千金的企業家和高級官員喜愛,足以提供一個安靜的度假空間或進行私密聯絡。

根據酒店紀錄,一名“老外”,也就是外國人於2011年11月13日入住,名字叫做尼爾‧海伍德,41歲的英國人,持有英國護照並以北京地址登記。他最後一次被見到時,身旁跟著兩名穿著綠色軍大衣的年輕人及一名中年婦女,他們將“請勿打擾”的門牌掛上,告訴樓層管理員不要打擾這位外國賓客,因為他“喝多了”。

兩天後,清潔人員注意到1650房的房客始終沒有動靜,也未曾步出房門,即刻通知酒店經理,在打電話和敲門都沒有獲得回應的情況下,經理決定破門而入,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具躺在床上的死屍。

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第一時間趕到現場,調查人員隨後宣布海伍德是“酒後猝死”,並通知他在北京及英國的家人──海伍德娶了中國籍的妻子王露露,育有二女,身處倫敦的母親收到消息後悲働欲絕,其父才剛剛因晚餐後飲酒導致心臟病發,以63歲之齡死於家中。

成都警察說服海伍德的家屬接受結果且同意火化遺體,沒有進行屍檢。中國境內的外國人多如繁星,海伍德之死很大程度上沒有受到媒體和公眾注意,但中國人普遍相信,如果死者在陽間有未完成之事勢必陰魂不散,緊緊環繞在敵人身邊,操縱他們的想法,為他們的生活製造大混亂。

***

自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畢業後,主修國際關係的海伍德遠赴中國學習中文。1998年他來到沿海城市大連,工作是教導富裕家庭的孩子英文,為了使自己看起來更有價值,他時常吹噓家族的貴族血統,其曾祖父據說是上議院一員,還在1929年至1935年間出任英國駐中國總領事。

2003年,海伍德聽聞時任大連市長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將進入哈羅公學(Harrow School)就讀,而恰好哈羅是海伍德母校,他便給谷開來寫了一封信,當時谷開來正準備陪薄瓜瓜到英國去。為了有更多的心力投注在孩子教育上,身為律師的谷開來在此五年前就已離開律師事務所(谷開來曾代表中國的洗衣粉製造商對抗美國,之後著有《勝訴在美國》一暢銷書)。

信中海伍德以在中國的哈羅校友自居,並詢問是否有機會與谷開來在倫敦見面。當兩人變得熟識後,海伍德自告奮勇留下來照顧薄瓜瓜,谷開來方能安心回國。這位英國人的親切和真誠著實贏得了谷開來的信任,從而讓海伍德成為薄家座上賓,時值薄熙來政治生涯展翅高飛之際,一下就躍居省級領導及商務部部長,因此海伍德決定不再教書,轉而推出諮詢業務,幫助英國製造商立足於中國,他也被指控幫助薄家在海外洗錢。

谷開來於2005年將海伍德介紹給兩位商業夥伴,這兩位富裕的中國企業家正規劃在重慶建造豪華的英式別墅,海伍德被雇用來吸引有錢的英國人對此項目投資,但他功敗垂成,連一個投資者也沒找到,且由於許可問題,該項目最終還被取消。

然而,海伍德要求薄家以金錢賠償他在這段期間付出的心血和時間,他向谷開來及薄瓜瓜發了一封電子郵件,25歲的花花公子薄瓜瓜雖控制著家族的海外資產,但拒絕付錢。2011年7月,海伍德與薄瓜瓜在他英國的公寓見面並再度提及賠償問題,薄瓜瓜依然不同意,谷開來聲稱海伍德於是違反薄瓜瓜的自由意志將他關在公寓裡數小時。

海伍德的朋友對谷開來的說法嗤之以鼻,“我認為尼爾拿薄瓜瓜人身安全來威脅的想法極不尋常,”一名海伍德家的密友對《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表示:“他是薄瓜瓜的良師益友,多年來扮演人生導師的角色,也許講到金錢彼此會有一點歧見,但海伍德自始至終都是以一位親切叔叔的形象存在著。”

據聞海伍德曾告訴朋友他一直都有把為薄家做的事留下紀錄,指出谷開來通過他將數百萬美金轉移到海外銀行,如果有需要他會毫不猶豫向國際媒體曝露,儘管此舉勢必會損害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政治生涯,尤其他正玩弄手段為自己進入政治局常委會鋪路。拿中國分析家的話來說:“海伍德知道太多了,知道太多是很危險的事。”

***

谷開來對王立軍的信賴得追溯回2007年,參與公公喪禮的谷開來突然昏了過去,醫生檢查後發現谷開來每日服用的膠囊被人混以鉛和汞,因此谷強烈懷疑有人想謀殺她。當時還是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的王立軍已是全國知名人物,很短期間內就為谷開來解開謎團,找出是薄家的家庭司機和管家下的毒,而薄熙來就任重慶市委書記後需要一位新公安局局長,谷開來便舉薦了王立軍,王對谷感激不已,獻上徹底服從。三年內王就被提拔了三次,從公安局副局長、公安局局長到副市長,他強硬的反犯罪行動於公眾間廣受歡迎。

但王立軍的同事說,隨著職位升遷,王的個性也發生劇變,變得專制又愛控制,即使谷開來在場也毫不避諱。在重慶的兩年期間,王總共換了51位助理──最短命的只維持一天,曾在重慶公安局宣傳部工作的一名官員描述,王立軍是個自戀狂,隨身帶著超過20名的攝影、攝像團隊,他們如影隨形,身著藍色夾克,被稱作“藍精靈”,忠實將王說出的每一句話記錄下來,捕捉王認為“他最動人和令人驚嘆的時刻”。

為了防止海伍德繼續對薄家造成傷害,王立軍建議谷開來將海伍德從北京引誘到重慶來,“想在首都逮捕他並不容易,”王告訴谷:“你應該讓他來重慶,我可以伏擊他。”王原本打算槍殺海伍德並栽贓他攜帶毒品,但很快他就放棄這個計畫,擔憂造成外交紛擾且損傷重慶名譽,後來谷開來決定先毒殺海伍德,然後通過王立軍的幫忙使其死亡看起來像吸毒過度導致心臟病發。谷開來使用的毒藥是含氰化物的滅鼠藥,號稱“三步即死”,來自一位亟欲晉升的地方官員。

2011年11月2日,谷開來吩咐家中的張姓助理邀請海伍德到成都來參與商務會議,海伍德答應了,隔天便抵達成都,兩人預計晚上在酒店房間見面。前往酒店路上,谷開來交代司機買了一瓶皇家禮炮威士忌,另外準備數個玻璃瓶,其中一個裝肌肉鬆弛劑,一個裝滅鼠藥,一個裝安非他命和搖頭丸,張姓助理將威士忌和肌肉鬆弛劑混合在一塊交給谷開來後,就在酒店一樓的會客室等待。

九點鐘,谷開來與海伍德坐在房間裡飲酒,沒多久海伍德就變得酩酊大醉,跑到廁所嘔吐,谷開來立刻呼叫張助理上來房間,兩人合力將海伍德抬到床上,海伍德顯得極不舒服,大口喘氣,要求喝水,谷開來跟張助理拿了毒藥加在水裡頭,讓海伍德喝了下去。

海伍德沒有明顯的掙扎跡象──也許肌肉鬆弛劑跟酒精先發揮了作用,谷與張靜靜守候在他身邊,直到斷氣,離開房間前谷開來額外將安非他命粉末和橙色的搖頭丸散落在地板和沙發上,如果“心臟病發”這套劇本不管用,重慶警方還能以此為證據聲稱海伍德死於毒品服用過量。

11月14日中午,王立軍來到谷開來的住所並詢問殺人情況,根據谷的證詞:“我詳細說明我怎麼跟海伍德見面還有毒害過程,王立軍告訴我他會處理剩下的事情,請我安心,不要再被這件事煩惱。”(由於擔心被設圈套,王偷偷將兩人對話錄了下來。)

調查人員很快就發現谷開來涉嫌重大,但他們沒有繼續調查下去,後來審理谷開來案的法院指出,警方“捏造訪問紀錄和隱藏物證”來掩飾謀殺事實,並將死因判定為飲用過量酒精導致心臟麻痺。

儘管案子就此落幕,谷開來仍憂心忡忡且多次要求警方湮滅證據,甚至暗中詢問幾位王立軍底下的人員是否他有留一手,隨時可以背叛。王立軍看在眼裡,由於擔心谷開來偏執的行為將適得其反,他和薄熙來秘密見面,王向薄披露谷開來涉入謀殺案的直接證據,聲稱有些調查組人員已在隱瞞真相的壓力下提交辭呈,但為了保護薄熙來政治前途,他願意違背自身原則來提供幫助。據悉,王立軍對薄熙來說:“就我個人而言,案子已經結束了。”然而一直被蒙在鼓裡的薄熙來對妻子謀害海伍德感到異常震驚,離去之前,薄再三向王表達感謝並大大稱讚其“忠誠”之心。

薄熙來立即質問妻子此事真實性,可是谷開來強烈否認,聲稱王立軍要陷她於不義,薄熙來信了,第二天薄將王叫到辦公室,罵他是“忘恩負義的混蛋”,指控王構陷谷開來並欲對他不利,當王回嘴時,勃然大怒的薄賞了王兩巴掌,命他立刻離開辦公室(在中國文化中,打巴掌是對一個人尊嚴最嚴重的侮辱)。

2月2日,薄熙來解除王立軍公安局長的職位,對王的貼身助理和四名協助掩飾海伍德案的警察加以拘留。知情人士說,薄熙來命令調查人員毀滅所有可能與谷開來相關的證據,強迫他們簽下自白書,說是王立軍誣害谷開來。

***

2012年2月7日午夜時分,網上一位博主透露,王立軍逃往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這則消息震驚全國,很多人不敢相信,以反西方言論出名,打黑除惡的英雄王立軍會跑去尋求美國人保護。王立軍告訴美國官員,他的老闆,也就是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試圖暗殺他,只因他知道海伍德案的真相。

於此同時,薄熙來派遣數百名武警來到成都,團團包圍住領事館,要求他們把王立軍交出來,害怕王會洩漏任何信息,這些武警還一度想衝進領事館強行抓人,隨著緊張氣氛不斷升級,美國海軍陸戰隊大使館安全小組(US Marine Corps Embassy Security Group)也已在館內待命防衛。事情很快傳到國家主席胡錦濤耳中,對薄的魯莽行為感到既憤怒又尷尬,這不僅違反國際法律,也把共產黨內部鬥爭赤裸裸攤在世人面前,他親自干預,下令薄熙來及其手下退去。

唯恐傷害美中關係,美國大使館拒絕提供王立軍政治庇護,滯留36個小時後,王步出領事館,被國家安全部(等同蘇聯的克格勃)帶往北京接受調查才結束這場鬧劇。

基於王立軍的供述,中國政府決定再次調查海伍德案,也重新檢查證據,發現酒店攝像機在海伍德死亡當天確實拍攝到谷開來和張姓助理的身影,瓶蓋與杯蓋上頭同時找到兩人指紋,此外調查人員採集海伍德的嘔吐物和血液後判定此人死於氰化物中毒,證明他既不是心臟病發也不是吸毒過量,而是被謀殺的!.

2012年4月15日接近午夜時,中央電視台突然中斷原有節目,宣布谷開來涉嫌故意殺人罪並已被逮捕,薄熙來也被中共反腐機構(註: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拘留,對其腐敗和掩飾謀殺展開調查。

谷開來的審判於2012年8月9日舉行,正好是北戴河會議前一星期。北戴河是距離北京不遠的避暑勝地,黨內資深大佬聚集在此,為即將到來的十八大討論繼承問題,再明顯不過,谷開來被判有罪這件事說明薄熙來必然倒台,薄曾經是政治局常委的強力角逐者,從不避諱積極表現自己。

薄熙來和王立軍主政重慶期間,開展一系列具爭議的活動(即打黑除惡)用來打擊腐敗和組織犯罪,有人指稱,薄監禁將近5000人,殘酷迫害政治對手,沒收有錢商人的資產。薄熙來在北京的敵手認為,一旦他被拔擢到權力頂部,恐怕會用相同手段對付他們,令其政治和經濟利益受害。

有鑑於事件複雜性和大量媒體關注,許多人期待中國政府會採取正當的法律程序,或至少做給國際社會看,然而谷開來的審判只維持七小時,一切過程精心設計,沒有傳喚證人,也沒有交叉詢問。

法院判決谷開來死緩,判張姓助理九年有期徒刑,四名協助掩飾罪行的警察也遭到關押,不過缺乏透明度和正當程序的情況下,許多人仍懷疑谷開來是否為真正的殺人兇手。

首先,谷開來經法院聘僱的醫療專家診斷患有躁鬱症和中度精神分裂症,而且谷開來的起訴書很大程度根據她本人自白,不免讓人懷疑其記憶是否可靠,她的精神疾病是否會影響犯罪的企圖和執行能力。

另一方面,針對谷開來使用的滅鼠藥也未曾進行試驗,一般而言滅鼠藥只含有極小份量的氰化物,不足以殺害一名成人;此外,最初的鑑定報告顯示被害人沒有氰化物中毒的跡象,無論斷層掃描或血液測試都無法發現氰化物蹤影。
最近幾個月,中國具權威的法醫王雪梅提出新疑點,即是“明顯的不一致” (glaring inconsistencies)。王雪梅不懷疑谷開來有明確的殺人動機、殺人預謀和殺人行為,但她暗示著海伍德是被他人用柔軟物襯墊在頸部導致機械性窒息死,如此死法“不會在屍體的表面留下扼壓頸部的暴力痕跡”,她說。

王雪梅和其他專家的看法更加強了海伍德案是政治陰謀的理論,一群資深領導者利用這條命來阻擋薄熙來上升到權力顛峰。

***

谷開來定罪以後,許多重慶的警察和政府官員紛紛向海外媒體揭露王立軍的暴行,控訴他具有栽贓嫌疑人和做偽證等不良紀錄。

王立軍擁有策劃海伍德謀殺案的明確動機,他長期希望能在重慶市政府裡獲一高位,薄熙來卻從未答應。2011年夏天,兩位王立軍的同事因貪汙被捕,王向薄熙來求援但遭拒絕,王變得又憤怒又失望,另一名王的同事懷疑,王立軍可能因此與薄熙來在北京的政治對手暗通款曲,尋找機會來報復薄熙來,此時海伍德變成王立軍用來控制和威脅薄氏夫妻的最好工具。

谷開來甚少親自閱讀電子郵件,所以消息人士說,王立軍完全掌控谷開來和海伍德之間的通信,王立軍時常修改來自海伍德的信件內容,讓海伍德看起來是個極大威脅。

2011年11月12日,王立軍指示一名商人發匿名信,誣賴海伍德是名吸毒和販毒者,通過此舉王立軍有了正當理由監視海伍德。發生謀殺案的當天下午,被紅蠟密封的兩份滅鼠藥送到谷開來手上,谷開來變得極度緊張,甚至拆開蠟時不小心傷了手,王立軍於此時現身,安慰她、緩和她的情緒。

到了晚上,谷開來說她嚇得快要不能動,開始對殺人想法產生動搖,打算與海伍德斷絕關係並起草申請限制令,但王再度來到谷開來家,耐心說服她勇敢去做。身為一名經驗老練的犯罪學家,王立軍還教導谷開來如何將肌肉鬆弛劑混在海伍德的飲酒中,從而促使嗜睡、噁心、呼吸驟停和昏迷等現象。此外,王立軍特別敦促谷開來攜帶氰化物,此物毒性強、易被偵測,其真正意圖是陷害谷開來,讓警方容易察覺谷牽涉其中。

谷開來按照計畫進行,當中一種流行的故事版本說,谷開來始終無法痛下殺手使用滅鼠藥,她只讓海伍德喝下混有肌肉鬆弛劑的酒,當谷離開房間時,海伍德僅僅昏了過去尚未死亡。

谷開來走出酒店後用安全電話撥給王立軍,不過公安局副局長的證詞提到,王立軍拒絕與谷開來通話。一名與重慶公安局擁有良好關係的消息來源指出,無時無刻監控海伍德的王立軍對於谷開來沒有信守承諾成功殺人感到無比生氣,他親自來到酒店,悄悄潛入海伍德房間,以柔軟物結束了他的性命,調查人員於陽台發現的無法辨識的腳印可能就是王立軍的。

“王立軍要海伍德非死不可,”消息來源說:“如此一來王立軍才有威脅和控制薄家的理由。”

11月14日,王立軍和谷開來見面並秘密錄下谷的自白,該捲錄音帶後來被當作關鍵證據判定谷開來有罪(法院未曾在審訊過程中公布錄音帶內容)。考量谷開來的精神狀況、王立軍豐富的犯罪學經驗以及兩人交情,專家懷疑谷開來很有可能在王的誘導下說出這些話。

海伍德遺體火化一個星期後,王立軍多次以錄音帶威脅谷開來,要求她遊說丈夫讓自己升職,谷無奈地聽命行事,但薄熙來並不允許,王於是對兩人產生敵意。這段期間裡,大約是2011年12月上旬,王立軍偽裝成一個老人來到廣州的英國領事館,嘗試想告訴英國官員海伍德案的真相以及尋求政治庇護,不過官員們沒有對他多加理會。我們不知道王如何接近領事館的官員,也不清楚他是否有表明真實身分。

有些人對王立軍選擇殺死英國人感到疑惑,這是一大風險,很有可能演變成外交爭端,不過一些機密報告顯示,中國懷疑海伍德為英國秘密情報局工作已久,所以王立軍打的如意算盤是,就算海伍德死了,英國政府也不敢大聲嚷嚷以免洩露其真實身分;另一方面,薄熙來將懇求王立軍協助掩飾罪行,不管是薄本人和中國政府都不想讓公眾知曉,從英國來的間諜已成功滲透進中共領導高層的家庭。

2012年9月,王立軍依徇私枉法、叛逃、濫用職權和受賄等多項罪名判處有期徒刑15年,而不是許多被迫害者希望的死緩。由於王提供大量對薄熙來不利的證據,當局便不再追究王在海伍德案的責任,這是中共高級領導人想出雙贏的解決辦法──薄熙來和谷開來關押在大牢裡,同時除去英國間諜。

除非海伍德的靈魂能在人間找到申冤途徑,否則發生在11月15日的謀殺案將永無真相大白之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