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1日星期二

南蒙古时事评论: 蒙古的矿藏能让每个蒙古人都能成百万富翁,更让大批中国汉人成了亿万富翁

南蒙古时事评论: 蒙古的矿藏能让每个蒙古人都能成百万富翁,更让大批中国汉人成了亿万富翁: 蒙古golomt bank银行的专家说,蒙古排名前10个大矿的蕴藏按照目前的价值就高达2.75万亿美元,除以270万人口,每个蒙古人都能成百万富翁。 但蒙古人有钱的同时,也让大批西方股东和中国汉人成了亿万富翁。 蒙古的矿产资源,基本上都是以煤矿和金属矿为主,再加上缺乏水...
蒙古golomt bank银行的专家说,蒙古排名前10个大矿的蕴藏按照目前的价值就高达2.75万亿美元,除以270万人口,每个蒙古人都能成百万富翁。

但蒙古人有钱的同时,也让大批西方股东和中国汉人成了亿万富翁。

蒙古的矿产资源,基本上都是以煤矿和金属矿为主,再加上缺乏水资源,漫长而又严寒的冬季,极为欠缺各种基础设施,开采成本是非常高。

在蒙古地区完全依靠进口设备和进口材料(比如说,水泥建材)来搞大型基建,成本是极为高昂的。有好事者不妨来查证一下今日UB南郊的高档房地产的现价究竟如何,那些完全依靠有钱的中国建筑商人、通过铁路运来的中国劣质建材和中国设备而建造的看似比较高档的房地产。在今日UB其价格并不比香港、东京、伦敦或北京的类似房地产低。这还是基础建设条件在全蒙最好的UB地区,至少UB有图拉河的淡水,有苏联援助的铁路,有机场,还有发电厂。在千里不见人烟,到处都是戈壁,冬季气温动辄是零下三四十度的地方来搞足够满足特大型矿产开发所需要的基础建设,按照这种模式最后的成本就是可想而知。

即便是将蒙古的这两万七千五百亿美元的矿产开采权在国际市场上全部卖光,最后真正能够落到蒙古人自己手中的钱,很可能是不会超过五百亿美元,最多也不会超过一千亿美元。

论起资源,蒙古比刚果差了很多。

刚果矿产资源极为丰富,素有“原料仓库”之称。据可靠的勘探数据,刚果钴和钽的储量居世界第一位,其中,钴的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2/3;作为核原料的铀238的储量居世界第一位;钻石储量近2亿克拉,居世界第二位;铜储量为7500万吨,居世界第六位。此外,该国其他有色金属以及石油、天然气的储量也相当可观,森林覆盖率更是高达53%,面积约1.25亿公顷,占非洲热带森林面积的一半。

蒙古地区是很缺乏水资源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波音空客上飞跃蒙古领空时亲眼目睹蒙古国南部地区那如同月球表面一样毫无生命迹象的大面积戈壁。

刚果的水资源则很丰富,以刚果河为主流,其他均为支流。刚果河发源于赞比亚境内,流长四千六百六十九公里,为世界第六条最长的河。流域面积广达三百六十七万七千八百平方公里,其流量之大和流域之广,仅次于拉丁美洲的亚马孙河,位列全球第二,且流量十分稳定。这条河浩荡西流,经安哥拉注入大西洋。它的重要支流有乌邦基河及卡赛河,另有次要支流十六条,可供航行的有13000公里。

蒙古地区的冬季是非常寒冷的,在暴风雪到来之际的荒原上,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十分危险的生存环境,甚至对于单独驾驶吉普车的人来说都也是非常危险的。

刚果的气候要好得多,刚果大部份地区位置在北纬4度到南纬4度间,属赤道气候区,全年气温在摄氏21.1度(华氏70度)以上,平均温度是摄氏27.8度,湿热多雨。

蒙古的金属矿在开采时,有可能产生的污染是非常严重的。特别是铜金矿床,在开采时需要使用大量的有毒化学品。据英国《卫报》29日报道,由一家中国公司经营的铜矿污染了当地的水源,致使很多人、牲畜和动物生病。

蒙古人不是“中华民族”,突厥、蒙古、鞑靼是一家

南蒙古时事评论: 蒙古人不是“中华民族”,突厥、蒙古、鞑靼是一家: 匈奴是现代突厥人和蒙古人的共同祖先,匈奴帝国是土耳其和蒙古历史上的第一个朝代。这是基本的历史常识。 在最早的蒙古史书的记载里,说突厥和蒙古是一个父亲的两个孩子,后来才分了家。突厥最早也是蒙古人种,高加索相貌是后来混入。所谓游牧民族,就是到处游荡的放牧,今年在中国长城脚下...



匈奴是现代突厥人和蒙古人的共同祖先,匈奴帝国是土耳其和蒙古历史上的第一个朝代。这是基本的历史常识。

在最早的蒙古史书的记载里,说突厥和蒙古是一个父亲的两个孩子,后来才分了家。突厥最早也是蒙古人种,高加索相貌是后来混入。所谓游牧民族,就是到处游荡的放牧,今年在中国长城脚下放牧,过几年草场闹鼠灾,蝗灾或其他疫情时,就可能 转场去中亚草原了,再过十年中亚草原再闹灾时,可能就转场去东欧草原了,一路掠夺人口,可能一个突厥男人在中国长城下放牧时抢了一个中国女人生一个儿子是 纯蒙古人种,在中亚又掠夺了一个波斯女人生一个儿子是欧亚混血,十年后他欧亚混血的儿子在东欧又掠夺了一个俄罗斯女人生个孙子是纯高加索人了,结果一家人 蒙古人种,欧亚混血,欧洲人都有,最后没准这个家族后裔就成土耳其人。

蒙古语和突厥语都源自突厥语,两种语言底层都是相同的,两种语言分化是突厥西迁后的事情,而突厥西迁前的固有词汇,在当代蒙古语和当代土耳其语、乌兹别克语、维吾尔语是共同词汇。

中国人说的“东胡”就是匈奴的另外一种古代名称,中文是两种表达,但是同一群人。原始突厥是匈奴里的北匈奴一支,居住在贝加尔湖西边,属蒙古利亚类型,这 个地方是苏武牧羊之地,当时看管苏武的匈奴人就是突厥人,贝加尔湖西岸跟西方人居住地很近,当时属于高加索种人的塞种人游牧地区跟此地接壤,所以突厥人在 早期就混入高加索血统很正常,但那个时代突厥还是蒙古利亚人血统为主体的人群。 

帖木儿时代,蒙古民族刚刚诞生,刚刚脱离了突厥别部概念,而突厥西迁也没多长时间,那个时代的突厥人和蒙古人的关系,有点像今日的新加坡人和中国人的关系,属于亲属的关系。

事实上匈奴、突厥同波斯人的关系远比同中国人的关系要密切,匈奴、突厥的领土都是横亘东亚中亚的,当时中亚居民是讲波斯语的粟特人,塞种人等民族,这些民 族也农耕民族,有富庶的城市群,匈奴、突厥人在东部边界打中国,在西部边界跟波斯语民族常年战争,并且匈奴经常直接管理中亚的波斯语城邦,而突厥更直接, 突厥人则直接鸠占鹊巢的抢夺了波斯语民族在中亚的城市,进而中亚的突厥人融入了波斯血统成为欧亚混血的穆斯林人群,所以波斯历史书关于匈奴和突厥的记载远 比中国历史详细。

这就是为什么历史上大部分时间蒙古人、突厥人和鞑靼人都是紧紧团结在一起,如蒙古帝国、喀山汗国、以及奥斯曼帝国和蒙古克里米亚汗国的蒙古人和突厥人。土耳其人和蒙古人一样,原本也是信奉腾格里和萨满,后来才皈依了真主。阿提拉属于现在的蒙古和土耳其。

鞑靼人一名,最早於西元5世纪出现于游牧部族中,其活动范围在蒙古东北及贝加尔湖周围一带。鞑靼人与蒙古人一样是使用蒙古语,在蒙古部出现前,塔塔儿(鞑 靼)一词代表说蒙古语的部落。13世纪初,这些蒙古突厥游牧民族的不同群体成为蒙古征服者成吉思汗部队的一部分,其后蒙古人与突厥人互相混杂在一起,因而 入侵俄罗斯和匈牙利的蒙古军队,就被欧洲人统称为鞑靼人。

匈奴、鲜卑、柔然、突厥、回纥、蒙古是一个国家的不同朝代,相当于中国的秦、汉、宋、明的传承概念。中国南北朝,五代十国也是很多异族建立的政权,道理跟 匈奴、突厥、回纥、蒙古是一个国家的不同朝代一样。只是中国人一直强调中国的历史统一性,而重点强调其他民族的不完整性,试图给人一种错觉:中国一直是一 个统一体,而蒙古你来我往,主人经常更迭。而真实的史实是:蒙古也是本部迁移,别部当了新本部,人家也没换主人,也是完整统一体的历史进程。

而中国将其他民族的定义缩到无限小,把所谓“中华民族”的伪定义扩到无限大。现在中国官方把“中华民族”的大帽子往别人身上一扣,搞得很多民族都很郁闷。 众所周知,“中华民族”有56个成员组成,而这56个民族包括蒙古族、俄罗斯族、哈萨克族、满洲族、朝鲜族。那么以此类推,既然中国境内的蒙古族、俄罗斯 族、哈萨克族、满洲族、朝鲜族都是中华民族,那么俄罗斯的俄罗斯人和蒙古人、蒙古国的蒙古人、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人,这些人与我国的俄罗斯族、蒙古族、哈 萨克族等都是同一个民族,所以按“中华民族”的可笑逻辑:全世界的俄罗斯人、蒙古人、哈萨克人、满洲人和朝鲜人全部都是“中华民族”?

历史上,中国经常被这些北方外国人灭了半壁江山甚至灭国,如果这些外国人是“少数民族”的话,历史上那么多南迁汉人都成阻碍祖国统一和抗拒民族融合的罪人了,杨家将、岳飞、文天祥也都成阻碍祖国统一和抗拒民族融合的罪人了。

2012年7月30日星期一

明鏡新聞網: 北京红会承认7·21暴雨中强行运尸索要620元

明鏡新聞網: 北京红会承认7·21暴雨中强行运尸索要620元: 晨报讯(记者吴亭)亲人在“7·21”特大自然灾害中不幸遇难,急救车却要求亲属交纳620元转运费,此事一经网友爆料便引发公众关注。北京市红十字会昨天发表声明回应,称999急救车收取620元转运费于情不合,已予退还。   7月28日,网友hailongwang发帖称:“7月21日北...

晨报讯(记者吴亭)亲人在“7·21”特大自然灾害中不幸遇难,急救车却要求亲属交纳620元转运费,此事一经网友爆料便引发公众关注。北京市红十字会昨天发表声明回应,称999急救车收取620元转运费于情不合,已予退还。

  7月28日,网友hailongwang发帖称:“7月21日北京遭遇暴雨袭击,北京房山区韩村河镇东南章村村民王建生在村口被洪水冲走,亲属寻找两天后,发现了泡在水中已两天的王建生遗体。”帖子称,运尸车为120的急救车。王建生的妻子及弟弟王建学称:“火葬场的车来啦,这个不让拉,非要让救护车来,救护的替我们拉到火葬场你猜猜收了多少钱,六百多。火葬场要一百多,120要六百多。”此事引发网友极大关注,有网友称急救车此举有“趁火打劫”之嫌。

  网友将转运费发票粘贴到网络上,收费项目包括出诊费40元、材料费370元、出车费210元,总计620元。不过记者看到,发票上盖的章为“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该中心的急救车辆应为999,而非120。昨天,北京市急救中心副主任刘红梅也表示,120为政府主办的急救单位,所有救援保障全都不收费。

  针对网友质疑,北京市红十字会发表回应称:“7月23日,经家属同意将王先生遗体从遇难地直接运至殡仪馆,现场未见其他专业车辆。此次转运工作流程符合政府规定,遗体保护完好,根本没有强行抢救、强行转运、‘交费才交人’等现象。620元转运费于情不合,已予退还。”

  市红十字会的该条回应,迅速被网友转发。网友“燕赵剑客”表示:“(红十字会)虽及时纠正并补救,但收费非常不合时宜。遇不可抗力的自然灾害,应积极救助并排险疏导,并应免收尸体转运费。诸如暴雨车抛锚被贴条,自然灾害遇难被收尸体转运费,这类现象说明灾害应对或应急的人性化服务意识还不够。”


大公報

京港澳夺命高速黑幕:部队背景老板占泄洪道


7.21暴雨京港澳高速南岗洼段百余辆汽车被淹没,N辆车被大水冲走。(网络图片)

京港澳夺命高速黑幕:部队背景老板占泄洪道

【2012年07月30日讯】(记者方晓报导)曾经鲜活的生命在一场暴雨中逝去,官方最近公布的7.21暴雨遇难者名单中有3人在京港澳高速溺亡。京港澳南岗洼路段7.21汹涌的夺命之水来源小清河流向已被人为改道,排洪道被改道建成农场和厂房。有部队背景的老板称,没有任何规划建设许可,但“没人敢来拆”,“也不可能有人拆”。民众质问:什么人如此大胆占用泄洪行道?这就是所谓的高速发展!日前,北京约80名车主围攻首发集团,要求给予赔偿,尚未有结果。
古时泄洪道被占 河道人为改道
北京官方最近公布的7.21暴雨遇难者名单中,郑冬洁、熊慧玲、王迎春3人在京港澳高速公路溺亡。
大陆媒体此前报导,21日晚21点左右,京港澳高速路西侧的高坡突然被水冲出了一个四到五米的大口子,粗大的水流灌向地势较低的路面。7月21日的雨夜里,京港澳高速出京方向17.5公里处积水最深时达6米。水下的能见度为“零”。包括多辆公交车在内的一百余辆汽车被淹没。
7月22日,央视《新闻直播间》节目“北京警用直升机空中查看暴雨灾情”介绍,俯瞰京港澳高速赵辛店桥到长阳桥之间的路段,看到的是一条河流,这一段被水淹没的路段有1公里左右长,大巴车都已经被没顶了,几十辆小轿车是横七竖八在水里泡着......
直到7月24日,该路段排水作业才全部完成。《中国经营报》报导,7月26日,京港澳高速的沟渠里还满是被水冲进去的垃圾和茂密的植被。

7.21北京暴雨后,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现场一片狼藉。(网络图片)

该报一线调查显示,无论是遭遇山洪的房山,还是被大水淹没的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均存在占用排洪道,人为改变河道的情况。

京港澳高速南岗洼桥向南不到200米,高速路东侧一米外,一座明朝时期建成的古桥与高速路几乎平行而立。这是一座经过发掘复建而来的古桥,明代之时这座木桥已经被泥沙掩埋于地下。这里,便是永定河支流小清河流经之所,从明代之时,这里便是永定河的泄洪通道。
7.21北京暴雨,永定河支流小清河开始溢水,之后涌入京港澳高速沟渠,最终越过护坡,涌入低于周边地势5米的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
《中国经营报》调查发现,南岗洼路段当时的夺命之水来源小清河流向已被人为改道,原有的河道被新建的厂房占用,而改道之后的小清河,比原来河道的位置更接近京港澳高速,且河道更窄,水流更为湍急。
附近村民说,小清河原本沿着其北侧的某农场向东南流去,但农场在2011年开始建大量仓库和厂房。
这片厂区的老板祝新东,自称是部队人员,租下这块部队农场的地15年,建成的厂房出租。祝新东和另一名老板王金水均称,没有任何规划建设许可,但“没人敢来拆,也不可能有人拆”。
小清河还流经房山区等市区。房山市民林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小清河的改道是造成这次京港澳高速“杀人”的主要原因。在京港澳高速上被冲走的汽车上百辆不止,房山区到处都是水泡车,就是从京港澳冲过来的,因为京港澳高速北京段多半都在房山区,所以说不可能仅3人溺死在京港澳!小清河在房山区可以说看不到河道了。共产党的官只要能赚钱就行,哪管老百姓死活。
人民政协报两岸经合周刊主编、台湾问题专家阳光高杨曾在微博爆料:【刚才家住房山出租车司机曝京港澳高速杜家坎水灾不是天灾,是人祸!请北京市政府回答真实性!】这个师傅说,出事路段虽然地势低,但是原来那有两个自然排水通道,一个是排到青龙湖的,一个是排到附近一个大洼地的。可房山区把青龙湖开发为娱乐区,截断了排水。大洼地搞了高尔夫球场,而且很有背景。
7月26日,人民政协报两岸经合周刊记者孙金诚通过微博表示,主编阳光高杨因发布有关北京水灾内容,微博从今日起遭禁言。
21日漆黑的雨夜里,被困在京港澳高速南岗洼桥下的约170多人被附近的农民工自发救出,北京市政府的所谓救援一整夜都不见人影。被救的人对救命恩人感激不尽。民众对这些救人民工给予高度赞誉,并指问当局,救人的是农民工,害人的是谁?天灾吗?人祸也!

7.21北京暴雨后,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现场一片狼藉。(网络图片)

80车主首发集团讨说法 暴雨继续收费酿人祸
7月27日上午,约80位数日前搁浅在京港澳南岗洼段的车主和驾驶员在北京首都公路发展集团(首发集团)聚集,提出索赔。这80位受灾车主上周两次前往首发集团讨说法。
首发集团相关工作人员28日对《经济之声》表示,方案已经上报,具体如何解决可能由北京市防汛办统一安排。
大巴司机罗师傅说,被淹的不乏好车,其中一辆价值百万的宝马只跑了一个月。吕先生价值20万的现代汽车在水里泡了3天,打捞出来,已经报废。他很气愤地说,当天首发除了正常收费外,毫无作为。
吕先生说:“如果当时首发集团能够及时赶到,或者中间打开缺口,让车辆可以双方向掉头,损失会很小的。我们感觉首发很冷漠,前四个小时我敢保证,没有看到他们的人。”
北京道衡律师事务所郭海跃律师说,根据《合同法》,车辆通过收费站,交费领卡,双方已经形成合同关系,车主购买了服务合同,首发集团要保障车辆和人身安全。
郭海跃认为,当天气象部门已经发布了预警,积水也不是一下子涨到6米,而是从1厘米、2厘米,到10厘米到1米,期间首发集团在干什么?他们没做到合理的通知、疏导,还在那里收费,没有及时阻止其他车辆进来。
速途传媒机构创始人兼速途网CEO范锋表示,7.21是天灾,更是人祸。对于这种僵化、黑心赚钱的机构和利益集团,就应该要较真、要索赔,让他们不敢再漠视生命,让他们稍微懂点人性!
京港澳高速公路原京珠高速公路,是一条首都放射型国家高速,编号G4。连接北京和广州、珠海、香港、澳门等南部重要城市的高速公路。
(责任编辑:姜斌)

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

启东的启动

作者:邻居

启东,一个安静而祥和的县级城市最近很忙,城里大伙都在签各种协议,忙着打各种电话。不为了别的,城里的管家就是希望大家呆在家里,安静的等待两根站着有人那么高的排污管道通向自家的门口,通向养育这方百姓世世代代的生存海洋。可是这能安静下来吗?城里的人都很不淡定。

启东地处万里长江入海口东侧,三面环水,形似半岛,集黄金水道、黄金海岸、黄金大通道于一身,是出江入海的重要门户,也是江苏日出最早的地方,这里拥有中国六大渔港的吕四港,这里是教育之乡,也是中国电动工具之乡,建筑之乡,人杰地灵。但是这些世世代代启东人辛勤换来的荣誉就要一点点被两个字:污染所取代吗。请问这值得吗?启东刚刚建成通车崇启大桥,圆了百年的梦想,原本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启东,发展整个南通的旅游业和相关产业,难道现在又要让游客和来者止步于桥头吗?

中国人害怕生病,生病又看不起,所以我们的担心不是凭空而来。另外我们在思考启东的同时我们应该很深刻的明白环境不仅仅只是官员和百姓之间的单方面的事情,政府也需要提高GDP,提高经济,但是提高了经济再去治百姓的病,再去治疗城市的伤口,这值得吗?到头来换不得好名声还换来世世代代的恶名。官员百姓都是人,我们都需要生存,而且希望能生存好些。下面是启东市人原人大主任施仲元先生发言时说的内容,大家可以认真看看:

1、日本王子造纸这个项目从全球角度来看,是日本发达国家向我们发展中国家转移的一个污染项目。是一个污染项目向我们中国转移。

2、尽管这是日本向我们中国投资最大的项目,但是,这个项目是以牺牲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根本的、长远的、经济和根本利益为代价来换得这个政绩和私利。

3、这个项目完全没有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环境保护法在我们重要的海洋渔业保护区不得设立排污口的规定。这个达标水,也还是污水。对我们启东肯定有影响。启东是全国四大渔港之一,启东直接渔业从业人员有五万多,相关从业人员有十七万多。这个污染排过来,是以牺牲启东渔业的代价,换取王子造纸的利益。这个明明有影响的,为什么要说没有影响?一直说达标过标,这个肯定有影响,并且影响会越来越大。这是对渔业生产有影响,对渔民的生存有影响。

这个项目没有按照中国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渔业管理法等关于在重要渔业区不得设立排污口的规定。江苏省海洋环境质量公告,提到长江北岸、长江口区,已经是污染严重的地区,水质达到劣四类。必须对该地区进行监管,要对污染物进行控制。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那么,为什么海洋渔业局这样明确规定,为什么还要把排污口设在这里呢?这不仅仅是我本人,说句老实话,在职的四套班子领导,也是这个想法。

对于这个事,不仅仅是离休老干部,不仅农民,而且渔民,大家的呼声,强烈的呼声,大家通过不同的方式来表达诉求。省里提出来,三解三促:了解民意,化解矛盾,破解难题。促进作风、促进稳定、促进融洽。现在启东三解三促的突出问题就是这个排污问题。我希望南通市委政府,希望上级主管部门,要重视民心哪。我们谢老一直说的,要走群众路线,老百姓有呼声,我们要执政为民,问计于民,为百姓谋福利。听听老百姓的呼声吧。如果硬吃硬打,工作做下去,这个东西啊。。。严重影响我们启东的经济发展,严重影响我们大好的稳定局面,严重影响启东百万人民的根本利益。。。。。

我要为我曾经做过启东县委副书记、做过人大主任负责,要为启东百万人民负责,为我自己负责。这是一名普通的离休官员,一名普通启东人的心声,难道这还不具有足够的典型性吗。毕竟是子孙后代的事情,谁又能不重视,谁又能放松警惕呢?

启东依然还在启动,启动着可怕的污水排海工程,启动着各种签字协议,维稳,当然也必须,但是维稳就是维权啊,当人类合理的要求被得以维护,那么一切都会是安静和安详的。

我们相信管家已经看到了吧,启东人的智慧的确很赞,环保很理性,海报PPT做的很酷。很完整。

从志愿者宣传意识的统一,诉求的明确。统一logo,统一t恤,环保袋,还有环保明信片,可见启东人的确不必让管家操心,因为大家意识能够理性对待所面临的事情,这不是谁与谁的较量,这是人类自己的博弈。我们反对的是污染,反对的是对子孙后代不负责任草率的态度。

祝福启东。不在启动污水排海工程。

(作者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他们是韩寒的邻居,韩寒是上海人,启东就是上海的邻居,文笔不好,但是每一个字都是真诚的表达,不知道邻居韩寒,上海是否听到)

2012年七月28日 星期六

江苏中国茉莉花革命

文涛:出房山记

零八宪章: 文涛:出房山记: 进入十渡   拒马河“孤魂”   损失惨重的商家   专家的忧虑   逃离十渡

进入十渡


  拒马河“孤魂”

  损失惨重的商家

  专家的忧虑

  逃离十渡


  进入十渡

  7月22日,《南都周刊》记者尝试进入北京市房山区的重灾区十渡,均因道路被冲毁,或交通管制未能成功。

  次日上午,记者绕行北京西六环,避开了正紧张排水的京港澳高速长阳段,在房山琉璃河下了高速,但琉璃河去十渡的要津,平各庄的铁路桥下积水几近桥面,断路了。

  当地曾试图抽掉积水,但周边根本没有走水的通道,倒灌了回来,只好放弃。

  一条哈士奇和一条黑背在水中游得很畅快。狗主人称,还有一辆捷达车没在水中,所幸车主已经逃生。

  类似的积水桥,寂寞地分散在京郊和河北的乡村里。蚊虫开始滋生,甚至能听见蛙鸣。记者发现,有些立交桥周围,地下水还在汩汩涌出。

  有村民说,可返回京港澳高速,从涿州影视城口出,再找去十渡的路。

  京港澳高速琉璃河出京方向收费口的匝道水深过膝,一辆泡水雅阁车的车主杵在水中,一筹莫展。令人费解的是,高速公路的收费口仍在开放。一辆五十铃小卡想进入收费站,走了一半,但最终因为积水而被迫放弃。

  记者打开GPS,想找另外一条从河北进入十渡的道路,但GPS固执地指向京港澳,似乎不相信这条高速路会出问题。

  最后,记者终于经房山张坊镇进入了十渡。

  从张坊镇千河口到十渡村,沿途在拒马河上要过桥渡水十次,“十渡”因此得名。而因十渡最为出名,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将房山区境内十八个渡口统称称为“十渡”。

  而这条路,也正是韩京(化名)的金龙大巴在7月21日冒雨进入景区的路线。当天下午,当载着64名盘锦游客的大巴司机韩京进入十渡时,正下着瓢泼大雨。他心里犯着嘀咕,这天儿进山区安全么?“但没有警察封路啊,那就往前开呗。”

他没想到的是,在随后的两天两夜里,他和上万名游客一样被困十渡,心惊胆颤地看着拒马河的河水咆哮而过。





  拒马河“孤魂”

  7月22日下午,韩京和另外几个大巴司机,靠在十二渡桥附近的一个石碑旁聊天,焦急地等待断桥修通的消息。

  十二渡桥是高架,被水冲断裂成好几截。这座桥是十渡前往河北野山坡的要冲之一,垮塌的结果是把十一渡上游的游客和车辆困住了。截至7月23日下午,上游景区断电断水,也没有手机信号。

  桥畔的龙岗山庄里一片狼藉,员工们正在从房间里拖出污损的被褥。停车场里还有几十辆横七竖八的轿车,不乏宝马、奔驰、奥迪Q7等豪车,轮胎陷在淤泥里,散热器格栅都被树枝草叶堵住了。

  山庄的员工告诉记者,他们会保管好这些车辆。“大部分车主都已经离开了十渡,我们会等他们回来安排保险公司来拍照、定损。”

  在九渡“银河人家”工作的一位小伙子告诉记者,他看见洪水冲下过一辆马自达6轿车,打着双闪灯,“车里还有人”。

  韩京和滞留在十二渡桥的不少游客都看到了道路边的一具遗体,是7月22日从拒马河里打捞上来的。

  “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衣服都冲没了,一位当地的老大爷找了一块布给她盖上的。”韩京说。

  此前,遗体就一直摆放在路边。一位北京游客摇着头说:“不明白为什么就没人管,多可怜的小姑娘,没人知道她叫什么,从哪儿来,她的家人肯定担心得不得了。”

  7月23日下午,终于来了几名警察,把女孩遗体装进收敛袋里,抬上了一辆救护车,记者发现,车里还有另外一具遗体。

  村民告诉记者,在当日中午,八渡村也发现了一具从上游漂下来的尸体。

  十渡镇负责宣传工作的任女士没有否认八渡村发现了遇难者,但她强调,尸体是从上游漂下的。“十渡辖区无论游客还是居民,绝对零伤亡,就是财产损失巨大。”

  房山十渡景区的十八渡与河北的野三坡景区接壤,后者位于拒马河上游。

据《新京报》报道,野三坡管委会副主任曲宝军介绍,“由于预警较早且应急机制启动及时,没有人员伤亡和失踪。”





  损失惨重的商家

  据房山警方通报,作为“7·21”暴雨受灾最为严重的区域之一,十渡有万余名游客滞留,8000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约5亿元。

  7月23日下午,当记者看到隗功满时,他正光着膀子挥舞着铁锹,气喘吁吁地在自开的八渡度假村里铲淤泥。

  他投资1千多万的度假村在洪灾中几乎没顶,未被冲走的电器和家具上都覆盖着厚厚的泥沙,连防盗门都被水冲得变了形。

  “去年刚做了精装修,这次损失怎么也得300万多吧。”隗功满说。他的夫人、两个孩子都在度假村工作,家也安在这里。“现在我们吃饭、睡觉都得上别人家去。”

  幸运的是,接到镇里的转移通知后,隗功满安排70多名员工和顾客,全部转移到了高地。他用摄像机记录下了洪水吞噬度假村的全过程。

  “心疼是肯定的,但又有啥办法呢?”隗功满说。

  当天下午,十渡的乡镇领导走访受灾村民,隗功满试探地问,政府能给一定补助么?

  领导们表示,现在还在抢险救灾,赔偿的问题还没排上议事日程。“你就想开一点吧。”一位杨姓干部拍了拍隗功满的肩膀。

  和隗功满的度假村类似,九渡的“银河人家”度假村也位于拒马河边。这些店比那些山坡上的酒店食肆更能吸引各方游客。

  在7月21日突如其来的山洪的冲击下,这些位置得天独厚的商家,损失也是最大的。

  “银河人家”位于水边的KTV厅,被洪水冲得一干二净,整个房子都没了。

  即使比“银河人家”的地势高出了好几米的鑫隆饭店也全部过水了。正在清淤的女老板喃喃自语:“什么都没了,全毁了,我50岁了,没见过这么大阵势。”

  和人类一样遭遇不幸的,还有景区里的各种动物。

  一头白马在景区里彷徨,从八渡一直走到了十渡。它的背上还挂着红色的马鞍,应该是景区供游客骑游的马队中的一员。

在逐渐裸露的河滩上,经常能看到已经死亡发臭的鲟鱼。拒马河特殊的水文环境,造就了很多人工鲟鱼养殖场,这场洪水几乎断送了所有的渔场。





  专家的忧虑

  这几天,河北保定水文局的工作人员刘正保正忙着走访拒马河的各个水文站,搜集数据。

  从1994年开始,他就在拒马河的水文站工作,一直试图摸清这条河流脾气。“像十渡这地方,一年至少要来二三十次”。

  虽然外界认为,拒马河流域这次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强暴雨和洪水,但根据刘的初步分析,无论从降水量和洪峰流量上看,“7·21”都比不上1963年。

  据河北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提供的数据,截至7月22日8时,拒马河紫荆关水文站实测的最大流量出现在21日22时,为2580立方米每秒。

  历史水文资料表明,紫荆关水文站在1963年那次大暴雨中,实测洪峰流量为4490立方米每秒。在那次洪水的袭击中,北京市死亡35人。

  如果“7·21”洪水规模不如1963年,为何破坏力远超后者?

  刘正保认为,以十渡为例,近年来的旅游开发,拒马河河道出现了过多的人造工程,改变了河流的水文环境。

  十渡也许是国内人工开发最为彻底的山地风景区之一。从一渡到十八渡,遍布各类度假村、游乐园,像一个巨大的人造盆景。

  十渡的拒马河段仅百余里,近年来为了方便游客和车辆通行,除了16座漫水桥外,先后修建了11座高架桥。

  “每一座桥都会阻挡洪水的下行。”刘正保说。

  另外,拒马河常年干枯,到处都在挖沙石,在河道里形成了很多大坑。像八渡度假村的老板隗功满这样的经营者,还在河道里造了人工湖。

  “所以现在十渡的拒马河床坑坑洼洼,水流不畅,在洪水期间,还容易形成堰塞湖。”刘正保说。

  还有一个数据能反映这次拒马河洪水的规模。这几天刘正保从下游的落宝滩水文站(南拒马河)拿到的最高水位数据是99.83米,他记得1963年的数据是99.85米。

虽然水位数据相差无几,但现在落宝滩一带的河床同样有大量的人造工程,阻塞了河道,人为抬高了水位,甚至形成了堰塞湖。





  逃离十渡

  “终于有信号了!”

  来自北京的一对小情侣石花和孙家兴在7月21日就被困在了十五渡。23日下午,他们终于徒步走了出来,抵达了有手机信号的十一渡。

  石花告诉记者,他俩开车来到十渡景区,后被困在了十五渡的东湖港。

  他们很感激度假村的老板,不仅张罗游客们把车都开到了高处停放,还在次日凌晨3点左右,把游客疏散到了山坡上的一个平台,直到7点左右洪峰远去。

  韩京一边抱怨交警没有封路,把他和64位盘锦游客放进灾区,一边庆幸自救成功。

  在洪水最凶险的时候,这个盘锦旅游团转移到北石门村的农家院。那里卖的馒头5块钱一个,一小盘土豆炖鸡100元。

  “这价格平时肯定要打起来,但要理解人家啊,吃了就没了。”韩京说。

  韩京还央求小卖部,把所有的方便面和鸡蛋都卖给他,“我有64个人啊。”

  洪峰过后,游客们归心似箭。景区的生活物资也越发短缺。“大家想法都一样,早点出去,也别给当地人添乱了。”韩京说。

  7月22日,韩京徒步走出了十二渡,打电话跟旅游公司报告了情况,让公司给64位旅客的家属报平安。

  该旅行社随后派了两辆大巴赶赴十渡,把全部旅客接回了家。

  韩京说,他为旅客垫付的所有花销,单位都答应给报。“公司反复强调,游客的人身安全是第一位的,别的都好说。”

  7月23日下午4点35分,路政工程人员终于在断裂的十二渡桥边的河床上开通了一条临时通道。载有两位遇难者遗体的救护车打头阵,被困多日的各种车辆鱼贯而出。

  逃出生天的有不少是过水车。

  一辆河北牌照的橙色QQ,走了不到一公里就狂拉白烟,抛锚了,一位光膀子的大汉从车里钻了出来。

  还有一辆红色千里马,也是刚起步不久就抛锚,司机是位年近60的老者,车里坐着一家老小。等他把机器盖揭开,一阵热浪涌来,汽缸都爆裂了。

因为在洪峰抵达时就把车转移到了高处,韩京车况没受影响。他按着喇叭,欢快地开着空车离开了断桥。





来源:南都周刊

启东人民攻陷市政府 搜出大量名烟酒避孕套

28日早上,江苏南通启东市数万民众和学生攻陷市政府,市委书记孙建华、市长徐峰被民众活捉,要求官员穿上“强烈抵制王子排污”的宣传衣,启东人民抗暴义举振奋网络。(网络图片)

【2012年07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今天(28日)早上,江苏南通启东市数万民众和学生攻陷市政府,市委书记孙建华、市长徐峰被民众活捉,要求官员穿上“强烈抵制王子排污”的宣传衣,启东人民抗暴义举振奋网络。令民众大开眼界的是,在两位官大爷的办公室里发现有大量的名牌烟酒等各种奢侈品,甚至还有避孕套,被民众拍照送上网络公示,让全世界见证中共官员的腐败。

市长办公室惊现名烟名酒外加避孕套

今天早上6点,数万民众和学生聚集在市政府抗议,愤怒的民众冲破警戒线,冲进市政府,将政府大楼内的办公室招牌取下,警车被推翻;大量政府文件被民众撕毁从楼上扔下。

还发现中华香烟、扑克牌、人参、避孕套、梦之蓝、五粮液、茅台、红酒等各种名贵奢侈品。另外还搜出公务员赴台个人游,13000元/人,住五星级酒店的证据。


民众在市府大楼办公室里发现的名酒。(网络图片)


民众在市府大楼办公室里发现的名酒。(网络图片)

市民黄小姐说:“在市委书记孙建华办公室,市长办公室里面搜出很多烟、酒,还有避孕套,那些烟酒都是几千元、上万元的那种,那市长办公室根本不像办公室,就像商店一样,有人拿著名烟和避孕套拍照,你看,这是不是我们老百姓血汗钱?老百姓把这些全部砸了。”

从民众上传的照片可以看到,启东市市长徐峰被民众强行套上抵制王子造纸排污的宣传衣,市委书记孙建华被市民扒光上衣(网友说是2000多元意大利名牌),还尴尬地笑着,在警察的保护下狼狈逃窜。据说熟悉南通官场的网友说,孙建华原想被扶正为南通市长。

黄小姐表示,当时老百姓跑到市政府,想让领导出来说撤掉这个案子,因为启东人要活下去,然而市政府没人,都躲到当地实验小学。市政府那边有很多警察,路口拦了两组人墙,不让游行的人进去。

她说:“大家绕过各个路口跑到市政府,把大门推倒了,冲到市政府大楼里面,老百姓很气愤,把市政府砸得稀巴烂,把玻璃砸碎,里面的东西都砸烂,车子被掀翻二、三辆。孙建华、徐峰不愿穿上那件衣服,就在地上打滚,多丢脸,大家高喊孙建华下台,抵制王子造纸。”

有民众发贴表示,启东民众帅呆了,他们不仅几个小时就让当局就范,而且将当地市委书记的衣服扒光。这是一个标志性的壮举,它说明民众维权抗暴运动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决胜阶段!

在强大的民愤下,28日上午,江苏南通政府官方通报:“南通市人民政府决定,永远取消有关王子制纸排海工程项目。”同时,当局从外地调来大批军警镇压抗议民众,多人被打伤,有传闻有人被打死。

当地民众发出照片,指苏州赶来的大量军车已入驻启东中学。

当地民众发帖说:“我已经于下午五点离开现场。现在播报最后一条:离开时看到群众正被强行疏散,防暴警察用盾牌逼退,群众已渐渐退离人民路、江海路路口,远远散布在江海路上。有女孩子被打,上去拉的人也被打。打人者是年轻武警,被打者出来时被检查手机(防止拍照)。”

全民反污染

启东吕四渔港是闻名天下的著名渔港,其渔业产值占江苏省同行业的三分之二。日本王子纸业的项目已经过南通市政府批准,建设从工厂到启东入海口长达110公里的排水管道。而王子投资了2000亿日元在南通开建这一个亚洲最大造纸基地。

黄小姐说:“政府说排污每天15万吨,其实真正排污是每天30万吨,启东人是靠海吃饭的,这样排下去,启东就是一个废城,真的完蛋了,启东是我们的家园,你要还我们碧水蓝天。”

“这个造纸厂在亚洲排名第一,在全世界排名第四,说没污染或达标是不可能的,据说,扬州、无锡等地都不接受它们投资。为什么南通和启东就留它,难道就为了那几个钱吗?有了钱,老百姓没命花,启东政府真的无能。”

黄小姐表示,这是孙建华签字同意的项目,大家都知道政府很腐败,现在腐败到把老百姓都给卖了,那大家绝对不能容忍。

(责任编辑:周雅)

邹思聪:那些在雨中自掘坟墓的人

零八宪章: 邹思聪:那些在雨中自掘坟墓的人: 一条发布在北京民政局新浪微博官方账号上,号召捐款的微博,收获的是两万多条“捐你妹”,一万多条“滚”,八千多条“你大爷的”,六千多条“你妈逼”……是的,你们肯定知道,因为后来你们不得不关闭了评论。



邹思聪:那些在雨中自掘坟墓的人



一条发布在北京民政局新浪微博官方账号上,号召捐款的微博,收获的是两万多条“捐你妹”,一万多条“滚”,八千多条“你大爷的”,六千多条“你妈逼”……是的,你们肯定知道,因为后来你们不得不关闭了评论。


  你们想必也已经知道,一条发布在北京民政局新浪微博官方账号上,号召捐款的微博,收获的是两万多条“捐你妹”,一万多条“滚”,八千多条“你大爷的”,六千多条“你妈逼”……是的,你们肯定知道,因为后来你们不得不关闭了评论。但是这仍然抵不住人们转发的时候加上上面的任何一句,这一点,只需要在新浪微博搜一下,便满屏皆是。
  你们想必也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如果你们不知道,章乃器之子,著名历史学家章立凡已经告诉你们了——
  “捐款?我一毛不拔,身为北京市民和纳税人,我纳税一个甲子以上,退休金不够官家一餐便饭。听说又要为大水捐款了,对不起,我纳的税里应该有这项开支,你们以前报过帐吗?灾情到底多大,死了多少人,有个准没有?光知道要钱,市政府救灾尽职了吗?捐你妹。”
  再看看网民为你们撰写的对联吧——上联:对外援助减免贷款大笔一挥十分潇洒;下联:对内逼捐推卸责任贪得无厌一等下流。横批:捐你妈逼。
  你们是不是会说,天啊,多么不文明啊,这样本该众志成城的时刻,你们竟然骂娘。可是,你们难道忘了吗?前几天,你们不是说,应对得力,措施完善,工作到位吗?为什么现在又要号召捐款了呢?
  关于昨天你们笨拙不堪的新闻发布会,知道今天各大网站的头条是什么吗?“未谈死亡人数”“避谈最新伤亡人数”“发言人念道伤亡人数时改口”……昨天,被一位拿着CCTV话筒的女记者追问:“我看见你手上拿的材料了,上面写着死亡人数61人,其中因公殉职5人”时,主席台上的几位发言人集体缄默,最后集体退场。人们所关心的,是这次灾情的具体大小,是有多少人伤亡,具体的,实时更新的数字,人名……人们再也不希望,这些人的名字被你们若无其事地掩埋掉。
  《南方周末》逢周四出版了,这次它们的专题是《“北.漂”——“7.21”暴雨观察》,可是八个暴雨版面全撤。媒体人左志坚说:“晚上在系统里看过全部稿件,原稿自我审查的非常厉害,看完我还跟领导说了句,南周好像也没做啥。即便如此,竟还是要全部撤掉。这个时代还要不停撤稿,无异于掩耳盗铃。昏庸昏聩昏头,加速把自己往绝路上逼。”
  稿子集体被撤,你们知道后果吗?人们会普遍认为,这系列稿子写了某些对你们来说,不可告人的秘密,写了某些惊天大阴谋,写了你们最不可见人的黑暗面。只是从事媒体的人都知道,即便是南方系,能够说的,也少得可怜。即便这样,你们还是拿起镰刀斧头,将这些真想砍得七零八落——
  那些被曾经象征着中国未来希望的镰刀和斧头所砍掉的稿子,叫做“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只不过实地采访,还原了20多位受害者的经历,这些故事危害稳定吗?煽动颠覆政权吗?不符合科学发展观吗?没有做到党的耳目喉舌的天职吗?
  是的,这一次你们干的事真的让人出离愤怒了。一贯还为你们辩护的党报,这一次,都纷纷倒戈了。人民网一直坚持把这篇评论放在自己的首页头条——《伤亡人数不是“敏感话题”》,天然敏感的你们,这篇文章看了吗?北京大雨,和以往的大火,动车,各类群体性事件比起来,不同的是,这一次,社会各类人士中,无论是左还是右,在媒体行业中,无论是南方系还是党报,都普遍地获得了共识,这个共识便是——
  要求官方公布最新的死亡人数及姓名,要求至少在这件事上的新闻自由,要求“伤亡人数不是敏感话题”……
  这一次,你们是真正的孤家寡人,而如果你们换个思维想想,如果你们还够换的话,便会发现,你们所干的一切事情,虚情假意,欲盖弥彰,扼杀真相,都是在摧毁一个政权的合法性。而那些批评你们的,被你们压制的媒体,不论是南方系,还是北方系,却都是在竭力地扶大厦于将倾。
  一个政权的合法性通常可以有三种获得方式——第一,意识形态;第二,爱国主义;第三,民主。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在事实上恐怕已经不复存在,人们不会再因为社会主义中国而团结一致。而由政府所煽动的爱国主义情绪这些年也已经越来越不好使,因为爱国主义毕竟需要对外,可以想见的是,这些天为了转移大家的视线,中国的边界问题领土问题很可能会再掀波澜,以转移视线。可爱国主义这一招,已经不再是万应锭了。剩下的,只有民主——这里的民主含义更广,以北京大雨为例,当务之急则是公开所有真相,尊重新闻自由。
  两年前,我写了一篇《谁来掮住关上的李刚门》,那时面临的情景和如今有类似之处,我杞人忧天地结尾到:“而高高在上,无法无天的那一些人,你们恐怕不知道,关上了通往真相的门,等待你们的,是索多玛与蛾摩拉之城。”
  两年来,我从一个学生变成一个准记者,经历的事情或许告诉我,这不是杞人忧天。因为郭美美,人们不再相信官方的慈善和任何形式的捐款,甚至连肯德基在捐款箱上都要标明“独立监督”四个字才能获得食客的捐助。因为723动车事故,人们不再理会官方任何关于死亡数字的公布,不再相信任何所谓全力救助,因为你们竟然像犯罪分子一样的掩埋车体。因为大连PX项目,人们不再相信所谓的促进经济发展,人们需要的是沟通,需要的民主决策,所以你们便看到了什邡事件的爆发…………遗憾的是,这些悲剧在中国,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受到诅咒的怪圈,不断的发生,不断的重复,付出的,却是无数无辜的人,死得连姓名都没有。
  19487月,储安平在国民党治下的中华民国即将倒台之时,在《观察》上发表了这样一段文字,愿意摘录在这里给那些自掘坟墓的人:
  “最后,我们愿意坦白说一句话,政府虽然怕我们批评,而事实上,我们现在则连批评这个政府的兴趣也没有了。即以本刊而论,近数月来,我们已经很少刊载剧烈批评政府的文字,因为大家都已十分消沉,还有什么话说呢?说了又有什么用处?我们替政府想想,一个政府弄到人民连批评它的兴趣也没有了,这个政府也够悲哀的了!可怜政府连这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还在那里抓头挖耳,计算如何封民间的报纸刊物,真是可怜亦复可笑!”
  而现在,你们更应该庆幸,还有那么多人骂你们,还有那么多媒体顶着层层阻力试图报道尽可能多的信息,那些声音,在这时,弥足珍贵。
来源:共识网

组图:90后QQ串联启东万人抗议 数千警镇压 传学生有伤亡

 

28日早上,数万民众和学生聚集在市政府抗议,他们手持标语,穿着写着保卫家园的T恤,抗议日本王子纸业在启东投资兴建排污企业。(网络图片)

组图:90后QQ串联启东万人抗议 数千警镇压 传学生有伤亡

【2012年07月28日讯】(记者古清儿报导)继四川什邡90后学生为了保卫家园喊出:“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90后!” 江苏省启东市的1万名中学生,发起7月28日集会反对工业废水排入启东海域。今天(28日)早上,江苏南通启东市数万民众和学生走上街头抗议,愤怒的民众占领了市政府,市委书记孙建华、市长徐峰被民众要求官员穿上“强烈抵制王子排污”的文化衫。当局开始镇压抗议民众,传出有人被打死,但此消息无法证实。
当天早上6点,数万民众和学生聚集在市政府抗议,他们手持标语,穿着写着保卫家园的T恤,抗议日本王子纸业在启东投资兴建排污企业。愤怒的民众冲破警戒线,冲进市政府,发现市长孙建华的办公室内有大量名烟、名酒等各种奢侈酒品,令民愤更加激化。在强大的民怨下,当局立即宣布“永久取消”此项目。
年轻一代冲在最前面

位于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透露,启东市的1万名大中学生,通过QQ及交友网站,发起7月28日在启东市永安广场万人大集会及游行,反对南通市正在进行的将工业废水排入启东海域。
据知情者在网络发出信息,7月21日,启东市政府下达密令(为了不落人把柄,密令不得使用短信、QQ、飞 信等文字通知,一律用电话等口头通知),要求各级机关、企事业单位、学校、各乡镇通知所有的在职人员和回乡大学生,要求他们不得参加定于7月28、 29、30在汇龙镇举行的反对“王子造纸”的游行示威。并威胁说现场有许多探头,会将参加人员一律拍下来逐个分析,对属于机关企事业单位、学校的一律就地免职,对于大学生不得在启东录用。据组织7月28日集会的学生表示,绝大部分学生没有签保证书。
陈姓民众说:“今天很多大中学生都去游行,年轻人冲在最前面。之前,政府做了很多压制我们游行的事情,要求工厂不要放假,周六日要上班,不上班要老总同意,写不去游行承诺书。政府还威胁学生家长,你的孩子要高考、工作,要注意一下,然后,把一些游行的自由言论的网络都屏蔽掉。”
微博上传出的消息说,据当地老百姓说:今天陆陆续续警察已抓捕大约一百多号游行者,其中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学生。今天官方喊话时明确表示:凡是参与游行的教师与学生一律开除。目前“暴乱”基本已被平息,武警把启东市政府围得水泄不通,围观的群众只能远远的观望而不敢靠近。
知名音乐人高晓松在微博表示,上午转发一条长江口人民抗争的微博被删,说明内容真实,因为他们除了真相,不惧怕任何东西包括神明。祝福那里的英雄儿女。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传有学生被打死

同时,当局从外地调来大批军警开始镇压民众。江苏启东白先生向大纪元爆料说:“今天中午,大批苏州、无锡等地的公安、特警来到启东,镇压启东的反对‘南通排海工程’示威游行活动,并在市区花园路长江路一带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进行殴打,现场有一名18岁的女学生当场被打身亡,还有一名男学生被打至重伤,送医后不治身亡!”但此消息尚未得到官方证实。

28日上午,江苏南通政府官方通报:“南通市人民政府决定,永远取消有关王子制纸排海工程项目。”当时网上一片“赞赏”声音传出时,启东政府也切断当地互联网。

市民谢先生向记者说:“下午2点左右,警察开始动用武力,刚才在我家门口发生冲突,有很多警察和很多示威人群,有好几个被打伤送医院,听说从外地调过来几万名警察,听说还死了人。”

有消息指出,启东警力全部撤回,不许参加。从南通和苏州调来特警由南通市长指挥。市民黄小姐表示,启东的警察不敢动老百姓,南通的警察比较凶,把启东的人打了,早上十点多,南通市下命令屏蔽网络。

她说:“下午老百姓情绪比较激动,有学生被打,心情很难平静,现在抓了几个人不放, 有发生冲突,在长江路口那边,警察把二个学生打了,数十个警察围攻二个学生,有些女民众抱着警察说‘你不要打’,听说一名18岁的学生在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民众王培霖表示,中午人群已经散去,现在又重新聚拢。大批武警、防暴警察已经进驻,跟民众对峙。此前警民已经多次小规模冲突。山呼海啸之声,响彻街头。江海中路人民路大路口,挤满了人,目测约上万。

民众张又晨说:“早上因为苏州来支援的防暴警察没有及时赶到,大家没有见识到催泪瓦斯,所有的网友都认为,政府已经公布永久停止排污项目,事情圆满结束,可以安心看奥运,我一直关注同学们从启东给我发来的消息,大家都说有人死了,我坚持不肯相信也不想发布这一未经证实的消息,大家来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群众又再次回到街上。”

北师大教授“老芋头”表示,一个市政府被群众完全占领,并通过微博几乎实时转播,是1978年以来第一次。应当明白:加速推进以民主、法治、宪政为基本方向的政治改革,不只是给老百姓留出路,给民族和国家留出路,更是给自己留出路。

真相打开90后学生的眼睛

启东万人抗议是继四川什邡90后学生抗暴后,再有学生为了保卫家园冲到抗暴最前线。
此前四川什邡民众抗议污染,万人抗暴,其中90后成为主体。著名微博叶隐表示:“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90后!寥寥11字,铿锵悲壮,掷地有声!因为恐惧把本该在自己这一代该完成的责任,推诿给下一代。剥夺80后90后幸福的…是掌握权力和资源的50后60后70后,逼迫青年流血牺牲,老而不死的你们/我们难道不惭愧吗?”
前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发表题为“90后是中国的希望”的文章说,北京《环球时报》评论上个月发生的四川什邡群体事件 中90后扮演的先锋角色的时候,用气急败坏的口吻奉劝90后们要“以学习为主”,还警告“海外民运不要利用这些90后”。现在连官方都看到了90后的崛起。
他表示,中共以往的统治,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掌控宣传机器完成 的,他们掩盖真实的历史,粉饰现实状况,歪曲反对者的观点。然而90后这一代对于网络太熟悉了,整体技术水准太高,当局的防火墙也好,敏感词的遮蔽也好,对这一代人来说是很容易克服的。于是,他们看到了很多真相,这些真相打开了他们的眼睛。
90后成长的环境中不许提到“六四”的血腥,这反倒使得这一代人心中不再有恐惧。这一次什邡事件中,90后参与者喊出了“我们可以牺牲,因 为我们是90后”,就足以证明。

组图:90后QQ串联启东万人抗议 数千警镇压 传学生有伤亡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