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3日星期四

康巴战记

           康巴战记(一):中情局的血债 - 康定情歌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 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哟; 

月亮~弯~弯~,康定溜溜的城哟。 

李家溜溜的大姐,人才溜溜的好哟; 张家溜溜的大哥,看上溜溜的她哟; 

月亮~弯~弯~,看上溜溜的她哟。 

一来溜溜地看上,人才溜溜地好哟; 二来溜溜地看上,会当溜溜的家哟; 

月亮~弯~弯~,会当溜溜的家哟。 

世间溜溜的女子,任我溜溜地爱哟; 世间溜溜的男子,任你溜溜地求哟; 

月亮~弯~弯~,任你溜溜地求哟。 

d

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五日,韩战爆发。同年十月十九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以下称为中共)派遣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参战。为了分散中共视线,美国指令中央情报局(CIA)在中华民国(以下称为国军)治下的台湾地区成立「西方公司」(Western Enterprise)及「民航空运队」(Civil Aids Transport - CAT) ,配合主要由胡宗南将军领导的东海部队对中共东南沿海地区进行游击战。基本上,CIA派驻军事顾问训练和指挥国军,然后由「民营」的「民航空运队」或国军武装帆船定期送一批又一批国军到中共境内做炮灰。到了韩战临近结束,东海部队的炮灰游击战亦变得毫无意义。不知否由于胡将军本人曾于西昌与回民并肩攻打中共,在一九五三年中「民航空运队」执行了一项非常危险的任务- 由台湾桃园机场出发,运送军事物资支援在青海地区( Kokonor)的原马家军旧部的回民反共游击战。自此亦揭开中情局在被称为「四水六岗」的康区(Kham; 藏文:ཁམས)欠下的一笔又一笔血债。 

西藏(Tibet; 藏文:བོད)古称吐蕃。传统意义上的藏文化圈,亦即是所谓大藏区由三个部份组成,包括东北部的「安多」(Amdo;藏文:ཨ་མདོ)、东南部的「康区」(Khams;藏文:ཁམས་)、和卫藏(Ü-Tsang;藏文:དབུས་གཙང)。卫藏尚包括「卫」或「前藏」(Ü;藏文:དབུས་)、「藏」或「后藏」(Tsang;藏文:གཙང)和阿里(Ngari;藏文:མངའ་རིས) 。 

kham

康又译喀木,范围大致相当于现今西藏自治区的昌都地区、那曲地区东部(聂荣、巴青、索县、比如、嘉黎五县)、林芝地区东部(察隅、波密、墨脱三县),青海省的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西部除外),四川省的甘孜藏族自治州和云南省的迪庆藏族自治州。康区的居民叫康巴(Khamspa;藏文:ཁམས་པ),主要通用藏语康方言。 

在七至九世纪的吐蕃王朝时代,这地区称为多康(藏文:མདོ་ཁམས)、朵甘斯、朵甘- 意思是「四水」汇合的区域。元朝设吐蕃等路宣慰使司都元帅府管辖康区。明朝则改设朵甘都司。清朝在平定准噶尔、大小和卓及张格尔叛乱后,藏区亦渐次臣服。惟清末在内忧外患,英俄渐次把势力伸展至大藏区。于是,大藏区开始逐步面对被列强瓜分的危机。 

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建昌道赵尔丰向四川总督锡良上「平康三策」,包括设官治理整顿治理西康与川滇腹地边境野番地区、将西康「改土归流」建为行省、开发西康并联川、康、藏为一体建西三省并置西三省总督。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初,川边地区巴塘土司与丁林寺喇嘛不但聚众焚烧法国天主教堂和杀死两名法国传教士,更打死清政府驻藏帮办大臣凤全及其随员百余人。史称「巴塘之乱」。事发后四川总督锡良、成都将军绰哈布奏派四川提督马维骐、建昌道赵尔丰会同率军击败巴塘、里塘土司军队,打死里塘土司和桑披寺喇嘛,并将巴塘正、副土司正法。平定「巴塘之乱」后,赵尔丰留任炉边善后督办改土归流事宜。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清政府任命赵尔丰为川滇边务大臣,进一步巩固清朝改土归流的统治。 

辛亥革命后,北洋政府置康区为川边特别区,后来国民政府又于一九三九年一月一日将川边特别区改建为西康省,省会设在康定,刘文辉为省主席。一九五零年三月十二日西昌战役开始,中共包围国军胡宗南部于西昌。由于胡将军见败局已定匆忙登机离开,同年三月二十七日解放军进入西昌这个国军在大陆的最后据点。近三万名国军溃军散向各地,而国共内战亦划上句号。

康巴战记(三):中情局的血债- 四水六岗

韩战结束后,美国对中共的敌意有增无减。早期美国透过CIA与国军联手在中国东南沿海打游击战,但后来由于效果不佳,故CIA曾建立了两支在国军体系以外的游击力量。第一支便是在五十年代在香港由张发奎将军领导成立的「第三势力」名为「中国自由民主战斗同盟」;另一枝便是由流亡藏人所组成的「四水六岗卫藏志愿军」(Chu-bzhi-sgang-drug;藏文:ཆུ་བཞི་སྒང་དྲུག་)。 

虽然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宣布返回拉萨,但由于毛泽东的土改和极左路线挑起不少藏人的离心,故达赖喇嘛及部份藏人再一次开始萌生逃亡成立流亡政府的可能。 

1956年11月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接受印度政府的邀请一起前往印度参加佛陀两千五百年诞辰纪念活动。期间丹增嘉措曾向印度总理尼赫鲁寻求政治庇护和协助成立流亡政府。可是由于尼赫鲁不愿与中共结怨并早已与周恩来总理达成协议,故尼赫鲁强烈建议丹增嘉措返回西藏。事实上,自1950年代初期达赖喇嘛代表在大吉岭与美国外交官尼古拉戴卓耳会面未能得到美国表态支持后,CIA其实一直对达赖喇嘛和其对外代理嘉乐顿珠保持接触。但由于尼赫鲁早期并支持藏独而达赖喇嘛对外接触亦被中共封锁,故CIA与达赖喇嘛反而是透过西藏南方出口的交通要道锡金(Sikkim;藏文:འབྲས་ལྗོངས)法王( Chogyal)接触和交流情报。 

a

一直以来,西藏的骚乱不断升级并发展成已成不可控制之势。不少武装藏独份子不敌解放军而退出西藏进入不丹和印度后缴械变成了国际难民后,达赖喇嘛的二哥嘉乐顿珠便领导其中的主要成员恩珠·贡布扎西、朗杰多吉、仁钦才仁、伦杰札、安多·津巴嘉措、格桑琼增、根益西等共七人成立了藏独决策核心。与此同时,美国亦渐渐正视藏独作为打击中共的力量,于是CIA便开始积极在他们当中拣选角色成立藏独游击队「四水六岗卫藏志愿军」。 

a

「四水」即是黄河、金沙江、雅鲁藏布江和澜沧江;「六岗」指色莫岗、擦瓦岗、玛康岗、绷波岗、麻扎岗、木雅热岗。故所谓「四水六岗」狭义上是指康区,广义上泛指整个藏区。原来「四水六岗卫藏志愿军」中不少成员乃是来自康区的东巴汉子(Khampa)。东巴汉子部族众多且经常战斗,养成他们勇杆善战。从1950年代中期开始,CIA先后遴选了多名四水六岗骨干分子在琉球、塞班等地接受通讯、游击和跳伞训练。因这些高原东巴汉子不习惯海岛气候,CIA便选择了与西藏地形和气候相近,海拔10,000英尺的美国科罗拉多州洛基山脉的赫尔营作为康巴游击队员训练基地。学员中最有名的要算是旺堆(Wangdu Gyatotsang)了。

康巴战记(四):中情局的血债- 汪贾格西

1959年3月16日达赖喇嘛正要为是否去西藏军区俱乐部观看军区文工团的新节目烦恼,于是他为了作这次决定而占卦。占卦指示说:「快走、今晚。」就这样便展开了他长达五十多年的流亡之旅。 

自1954年开始,美国CIA便已经在流亡至印度藏族人中召募特工人员,这些藏人大多来自康区的康巴汉子。其实在1956年起由于中共的土改政策,康区各地陆续发生了大规模的叛乱。不少康巴汉子组织了「雪域护教志愿军」与中共作战。在战争中被打败了的一部分康巴人逃亡西部的卫藏区。达赖喇嘛的两个哥哥晋美土登诺布和嘉乐顿珠从他们这些康巴汉子中挑选了数人交由CIA培训,其中首批且后来成为「四水六岗」骨干之一的便是旺堆(Wangdu Gyatotsang)和他们的兄弟。 CIA向「四水六岗」提供武器、装备、经费、教官并参与指挥。这些康巴游击队中有数百人曾在太平洋上的塞班岛和美国科罗拉多州接受CIA的秘密训练,而训练内容主要有跳伞、枪械和电报等,而早期提供的武器则以英军旧武器为主。与此同时,国军以及「西方公司」的「民航空运队」也积极配合作空投支援。 

a

由于语言不通和文化水平低,CIA在训练这班康巴游击队时遇上极大问题。于是,CIA便聘用了在美国惟一通晓藏语和英文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大师汪贾格西(Ngawang Wangyal;1901-1983)担任翻译一职。汪贾格西大师是一名天资聪慧的蒙古卡尔梅克族(Kalmyk)僧侣。出生于俄罗斯阿斯特拉罕省(Astrakhan),格西在6岁时已出家进入寺院学习。到了俄国内战结束后,格西到了西藏拉萨哲蚌寺(Gomang College)果芒扎仓学院大学(Drepung Monastic University)进修。直到1935年完成他的学业后,格西便决定返回自己的祖国。不久,由于苏共迫害藏传佛教,格西中途折往北京担任不同版本的西藏佛学典籍的整理工作。然后在1937年,格西离开北京返回西藏以完成他的佛学格西(Geshe)学位。随后格西到了加尔各答被英国著名的政治家,学者和探险家查尔斯贝尔爵士(Sir Charles Bell)聘为他在中国探险的翻译。在1950年代初当中共入侵西藏时,格西逃到印度。然后在1955年,他到再转到美国工作并在哥大任教。 

完成训练后,旺堆等数人被空投到西藏组织康巴游击队。不久在山南地区的竹古塘正式宣布「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成立。卫教军的军旗底色为黄代表黄教之意;上绘双刀交叉,一把上绘火焰圈的,表示神力,代表雪域一神的红与黑护法神,一把刀未绘火焰圈的,代表民间的武装力量;刀的上方中央,绘一个太阳,象征法王达赖喇嘛的领导;旗帜四角绘四个鬼头,表示要降伏一切鬼魔。 「四水六岗」总部中有各县区代表一百多人,自备枪马的战士约共八百多人,并以本乡本土为单位,编制为十八个马吉。估计当年兵力达数千人。与此同时,旺堆等人亦取得与达赖喇嘛联络。可是由于美国对他们的政策不时转变,支援和通讯困难,加上藏人不同旅之间互相内斗和策略失败,「四水六岗」及支援他们的部族纷纷惨死在共军的追捕中。原来他们在潜入西藏不久后便已被跟纵,当组织了当地的部旅后每每以数百人为单位集体行动,故他们每个马吉很快便被包围,其中更有整个部族在森林中被活活烧死。 

有鉴西藏局势不断恶化,中共决定加强对达赖喇嘛和拉萨政府的监控。 1959年,张经武邀请刚得到学位的达赖喇嘛一同到西藏军区俱乐部观看军区文工团的歌舞。经过中共的多番催促,丹增嘉措最终选定3月10日前往观看。 1959年3月10日至,达赖喇嘛写了三封信给西藏工委和西藏军区领导人说他受到了叛乱分子的包围以婉拒前赴这个「鸿门夜宴」。不久,拉萨局势不断恶化。 3月17日解放军开始炮击藏族占据的罗布林卡。当天深夜达赖喇嘛化装成一名普通的武装叛乱分子在旺堆等人掩护下离开拉萨到了印度实际控制的达旺地区开始了他长年的流亡生涯。不久,拉萨政府要员也流亡印度达兰萨拉成立了西藏流亡政府,故自始达兰萨拉(Dharmsāla)便被称为「小拉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