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5日星期六

一封激情澎湃、热血沸腾的自救联军加盟申请书


王先生

您好: 

    我叫Tao Wang,最近看了一个电影,韩国拍的《逃北者》,里面男主角痛苦着说了一句话“为什么上帝只在韩国呢?”遗民泪尽胡尘粒,南望王师62年!

50年代时机不好,60年代时机不好,70年代时机不好,80年代时机不好,90年代时机不好,00年代时机不好,10年代时机不好,20年代开始了还是时机不好……几十年来,多数海外民运已经当之无愧的成为了中共的维稳工具了。当然,有些人的内心是坚定的、也是愿意为了中华民族而献身的,比如民主革命领袖王炳章先生(恨不能早醒几年,有这个荣幸得以追随他)。可是,一锅米里面有几粒老鼠屎和一锅老鼠屎里面有几粒米,完全是不同的概念了。

其实无数的中国人和朝鲜人也是一样,总是幻想着上帝、救世主来搭救他们。可他们没有注意一点,就是旧时代的海外人士和现在的海外人士生存状态完全不一样了。纵观古今,革命的先行者几乎大部分都成了先烈。谁能要求那些海外人士放弃优越的生活来为拯救中华来抛头颅洒热血呢?是啊,我也曾经期盼过,可他们让大陆等的太久太久了。当然,也许跟大陆人奴性强,没有敢于起来抗争,不能造成大的影响,难以策应有关。但那是眼看不见光,耳听不见声音,大脑不会思考问题的黑暗年代。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觉醒的人已经无数了。

不能自救的人,上帝是不会眷顾的。等待救世主,也许最终又等来一个压倒人民的“领袖”

现在大陆相当以大部分人已经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谁能站出来带领国人反抗暴政,推翻共党,不论他是什么主义,不论他来自哪里,只要让人民看到希望,大陆不敢说十亿人,起码近亿人(当然也包括我自己)都会无条件无要求的跟着他们走。

观察中共几十年来一贯作为,特别是近几年来镇压力度明显加大,已经表示他们是义无反顾的并且坚定不移的要继续奴役大陆人民。你们仍然认为中华儿女还有和这个暴当恶政共存的可能吗?

中共庞大的外表假象让无数人不敢轻举妄动,无论哪个国家,那个组织都不会轻易的与中共发生大规模战争。否则以朝鲜区区一个人都快饿死了的国家,为什么还是没有人去动他呢?所以外国军事力量干涉的可能性很小。至于组织,看看海外那些所谓的民运人士,整天除了喊口号,内斗,为了有限的资金渠道互相撕咬抹黑,让海内外人看尽了笑话,从失望到绝望到唾弃。他们哪一个组织能有足够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组建得起一定规模的军事力量,地下力量?所以组织大陆人各地起义,互相策应形成规模进而推翻中共的可能性也几乎是零。因为各地起义,必然人员分散,力量分散。没有人民和觉醒的军人起来响应。这样的组织再多也只能是忽闪而过,然后逃亡或是消亡。没有大陆人不畏牺牲的站出来响应,让其他国家看到大陆人追求自由的决心,让各类形形色色的民运组织看到革命成功的希望进而放下分歧,先把推翻中共放在首位。最终的结局怎么样,相信理智的人都知道。

那么革命的根就在大陆,在无数等待唤醒的人身上,在无数觉醒了但仍然在绝望中等待的人身上,在无数觉醒了并有血性可仍然像一粒粒散沙被分割在各地的人身上,在无数痛恨这个恶党暴政但让然对其心怀恐惧的人身上。

中共几百万警察,几百万武警,几百万协警,几百万保安,几百万各类警察,几百万民兵预备役,几百万城管...,有那个国家或军事力量愿意去面对这些?没有,半个都没有。他们的强大不单单在于军事力量的强大,更在于大陆人几十年来对他们的残暴无底限的恐惧,只要大陆人能唤起血腥,认识到中共看似强大的根源,就有了推翻中共的可能。

我想了很多年,也蹉跎了很多年,也听了无数的口号,也看尽了海外民运组织的表演和自弹自唱。唯一觉得有可能的就是各地组织特别小组对中共的各地区核心进行打击(也就是王炳章先生所践行的)。让中共自己也感受到死亡的恐惧和流血的痛苦。让烈士的血和中共的血唤醒无数的大陆人民。我相信现在大陆的人不会在乎起来带领他们的人信仰什么主义,有什么样的政治主张,又或者是什么党派,只要能带领他们看到铲共翻身的希望,哪怕你最终是想推翻中共自己做皇帝,都没有人去关心。

至于那些还没脱裤子就开始担心生下儿女将来上什么大学的无聊文人,其实真把他们当回事的没有几个人。

在我个人内心,西藏,新疆,台网甚至香港,最终和大陆是统是分,也不是问题的关键,大陆民主,每个人都有权利用自己手中的选票做选择,大陆不民主,为什么不让别人追求自己的自由和理想。如果都能生活在自由的天空下,可以自由的追求理想。统和独到底又有多大的区别呢?当然台湾成功的在三民主义的基础上实行了民主,所以奉行三民主义对大陆来说是最没有异议的共识。可问题是你们打算等到什么时候呢?台湾得以分离出去并成功实现民主,无数人大陆人也为此庆幸不已就说明了问题。

我虽不知道你们做过了什么,但你们放弃一切幻想,动用一切可能的方式终结中共的理念,我深深赞同。中共早已对大陆十三亿人开始了另外一种形式的大规模全国内战了。维稳费超过军费,是要一有民怨沸腾,中共就毫不迟疑的动用武警特警保安装甲车。难道真的要把坦克开上街头,大砲架在路边,你们才觉得这是战争吗?

如果你们放弃幻想,下定决心用行动来结束这个罪恶的党,告诉我。我愿意接受你们的指挥,服从你们的领导。我可以自己筹集资金,在你们的帮助下成立特别小组。也愿意用自己的血擦亮你们的旗帜,更愿意用自己的牺牲来换取中共流更多的血。想想辛亥先烈吧,即便在那种最适合革命的年代里,也仍然需要用很多人的流血来唤醒人民。何况现在,因为现在革命要付出的代价要多很多,所面对的艰辛要更惨烈。

这些年听过一些可笑的言论,似乎也引起了相当范围的讨论,具体伪命题如下:

1、总在寻求达成共识

那些人的共识?海外民运人士?海外各个党派?还是正在被奴役的十几亿大陆人的共识?

海外民运到底人士有多少?几百?几千?几万?即便他们达成了他们小圈子里的共识,他们就敢于起来行动来吗?他们最后生存的基础什么?是自己圈子里的区区人数?还是靠那些华丽的口号和人们对自由民主的向往而得来的募集捐款?几十年来,人们一天天对他们感到厌弃,比如现在就能看出他们在海外的生存状态了。

看看艾未未,看看杨佳,看看杨光诚。他们之间也没有互相达成共识,没有去号召什么鼓动什么,只不过做了一些能力范围之内的事而已,大陆人就自动的汇集在他们身边,帮助他们响应他们,捐款给他们。如果有人或党派带领他们追求自由民主呢????可以想象的到,那个人将自然的成为他们的领袖,那个组织将会成为中国第一大党,拥有最多的追随者。他们也将得到中华有史以来最高尚的荣誉。因为他们追求的是使十几亿人从此站起来做人,几千年来终于可以自由追求梦想的伟业。辛亥革命也是如此,可惜大陆几十年的沉沦,在祭奠他们都不被允许的大陆,很多人已经快渐渐把它们淡忘了。等他们达成共识了,中共就会因为恐惧压力,自动解散了吗?或愿意去跟他们谈改良体制,多党执政了吗?突尼斯,埃及,也门,利比亚,叙利亚,他们站起来之前,除了用行动去争取自己权益,要什么共识?

到底要什么共识,什么主义,等人民自由了有选票了,自然会用选票来告诉他们,有多少人会与他们达成共识的。好吧,即便他们达成共识,并起来行动来,那么那些与他们没有达成共识的人或组织要怎么办,是不是没有达成共识的人就不能一起战斗,一起去追求自由民主?是不是一样要像中共那样用枪杆子来对话?也许等他们争论清楚大雁是炖是炒,他们哦儿孙都已经白发斑斑了。

2、整合各个党派组织

这个话题真的不想讨论,二十多年来,成功过吗?除了在国外喊喊口号,为了有限的募集捐款斗的热火朝天,还干过什么?中华人的劣根性似乎在哪里都能展现的淋漓尽致!也许他们会说,当然有,但不是一定要让你知道。是啊,不能让我知道,但国际社会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的旗帜再华丽,口号再响亮,却没国际认可,他们到底又在干什么呢?

3、最佳的时机

50年代 60年代 70年代 80年代 90年代 00年代 10年代 20年代……匆匆几十年过去,几代的奴隶就这么垂垂老去,无奈又羞愧,绝望又不甘的准备将继续被奴役的命运,将无量头颅无量血的重担将给自己的挚爱儿孙亲人!!!!我能明白,海外民运人士,虽然大多数经历过,但去到自由的国度,渐渐没有了当初那种切肤之痛时的呼唤了,美好的生活也让很多人觉得“抛头颅洒热血”是一种幼稚的冲动了。

当然,这没有什么!自由了的人,他们凭的是自己的能力和对自由的向往。继续被奴役的人只是很多人没有哪个能力去追求自由,甚至有相当多的人已经习惯了奴隶的命运,开始麻木地生存,以有吃有喝为生命的原则了。所以没有谁欠谁的,国外的人没有为大陆人牺牲流血的义务,大陆的人没有指责别人不来搭救他们,赐予他们自由的权利。但是,他们没有资格代表中华民运,对国内发号施令,更不能利用人们对这个理想的追求,来谋取利益而不去履行相应的义务。也许他们建个网站,发行几份杂志,组织几次游行,是为了给募捐的人们一个交代。甚至为了一点点利益花样百出,不惜相互抹黑。让海外华人,外国民主人士对大陆民主运动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从而给真正想做点事的人带来更大的困难。当然,很多人会说,这是中共安插的内鬼搞出来的,这我相信,但我更相信,一次实在的行动,可以胜过无数的留言和口水。

我相信他们所谓最好的时机,就是随着中共越来越疯狂的镇压,越来越贪婪敲骨吸髓的压榨,越来越贻害无穷的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不择手段对国家财富进行攫取转移,越来越多遍布全国的监控,越来越毒遗祸子孙的食品,越来越暴虐的被夺去财产被权贵伤害的复仇心,越来越脆的大量这些恶党贪官垄断建设的桥梁大楼公路医院……海外人士他们不知道,但我相信大陆的人还可以继续列举下去。

是啊,等到那时候,有吃有喝已经是奢望,为了生存每个人都要变成魔鬼。每个人都是一座火山,都是一颗炸弹,都是一把可以夺人命的刀。也许到了这一天,大陆人仍然不会起来反抗。因为看看几百年来,特别是近几十年的历史,大陆人其实和北朝鲜人区别不大。而国内有可能成功的就是得益于近年来网络的一点点开放,很多中国人已经知道了自己奴隶的命运和身份。在如此的难逢机遇下,大陆人还不起来,还是没有人敢于流血去唤醒他们,中共把国门一关,宁可倒退到北朝鲜那样也不放弃权力,请问民运人士们,那些个让人眼花缭乱的党派组织们,你们能怎么办?只要全力开动洗脑机器,用尽一切资源维持住他们的武装,北朝鲜饿死几百万,大陆曾经饿死过几千万。那些恶党暴政,他们倒了吗?

好吧,让我们对大陆人的血性抱一点点幻想吧(不好意思,对海外那些人我基本不抱什么幻想了),他们最终因为无法生存而起来对抗中共,在国内的公知被打压的没有足够的影响力下,国外的民运人士,几十年默默无闻,没有实际行动过,没有足够的人民基础下,到时一样不会有多少人去搭理他们。到时就是靠谁手中的枪多,杀的人多,占据的地盘大,谁就能生存下去。不要说我悲观,大陆的情况远远比叙利亚等国家复杂百倍,没有在形势明朗,中共被削弱了一定地步,谁能告诉我,那个国家敢介入?所以一个动荡混乱,禽兽横行的阶段是必然存在的.当然最终会有结果,也许海外民运份子可以挟国外军事力量和沟通渠道能占到头筹并发挥足够的影响。最终能功成名就的也许是他们和那些枪最多地盘最大的人。是的,我不否认,这是最好时机。也是千载难逢的时机,是那些有抱负有理想的人施展才华的时机。

在等待这个时机的过程当中,我们将会有多少亲人丧身其中,我不知道;将会有多少大陆人被卷进场滔天血海的洪流中家破人亡,我不知道;在这一切发生之前,中国的环境会被破环成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在这场旷古难逢 疯狂到极点的窃国大戏中,资源耗尽之前,会有多少留给我们的儿孙后代们,我不知道;在中共恶贯满盈之前,他们还会在这片苦难的土地上主持修建都少连风都吹得倒的建筑,我不知道……

不是每个人的追求都是要功成名就,彪炳千秋;争取到自由,又能活着享受到。总有些人要做出牺牲,在追求自己和亲人儿孙们的自由而牺牲。

但这个牺牲要有价值,是的,这话很多人跟我说过。要保存力量,不要白白流血,要为了更大的目标听从指挥。很多年就这么蹉跎过去了,是的,一时苟且,安全了,可以上孝老人,找个老婆,下抚儿女了。然后行尸走肉般的了此残生。在等待中把力量变成求生存为吃喝了,然后心安理得把这个人生中最重的担子,最危险的力量留给下一代?

有时候,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怀疑,一些海外的民运组织根本上就是中共的海外分支。在国内他们用枪杆子,洗脑机器维稳;在海外他们对无数不愿再当奴隶,而去寻求团结推翻他们的人,用虚无缥缈的华丽口号 无尽的等待来维稳。他们的成功,我已经从他们论坛的门可罗雀,海外民运人士的声名狼藉中看到了。

过来这些年,我内心中没有了任何幻想,我坚信中华儿女的自由民主,也同样要在一刀一枪、无数人的流血牺牲中去争取。中国革命不会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发明和创举。无数的先例活生生的摆在那里了。

俄罗斯克格勃式的民主模式不用幻想,中共官员也没有那种自我变革的打算,我们更不会答应。

东欧缅甸模式也没有可能,中共手上的血是他们手上百倍不止,而且他们对良心犯的残暴是举世公认的,所以不可能有那样的举国认同的人来与他们对抗博弈。

突尼斯模式恐怕也希望不大,大陆人经几十年的丛林化洗脑教育,对他人同类的同情心,对他人苦难的麻木早已是闻名世界的,即便他们明知很多事必将铁板钉钉发生在他们身上,并且知道他们围观的现在就是他们的明天,他们也还是希望能侥幸躲的过去,等到发生大他们身上时才来呻吟嚎叫,苦求帮助——晚矣,下场一样!

也门、利比亚、叙利亚模式基本相似,不是自轻自贱中国人,我觉得可能性在可见的将来也不大。他们成功的基础就是醒悟过来的 不怕牺牲的人民,他们无条件帮助那些拿起枪的人,并理解他们做出的牺牲,而且不会因为子弹不长眼而埋怨反抗暴政的人。

而大陆,醒悟过来的不少,但对中共的恐惧实在根深蒂固,没有让中共震惊痛苦,让他们看到希望的事情发生,他们还是会选择装睡埋头吃喝。不怕牺牲的也有,每年有无数的人站在死亡线上求生存,自焚,但他们没有主张,即便一时打击了中共,但他们的诉求大多是为了自己利益,得不到响应和最广泛的认同并使人民起而效仿,寄望人民觉醒后全都不怕牺牲也是不现实的。

当然另外一种很神奇的模式“天灭中共”,虽然我听了很多,我是无神论者,不予置评了。韩国电影《北逃》男主角痛苦着说了一句话“为什么上帝只在南韩”。所以上帝只帮助那些自救的人。 

还有一个选择,我们的先辈为我们做出了榜样。辛亥革命十一次起义。十一次啊,中国人。他们流了无数的鲜血,牺牲了无数的青年。挫而弥坚,一次失败还能再次而起,为什么?因为他们有实际的行动,世界各国华人看到的不是他们的失败,而是他们真刀真枪的要推翻暴政。没有他们的流血,没有他们对晚清实实在在的打击,晚清会考虑改良吗?那时候言论自由比现在强百倍,无数的公知名人对改良的呼唤,晚清政府听进去了吗?他们失败了一次又一次,海外华人没有唾弃他们,国内民众一次又一次追随他们?

那么他们是不是站到广场,只要一振臂高呼就应者如云了呢?为什么汪精卫要去暗杀,为什么光复会这么多人认同?他们的对手千疮百孔,百病缠身,摇摇欲坠,对国家的控制完全落后,尚且不得不用这种极端的方式。何况现在中共集权的程度,对武装力量,对地方,对精神,对教育,对文化,对新闻的控制几乎已经达到人类社会的极限了。换句话说防民之术已经是走在世界前茅了,第一是他们的小兄弟朝鲜,其实也还是中共玩过的把戏。

虽然过去了一百年,但先辈依然比我们有勇气,有思想。他们也幻想过,但很快就认清了现实。既得利益者不论面对什么样的危局,但有一丝可能那他们就不会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和高高在上的权力地位。革命就是革命,就是要流血。用自己的血换取敌人更多的流血。即便一时不能成事,但是要能让敌人持续不断地流血,却可以促进敌人的转变并争取更多人站到一起,汇集更多的人民,形成更大的力量。让敌人流血,让他们更清醒的认识到人民必将推翻他们的决心,同时在他们在对人民拿起屠刀 强取豪夺,镇压良心知识分子时有所顾忌。要让他们知道不论谁都不可以用服从命令来作为自己犯罪的借口,都有可能受到最血腥的报复,哪怕是他们最无所不在又无影无踪的“有关部门”下的命令,那么哪个执行地区的官员就要负责。

只要他们有了恐惧,那些害民不深而又不愿放弃权力的人就有可能形成中共内部改良的力量。而那些具体执行命令抓捕良心犯,政治犯,镇压人民的人就更有可能畏惧对他们的清算而抬高枪口,或漏一条生路给别人。

那些可笑可怜的改良派,整天高呼“一切都不清算”,以换取中共体制改革。可我看到的是不清算文革,还没过去多年了,就开始有人在重庆准备再来一次黑吃黑了。

更多官员因为不怕清算前赴后继的加入贪官的行列,而贪腐的规模也是日新月异,所以体制内的人哪怕鸡毛大一点的权力也要放大十倍来用。

警察协警武警军队因为不怕清算,大陆每年上万起民怨而激起民愤,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他们从没有抬高过一次枪口,从没有故意留下一条生路给受尽打压的人民。

那些无良部门国企不怕清算,所以中国人吃着最毒的食物,交着最多的税;电信电力道路石油社会服务以世界最低劣的服务而收取着世界最高的费用。所以他们造的楼会到 桥会断 动车会夺命 医院变成杀人夺财院....

为什么?反正有人不主张清算我,好处是自己的 责任是党的 承受结果是人民。也许最终推翻中共真的是任重道远,从这么些年来,海外民运组织的作为,大陆人民的麻木苟且就知道了。而特别行动小组的清算却可以强制给那些中共恶棍们加上一个底限,没有人不怕死,特别是中共恶棍们占有一切社会资源,整个国家财富可以任由他们挥霍,他们有数不尽的金钱美女,他们有几代人挥霍不尽的财产,但他们唯一没有理想和良知,而这样的人从古到今都是最畏惧死亡的人。所以一旦他们感受到死亡的威胁,他们的恐惧和感受会比普通中国人更深。之所以他们这么残暴 横行无忌,不是他们不怕死,而是他们从没有被清算过,从来不知道这个国家还有敢于牺牲性命,哪怕同归于尽也要推翻他们清算他们。

十几亿人实在愧对辛亥先烈,他们经历了无数苦难,他们曾经有机会建立起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他们一度使这个国家成为亚洲第一个民主国家,他们在最黑暗的年代向世界证明了中华儿女的勇敢并获得了相应的地位。可是我们不但没有发扬进取,反而掉进了更黑暗的深渊。也许最优秀最有理想的中华儿女都在那些年代全部牺牲了,剩下的都是些只知以吃喝繁殖为人生第一要素的苟且之辈了。

也许中华还再次需要一批勇敢的人来做出牺牲,唤醒那些沉睡的人。那些已经醒了但仍心怀恐惧的人。是的,先行者将会牺牲,百不存以几乎是可以肯定了的。但他们的亲人儿女将会安享人生,老有所养,少有所教,能够自由追求理想,快乐的生活在没有毒食品 没有苛捐杂税 没有权贵横行霸道 没有毫无道德良知底限的丛林社会。甚至可以要求几个想做总统的人站在台上,站在电视机面前像耍猴一样的争取人民的欢心。

中国的近代史就是,车轮从无数的人身上压过去,等到心存侥幸的人认为可以好好喘口气时,车轮又压了回来!最近有人写了一首诗,被中共判了七年。我很想问问那些学识渊博,造诣高深的民运人士们,你们觉得大陆历史车轮再压回来。?到朝鲜的那一天有没有可能。我在国内很喜欢的博客论坛,最近几乎全被封杀了。铺天盖地全是歌功颂德,黑白不分,真假莫辩的网评员发的文章,到处是指鹿为马,变丑为美的假新闻。我知道真假善恶美丑,但我的眼瞎了,耳聋了。当这些能让人独立思考的东西被彻底封杀后,除了暂时吃的好点,穿的好点,住的好点,跟朝鲜的区别又有多大。只要中共继续这样彻底的切断信息的来源,封杀一切可以让人独立思考问题的言论,我可以想象得到,已经醒过来的人,要么绝大多数会选择装睡下去,当然有限几个人会在监狱里面度过他们的余生。

如果你们有切实的行动小组,有行动的决心,有真正愿意献身于这个理想的人,我很期望能有这个荣幸与你们并肩战斗。我不在乎你隶属那个党派?信仰什么主义?有什么样的政治诉求和主张?哪怕你们有人要当皇帝,没有问题,推翻中共,让中国人自己选择。如果他们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到两次,那你还能说什么呢?

我真的很少上网与人讨论这些问题,因为我不是那种用笔杆子来与中共斗争的人,言论比我高深,认识比我深刻的人实在太多太多。我信奉的是枪杆子。在网上夸夸其谈除了引来不必要的注意,毫无用处。那些远程革命家、口号灭共者、...不是我追随的人。

因为第一次看到终于有人敢于明明白白的提出这种主张,发出这些宣言。我一时高兴,所以话多了。因为这些年来那些海外民运人士的观点么有有一个能让我深深赞同,所以从不会与他们讨论什么。因此心里憋了很多想法,看到与人有志一同,难免想一吐为快。

对不起,我没有什么推荐人,海外那些夸夸其谈的民运人士,我从不与他们进行过深的交往。他们既不能救国,但误的人却是不少。

所以,我希望能加入联军,在不伤害无辜人民的基础上,我愿意尽个人所能执行任何任务,同样也愿意付出个人所以一切财产生命,只要能对彻底消灭中共做出贡献。并且愿意接受任何考验。

                               Tao Wang

                                      2012.2.24

http://rmsxj.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_24.html?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blogspot%2FbtWZb+%28%E4%BA%BA%E6%B0%91%E6%80%9D%E6%83%B3%E5%AE%B6%29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