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4日星期二

埃及革命:革命的錯覺-埃及人的中國想像

 

  1. 編者的話:每一條軌跡都有意義
  2. 革命之路
  3. 歸根到底是民眾的力量
  4. 開羅時間
  5. 每天六小時的「革命路
  6. 革命的錯覺:埃及人的中國想像

埃及前軍人穆小龍(Mohamed Osama)自述

埃及年輕人說:「埃及應該變得更好,沒有腐敗,就像今天的中國一樣。」而美國姑娘卻問我們:「你們是來埃及學習怎樣發動一場革命的嗎?」這也許就是阿拉伯世界和西方世界之間,中國被想像的位置。在一場革命的映照裏,這位置顯得愈發微妙。

Mohamed Osama
中文名穆小龍,1988年出生,開羅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任中文導遊、翻譯,2010-11年服兵役。

採訪:艾墨

從解放廣場去往平民住宅區Shubra的地鐵上,Mohamed突然問我:我要從埃及帶些禮物給中國的朋友,你覺得應該帶些什麼?

還不等我回答,他已經自說自話地盤點起了選項一二三四五六七。

「小金字塔、紙莎草畫、水煙、獅身人面像模型……這些都可以,我上一次去中國玩,就帶的這些。但我覺得不好。」他停頓了一下,說:「這些都是法老時代的東西,幾千年前埃及就一直是這些東西。這次我想帶革命T恤,你覺得怎麼樣?革命,這才代表今天的埃及。」他又頓了頓:「我們年輕人自己的埃及。」

搖搖晃晃的地鐵車廂裏,這個23歲的開羅男孩表情忽然莊重起來,彷彿面前正有一面紅白黑三色的埃及國旗升起。

他叫Mohamed Osama,講一口流利的中文,是我們在埃及採訪的全程翻譯。和所有埃及人一樣,他熱愛開玩笑,如果你沒聽清他的名字,他會用中文輕快地告訴你:「和穆巴拉克一樣的名字,和本拉登一樣的姓。」

他還給自己起了中文名,叫「穆小龍」——因為出生在龍年,還因為喜歡李小龍——和全世界其他國家一樣,李小龍、成龍、李連杰這三個男人的功夫大禮包,是普通埃及人了解和喜歡中國的最常見方式。

穆小龍在開羅大學中文系畢業,當過中文導遊,然後服兵役一年。當兵期間,正趕上了推翻穆巴拉克的Tahrir(解放廣場)革命。

1月25日、26日,大遊行爆發的前兩天,他休假,偷偷溜去了解放廣場。

「不敢給軍隊裏知道,因為軍人是要求絕對中立的,不能參加任何遊行示威。但我想去看看。」他說這之前幾天,已經看見facebook上到處轉帖的遊行號召,一夜之間,好友欄裏的頭像紛紛變成了埃及國旗,或者Jan25的標記,「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那時已經感到,這次氣氛不一樣。」

1月25日,他到了Downtown,看見幾十萬人從四面八方湧進解放廣場,「這和任何一次小遊行都不一樣,我從沒有見過那麼人。」穆小龍說:「但我沒有一開始就參加。我聽那些遊行的人講話,覺得他們說得有道理,才決定要留下來。」

在這之前,穆小龍並不算是熱衷政治的年輕人。

他愛玩,愛聚會,愛泡吧,信仰伊斯蘭,但並不十分拘囿於穆斯林嚴格的清規戒律,和所有青春叛逆的男青年一樣,他也幹過不少出格的瘋狂事。另一方面,他嚴肅認真地希望自己事業成功。

在失業率高企的埃及,中文系文憑是在埃及就業的一塊金字招牌。唸書期間,他兼職做中文導遊,已經可以自己養活自己;而畢業之後,出手豪氣的中國遊客們更讓他掙了不少錢,收入甚至遠遠高於他在開羅大學的教授乃至校長的工資。

他說自己永遠不會忘記有一天下午,一個看起來毫不起眼的九人旅行團,從北京來,在開羅一家旅遊精品商店裏,用一個小時的時間,買走了那家店裏所有的東西。 「所有的」,小龍又強調一遍。 「你知道他們一共買了多少錢嗎?你知道旅行社光佣金就拿了多少嗎?」他告訴我一個數字。我愣了整整三十秒鐘。

小龍的經歷,也讓我理解了在解放廣場上聽見的埃及人對中國的評價。

革命過去四個多月,埃及年輕人許多次重返廣場,高喊口號要求「二次革命」,要求敦促軍方加速改革,兌現承諾,加快清算獨裁者。

他們說:「我們革命是為了讓埃及變得更好。」他們又接著說:「埃及應該變得更好,沒有腐敗,就像今天的中國一樣。」

這句話噎死人的程度,和一個金髮碧眼住在開羅三年的美國姑娘對我們說的話不相上下。在水煙繚繞的埃及咖啡館,這位美國姑娘聽說我們來自中國,第一句話就大笑著說:「哈哈,你們是來埃及學習怎樣發動一場革命的嗎?」

這也許就是阿拉伯世界和西方世界之間,中國被想像的位置。在一場革命的映照裏,這位置顯得愈發微妙。

在軍隊當兵的時候,因為小龍會講中文,他的軍中朋友們給他起了個暱稱:Maw。 「毛」——這是埃及人對中國的第一印象,毛澤東,絕對先於Bruce Lee。而其他的了解,無外乎中國經濟增長、中國遊客有錢,粗線條的程度,和中國人說起埃及只想到金字塔和駱駝,或者埃及豔后,沒有本質的差別。

解放廣場的18天革命,讓許多參加遊行的埃及人第一次聽說了天安門。

開羅美國大學的教授Sonia清晰地記得,在1月28日的「憤怒日」,廣場上的氣氛已經非常緊張,警察系統不斷使用暴力,軍隊正在受命趕來。這樣的氛圍裏,22年前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發生的故事,在解放廣場口口相傳。許多人在那一刻擔心,埃及的軍隊會不會向人民開槍。

穆小龍也在解放廣場上聽說了天安門的故事。那時他正結束休假,趕回軍隊執行任務。他接到的命令是在開羅街道設崗巡邏,保護民眾。

「開始的時候人們的確會害怕。你看在利比亞,軍隊也是跟着卡扎菲。但在埃及不一樣,每個家庭都有一個服兵役的人,廣場上,我爸爸在,我弟弟在,讓我打他們,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埃及的軍隊不可能打老百姓。」小龍說:「所以埃及人最後還是信任軍隊。軍隊也保護埃及人。」

剛剛知道他當過兵的時候,我們曾經開玩笑問他:埃及的軍隊忠於黨和人民嗎?他扭過頭來,不可思議地看着我們:「什麼?什麼黨?」

「執政黨啊。」

「怎麼可能?!」小龍甩出一句很拽的中文:「執政黨算個球啊!我們只忠於人民。」

然後他又說:「你們這個問題,太中國了!」

常在埃及的華人圈子和中國遊客中混跡,穆小龍其實很熟悉中國。連他講中文,都有股跑江湖的味道。他會講「春晚」式俚語,比如「這個可以有」,比如「你太有才了!」他會唱周杰倫、光良的歌,還有雪村的《東北人都是活雷鋒》。他還熟悉北京人和浙江人的不同習性,知道台灣人的禮貌但是精明,而上海人總有難以滿足的挑剔……

他明瞭中國經濟增長的迅速,也知道中國官員的腐敗,中國網民還無法瀏覽facebook和twitter。

在中國總理溫家寶訪問埃及的時候,他在開羅中國文化中心作為志願者和主持人接待過溫家寶。他說自己真心喜歡這位總是和老百姓站在一起的中國總理:「他真心關心人民。他比穆巴拉克好太多了。」

革命之後半年,穆小龍拿到軍隊的退伍證明,而埃及的旅遊業因為革命深受影響,顧客寥寥,許多導遊都面臨失業。小龍決定,到中國發展。對他來說,這是事業成功的必須一步。

他隨身帶着埃及的國旗,和讓所有埃及人引以自豪的Jan25革命T裇。

而中國於他來說,只要裝上了翻牆軟件,就只是兩個大大的字:機會。

相關文章

陽光時務 iSunAffairs » 埃及革命:革命的錯覺-埃及人的中國想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