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0日星期一

侠女梁海怡-邓玉娇传

郑梓佑:侠女梁海怡-邓玉娇传

--为侠女渺小呐喊,为正义良知加油!

作者﹕郑梓佑

梁海怡一家三口(图片由作者提供)

【2012年01月11日讯】邓玉娇,西楚巴东民女也,时役作于野三关雄风宾馆,年方二九,花容月貌,颦笑之间楚楚动人。一日黄昏,玉娇正独自浣洗衣物,忽有本乡邓贵大等三名恶棍淫吏途经其处,乃驻足观之,遂见玉娇体态婀娜,不施粉黛,面若桃花。贵大为其美色垂涎心动,霎时顿生邪念。彼时贵大三人正酒酣脑热,遂借酒意放荡举止,肆意亵狎玉娇,更欲强行奸淫苟且之事。玉娇严词以斥,拒不从之,贵大乃掏出一摞纸币,或胁或诱,娇仍不为所动。贵大遂以厚币砸娇之面额,娇大怒,以臂推挡,并夺路而逃。贵大恼羞成怒,凶相毕露,似饿虎抢食三人围扑之。娇大力挣脱,再扑再挣,往返有三。岂料,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于此生死之关,千钧一发之际,乃速取囊中修脚之利刃,举刀奋起,怒刺淫官之喉,贵大猝不及防,顿时血溅八方,数声狼嚎鬼叫,趔趔趄趄,继而伏尸倒地,血尽而毙。余俩淫贼见状,早已魂飞魄散,肝胆俱裂,顷刻间逃之夭夭,不见影踪。而玉娇从容投案,自首领刑。

其后,烈女玉娇抗暴弑官之事,举国轰动,朝野震惊,街谈巷议,沸沸扬扬。一时间官场众多淫官色吏闻之色变,兽欲大减,竟惧入宾馆酒店等声色娱场,唯恐丧命烈女之刃。但非仕场官吏,民间百姓莫不盛赞娇之壮举:网上网下,为其树碑立传歌功颂德者,络绎不绝,慷慨募捐纷纷而来,狱中探望者亦不乏其人,更有侠肝义胆之律师,千里迢迢由北赴南,免费为其辩护,令娇与护娇者感动涕零。村中有耄耋长者曰:“自吾国建政六十余载以来,未曾见吾民为弱者举国申冤如此狂热,而其声势之浩大,亦前所未有也。嗟夫,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吾民醒矣!”

虽大楚之官府上下意欲治娇于死罪,一报贵大杀仇,二护官场淫威,岂料举国沸腾,吾民一致同情弱女,大呼无罪免刑,皆以玉娇所为乃正当防卫,为民除恶也。媒体网络护娇爱娇之舆情,惊涛骇浪,凶猛无比,乃至一度惊动京城王府与海外媒体。盖终因民意滔滔群情激愤难违,玉娇终获自由,幸免牢狱之难。呜呼!除暴安良,正义伸张,何其幸哉!从此,烈女邓玉娇,侠名远播,大江上下,无人不知,长城内外,无人不晓也。

玉娇利诱不从,威武不屈,临危不惧,奋勇自卫之无畏精神,自当可歌可颂。然今梁君海怡,渺小女士,为国人之自由民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以卵击石,舍我其谁之豪情壮举亦不在其下,甚而更敬三分。

渺小于春暖花开之时,朝阳灿烂之日,冒天下之大不韪,于北国冰城广场,大庭广众之下,空谷足音,慷慨疾呼,斥独裁之恶,责专制之害,赞自由之贵,颂民主之美。其理也直焉,其气也壮乎,其情也真真,其词也切切,其声亦锵锵。一时围观者甚众,热闹不凡,既有耳目一新,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为之一震者。亦有将信将疑,东张西望者,更有颔首赞同,鼓掌附和者。也有侧目以示,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者,还有叱其精神疯癫张狂有恙者。凡此种种,看客形容百态,不尽详述。

此时此刻,虽为女儿柔弱身,胜似顶天立地男,海怡从容淡定,举手投足间,安危千里外。其高举传单,似掌托青天,其昂首挺胸,振臂而呼,神情激昂,豪气干霄,句句掷地有声,声声振聋发聩。其气若泰山千仞压顶,势如飞瀑万丈临渊。呜呼!此情此景,何其壮哉!

少顷,黑云压顶,艳阳顿失,一群妖魔鬼怪从天而降,龇牙咧嘴,咆哮怒吼。渺小素来桀骜不驯,不屑一顾,与强敌对峙,然群妖恃强凌弱,而烈女孤身无援,终被束手就擒。从此困于樊笼,自由丧尽,更酷刑以待。呜呼哀哉,何其悲耶!
而今女侠身陷囹圄半年之久,生死未卜,尤令吾民揪心疾首。时逢暴政高压猛于虎狼,官为刀俎,民为鱼肉也。海怡挺身而出,舍身取义,令中华大地无数须眉浊物自愧不如,无地自容,情何以堪?然皆为烈女抗暴,盖无邓女怒杀淫官血溅满地之震撼,故无轰动众目之惊诧,以致渺小其名无人知晓,海怡其壮举亦不为天下所知也,更无举国关注,万民呵护之势。抑或渺小梁君海怡,乃平民布衣,良家妇女也,无高官名仕之大名,亦非豪门贵妇之显赫,本如旷野百草一株,恰似莲池万花一朵。然则,虽无国色天香,牡丹之尊,却有莲花之纯,出淤不染,亦有野草之韧,弯而不折。不是男儿,胜于男儿。

自二月邪魔降临,阴风摧花至今,妻离子别,身各一方,夫妻母子离散之痛隐隐于胸,难以言喻,更兼那邪魔威胁与禁锢。惟其家中亲眷忧心忡忡,惶惶不可终日也,而眷属满腹黄莲之苦,却无处申诉。呜呼!昔日文革之劫乱再现乎?

盖自晚清秋瑾以来,历数近代之女豪杰英雄非邓玉娇,林昭与梁海怡莫属也!今侠女有难,吾民岂能不忧?惜乎,恨无神雕双飞翼,助君插翅自由飞。试问苍天:华夏大地狂魔作乱,罄竹难书,民不聊生,泣血哀号,几时休?今有华夏圣女海怡,冤魔缠身,不得自由,诸神可安庇之?再问那亿万苍生之良知:侠女为亿万同胞力争民主自由,飞蛾扑火,舍身取义,孤注一掷,今困于冤狱,刑磨罚难,尔等万马齐喑,何以安之若泰耶?!

【旁补】:虽玉娇与渺小皆为当代女英雄,值得敬重,然而不得不承认,渺小忧国忧民的博大胸襟,为自由而战的牺牲精神,及玉石俱焚,敢与猛虎碰撞,敢与邪魔恶灵战斗的无畏勇气,在当前形势下是相当稀缺的,这种舍身取义,旨在唤醒国人权利意识,民主意识的壮举,令无数坐而论道,缩头缩尾的国人羞愧难当!也让数亿中国男人无地自容,也因此更令人敬仰三分!然而,举国关注邓玉娇事件却无人知晓渺小舍身取义,甚至冷眼旁观,这样的结果对渺小而言,这是相当不公平的。对于知情而围观的国民而言也是相当不仁义的,以同理心,推己及人,渺小的今天或许就是您我的明天,为渺小呐喊就是为正义良知加油!为海怡声援就是为自由民主开道,一个海怡是渺小,亿万个渺小是庞大!请有良知的民主人士多多转发。

附李悔之先生,饱含真情,泪湿春衫之作,侠女渺小梁海怡事迹介绍:
让数亿中国男人羞愧的南国烈女——渺小
http://user.qzone.qq.com/1498069987/blog/1314314942

附记:

梁海怡原籍系广东从化人,后嫁于哈尔滨,其先生为当地一名高校教师,海怡则为一家庭主妇。但海怡热爱民主自由并勇于追求。曾经在国内QQ群上大力宣传民主思想。并于2011年2月在哈市政府门口派发关于民主方面的传单而被以煽动颠覆罪名拘捕,至今已经被关押了11个月。

后来内地知名网络作家,自由民主派公共知识份子广州的李悔之先生在其QQ空间上发表了一篇介绍她的事迹的文章【有谁知道这些共和国脊梁之二:让数亿中国男人羞愧的南国烈女——渺小】,看到渺小【梁海怡的网名】的事迹之后,我心潮澎湃,于是提笔为她撰写了这篇拙稿,以资慰藉。之所以把邓玉娇放在前面,主要是为了烘托渺小的事迹,也是为渺小鸣不平做一个对比。关于渺小事迹介绍可参阅李悔之先生的文章,网址如下:http://bbs.news.qq.com/t-620027-1.htm

目前了解到的消息是:“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地址:南岗区长江路81号。电话:0451-82377380 0451-82377839)已于2011年8月18开庭审理,至今没有出判决结果,所以海怡现还在哈尔滨市公安局拘留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