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3日星期五

荷兰郁金香人权捍卫奖颁奖仪式设空椅子(图)

一月三十一号,第四届荷兰郁金香人权捍卫奖举行颁发仪式。荷兰外交部长等一百多人出席了颁奖仪式。由于获奖者倪玉兰正在狱中,她的女儿被阻止前往荷兰,因此颁发仪式再次设立空椅子。

图片:郁金香奖杯。(对华援助协会)

由荷兰政府设立的郁金香人权捍卫奖,评奖委员会由独立的民间人士组成。第四个年度决定颁发给中国北京的著名维权律师倪玉兰女士。
由于倪玉兰女士正在狱中,而她的女儿董璇也在二十五号启程前往荷兰的时候在机场被警察扣留,无法出席颁奖典礼,因此,一月三十一号尽管正式的颁奖典礼只好取消,但是依然举行了一个大约可说具有独特的中国特色的、没有领奖人的颁奖仪式。
对此,记者在二月一号采访了郁金香人权捍卫奖评奖委员会主席德雷瑟尔胡耶斯女士(Ms. Cisca Dresselhuys)。

图片:委员会主席德雷瑟尔胡耶斯女士(Ms. Cisca Dresselhuys)女士在发言中,对倪玉兰表示高度赞赏,同时担忧倪玉兰的健康状况。(对华援助协会)

图片:委员会主席德雷瑟尔胡耶斯女士(Ms. Cisca Dresselhuys)女士在发言中,对倪玉兰表示高度赞赏,同时担忧倪玉兰的健康状况。(对华援助协会)

德雷瑟尔胡耶斯女士说,我们昨天依然举行了一个颁奖仪式。但是由于倪玉兰正在狱中,她的女儿董璇星期三在机场被阻止上飞机,并且被警察扣留四、五个小时,到晚上八点多才被放出来,但是不允许旅行,不允许离开北京。因此在颁奖仪式上我们特别为领奖人放了一把空椅子。
关于颁奖仪式,德雷瑟尔胡耶斯女士介绍说,我作为评奖委员会的主席在颁奖仪式上讲了话,外交部长罗森塔尔也讲了话。其间穿插了贝多芬四重奏的弦乐演奏。此外放映了一个关于倪玉兰的影片。这个影片是根据各种采访以及网上的资料编辑的。昨天出席这个颁奖仪式的大约有一百二十人。
关于奖金等的处理,德雷瑟尔胡耶斯女士说,奖给私人的奖金、雕像等将经由荷兰驻北京的大使馆争取早日交到倪玉兰或者她的家人手中。十万欧元的赞助项目基金,由于荷兰外交部是项目参与协助者,因此钱暂时保留在荷兰外交部。
据记者了解,评奖委员会主席德雷瑟尔胡耶斯女士在致辞中再次强调,经济利益永远不能够成为面对不公正沉默的理由。“公开支持为自由和公正而斗争要永远优先于出口荷兰干酪、西红柿、鲜花以及不必要的坦克。”,“也许外交大臣更愿意郁金香人权奖发给一个与荷兰较少经济往来的国家,但是,郁金香评奖委员会绝对不会让步于经济利益的考虑”。对于德雷瑟尔胡耶斯女士的说法,出席颁奖仪式的外交部长罗森塔尔给予了否认。他强调,人权永远是荷兰外交政策的重要目标。

自由亚洲电台

---------------------------

荷兰人权颁奖台再现空椅子 倪玉兰母女均被阻领奖(图)
RFA

本年度荷兰“郁金香人权捍卫奖”颁奖仪式星期二在海牙举行,获奖者是仍在狱中服刑的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倪玉兰。由于当局拒绝倪玉兰亲自领奖,日前又阻止其女儿代母领奖,主办者在现场摆放一把空椅子,武汉异议人士秦永敏认为“空椅子”的年代不会太久。

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倪玉兰(资料图片)

国际颁奖台再次出现因中国获奖者无缘出席,而呈现“空椅子”的场面。继一年多前,在挪威举行的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出现刘晓波缺席领奖后,本周二,在荷兰海牙此景再现。
“2011年郁金香人权捍卫奖”颁奖仪式本周二在荷兰海牙举行,主办方将该奖项授予身在北京狱中的倪玉兰。据总部在美国德州的基督徒维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消息,参加颁奖典礼的有150多人,包括荷兰议会的议员、一些国家的大使、荷兰的非政府机构的代表们,和各国媒体记者。
“郁金香人权奖”委员会的主席塞西卡•卓斯尔哈斯在仪式发言中,对倪玉兰表示高度赞赏,同时担忧倪玉兰的健康状况。她说,来自五十多个国家的七十七位候选人角逐2011年的郁金香人权奖,倪玉兰脱颖而出,尽管每位候选人都非常优秀。
她说,前三次颁奖都是获奖者亲自前来领取,但是这次的获奖者却身在狱中。看着这把空椅子,令人感到难过。委员会认为,外交沉默的时代已经结束。经济因素不能成为理由,让人们对这位勇敢者的遭遇沉默。
而荷兰外交部长乌瑞•罗散撒尔在发言中强调,尊敬人权是一个健康社会的前提条件,捍卫人权需要勇气,倪玉兰正是表现了这种勇气。荷兰政府在外交政策中将自由放在首位。荷兰与中国有友好的关系,对于中国政府不允许倪玉兰的女儿前来代母领奖,表示遗憾。
1月25日,董璇应邀前往荷兰代母领奖,但在离开北京,登机前一刻遭公安阻拦,其后又被公安多次登门警告,不得离开北京。
在北京的倪玉兰的女儿董璇周三告诉本台,她正受到公安24小时监控:“我现在还在24小时监控。现在他们不会直接说不让我去那儿,他们就告诉我你明天再去怎么怎么着,明天再去假装不认识路。
今天我就是想去西城区政府,去投诉警察半夜非法穿便衣闯进门,然后没有出示证件,没有手续。他们就告诉我说带我去区政府,结果在北京市内绕了一大圈,绕过了人家(区政府)关门的时间。”
对于母亲获奖,却不能亲自领奖,她说:“一个中国公民得到了一个外国的奖,因为这个奖本身也是一个很好的意思。中国政府现在反而觉得对他们很不利。”
董璇说,从未料到当局对她领奖如此紧张:“因为我妈无法领奖,我才想帮她去领奖,结果天天都是西城分局治安处的警察和西城分局刑警队的警察。今天律师建议我去西城政府做一个行政复议。”
倪玉兰的代理律师程海认为,当局如此限制一个公民出境,不仅仅违法:“我个人看法不仅违法,如果她(董璇)讲的情况属实的话而且构成犯罪了,是滥用职权罪。我已经建议她进行行政复议的起诉。中国枉法的情况比较普遍,有时候比较猖獗,就是我们的公民往往忽视了自己的权利,认为没用,放弃了追究他们责任的做法,就导致这个情况比较普遍。”
十多天前,获得第四届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武汉异议人士秦永敏说,“空凳子”不会长期空下去:“当然这个凳子我想不会长期空下去的,它越空下去,我想国际上给中国异议人士留下的凳子就越多,在今年以内可能还会空下去。我相信过两、三年以后那些凳子就不会空了,因为中国获奖的这些人都是非常和平理性的,希望和当局良性互动,希望当局遵守法治规则的。如果以目前趋势来看长期不让和平理性的人来做一些事情的话,那么非和平非理性的问题就会越来越严重。”
倪玉兰的住房遭到强拆后,坚持维权遭到公安迫害,2002年第一次入狱期间她被殴打致残。她又因协助其他强拆户维权,遭到当局多方打压,他和丈夫董继勤常年无家可归。对华援助协会作为倪玉兰获奖的主要提名单位,敦促北京当局立即依法释放倪玉兰及其丈夫董继勤。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