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8日星期三

孔灵犀:中国民主革命路线图 - 后记

 

后记:在今年一月发表《燃烧中国青年的埃及梦》以后,我就陆陆续续的收到了年轻朋友们的各种问题,并打算着手撰写了本系列文章来探讨我们共同的迷茫。但由于从2月开始和朋友们组织花儿散步以来,一直没有机会完成五篇初稿。本文由于涉及诸多领域,一定有不足甚至谬误之处,我会在随后的学习和生活中不断的去修正它。

我们团队每天收集和刊发60多则中国民间运动和民主运动的消息,其中至少有5篇是我们独家或率先挖掘和报道的。我们得以长期积累翔实的信息和资料,并不断地加以研究、总结和提炼。我们的网站已成为中国民间运动和民主运动消息最多最快速的信息地,翻墙访问以获取更多信息:bit.ly/qzNAX4。请大家支持我们年轻人的努力!

问题1我现在本科快毕业了,很有兴趣留在美国继续读博士,上次听了你的演讲后,很赞同你对革命即将到来的精辟分析,我的问题很直白:如果两年后革命爆发了,而我却在读博士学位而无法参与,这会不会影响我未来的机会?


在政治缺口打开以后,民间所蕴含的巨大能量和创造力会释放出来,各种组织、社团、政党、报纸等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任何有能力想做事的人都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广阔的空间。然而天安门的博弈和圆桌会议的召开仅仅只是新挑战的刚刚开始,后面还有一轮一轮的挑战接连不断的到来。辛亥革命以后,孙中山虽然是革命元勋,但在政治运作层面立刻就出局了,袁世凯也在2-3年后出局,再之后是段祺瑞和北洋政府等等。

尽管现在的中国不会重蹈辛亥革命之后的几十年动荡与变局,但我要说的是,每一轮都会有新的参与者进来,而且所需要具备的素质并不一样。现在否定革命的人都会随着一起起大的事件加入进来,或在转型后致力于国家建设。破局的人会在下一轮中有更好的位置,但往往不一定有足够的素质维系政治生命;后几轮加入进来不一定意味着没有自己的位置,所以在政治得失层面你完全可以不需要太担心。只要你有一颗真心为国家做事的想法,并进入一个有前途的团队,总会在未来的某个领域扮演着关键角色。中国这么大,将来会出非常多的超级政治家、经济学家、改革家等等。

然而如果你真想成就一番大事业,则应该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心态去打拼,不要考虑个人得失。我觉得我们80后90后的同龄人,一个非常明显的弱点就是书卷气太重,一种school kid的气质,小资情调自我陶醉,做起事来却瞻前顾后。所带来的问题就是没有办法去走过一些成长和蜕变所必需的历练,从而拿到自己应得的那份宝贵经验,而这并不利于未来在一个更复杂的层面上去协调各方利益冲突或在更广阔的范围内构建多数共识下的和平与繁荣。

问题2:我耶鲁毕业认识很多省部级的官二代们和知名富豪的富二代们,他们都很正常,我觉得媒体把他们妖魔化了。他们的确因为父母的关系掌握大量的资源,而且他们当中也有人准备回国从NGO做起,从商或从政。他们受到西方最好的教育,我不看好革命,更不认为在近年内会出现,我认为中国民主化应该由受过良好教育的官、富二代执政以后来主导。

我也期望由他们来主导,我更期望由现政府主导,如果政府能够让社会安定,人民富足,我会去搞文学,根本不会从事政治活动,可现在的现实问题是维稳超过军费,血拆血征等社会不公的存在和恶化等一系列事实。因此纯感受性的层面,我完全同意你、支持你,但纯理性分析的层面,我们无法蒙上自己的眼睛说,上文的7个因素和19个问题都是意淫。中国维稳模式在2013年前后破产,改革之路早已被堵死,而民主革命是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唯一出路。

问题3:我父亲是山东某县的官员,我接触过父亲的很多同事,你说丢掉了县以下的基层,我无法接受。

山东和广东的情况有些不同。假如当地的经济对政府的依赖性比较强,又没有强征的问题,那么基层就没有丢掉。如果某个村内,他们的精英、干部或领袖能够达成共识地跟政府处在对立状态,那么基层就丢掉了。县级干部往往和省级政府保持一致,我所讲的是县以下的。但即使是县以上的官员,虽然吃共产党的饭,但他们不一定给共产党干事,官场都是在为自己干事。提问者是自费出国的留美学生,明白这是个基本事实。

问题4:袁伟时、李泽厚两位“80后”精英都提出反对暴力,告别革命你怎么看?

我很尊重他们80岁高龄依然笔耕不辍,但他们对暴力革命持反对意见的表态,与历史的进程本身没有任何关系。中国不可能出现反政府武装对抗中央军的内战,他们反对革命如果是反对反政府武装对抗中央军的暴力革命,那么类似我“反对吃屎”一样,对神志清醒的人来说毫无意义,毫无价值。

如果他们反对的是本文勾勒的非暴力民主革命,或反对暴力抗暴,就好比他们看见被恶魔奸杀时拼死挣扎的女性,并对她说:我反对你殊死抗争,尤其不能使用指甲和牙齿,而只能通过温和、理性的方式去说服施暴者不要杀害你;至于财产和贞操,我哭着说,好好生活,向前看吧,等所有人过马路都看红绿灯的时候就好了。这实际上是在帮助施暴者,并用自己的威信说服其他愤愤不平的弱小围观者们不要伸出援手或呐喊。

如果他们不旗帜鲜明的支持非暴力民主革命,甚至适时而巧妙地笼统提出反对革命的说法,那么他们比那些对小悦悦之死而无动于衷的陌路人更阴暗、更可怕。在专制制度下会有各种人争当各种版本的余含泪,而我没有兴趣关心谁是下一个。

问题5:你说精英和基层的草根结合越来越紧密,而我感觉中国的精英和基层是脱节的,为什么?

你说的精英是民间已经功成名就的人,他们住好房,开好车,子女要上好学校,他们来自基层,来自草根,但在草根中并没有威信。他们很多都是空架子,说话做事是给舆论看的,舆论报道后,他们看起来好似代表草根的精英,但实际上在基层并没有基础。我接触过和了解过很多人,没有得到身边的人的喜欢和尊敬,但媒体会报道。

我说的精英是指,掌握着一定物质资源并愿意付出财力的商人,愿意为民请愿的村官或各个维权群体的代表,他们在不断的接触与锻炼中掌握法律知识和各种抗争方法,有能力在共识的基础上组织大家和政府打对抗。在全国范围内,他们的数量不少,但都不在公共空间中,即使上网,也毫无兴趣发表时政文章,争当意领或公知,他们在微博或其它网络平台上也并没有成群的粉丝拥簇,但他们是属于人口中推动历史进步的那3%的人。

问题6:小弟现在供职于一家网游公司当策划,因工作性质的原因,本人有大把时间泡在网上,本人也很喜欢历史和文学,无意间看到了仁兄写的文章,遂起意致信,望能加入组织,尽绵薄之力,为社会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谢谢你,我们是一个年轻人的团体,目前大部分朋友都在国内,但网络时代让肉身所在地无足轻重,我相信每个人都能够通过参与公共事务来帮助他人,并更好的挖掘自己的潜能。我们目前有好几个项目,也真诚需要每一个朋友的帮助和支持。我们还可以在沟通和交流中开展新的项目,也希望网络安全技术,精通写作,视频制作等任何有技术特长的朋友们联络我们。

问题7:你演讲的很多独到的视角和分析都是我在大学课堂中都没有碰见的,我有点将信将疑的是,你给的分析和预测到底有多大的可能性?

诸葛亮在出山之前,就已经把各种大小政治和军事的格局烂熟一心,能够在万事的初始阶段就一眼看穿其演变和发展过程,因此27岁的他就能够做出《隆中对》。可是他无法料到关羽和刘备的傲慢导致蜀国国力大衰,也无法料到看似顺利的北伐遭遇到了后来吞吃三国的司马懿。小概率事件的出现有时会超出个体对局面的驾驭能力,尽管如此,从整体而言,他所做预测的脉络却依然是非常清晰可靠的。

我所给出的分析绝不是学院派的纸上谈兵,而是穷尽对相关现实的理解后提出的一种最大的可能性,但它并不代表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不会有其它的突变,从外星人入侵地球到民运领袖被暗杀等等都没有考虑,但这并不意味着小概率事件没有出现的可能。如果我们过于纠结小概率事件,则会影响我们的心态和发展,就好比出门怕车撞而闭门不出一般。我们更应该大力提升的是自身应对各种变局的能力,从而在小概率事件出现后,更有办法去从容应对挑战。

问题8:你是谁,为什么要写这些,目的是什么,你们有美国政府的支持吗?怎么和你联系?

我叫孔灵犀,1984年生于武汉。十多岁时怀着科技救国的想法,搞过很多发明,是武汉市十大发明家之一。后来目睹科技界造假成风,在经历“颠覆罪”的牢狱后,我开始思索文化救国的途径,并来到哥伦比亚大学研究欧洲古典文学。我逐渐明白中国文艺的复兴首先需要我们掌握跨越不同文明的视角,批判性地重新审视自己的文化传统并进行探索与创新。可是在我大学快毕业,怀着各种原创性思考并能用拉丁语写作和会话时,才意识到文化之梦和所有梦想的终极障碍都是专制制度。

我投身民主革命至今已近4年。一直以来,我觉得有必要把中国民主革命、转型和民主巩固等问题通过清晰的语言表达出来,与此同时,我认为自己的历练和积累还远远不够成熟地驾驭这些话题,各种谬误在所难免,所以也希望前辈们能够主动给予我们宝贵的批评,督促我们进步,支持我们年轻人的活动。

我的目的是通过文字的方式总结我们年轻一代在从事民主运动中的学习、观察、思考、行动和经验,以期聚集更多的年轻朋友,和大家探讨各种疑惑,在交流中共同成长,并相信我们不懈的努力,能够为中国的未来打拼更多、更坚实的基础。

经济来源是最常被问及的。我们没有任何外界资助,团队所有年轻人都是充分利用工作或学业之余努力打拼。比起每年固定有十几万美元支持的网站和媒体等,我们不输影响力,且持续组织各种政治活动和学术研讨。我个人暂以留学辅导(大学、转学、研究生院申请)和文字翻译(英语、拉丁语、汉语)为经济收入。

孔灵犀:中国民主革命路线图 - 中国道路 - 天易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