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5日星期六

从网上到网下:中华正义自救联军成员勇赴乌坎闯关记


    吴为东自救感言:为了推进中华民主正义事业,我们终究要从网络走下来,并在实际中广结人缘,期待我们各地联军普遍开花结果,能早一天胜利会师,共享民主盛世。
    我值得说道的有两件事:一是去年广东陆丰乌坎暴动时,和维权人士一起前往乌坎声援。二是去年参与广州声援陈光诚的活动;此文旨在向各位战友报告乌坎历险记,并向各地联军战友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从网上到网下:中华正义自救联军成员勇赴乌坎闯关记


   吴为东(正义自救联军广东惠州队负责人)
    2011年12月中旬某晚12点多,我接到网友Y的电话,Y透露有人能接应我们去乌坎。在那段时间里有关乌坎的信息满天飞,我老早就想过去看乌坎真实的情况如何。所以我立即决定第二天与他汇合后一同前往。去乌坎可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当时在网上了解到村民和当局已经对立起来,警察已经把整个村子包围了起来,如何进到村子,会面后要想个万全之策。


    第二天早上,Y在电话说他已经到了惠州,接站后,我们就去乌坎的细节做进一步的落实。我知道还有另一位著名维权人士T也在同行之列,他将在陆丰车站和我们会合。我和Y打算明天下午返回,不过在那里到底要住几天,也要视情况而定。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具,中午我便开车和Y出发,在惠州陈江上高速,一个多小时后到了陆丰汽车站,T早在那里等候了。


    见面之后,T电话联络了给陆丰的网友Z,几分钟后Z开着摩托车过来接我们,Z把我们带到一个手机修理店。因听Z说警察在乌坎村设了一个检查站,对过往的小车进行严格的检查,小车无法通过检查站,所以只好把车停在小店门口。然后Z和T骑一辆摩托车,我和Y骑一辆摩托车。途中,Z再三交待,过检查站时切勿东张西望以免引起警察的怀疑。果然警察连问也没问我们就顺利通过了检查站,窃以为并不象在网上传言的那样形势很紧张,心里暗喜。


    但这种轻松的心情很快就被打破,大概走了一、两公里远的时候,被乌坎村民所设的检查站拦住,因为陆丰那边都是说潮汕话,我们三个都听不懂,村民神情紧张,都在叽哩呱啦,以致使我们也有点担心意外事情发生。T上前与村民沟通并与村内的一位媒体记者取得联系,很快有村民过来接我们,并把我们带进村里的一栋楼房。
    进到楼房里一看,国外的媒体记者挤了满满一屋,那些记者正用笔记本电脑在发信息。接着我们上了二楼,见到了之前和T联系的记者朋友,记者朋友给我们介绍了一位年轻的村民,并说这位村民是此次抗议活动的负责人之一。我们聊了一下午,年轻人说带我们去见见当地德高望重的林先生。


    林先生看上去大概六十来岁,精神状态也不错。林先生介绍:这次抗议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村官瞒着村民把土地卖了,而且给村民的补偿款很少或者有的根本就没给,失去土地的村民生活毫无依靠,最后弄得村民想找块地来建房子都不可能。失去土地又得不到补偿的村民猛然醒悟过来,自己的合法利益受到村官的侵犯。先是上访,上访无效后才开始走上街头抗议。我们又向林先生求证网上的传言:是否有两位村民被警察打死?林先生澄清说:一名村民被打死。
    不久,又过来一位村民跟我们说,村里有6000多亩地被村官私卖,土地的补偿款也被村官侵吞。现在想让村官把贪污的款项吐出来,估计有难度,因为省、市、镇的官员都被那些村官买通,其中一位村官是三级人大代表,而且还是劳动模范,想板倒他很难。


    村民又向我们介绍这段时间村民和警察对峙的情况:村民用石头、装满水的瓶子反击警察。在抗议初期,有警察在村内戒严,有一位十来岁的初中生趁警察不注意,搬起一块大石头向一位蹲着的警察头上砸去,砸完转身就跑,等警察反映过来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村民笑称:现在警察进村就象当年日本鬼子进村,只要一进村就遭到村民反击,现在村委和驻村警察都跑了,他们都不敢在村里办公。聊着聊着天色渐渐暗下来,我考虑到明天还有事就先行告辞,T和Y因第二天想去死者家里看看家属,所以留下来过夜,当地村民安排两人骑摩托车送我出村。


    到了政府所设的检查站时忽然发现警察增加了很多,个个荷枪实弹神情严肃。警察举着枪盘问前面的村民,我不懂我他们的语言,不知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原来警察要看村民的身份证,村民回答:忘带了。然后警察转向我要看我的身份证,我有些担心被列入特务的跟踪名单,因为我只要一拿身份证,或一开口说话就会暴露我是外地人。
    我身后的村民非常机智,很大声地替我回答:“没有,都没有!” 警察恶恶狠狠地说:以后出门要带身份证!在村民的掩护下,我侥幸过关了。


    回家过了几天后接到消息:T在第二天回来之后在家中时被警察带走,又过了几天,他的妻子也被带走,直到节前才被释放。Y在回来后过了几天也被警察扣留下了一晚上。
    中共的这些恐吓活动有什么大不了的?充分暴露了他们的做贼心虚!被扣的人终归是要放的,人民终究是要生存的!中共能够建造容纳10亿人民的监狱吗?现在恐惧的是中共,而不是人民,人民会越来越勇敢,正义自救的力量必将越来越强大!也必将势不可挡!
    这次历险说明:只要我们相互勇敢地走近,大胆站在一起,伸张正义,共同维权,我们就会受到百姓的热忱欢迎,同时我们的任何正当行动都会受到人民的有力掩护,因为我们本身就来自于人民,我们自救行动的风险也会大大降低,而成功则是在多次闯关之后,由临门一脚实现!

从网上到网下:中华正义自救联军成员勇赴乌坎闯关记

发贴者 王一鸣 时间: 下午12:42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