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6日星期一

2011回想录 没有共产党民族关系怎么办?

【世事关心】没有共产党民族关系怎么办?

新唐人电视 www.ntdtv.com 2012-1-1 21:31

MP4观看下载        Embed引用:

点此看大图片

海报中都是为抗议中共压迫而自焚的藏人。

【新唐人2012年1月1日讯】【世事关心】(198)2011回想录:没有共产党民族关系怎么办?裂痕频现的中国民族关系路在何方?

格尔登寺,是四川藏区最大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也是安多藏区规模最大的寺院之一。它位于四川省阿坝县的西北角,初建于清同治9年,该寺的名称就是取自驻跸于此的第八世格尔登活佛罗桑程烈的名号,目前全寺约有2500名僧侣。
在2011年,格尔登成了吸引世界媒体目光的关键词,3月16日该寺的一名年轻僧人为纪念2008年拉萨3-14事件而自焚,从而为近几年来风波不断的西藏点燃了新的反抗火焰。只不过这次抗争的主体不是普通藏民而是僧侣,而这把火也不是过去中共当局所说的〝骚乱〞之火,而是燃烧在青年僧侣的血肉之躯上。这种惨烈的抗争方式引起了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
从2011年3月格尔登寺首度发生僧人自焚抗议事件以来,到12月初,已有13名藏传佛教的僧尼自焚。尽管中国历史上一直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一些学者认为中央政府将西藏纳入行政管辖可以追溯到元朝,但僧尼喇嘛以自焚的方式向当局示威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何以在今天得以出现呢?自焚之火不仅在汉藏关系当中埋下了新的令人不安的火种,而且为整个中国已经裂痕频出的民族关系增添了新的隐忧。这把火映出了各方当事人的怎样心情?中国未来的民族关系怎么办?今天的《世事关心》我们来关注这一话题。
首度发生自焚事件以后,藏区的气氛立刻紧张起来。2011年4月16日法广报道,格尔登寺发生警方与僧人对峙。报道中说警察在3月份对该寺自焚的21岁的僧人,非但没有加以阻拦,反而施以欧打,这在当地引发众怒。4月12日警方与当地民众和僧侣发生冲突,警察包围了寺院,并将多名喇嘛打伤。
4月22日美国之音报导,21日晚警察突袭格尔登寺,拘捕300多名僧人,在守外守夜的藏民也遭到欧打,有两名老人死亡。而且格尔登寺被安全人员围困,全寺2000多名僧人的供应被切断。
当局延续了过去的铁腕手段,企图迅速平息事态,防止对抗行动蔓延。但是自焚抗议仍不断发生,而且扩散到多个地点。8月15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灵雀寺的29岁僧人次诺旺布自焚身亡;从9月底到10月初,在已经被严管的格尔登寺,一周之内又接连发生了三起青年喇嘛的自焚事件。 10月17日,一句叫丹增旺姆的尼姑在四川与西藏邻近的某一地点自焚
11月2日,一名42岁的西藏流亡妇女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将煤油倒在自己身上,试图自焚,但遭到当地官员的阻止。
11月4日又一名流亡藏人试图在中国驻印度新德里的大使馆外自焚以抗议,但被警方制服并扑灭了身上的火焰。
12月1日在西藏自治区的昌都地区,一名46岁的叫丹增平措的还俗喇嘛也点燃了身上的火焰。虽然被救下,但是伤势严重。这也是2011年发生在西藏自治区的第一起僧人自焚事件。
至12月初就外界所知,在西藏境内共有13名藏人自焚,十一位是男性,两位是女性。十二位都来自藏传佛教的格鲁派寺院,一位是还俗的噶举派僧人。六位已死亡,六位受伤后被军警带走不知下落;一位伤重尚在寺院。
好生恶死是人类的基本天性,佛教的基本教义更是珍惜生命。作为最惨烈的抗争手段,自杀、自残,这样的事何以出现在今天的西藏? 就相关问题我采访了自由西藏学生组织的主席谭信多吉先生
自从西藏成为中国的一部分以来,西藏僧侣从来没有将自焚作为向中国政府抗议的一种方式,而现在出现了。你认为它为什么会在今天发生?
谭信多吉:自从中国(中共)政府1949年进军西藏,在超过60年的时间里,中共政府用非常粗暴、镇压性的手段来统治西藏人民,来压制他们的宗教和文化权利。从1970年代到现在的大部分时间,西藏人民用非暴力抗争的浪潮来反对中共在西藏的暴政。但是说到自焚这个特例,在2009年之前我们都没有看到,从那以后,今年(2011年)我们就看到有12例自焚,从3月开始到现在。作为藏人,我们非常非常珍视生命,来自佛教的传统,我们非常珍视生命。但是我们同时看到像自焚这样的极端事例,不仅在西藏的历史上没有前例,在世界历史上也没有这样的,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接连发生这么多起自焚。这真实表明了西藏人民发现中共对他们的压迫如此痛苦,这些因中共镇压产生的痛苦实际上比死亡本身尤甚。这是藏人发出的信息,我们在中共的压制下已频于崩溃。
在这种情况下,您认为近期会有更多的西藏僧侣自焚吗?
谭信多吉:你知道事实上所有的藏人我们每天祈祷不要再失去同胞的生命。我们祈祷和希望中国(中共)政府会改变它的西藏政策,调离军队、放松镇压,收敛在西藏的镇压,哪怕只是临时的。我们的希望是不要再失去生命,不会再有自焚发生,你知道这世界上只有6百万藏族人。同时我们也非常珍视和尊重自焚藏人的行动,因为他们确实做出了最高的牺牲,比任何人都大的牺牲,为了正义、自由和人权。这是我们对此的感受。我们怀着尊重和景仰,从今年的行动中我们受到了激励,但同时我们祈祷中国(中共)政府看到他们尽快停止镇压西藏的一个好的理由,如果他们停止镇压,他们可以一夜之间制止自焚。
面对接连发生的自焚抗议,中共当局一如既往、毫不犹预地将其归咎于所谓〝海外分裂势力〞的教唆和煽动。在10月2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说,在阿坝的藏人自焚事件发生之后,〝达赖集团〞非但不谴责自焚,反而大肆宣扬,散步谣言,鼓励更多人自焚。并说自焚抗议是西藏流亡政府试图推翻中共在西藏统治的计划之一。
尽管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已多次声明:不主张、不鼓励自焚,但中共的宣传并不为所动。12月7日,《人民日报》俨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发表文章《僧人自焚事件拷问基本道德底线》,文中直指现流亡海外的格尔登寺活佛仁波切是发生在格尔登寺自焚事件的幕后操纵者。并且描绘了寺院中的所谓〝不法僧人〞阴谋策划与政府对抗的种种行为:老年僧人怂恿年轻僧人自焚,寺院僧人与民警和医护人员抢夺伤者,自焚者父母哀求放人而寺院让伤者坐以待毙,事件被揭露出来后寺院〝买尸〞。文章甚至还用维护佛教的口吻说:〝不禁让人们怀疑这种寺院的性质,上师不能给予年轻僧人以向善的引导,年轻僧人未能持戒自律,他们又怎样履行普度众生的职责?哪个虔诚而善良的父母还敢把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托付给他们?!〞
另一方面,在新唐人电视台较早对格尔登活佛格尔登仁波切的采访中,他则表示,当局对喇嘛名誉的造谣抹黑由来已久。
格尔登仁波切:中共为了让一般民众产生模糊的印象,所以故意制造虚假的宣传,我举一个例子。西藏一些寺院中会有一个护法殿,当中会摆设一些枪枝和轻武器。是由为当地民众发誓不再杀生或打猎(就把武器交给寺院)。中共在当中放一些现代的武器,把它拍下来给中国的老百姓看,说是为了反对政府。还有一种很恶劣的情况,就是弄一些黄色光盘,说是在格尔登寺找到的,让人们觉得格尔登寺的法师不是真正的法师。
我们再回到自由西藏学生组织的主席谭信多吉先生。
我们注意到不管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如何多次声明不鼓励自焚,中共政府仍然说他们是教唆者。所以问题是,如果不是共产党在统治,不是它在统治中国,你认为汉藏两族能很好沟通吗?并且彼此了解吗?在民主的体制内,这两族人民能和平幸福地共处吗?
谭信多吉:毫无疑问如果没有共产党政权,这个星球上很多人能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和彼此交流。中共政权所做的,不仅对中国内地自己的人民,并且对西藏人、维吾尔人、蒙古族人都带来伤害。中共政权对所有不同族群的人民带来的损害超出了想像,所有这些人都在等待、为之奋斗有一天,那一天我们会有一个不同的政府,在西藏、在中国。毫无疑问中国(汉族)人和藏族人的关系会改善,如果没有共产党政权存在,因为在许多个世纪没有共产党政权的岁月里,我们都是和平共处。未来我认为也会是这样,我们期待有一天,我们再次作为很好的邻居和朋友在一起生活。
关于汉藏关系的深层问题,我还采访了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
你认为当前汉藏关系的癥结何在?
文昭:现在有所谓的西藏独立问题,它实际是在1959年以后才出来的,之前一直没有所谓的藏独问题。现在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前面13世也没有出现这个问题。第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在1959年以前也没有提出这个问题,现在这个问题冒出来了,当然不能回避共产党的民族政策。现在不管达赖喇嘛怎样强调只谋求高度自治、不谋求独立,但共产党都非说达赖集团是要分裂祖国,它完全是一种拒绝沟通的态度。如果说西藏独立今后真的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也是在这个环境下被制造出来的。我个人认为如果在达赖喇嘛在世时能达成和解,汉藏关系的未来就比较乐观。因为达赖喇嘛强调在中国主权框架之内谋求西藏的高度自治,而他在藏民中的声望能使得这一成果得以捍卫。这就涉及一个历史经验的问题。公元7-9世纪,当时的唐朝和青藏高原的吐蕃断断续续进行过200年的战争,史称〝唐蕃战争〞。北宋时中原和吐蕃也发生过军事冲突,历史上两族人民都付出过很大的代价。但是到藏族全民族信仰佛教以后,整体民族性格变得比较温和,汉藏两族就再也没有发生过长时间的战争。所以从元朝以后就有一条重要的历史经验,如果中央政府想对西藏行使有效的治理,就必须和藏传佛教的领袖合作。但共产党抛弃了这条经验,它有自己的一个想法,它通过移民稀释藏族人口的密度、再斩断藏民青年一代与传统文化的联系。等到达赖喇嘛身后好像西藏问题就自然解决了。这只是一厢情愿的设想,只会消磨藏人的耐心,酝酿更大的反抗。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积累更大的矛盾,是在贻祸子孙。
裂痕频现的民族关系当然不仅发生在汉藏两族之间。2011年5月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旗的维权牧民莫日根,为阻拦运煤卡车被当场压死,从而在内蒙古多地引发大规模示威。此后,7月再度传出内蒙发生大规模牧民抗议事件。路透社援引纽约的〝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的报道,在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右旗发生的抗议事件中,有数十名蒙族牧民受伤被送医院。此前一名汉族商人强行占用土地,不仅用车轧死、撞死了很多牲畜,还打伤了多名牧民。
内蒙古现在探明的煤炭储量约占全国的1/4,而且煤层厚、埋藏浅、开采成本低,适宜于大规模露天开采。近几年来,内蒙一些地方政府大力引进煤电项目,希望以煤化工业代替畜牧业成为支柱产业。在这个过程中,招商引资、矿权划拨、土地出让、移民项目引发了大量腐败与混乱现象,滥采、盗采、破坏性开采层出不穷,脆弱的草原生态环境受到资源开发狂潮的严重摧残,从而导致了2011年蒙族牧民持续不断的抗争。莫日根事件则是点燃了火药桶的导火索。
搜索今日中国的互联网,关于所谓〝民族分裂势力〞包括哪些,除了〝藏独〞、〝疆独〞之外,还有〝蒙独〞、〝满独〞、〝朝独〞。在一些人看来,好象中国境内稍具规模的少数民族都有要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独立出去的想法。
层出不穷的所谓〝民族分裂势力〞名单里的新名词,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境内民族关系的重重隐忧。那么在共产党的民族政策之外,有化解民族矛盾的良方吗,再回到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
在我们之前的节目中你谈过,由于共产党要对社会实现绝对的控制,一定不能容忍宗教领袖的权威在党的书记之上,它一定会企图改变少数民族地区原有的社会结构,从而引发矛盾。那我的问题是现在一些地区民族间的成见已经造成了,如果共产党的高压消失了,这些地区会不会马上走向独立呢?
文昭:有些人是这样看的,因为过去高压政策造成了积怨,那么一旦这个高压消失了,国家分裂就会成为事实,所以宁可知错不改。但问题是高压是不是你想维持多久就能维持多久?就像有些人说中国搞了民主了就会四分五裂。问题是,是不是中国一天不搞民主,就不会分裂了呢?所以持这种观点的人我认为是比较短视、缺少历史眼光的。因为任何一种长远的、稳定的关系都必须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上。共产党在民族地区实际实施的是一种双料不公平的民族政策:一方面在政治上对少数民族实施高压,剥夺别人的宗教和文化权利;另一方面又在升学、生育等方面给他们一些优惠条件来优抚。 这样又制造了对汉族的不公平。所以我说是双料的不公平。现在实际上在民族地区不仅存在少数民族的人权问题,也存在着汉族的人权问题。
如果民族矛盾已经在那里了,药方是什么呢?
文昭:民族关系虽然比较敏感,但也不比别的问题来得更特殊。所以还要回到公平的原则上。 谈到自治的问题,不仅有民族区域自治的需要,还涉及中国其他地区的地方选举和地方自治,所以要统一了、拉平了在一个民主的框架下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当然不是说今中国实现了民主,这些问题第二天就会解决了,并不是这样。因为它毕竟制造了一些历史问题,要解决肯定要有个过程。但是没有共产党这些问题都可谈,有解决的可能。有共产党在这些问题谈都没的谈。
那具体地讲新疆和西藏,如果没有了共产党的高压统治,那主张独立的人就会改变心意吗?
文昭:我觉得西藏和新疆保留在中国范围之内有一些现实的益处。因为对于他们来讲要独自承担国防、大型的公共设施建设会比较困难,如果他们独立建国的话;保留在中国范围之内也可以分享中国在教育、投资、就业机会等方面的资源,有利于个人的充分发展。当然前提是他们的自治和文化、宗教、习俗真正得到保障。如果踏实做到这一点,我相信许多人会改变想法。对于西藏我想在达赖喇嘛在世时能达成和解,问题会简单很多。新疆的问题要复杂一些,新疆的民族成分也要复杂些。新疆除了维吾尔族和汉族,还有哈萨克族、回族、乌兹别克、克尔克孜等40几个民族, 新疆是这些民族共同的新疆。维吾尔族在人口比例中最大,占大约46%,但是也没有过半。如果要承认民族自决的权利,所有这些民族都应当享有平等的权利。假如新疆独立出去,然后它自己再拆分成若干小国,那就还涉及自然资源的分配问题,对于一些民族不一定会处于很有利的位置。所以我想如果真诚地从各族人民的福祉出发,务实地看待这个问题,是能够达成合理的方案,保持中国的统一。当然这需要政治人物的心胸与智慧,同时对于少数民族同胞在历史上曾遭遇的不公与苦难,中国未来的政府应该承担起历史的责任,不能回避问题。
中国古人一直都有〝柔远人,来诸侯〞的观点,在儒家这一思想的指引下,中国的传统社会一直是一个多民族共存共荣的社会。今天的华夏儿女能把这一传统一直延续下去吗?这关键在于中国人自己的行动、自己的选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