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2日星期三

中国220茉莉花行动的来龙去脉

我们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发起者/zt 2011-02-23

中国220茉莉花行动的来龙去脉
作者:茉莉花园丁
时间:2011-02-22 03:38:02
2011年2月20日,中国北京、上海等大中城市先后发生了茉莉花行动,海外报刊做了大量报道。对于这次行动,有人说好得很,也有人说糟得很。叫好的人说这次茉莉花行动调动了共军警察,至少起到了火力侦察摸清共军应对方略的作用。说糟的人说这次行动时机不成熟,诉求不明确,暴露了我方实力,损失了革命力量。更有人怀疑这次行动是共军的引蛇出洞,是共军进行的防范茉莉花革命的大练兵大演习。依我看,这些说法各有对错,但都不全面。


我们先来看看这次茉莉花行动的来龙去脉。


2010年12月17日,突尼斯的一位名叫默罕默德·布阿齐齐(MohamedBouazizi)的小商贩因不堪城管的侮辱,公开自焚抗议。随即引爆了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一个月后,2011年1月14日,在突尼斯掌权达23年的本·阿里(Zineel Abidine BEN ALI)总统逃亡至国外。默罕默德·布阿齐齐的自焚,不仅引发了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而且将这个茉莉花的种子散播到周边国家,在不到两个月内,茉莉花革命迅速扩展到其它阿拉伯国家,包括埃及,约旦,苏丹,阿尔及利亚,也门,毛里塔尼亚,阿曼,巴林,利比亚,伊朗,吉布提,索马里,科威特,黎巴嫩,西撒哈拉,都程度不同地发生了反政府示威游行。甚至是位于南欧的阿尔巴尼亚,土耳其,塞内加尔,加蓬也开始出现游行示威。


上述国家大多是中共所说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些国家出现的这些茉莉花革命,自然而然地传播到中国,并激发了中国人民的要求民主渴望自由的热情。这也让中国政府感到如坐针毡,惶惶不可终日。胡锦涛为恶首的中国共产党更是担心他们随时会被人民革命推翻。中共首先采取的对策就是限制网络上散播有关茉莉花革命的消息,同时大肆进行负面报道,歪曲妖魔化各国的茉莉花革命。当然,中共头目也不仅仅是在躲中南海里瑟瑟发抖,他们也在磨刀霍霍,随时准备作垂死挣扎。
中东各国接连不断的茉莉花革命浪潮,也极大地激励了中国的一些民主斗士。一些民主斗士通过各种方式积极探索中国的革命形势和道路。他们先是通过网络和电话联系国内外的仁人志士。大家的共识是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即将到来。但是有许多人士还是等待观望派,认为这种革命是会自然而然地从天而降。有几位行动派则认为急不可待,时不再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于是,他们立即开始行动。
如果一个突尼斯小贩的自焚就能激起二十几个国家的茉莉花革命,而中国被城管逼死的小贩几乎天天发生,被拆迁队逼自焚的房主更是比比皆是,为什么茉莉花革命在中国就不曾发生?成都的唐福珍为了捍卫自己的房屋当众自焚而亡,葫芦岛农民在春节自焚的录像传遍网络,深圳电视台在近日还播出一群城管没收小贩的秤枰不算,还用城管车碾压那个小贩。这一切都在中国十几亿人民的眼前发生,人们通过网络和电视都看到了这些活生生的被杀惨剧。

但是中国人都很平淡地面对,很坦然地接受,只因为那个被杀的人不是我,我还没有被逼到自焚的地步。难道中国人就真的这么麻木吗?就真的不明白,如果不制止政府的这种杀人暴行,那么明天被杀的就会是你是我吗?不是,我们每个人都明白,即便尚未轮到我们被杀被自焚,我们每个中国人也都不愿意每时每刻都生活在这样的恐惧之中,不愿意生活在被中共以公权力为名对我们的随时随地随意地掠夺。但每个人也都十分明白,面对中共暴力政权,任何个体的反抗,都是徒劳枉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死不如赖活着,成了中国人选择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中东的一个个暴君的倒台,使中国人民意识到,那些个暴君看似强大,其实不过是纸老虎。只要我们行动,我们就能推翻那个统治我们六十多年的共产党暴政集团,即便是他们拥有核武器。勇敢的中东人民,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又一次地向我们十几亿中国人民指明并示范了推翻专制极权的道路,那就是茉莉花革命。
该如何发动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呢?很简单,我们不妨就照猫画虎,照葫芦画瓢,进行简单的模仿。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是因为一个小贩被城管逼得自焚而引发,我们中国这样冤案天天都有,就在2010年12月25日,中国浙江省乐清市的一个村长钱云会就莫名其妙地被重型卡车碾死,前惨状不堪目睹。钱村长死前还因政府抢掠他们村的土地而上访,并几次被中共判刑关押。他的死激起了中国普通民众的极大愤怒。我们可以此发动中国的茉莉花行动。


埃及等国,没有任何特别的引发事件,仅仅是因为受到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的鼓舞,便也发生了茉莉花革命。那么,我们就不妨广泛向中国民众传播这些国家的茉莉花革命,也有可能激励中国的茉莉花革命。
更关键的是,几乎所有这些茉莉花革命的国家,都有一批网络推手去发动策划,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组织各种网络推手小分队,发动策划中国的茉莉花革命。
于是,他们组成了网络推手小分队。不仅如此,他们还帮助成立其它相对独立的各种网络推手小分队。每个小分队都在十几人左右。各个网络推手小分队即相互呼应,又相对独立,分头行动,以便能创造更多的机会。
钱云会事件刚一出现,他们就设立钱云会公祭网站,并发出号召,在中国传统春节的2011年2月2日和3日,清明节的4月4日和5日为钱云会举行全国公祭,公祭的地点是北京的天安门广场。春节过去了,没有很多人响应公祭钱云会的号召,他们只是举行了小型的网络公祭。


他们不气不馁,继续发出新的号召。在2011年2月10日,他们号召人们每个周末到天安门广场集体漫步旅游,声援中东各国的茉莉花革命,并迎接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他们通过网络广泛向中国民众传播这一号召。很快,有很多人做出积极回应,希望在2月19日和20日到天安门广场参加中国的首次茉莉花行动。
中国的安全部门当然也获得了这个消息。他们立即采取各种手段屏蔽这个消息,追查这个消息的来源。可查来查去,只查出这个消息的最初来源是某些海外网站,无法抓捕中国境内的网络推手。中国警方意识到他们已经没有办法禁止这次天安门集会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加紧布防,紧急抽调兵力进京,以防万一,其它的,就只好听天由命了。
在此同时,中国的军方也积极介入了。中国军方还真有高人。军方的一些高参经过反复分析研判,先是认为没有必要出兵北京,进而否决了海外绑架和谋杀的提议,认为那些都于事无补。最后他们决定采用大禹治水的策略:放水和引水。不是集会无法避免吗?那就引导集会到那些不太敏感的地域,只要不去天安门广场就行。先将2月19日和20日这道难关先度过再说。


紧接着,中国军方同中国警方联手布置了引水放水的预防茉莉花革命的具体方案。他们随即紧急调动他们在海内外的别动队,散布谣言,将2月19日和20日的天安门集会改成2月20日到中国13所城市的麦当劳等外资机构。刚被派到海外不久的刘路、小乔等人,在2月10日前一直是坚决反对各种游行示威的,冷嘲热讽那些号召革命的人,并用各种方式激将海外民运人士回国去鼓动革命。但在2月16日以后,竟一反常态,大肆宣扬到麦当劳示威。岂不反常?他们走了一步险棋,但应该说这是解困天安门的高招。这既能将他们无法阻拦的天安门集会分散到不敏感的麦当劳,而且一旦那里发生流血事件,他们还能声称是中国政府为了保护美国公民,使得美国政府无法抗议。如果美国政府真的抗议,中国军队和警察还计划派人伺机点燃麦当劳,制造新版的国会纵火案,然后他们就能够大肆逮捕参加示威的人,并以恐怖分子的名义予以重判。


中国军方为何会如此积极地介入此事呢?盖因中国军头们一向认为胡锦涛是弱主,毕竟他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根本没有能力制止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更重要的是,中国军方对中国军队将领的待遇低下日益不满。一位总后勤部的副部长曾抱怨说,按中国古代算,我怎么也得算个三品高官罢,可我还远不如一个四品的铁道部长拿钱多。总政治部主任听到这个传言,就批评说,这又什么好抱怨的,任何一个七品芝麻官的县长都比我这个二品大员捞得多。事实上确实如此。中国的地方官员借助于卖地卖地卖官鬻爵,不捞上个上千万,那他都无法向上级交待,无法向上级敬供,就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而中国军队中的将领,一无地可卖,二无房可拆,三无小商小贩可敲诈,外快渠道有限。虽然胡锦涛连年不断地增拨军费,增加军官工资,但军官隐收入远不如地方官员,一个将军远不如一个县长镇长来得实惠,致使军中怨声载道。


中国军头们为提高军队待遇已经做出了他们的最大努力了。但他们终于明白,就是将中国国库里的钱全部分给军人,他们还是觉得亏大了。因为中国财富的大头都被那些地方腐败官员瓜分完了,中国官员的暗收入永远大于明收入,他们如果不能分享这些买地卖地的利润,那永远都吃亏。鉴于此,中国军头们对中国目前的政治经济体制也极度不满。于是,他们也就时不时地用各种方式显示中国军队的重要性和不可忽略性。他们未经中共高层同意,擅自开发研究各种国际条约限制的武器,试放导弹打卫星,甚至是用美国好莱坞明星汤姆克鲁斯的电影来冒充“歼十”飞机试飞镜头,等等,这些动作无一不是在向胡锦涛示威。这些导弹和虚假飞机难道是给美国看的吗?恐吓日本人的吗?都不是。那中国军头们为何要做出这等蠢事?那不过是让胡锦涛知道,你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就给你制造外交事端,让你在国际上丢脸,让你受到美国的谴责。


另外,中国总参还派人到国外来绑架王炳章,彭明,实际上,高智晟也是由中国军方绑架的。中国安全部门和警察一般是不会如此张扬地绑架异议人士的。如果要做,他们通常会请示他们上级,至少要有某个政治局常委批示,他们才敢去干。可看不出有那个政治局常委会作这样的批示。但是中国军方就敢于不请示政治局去绑架几个手无寸铁的中国公民,那绝不是他们认为这几位知识分子真的对中国政权构成威胁。他们几个人只是不幸被中国军方挑中的人质,用来给胡锦涛制造国际麻烦,以便进一步讨价还价。


当高智晟被绑架之后,尽管刘路多次构陷高智晟,但他几次心急火燎地期望美国总统出面讲话,后来不见美国总统提出释放高智晟,刘路还表示说即便是美国的议员出面讲几句也行啊。难道是刘路真的关心高智晟的生死吗?绝对不是。那只是因为他看到他为中国军方献出的这一计策,没有达到他事先允诺的后果,竟然没有美国总统抗议,竟然胡锦涛不理不睬,那军队如何同胡锦涛讨价还价?军队绑架了高智晟不就成了个烫手山芋?打死不行,放也不行,关着又不合法,只好派些军官日夜守着他。军头们一恼火,就将自称当代小诸葛的刘路踢到国外了,让他再挑事端,戴罪立功。
现在,刘路终于又在这次扭转茉莉花行动上派上了用场。这就不难理解刘路小乔为何如此卖命如此步调一致了。


中国军队这次针对中国茉莉花行动的防水缓压策略,可以说是一件三雕,一石三鸟。一是为他们赢得了一段缓冲时间。二是使得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没有在天安门广场按计划爆发,拯救了胡锦涛。第三则是又一次向胡锦涛示威,让胡锦涛知道中共的政权基础是枪杆子,在关键的时候还是枪杆子给力,并且让胡锦涛明白,我们军队既然能救你与水火,也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了解了这些有关中国220茉莉花行动的来龙去脉,我们就不难得出结论,这次行动是一次计划的革命,但被扭转成了一个危险的陷阱。几乎就被中共军队以反恐的名义制造一场大屠杀大逮捕。所以我一直称它为茉莉花行动,不说它是茉莉花革命,也不说是茉莉花陷阱。


既然说茉莉花行动如此危险,敌人又是如此狡诈,那么,还是否要继续我们的茉莉花行动?我的意见是继续搞下去。茉莉花革命是那些个中共警察和军队都无法阻挡的。我们揭露了中共的阴谋和对策,我们就能够防范。中共的阴谋就难以得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有阴谋,我们自有破解的对策。来往几次,他们就有黔驴技穷之日。


下一步该如何行动?首先我们应该看到,中共军队和胡锦涛政权之间有着明争暗斗,无法调和的矛盾。我们就要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借力打力。他们不是放水引水吗?尽管让他们放。但我们向法轮功学习,不断地讲真相,揭穿他们的阴谋。那么,那些了解了真相的人就不会落入他们的陷阱,不去他们指引的什么麦当劳肯特鸡,而去天安门广场和各个省会城市的中心广场。最后,能够按他们要求去麦当劳的人就多半是那些五毛和便衣,让他们自相残杀去。这会分散他们兵力,给我们在天安门广场的茉莉花行动留下更大空间。


有人担心,万一中国军队政变实行军管,那不是大倒退吗?我看那种可能性不大。中国军队和胡锦涛政权现在是一条船上的海盗。他们之间的矛盾是因分赃不均而起。但他们都明白,如果翻船,他们全玩完。另外,从横向上看,共产党的军队都是奴才成性,还没听说那个国家的共产党军队推翻共产党的。从纵向上看,中国的军人都是村野武夫,即便得了天下也不会长久,三年五年就寿终就寝。中国共产党的军人,除了林立果,还没有哪个军人试图政变过,连想他们都不敢去想。真的是万一中国军人政变了,如果是文人当权,那也坏不过胡锦涛当权。如果是草莽武夫,那有个三年五载就一定会下台。三年五载的短痛总胜过再来二十年的共产党统治。


尽管胡锦涛同军头们的争斗一般只会局限在利益之争上,但他们双方都很蠢,他们无法知道他们互相的伤害有哪一步会给我们提供机会,进而引发真正意义上的茉莉花革命。比如军队袖手旁观,镇压不得力不给力,那胡锦涛就会很快会去见他的难兄难弟本阿里、穆巴拉克、和卡扎菲。如果军队继续引水放水,那也等于是玩火。如果军队过早介入,它们将找不到镇压对象,只能是滥杀无辜,立即会引发全国性的示威浪潮。现在的中国军队,无法治理一个用互联网武装起来十几亿中国人民。
又有军中高参建议,为了防止在天安门广场爆发茉莉花革命,可将天安门广场四周建起围墙,命名为孔子纪念馆。军头们虽然都很赞同这一天才创意,但表示得请示政治局讨论。他们要求高参们先想尽一切办法,拖延茉莉花革命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于是海外别动队们又紧张行动起来,四处散播谣言,什么“四五”百合花行动,“五四”野合花行动,等等,纷纷出笼。其目的就是要将茉莉花行动尽可能向后推迟,也让他们有机会封锁甚至毁掉天安门广场,并拿出更稳妥的应对方案。真要到了“四五”或“五四”,中东的这一波又一波的茉莉花革命早已成为强弩之末,那时中国人民的热望将被扑灭。即便没有被扑灭,那时他们又会提出“十一”苦菜花行动了,这不过是曹操的那套望梅止渴的把戏罢了。


我们继续按照我们的既定方针办,不受他们的干扰。“四五”和“五四”,我们也当然要发动茉莉花行动,如果那时共产党还没倒台的话。但我们绝不停止今后每个周末的茉莉花行动。
今后,我们主要是号召人们去天安门广场以及各个省会城市的中心广场集会。时间是每个周六和周日的上午十时到下午太阳落山。


为什么要一天示威那么长时间呢:中国人多,我们尽可能给多一些时间,以便便人们能够选择自己方便的时间来参加,来的人可能只需呆上一两个小时就行。同时这会加长胡锦涛心惊肉跳的时间。
为什么一定要去天安门广场呢?因为那是中国历代王朝的命门,是中国皇权的象征,就跟中国皇帝的皇冠一样,我们到那里跺上几脚,中国皇帝就胆战心惊,心急气喘。我们占领天安门三月两月,有哪个中国皇帝还能认为他是中国的真正主宰?你去别的地方示威,就是天塌下来,胡锦涛是不会着急的。那如何能撼得动他?


置于喊什么口号,举什么标语,那是无关紧要的。试想想,人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天安门广场集会,难道还真的是去旅游了不成?没有人会那样认为。即便你说是公祭钱云会,那也会打你个颠覆政府罪。即便你举的标语是共产党万寿无疆,只要不是共产党组织的,那你也是打着红旗反红旗,也会抓你没商量。这就好比你未经同意,就跑到金銮殿,还坐到了龙椅上,你还需要举着标语来告诉人们你的诉求吗?你还需要喊着口号让人们知道你要造反吗?那就纯粹是脱裤子放屁了。


有些人总是花无穷多的时间去讨论该用什么口号什么标语等等。依我看,如果有什么口号能有助于消除人们的恐惧,那就不妨让他举着壮壮胆。如果没有这个作用,那就两手空空好了。当人们连去广场旅游都感到恐惧时,你还要让他举着标语,那不是让他在脸上贴上标签让警察来抓吗?
没有标语,没有口号,并不等于我们就没有诉求。能自由地到天安门集会,这就是我们的第一诉求。只要有成千上万人到天安门广场集会,还需要告诉人们你的诉求是什么吗?有谁能不明白那诉求是什么吗?那诉求是不言自明的,是唯一的,是而且只能是:共产党下台,还我民主自由。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aid=7055
中国八0后在行动,五0后六0后七0后还等什么?!各自为战,自连成网,发起网络反共大潮。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的声明
时间:2011-02-22 08:09:31
我们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发起者。
我们看到,中国社会已经全面溃败,有毒食品层出不穷,连下一代都已经深受其害;中国专制政权已经失去信仰,成为利益分赃的团体而无力自救,日渐法西斯化;统治体系吏治腐败、贪污贿赂横行、司法独立全面倒退,官员及官二代垄断了所有的体制内资源;社会两极分化严重、贫富更加悬殊、物价上涨特别是房价飞涨而导致民怨沸腾;国人人权状况尤为恶劣,任意监禁、强制失踪广泛发生,新闻审查愈发严厉,有良知的媒体人纷纷被打碎饭碗,《宪法》三十五条形同虚设;民众财产被肆意掠夺,因拆迁而导致的死亡甚至自焚时有发生;中国已经沦为资源黑洞、环境污染、生态破坏,遗害子孙......
我们深感于,这一切的根源都源自于专制政权。更让我们不安的是,执政者已经全面堵塞了我们的上升通道。考公务员,我们竞争不过官二代;经商做生意,我们无法与“国进民退”的权贵资本抗衡,我们只能背负着高房价与高通胀的重负,挣扎求存,永远看不到未来。
我们唯一拥有的,就是虚拟空间给我们的存在感。我们在上周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就是希望能借北非中东的民主化浪潮,促使中国发生改良或变革,改变目前这种不公不义日渐沉沦的现状。
2月20日活动的成效很让我们惊喜,但我们也悲愤地看到,包括唐吉田、滕彪、江天勇、刘国慧、古川、陈卫、冉云飞、朱虞夫、蒋亶文、姚立法等、李天天、游精佑、张林、吴乐宝、钱进、李文革、佘万宝、李宇、张善光、丁矛、周莉、王森、蒲飞、王五四、倪文华、刘萍等、廖双元、黄燕明、卢勇祥、肖勇、张建中、楼保生、魏水山、莫之许、何杨、李任科、查建国、卢钢、张世和(老虎庙)、陈信滔、黄雅玲、齐志勇、金月花、孙文广、黎雄兵、赵枫生、黄雅玲、李和平、魏桢凌、何欢、刘荻、魏强、张先痴、薛明凯、李金芳、冯正虎、方小天、张健男、彭定鼎、刘士辉、郑创添、牟彦希、杨秋雨、张瑞、冯海涛、王荔蕻、李昕艾、王永智、史小博、王玉琴、游贵、翟明磊、武文建、吴朝阳、华春晖、邓太清、张大军、许志永、王永智、汪昊、贾春霞、野渡、叶海燕、蓝无忧、黄伟、石三、魏兰玉、罗宇恒、端启宪、张维、胡石根、高洪明、徐永海、张辉、张鉴康等上百人遭到了当局的传唤、软禁及拘禁。其中唐吉田、江天勇、滕彪、刘国慧、古川、陈卫、冉云飞等人未经法律程序被拘禁,至今仍与外界失去联系。
上述人员,均与2月20日的“茉莉花”革命完全无关,当局对他们的传唤、软禁及拘禁,是当局肆意践踏人权的又一例证。
2月21日夜间,我们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商议是否集体自首以避免连累上述仍在拘禁中的无关人等。但因我们人数众多,参与程度不一,集体自首行为未能形成决议。
我们在此呼吁当局立即释放无关人等。不管当局如何回应,我们本周仍将继续在220公布的地点发动集会(部分地点略有变更),具体地点变更将于本周三公布,如因网络条件无法公布,则请朋友们前往上周集合地点。在此呼吁朋友们踊跃参与。我们的一小步,就是改变专制现状的一大步。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2011年2月22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全国抗暴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全国抗暴地图 National uprising Map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